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云卷云舒的博客

定性 知事 选梦 遇人 择城 终老

 
 
 

日志

 
 

那一刻你没出现,就真的不用再出现了  

2014-09-09 20:21:50|  分类: 【微信珍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小岩井

生命中那些最美好的东西,都是转瞬即逝,春之落樱,夏之花火,秋之红枫,冬之飞雪,错过了那个时刻,就永远不是那个味道。我们所能把握的当下,太有限,切勿把无谓的希望,寄托于变化的明天而遗忘当下的唯一。

常有这样的时刻,突然在某一瞬间极其想念一个人,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对方,对方可能正在忙,可能处于低落中,淡淡说句现在有事,稍后打给你就挂了。当对方隔了一些时间再打给你的时候,你心里那瞬间的激动和情感却突然消失殆尽,只剩下疏远的寒暄客套。
而如果那一刻对方及时回应了,两人相谈甚欢忆往昔峥嵘岁月泪流满面,一份不经意可能就重新拾回了一份友谊或者错过的感情。

想必每个独立生活的现代人,都有过最脆弱的时刻想依靠谁却谁也没出现过的经历。人是怎么变坚强的?无非是知道一切都不会如你意即时出现,最终形影不离的,也只有你自己。
心情就是那么容易被改变的东西,所以我常说千金难得赤子之心,我们通常很难保持对事物最初的心情,只能不自觉地被情绪左右,要么冲动,要么拖延,总错过了相遇最合适的时间。

“什么叫多余?多余就是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还有等我心凉以后你的殷勤……”——李碧华。
这是个颇为伤感的故事。
大谷是我留日时候的第三任室友,美术专业,热血白痴,高大威猛却自认没有女人缘。可事实上他女人缘很好。
大谷很有才华,我看过他的很多作品,绝对是一流水准,有时候去他房间看他一脸苦大仇深地细心雕琢自己画作,慢慢呈现出一个色彩斑斓的绚丽世界的过程,真心觉得认真有才华的男人确有魅力。

有个长得日系的短发御姐经常来找大谷,她名字中有个萤,就叫她萤姐吧。
萤姐总是很酷,常是一身黑夹克,霸气朋克风装扮,在国内的时候还玩过地下乐队。
两人很有话题,特别合拍,有时候看他们笑得白痴一样都不明白笑点在哪……
经常看到两个人一起蹲在榻榻米上喝着啤酒抽着烟,一起看着重口味恐怖片一边吐槽扯淡,不时异口同声地仰天大笑。笑得比恐怖片惊悚多了。
甚至有时候回到宿舍,两个人已经做了一桌菜喝着清酒一脸醉意地招呼我,恍惚间我还以为我闯进人家家里了……

我以为他们迟早是一对的,但是大谷却一直都说把她当兄弟。我就知道,这事不会好了。
因为两人都是在读语言学校,大谷想考东京的艺术大学,萤姐想去的是京都,大谷跟我说,有些事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所以还是不要开始的好。我不置可否,一声叹息。
后来萤姐考上了京都的学校,临行前一天晚上举行了送别会,结束后大谷送她回去,喝高了的萤姐拉着大谷的衣领问他,说:“你来不来京都找我?!”
大谷只能弱弱道:“我去京都玩的时候一定会找你的……”
“我要你跟我一起去!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是男人伐!好吧,你不说,那我说,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你给个痛快吧!”
大谷平时挺man(男人)一人,这时候却说不出话来,只能扶着萤姐说你醉了,你醉了……我现在答应你容易,可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啊……
送到萤姐家后,萤姐只是止不住地一边哭一边在榻榻米上打滚耍无赖,大谷只能无奈地陪伴安慰,直到萤姐主动抱住了他,世界安静了,那晚大谷没有回来。

那之后大谷变得特别沉默,每次回到住处都看到他面无表情地作画写论文,一个月不到功夫,已经做出了一册很有质量的画集,画家真是怪物……
也会不时问我一些申请学校的事,他告诉我,他决定了,要去京都。
我很高兴,问他告诉萤姐了没,他笑笑说:“没,想给她一个惊喜,我想明白了,这么合拍的女人,也许以后一辈子都难遇见了。错过了,可惜。”
我有点担心,那你要告诉她啊,你当初那么不给面子拒绝了她,凭什么觉得她还会等你呢?
大谷乐观地笑笑:“是我的,总是我的,逃不掉,抢不走。”
看着他畅想明天明亮发光的脑补眼神,我就觉得这事不会好了……

三个月后,大谷申请到了京都精华大学,一所以美术动漫专业出名的私立大学,很不错。出发前一夜在居酒屋,大谷不无煽情地跟我说了一句俗到爆的话:都说人这一生,至少要有一次奋不顾身的爱情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你说我这次是不是全齐活了哈哈。
然后拿出一本小册子打开给我看,是动漫化的萤姐,很有味道很漂亮。
我衷心祝福道:“祝你马到成功。”
之后的故事是这样的,到了京都后的大谷,给萤姐打电话,一路聊着一路前往萤姐的学校,大谷有萤姐的住址,径直到了对方楼下坐在楼梯口一边抽烟一边想着怎么给对方惊喜。这时楼下走上去一个年轻男人,一会儿,大谷在电话中听到有男人叫萤的声音,萤不好意思道:“不好意思大谷,我朋友来叫我了,我先挂了哦,改天再聊。”
大谷突然呆住了,苦笑道:“不会是男朋友吧?”对方半晌不语,男声的声音更明显:“萤,萤,开门啊?”
嗯……
当男人搂着萤姐的肩膀笑嘻嘻地下楼时,躲在不远处角落的大谷脑海里已经空空荡荡,仿佛被棒球直线击中一般嗡嗡作响……

他坐在萤学校操场的长椅上,看着学校来来往往欢声笑语的学生们,想着如果当初坚定地给她一个承诺,是否两人现在已经牵着手漫步校园?而如今,除了手中的烟蒂,只有京都秋叶萧瑟的寒风相随……这落寞的感觉,真适合做阿杜的《他一定很爱你》的MV。
当大谷苦笑着告诉我生活太狗血,女人真善变的时候我火了,我沉声告诉他:“她没有义务等你,她给过你一次机会,你自己没珍惜,不是每个人都是至尊宝,说一次爱你一万年就可以重新开始,如果你有种,就把她追回来,如果你想放弃,那就彻底走远,她离开的那天你没有出现,你就在她生命中消失了,生活没有那么多此志不渝,何况人欠你啊?”
大谷叹着气,喃喃着:“哎,是我自己没珍惜……”

那之后不久我就回国了,今年五一出差去京都找了大谷喝酒,他现在每天忙于学业,生活很充实,说起萤姐的事,他笑着说如今已经放下了,好久不联系了,即使来电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你说奇怪不奇怪,曾经无话不说的两个人,一下子变得找不到话说尴尬的沉默……
我忽然觉得人活得累,活得充满遗憾与悔恨,往往总是错在把错误的希望寄托在以后,总以为以后会有很多时间和机会,去补偿当下的错失和渴望,而明明很多东西,你当下就可以把握。
尤其是感情,炽烈的感情本来就像一阵火一般扑面而来,可你怕了,你一闪再闪,一灭再灭,直到火灭了,空留灰烬,你觉得凉了冷了空虚寂寞了,这时候对着一片灰烬再想点燃又有何用?

《圣经 传道书》第三章说:世间万物皆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悲恸有时,跳舞有时,花开有时,凋零有时。
第一次看,颇有宿命论的感觉,但现在思量,这章无非是想告诉世人,人间万物瞬息万变,悲喜无常,却也总有那最合适的因缘和时机,花开也自有凋零时,花开须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
生命中那些最美好的东西,都是转瞬即逝,春之落樱,夏之花火,秋之红枫,冬之飞雪,错过了那个时刻,就永远不是那个味道。
我们所能把握的当下,太有限,切勿把无谓的希望,寄托于变化的明天而遗忘当下的唯一。

小时候很想要一套恐龙战队玩具,曾经哭着闹着求父亲买没有成功,一直铭记在心,等到自己进入社会赚钱了一次想起来,网购了这套玩具回来,等我拆开玩具,看着这套幼稚的人偶,心中除了莫名的好笑外再也找不回来年少时捧着战士们激动雀跃的心情。
曾经青春期苦苦暗恋的马尾少女,错过了最青涩的告白时刻,时过多年在酒桌上谈笑间说起,女生已是女人,她只随意笑笑,给你巧笑嫣然。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错过了她最纯真时代遇到告白难为情地羞红了脸,错过留在她青春记忆最好的瞬间,也错过了一生只有一次的美好画面。
人生就是这样,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等你再想找回来当初的感觉,又有什么意义呢?
最渴望的时候没出现,一切都已过去。

对我人生观影响巨大的有两个故事,一则就是《世说新语》中王徽之雪夜兴起而至,泛舟上访戴逵,到了门口却兴尽而返的故事。潇洒人生,当即如是!

在我成长的过程每逢有一个想法像火焰一般炙烤着我时,我都会忍不住想起这个故事,把握今天,涌起勇气,因为这一刻不会再有,你把它熄灭了,一次又一次,你就终于成了自己也看不起的人。

今天只有一次,今天应该不同于每一天,总有人以为明天也会跟今天一样,或者明天应该和今天一样,所以他活了许多万天,却总感觉像一直活在同一天一般无趣。

今天我看完《了不起的盖茨比》,翻到最后一页,久久停留在了那句话上:“盖茨比信奉这盏绿灯,这个一年年在我们眼前渐渐远去的极乐的未来。它从前逃脱了我们的追求,不过那没关系——明天我们跑得更快一点,把胳膊伸得更远一点……总有一天……于是我们继续奋力向前,逆水行舟,被不断地向后推,被推入过去。”

就像盖茨比苦苦追求已经不是当初青涩少女的黛丝,以为一切还能回到过去。其实我好想告诉他,亲爱的盖茨比,感情就是这么残酷,那一刻你没出现,就真的不用再出现了。

那一刻你没出现,就真的不用再出现了 - 云卷云舒 - 欢迎光临云卷云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