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子的博客

为历经磨难的鲤鱼洲的知青们弹一曲自己的红歌

 
 
 
 

升国旗

 
 
模块内容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置顶] 【原创】鲤鱼洲,我灵魂的故乡

2014-6-1 3:46:33 阅读475 评论148 12014/06 June1

鲤鱼洲,我灵魂的故乡

非常的遥远,仿佛有几星微弱的灯火,朝我的思路飘浮而来。我知道,那是鄱阳湖畔的那一块小小的绿洲上, 四十多年来,无数个夜晚的梦中,游离在我脑海里的那一扇扇幽暗的窗口里闪烁的灯火。

    屈指算来,我离开鲤鱼洲已经整整三十八年了。很多的人,很多的事,也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地淡忘,渐渐地疏远。我们的生活里,到处是高楼,到处是小车,到处是钢筋水泥,我们曾经日日相伴并为之厌恶的青田绿秧,碧水蓝天,反而成了奢侈的农家乐。尤其风雨交加的春日,骄阳似火的夏午, 皓月当空的秋夜,北风呼啸的冬夕,无端地就会将那幽幽的湖水、蜿蜒的长堤,无边的稻浪,闯入我的视野,投入我的怀抱。于是,再一次的淡忘,再一次的记忆,于心的深处,默默地走出一个又一个的人来,对我笑,对我哭,对我诉,对我骂。于是我再也坐不住或睡不着,我会一步步走出门去,穿过寂静无声的走廊,走过清冷的楼门,站在昏淡的马路边。飘洒的路灯光,似勾挂着人无限的心事,无限的愁绪;又似一只柔软的手,温顺的抚摸我的面颊。这面颊,不知不觉已湿漉漉地一片,原来是泪,和着夜色的流溢,默默地流淌了许多许多。

不相信吗?很多年前,曾有过很多这样的情景。只是有着对文字的雅兴,我才毫无保留地坦露自己的心迹。难道不是吗?那些和我一样把青春最美好的年华,甚至还有把最珍贵的感情留在那块土地上人们,不是也梦萦魂牵过许多的日日夜夜?距今不远的日子,当我重踏上那一条长堤时,我情不禁流了泪。我想,无论是谁,当他或她重新走进那块土地时,即使不会和我一样那麽便宜地流泪,但他或她在会在心

作者  | 2014-6-1 3:46:33 | 阅读(475) |评论(148) | 阅读全文>>

【原创】淡痕

2018-5-4 13:36:24 阅读791 评论23 42018/05 May4

淡痕

他们来的时候,知青部落倾巢出动,大扁担粗麻绳去迎接。之所以他们认识我要晚几个钟头,是因为我是惟一没有去迎接他们的人。头天晚上排里的大牯牛偷跑掉了,头儿命令我找不来提头来见。当然那是玩笑话,也可能是头儿的气话,他老看我不顺眼,热闹的场合自然不让我沾边。

说我看见他们,不如说我第一眼就看见了她。他们一进知青屋前的场院,我也牵着大牯牛进了场院。她是走在最前面的,这就成了我第一眼看见她的人。她走到我面前几步远的地方就“哇”了一声。他们的话当时我听来象外国话,但她这一声我是听懂了。我那时和大牯牛一样浑身泥浆,头发和面孔也泥迹斑斑,加上这几个月的日晒雨淋,我在她眼里肯定是一只非洲猴子。她呢?甩着两只短辫,白净净的面孔,两眼眯眯的似有点近视,嘴角上却洋溢着青春的朝气……现在的我们懒于回忆,说是在K歌里在山水中能找回昔日峥嵘以不负暮年风光,我亦在随大流之中,所以想不起她的名字,说不出她的多少故事,只是在冥冥之中,于知青队伍里,依稀有了她的影子……想不到她和我分在一个班。当然,我们是不沾边的,我们和他们中间的男知青还在初接触中,女知青更是无话,出工干活更在十几米之外。只是常能听见她的笑声,较之别的同伴的愁眉苦脸,倒是别具一格。转眼就春插,我虽比他们早来几个月,插秧也是头一回。于是人人拜老农为师。老农花狗子干农活是一把好手,很热心地为我们再教育。头几天,男男女女诚惶诚恐地一棵一棵秧学着插。才不过几天,渐渐有点不对劲,就在营头儿来检查的那天上午,我们班的大田里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声,那欢呼声在我身后可是一浪高一浪,连我们身前正在指指点点的营头儿也被吸引过去。定睛一看,哇

作者  | 2018-5-4 13:36:24 | 阅读(791) |评论(23) | 阅读全文>>

【原创】 2018我们在鲤鱼洲上

2018-4-20 21:53:45 阅读980 评论28 202018/04 Apr20

2018我们在鲤鱼洲上

当年的寒意

四十多年前,鲤鱼洲的十六连走出去一个少年知青,谁能想到,我在网上找到他时,是在一所由复旦大学和斯德哥尔摩大学合作的“斯德哥尔摩北欧孔子学院”里。1975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外文系的他,在这所全球第一家投入正式运行的孔子学院担任了副院长一职。但当他重新踏上鲤鱼洲的土地时,他的细微的目光,他精致的文字,却回归到浓烈的泥土气息里。他深情地蹲下身去,探手接触大池塘的水时,他想起了当年的寒意……暖暖的,不觉当年的寒意,后来他在微信里对千里外的一位友人说。我为他的文字和感触所感动,是·因为我们曾在一个屋檐下经受过风风雨雨。也许,无论走出去多少年,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真正感受自己曾是一个知青的滋味。

一个老妈妈的遗愿

可以说,薛妈妈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我在《朋友,你可听见我的心声》里,表达了对她老人家的敬仰。2016年6月,我们见到她时,她的身体还很硬朗,在风景点走路比我们还快。当我和友贵、建明、玉梅邀请她来昌走走时,她愉快地答应了。说一直想去薛冰和你们生活过的地方看看。那时,我们真盼她老人家来啊!想不到竟成了她的遗愿。看到薛冰带着妻子、妹妹和妹夫来到鲤鱼洲上,我想,她老人家在天之灵一定欣慰。

最后的回首

鲤鱼洲的清晨,弥漫着浓浓的桔子花香,很多年没有感受到这样舒适的良辰。等我早起,任根、小梦、建明、水金他们已经在桔园绕了一大圈回来。吃过早饭,喜欢钓鱼的兴致勃勃的出发去湘子口,那里的风景会给我辈人带来无数的感念啊!

带着更多人的心愿,李茂、阿宾和李永明对鲤鱼洲春一草一

作者  | 2018-4-20 21:53:45 | 阅读(980) |评论(28) | 阅读全文>>

【原创】第三把镰刀

2018-3-31 10:35:49 阅读840 评论39 312018/03 Mar31

第三把镰刀

             第一次参加双抢,是一九七零年夏。

          知青班长老熊(比我们那辈大七岁)拿来六把镰刀,镰刀有新有旧,参差不齐,分配到女孩儿手中的是第三把镰刀。

         那是一把旧镰刀,锈迹斑斑,镰刃钝缺,木把儿细长,插在镰口里摇摇晃晃。

十六岁的女孩儿想哭。女孩儿不丑,而且长得很漂亮。但 知青班长老熊眼里只有劳动力,干不动活儿看你就低一眼。你瘦腰板子一个,挑个担子才一头两块砖就不错了,还想使好镰刀?

这时男孩儿走过来,拿过她手中的镰刀看了看,说一声:我给你磨磨。

她有点愣,她知道男孩儿喜欢她,前几天还给她塞了小纸条。但她不敢,上面大会小会强令知青不许谈恋爱,否则后果很严重。她想追上去把镰刀要回来,告诉他不要他费力,可 知青班长老熊在旁边,也许正瞪圆眼盯着呢!

到下午出工,他当大家的面喊住她,把镰刀递给她。镰刀已焕然一新,镰刃锋利,木把儿也换了新的。

原来他去了营部找同学帮忙请铁匠师傅重新把镰刀打磨一番。

令她心惊的是,镰刀木把上他竟然刻上了她的名字。

她想把他的艺术品削掉,一抬眼,他正眼热热的望着她。

她赶紧低下头走开。

她保留了他的艺术品,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儿,不忍心伤了他的好意。

双抢很苦也很累,但女孩儿挺过来了,这里自然有镰刀的功劳。

作者  | 2018-3-31 10:35:49 | 阅读(840) |评论(39) | 阅读全文>>

【原创】有关昔日鲤鱼洲的碎言絮语(三)

2018-3-25 9:21:53 阅读1039 评论28 252018/03 Mar25

有关昔日鲤鱼洲的碎言絮语(三)

也许,多愁善感才会举杯邀月对影三人;或许,对酒当歌却恨昨别今春鬓生几缕,犹恐未老也说老。然而于聚会之中,无论发小、中学及田友,三言两语,沉浮旧事,一时惹得意气风发,顿觉体轻神欢,仿佛十六、七少年了。

         三月十九日,恩荣、爱荣夫妇宴请旅居上海的杰三、民胜两位,我和老文老李及春亭朱大妹加上彭海保夫妇作陪。席间毫无客套,三言两语,一下子就回到昔日刚去建设兵团鲤鱼洲的那段日子。夜半风雨出逃,本是我几人传奇故事,不料爱荣大妹她们百里大夜遁更是惊心动魄,原因之一是惶惶不安归队后,有位殷同学立马被关被批被斗,其状惨不忍睹。

想想我等人,幸亏不在同一知青部落,否则在劫难逃。

后怕,当年真不知天高地厚。

也是,如梅所说:都是不听话的孩子。

临别,依如年少,相约,是鲤鱼洲的日子。

想来不觉有笑,当年愁的是如何逃出鲤鱼洲,如今盼得是怎样在鲤鱼洲回味绿色佳肴。

三月二十四日,年前的预约,又是到鲤鱼洲春钓的日子。直到车近鱼塘,才知这儿是湘子口。

站在湘子口上,回望鲤鱼洲,你才能真正感觉到这块土地的壮美,尤其是冬夕春初,广阔的田野,苍莽的云天,定能使人胸中涌出少年热血,无论你的贵贱贫富你的无悔无奈。不信,你来登眺一番!

为天鹅是否人工饲养,我特意探问这里主人,她说:是冬天圈了一方地,冬天天鹅来时,他们在里面放料,群鸟会来觅食,当春天来时,它们就会飞走。

是的,我们没有看到天鹅,只看到池塘里的鱼。

作者  | 2018-3-25 9:21:53 | 阅读(1039) |评论(28) | 阅读全文>>

【原创】有关昔日鲤鱼洲的碎言絮语(二)

2018-3-18 9:50:52 阅读989 评论38 182018/03 Mar18

有关昔日鲤鱼洲的碎言絮语(二)

无数次在五彩缤纷的繁华闹市里,无数次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茫然四顾:哪里是那块绿洲的超市。

蓦然回首,历史在灯火阑珊处。

然而恍然梦中,将其绑在记忆的刑架,挥舞起泪的鞭子。

左一鞭:青春在哪?右一鞭:信念在哪?

历史咬紧牙关,一声不吭,无比坚强。

有先生衷心地说:鲤鱼洲是一座纪念碑。

是的,于我辈心中,肃穆、庄严,高耸入云。

却在某一个炎热的夏天,被一九七三年的洪水冲塌。

若干年后,有人将灰色的水泥将其修理整容,令人慨叹令人唏嘘。

苍苍碑座下,没有鲜花。

是不是名人的光环显示鄱阳湖的万顷壮阔,还是知青的背影暗淡了三莲湖的昔日风光。

相比广袤无垠的北大荒,鲤鱼洲仅仅是一颗相思豆。

泪水盈盈的时候,有过当年鲤鱼洲的第一夜,有过恨别鲤鱼洲的千百日之际,更有过三十、四十年后站在一扇扇陈旧不堪的门窗前。

如果用一道靓丽的铁栏杆将知青旧屋围起来,请在大门口挂上一块牌子:售票处。

当然拆除为好,片瓦无存之时,或许我辈能得到一纸零补偿,但需要你的健康证领取。

曾有好心人为鲤鱼洲筹办知青博物馆,奔走相告之后,于是将蒙满灰尘的日记本和锈迹斑斑的小巴缸从储藏室的箱底翻了出来;于是带到k歌的地方去等待。

虽然五音不全,秋天站在金黄的稻田里,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不经意间在嘴边流露。

请为爱情祈祷,因为无论开花结果还是灰飞烟灭,都出自那块土地的基因。

作者  | 2018-3-18 9:50:52 | 阅读(989) |评论(38) | 阅读全文>>

【原创】 有关昔日鲤鱼洲的碎言絮语(一)

2018-3-12 13:41:41 阅读925 评论41 122018/03 Mar12

有关昔日鲤鱼洲的碎言絮语(一)

兄弟,那时我们拿十六元大钞一个月。我说拿,不说挣,是因我们知青人人平等男女平等。刨去十二元吃饭,剩下的买日用品可行,买衣买裤就不行了,除了布票不说,一个半袖够你吃一个月。还有肥皂,刚去时是上头发的,一个月半块。记得到鲤鱼洲第三天就发了,那个叫曾年柏就囔囔拿肥皂换狗吃。小保、民胜和我就各把自己那半块贡献出来。果然一个钟头后,就有人抬回一只大狗来。我们几个分了一大碗,记得民胜的碗可以盛满一斤多米饭的。小保原是分配到十八连的,在我们这赖了两个多月,终归还是去了十八连,要不然,他的命运又是另一番样子了。都以为到建设兵团有国防绿发,结果自染的穿破几件,也不见一个领头袖子发下来。倒是衷三毛那个班发了一套纤维布的,新穿一看还蛮帅气,洗过一二水就现了芦花,又薄又白,扯了只能当抹布。可那时我们日常天地只有一张床,要抹布何用,相逢重大日子,抹抹门窗而已。

那年我刚十七岁挨边,不比现在的少年什么都晓得。可自己以为什么都晓得,日记本里豪言壮语多得要用秤称。大约半年后,我住在营部机务班,隔壁是小商店。有一日看见光荣牌子的香烟,三角多钱一包,大方地买了两包,就此学会了抽烟。以后买的就没那么好,抽不起的。也就在营部,不再写豪言壮语了。看到比我辈年长的,有的已经在鲤鱼洲呆了四五年,一点出走的希望都看不到,又何豪情万丈之涌。还学会了喝酒,过八一的日子,和老文两个去大璜头买一瓶葡萄酒来一人一半,结果都有了醉。以后消愁解闷又醉过五、六次,所幸回城后不曾大醉,否则对不起自己。

这几年知青住过的平屋拆了,以后还要拆。兄弟,知道离开鲤鱼洲几十年后,

作者  | 2018-3-12 13:41:41 | 阅读(925) |评论(41) | 阅读全文>>

【原创】草根兄弟

2018-2-23 14:42:52 阅读1175 评论33 232018/02 Feb23

草根兄弟

一、老四

老四一根筋。

这话是杨三说的。

李一不做声,龚二摇了摇头以表示无奈。

兄弟四人,不曾桃园结义,只因在同一个知青班,同住一间知青屋,日久情投意合,便以年齿排序。只是老四姓不好听,一个“苟”’字,便冠以“老”,且小为大了。

老大李一是知青班长,表现极佳,有幸被推荐上大学,但上面黄头那道关不好过。原因不好明说,却愁坏了四兄弟。

杨三的主意是送。

龚二力赞,说砸锅卖铁都做这一趟。

李一很感激,给两老弟倒开水。偏偏老四吐出一个唾沫:不行!

怎么不行?三位哥哥急了,都知老四脾气。

我丢不起人!老四又吐出一个唾沫。

四十年后,兄弟四人在同一座城市相聚,痛饮一场。

杨三说:老四啊,那时送了,何至于老大和我们一样,草根一族呢!

老四有些醉,瞪圆了眼:我丢不起人!

二、李一

       李班长年长,懂得谈恋爱,四兄弟中最早博得女知青芳心。

       女知青是上海来的,表现不错,是知青班副班长。

两人的恋情公开,人人认为天生地造一对。

龚二、杨三、老四都叫她嫂子。

就在李一不曾上得大学的次年,又来了一个指标,还是名牌。

黄头把指标落在知青班,意思很明确,正副班长去一个。

四兄弟相对无言。

作者  | 2018-2-23 14:42:52 | 阅读(1175) |评论(33) | 阅读全文>>

【原创】简单故事

2018-2-8 10:42:30 阅读298 评论37 82018/02 Feb8

简单故事

那一年,一九七三年初,他和她在鲤鱼洲上过年。

知青有了探亲假,可以回城过年。她因中专的名额有她的份儿,却迟迟不见通知,便留了下来静候那一份佳音。他呢?二个月前因父亲身体不适,请了两天假去探望,结果自己一到家就发烧,只好用了探亲假,在家养了一段日子回连,因此也只好留在鲤鱼洲上过年。

知青屋冷清起来,大清早一开门,他也只看见她,她也只看见他。他和她在一个知青班已经呆了大半年,整天泥巴田浆里的日子,却没说过几句话。现在只有他和她,她便对他有了一笑,说了一个字:早!他有点不好意思,仓促地点了点头。次日清晨,一见她,他也不知为什么,竟也先向她说了一个字:早!她就微微一笑,回了个:早!

他就突然觉得,她的笑很好看。

全连知青只剩五、六个人,食堂便开两次饭。离除夕还有两天,他去了团部转悠转悠,到回来食堂已关门,食堂的人也不知跑哪去了。他拿着空饭碗回来,肚子咕咕叫。她刚好出门倒水,问一声:食堂没人?他嗯一声,回屋。

正呆坐着,她出现在门口,手上端着一碗面条。

他很感激,去还饭碗的时候,竟在她房间坐了好几分钟。却只说了两句感谢的话,便傻坐着不知如何是好。她反而没什么,大大方方地倒开水给他喝,还拿出只有她们那座城市才有的糖果请他吃。

除夕夜,剩下的知青吃了一顿一年来最丰盛的饭菜。他们喝了一点酒,她也喝了一点酒。喝了酒的她,脸上泛着青春的光采。他认真地看了她一眼,心中竟有一种她非常美的感觉。

春节,是个晴朗的日子。没有爆竹声响,却有她的歌声,轻柔地飘入他的耳中。她来

作者  | 2018-2-8 10:42:30 | 阅读(298) |评论(37) | 阅读全文>>

【原创】闲说鲤鱼洲

2018-1-20 10:53:49 阅读1622 评论35 202018/01 Jan20

闲说鲤鱼洲

疏于文字,鲤鱼洲的记忆愈加淡薄,于是三番五次去那魂萦梦绕不知多少日夜的地方。

        这一种心情,故土重返的第一回,那是百感交集,心潮汹涌,热泪盈眶。

次后……总想对离开鲤鱼洲后再未回去看看的人说一句:去过一次足也!

那里的人陌生了,我们的到来在更多的眼光中是“游客”两字,钓鱼、摘桔、观光……于是不再是茅舍竹篱,凄风苦雨,峥嵘岁月。

于是,难忘的2017年,我又去了三趟那块鄱阳湖畔的绿洲。

六月,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们一群发小驱车前往。一路也是开心,进绿荫大道,兴致勃勃留影合照,停留在知青公园牌坊,个个镜头前爭相亮靓,溜达在名不符实的知青广场,也尽心指点一二,午餐于老农子女的酒店,欣尝久违的鱼香。终于,被阻于文物保护单位——清华旧址。因好友在此有过几年知青生活,很想进去一览,可惜大门紧锁。此地我来过六次,头次可任意进出,且破败不堪,荒草丛生,令人唏嘘,二回正在整修,从旁门进的,陪友人寻找生活过的房间,三回咱连知青几个去时已是大门紧锁,四回是陪上海朋友去的,里面每个展室都参观一二,不错,可惜无我知青一物,五回又是我连知青前往,门是开的,却又在整修,展室不开,只好冒雨在半成的后花园一游,再就这回,失望而归,且我朋友北京而来,其心情可知。

十月,依然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辈之人钓鱼、摘桔。钓鱼一事不谈,且说摘桔。桔农很热心,笑脸相迎,拎着摘桔工具立马带我们去桔园,谁知半道上听说我们只需十几斤,当下就拉下脸,抛下我们转身而去。无奈,我等驱车去老连队。老农真诚热情接待,只可惜桔子不合口味,倒是去菜园里把韭菜青菜弄了一堆。

作者  | 2018-1-20 10:53:49 | 阅读(1622) |评论(35) | 阅读全文>>

【原创】丹凤引·故园巨变有闻

2017-12-22 12:22:52 阅读213 评论22 222017/12 Dec22

【丹凤引】故园巨变有闻云色湖光清丽,绣陌飞红,楼台盈绿。

烟桥佳树,芳草接天晴淑。

风和岸景,柳亲游客,鸭点波纹,莺啼阳曲。

翠幕玲珑十里,一带新城,凝碧酣醉心目。

泛夜故园绮梦,晓来顿觉归意速。

几度乡愁在,却愁如今在,沧浪犹复。

谁知花信,婉转满篱东菊。

喜欲疏狂爭席去,把豪情重浴,壮怀重束,歌笑灯似簇。

作者  | 2017-12-22 12:22:52 | 阅读(213) |评论(22) | 阅读全文>>

【原创】金明池·冬日鲤鱼洲上

2017-12-18 10:46:13 阅读192 评论26 182017/12 Dec18

【金明池】冬日鲤鱼洲上

鸿雁留声,斜阳散绮,乍望云天渺际。

相送去、舟帆远影,凝心目点点浅意。

岸边烟、缕缕丝丝,带一片、冬夕风光寒翠。

使野水苍山,清沙芦荡,漫入迷眸犹系。

岁暮阴晴谁知会,况隔岸风尘,淡浓无几。

离亭外、幽阶满叶,轻别处、乱丛摇苇。

只忘归、冉冉丹魂,把旧感消溶,新愁休字。

纵笛断长桥,歌飘短陌,也自思君如醉。

作者  | 2017-12-18 10:46:13 | 阅读(192) |评论(26) | 阅读全文>>

【原创】五律·丁酉秋吟用韵和青杨君

2017-10-27 7:41:27 阅读70 评论12 272017/10 Oct27

【五律】丁酉秋吟

——用韵和青杨君

清樽惟缺酒,偏有半盅茶。

帘卷寒窗寂,风吹残月遐。

怀情神不定,抱志复长嗟。

香桂三分馥,依稀绕梦槎。

青杨君原玉

世事一壶酒,人生几盏茶。

沉浮随运静,来去伴云遐。

神定方知远,心闲为有嗟。

霜枫如蝶舞,羽化荡浮槎。

作者  | 2017-10-27 7:41:27 | 阅读(70)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原创】七律·无题

2017-10-26 7:55:08 阅读101 评论6 262017/10 Oct26

七律·无题

魂萦梦绕知多少,夜向青灯独自吟。

未忍蹉跎成冻韵,且将余醉化诗心。

行中交错丹青色,字里轻扬天籁音。

      缄札清秋勤托雁,不教眷念付孤琴。

作者  | 2017-10-26 7:55:08 | 阅读(101) |评论(6) | 阅读全文>>

【原创】七律·知青旧址

2017-10-26 7:54:24 阅读63 评论5 262017/10 Oct26

七律·知青旧址

苔痕满地不堪寻,旧梦依稀总浸心。

田陌朦胧无雁影,篱墙断续有蛩音。

登高眺远时常念,任雨随风反复吟。

径草粘襟痕点点,且看烟树转幽深。

作者  | 2017-10-26 7:54:24 | 阅读(63) |评论(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SHZO

 
 
模块内容加载中...
 
 
 
 
 
 
 
 

江西省 南昌市 水瓶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一个喜欢一点文字的人
 
近期心愿静静地读一点书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