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犁@博客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乌鲁木齐市 天秤座

 发消息  写留言

 
晓犁,原名李军山,新疆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家协会理事、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网新疆频道副站长、《红月亮诗社》社长。诗作和文学评论数篇分别在《新疆文艺界》、《天山路》、《新疆经济》报、《新疆工人报》、《芒种诗歌报》、《长江诗歌》报、《哈密文学》、《现代诗歌》、《新疆铁道报》、哈密人民广播电台等发表,多篇理论文章在《铁路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中国铁路工运》、《新疆工运》等杂志刊发。
 
近期心愿本博内博文除引用外,均属本人原创作品,未经本人同意,不得引用、转载,更不得擅自在本博主不知情的情况下投稿、发表,一经发现均属侵权,后果自负。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置顶] 赤身拉纤的母亲(原创诗歌)

2011-3-3 12:55:20 阅读276 评论80 32011/03 Mar3

 附:七绝.赤身拉纤的母亲(新韵)

闫西群

 

裸拉岁月向前奔,

荡气回肠撼鬼神。

大爱如山扬浩气,

斋心涤虑永珍存。

 

作者  | 2011-3-3 12:55:20 | 阅读(276) |评论(80) | 阅读全文>>

[置顶] 【转载】【散文】漏雨的老屋 作者:晓犁

2017-3-13 16:55:34 阅读62 评论7 132017/03 Mar13

 

作者  | 2017-3-13 16:55:34 | 阅读(62) |评论(7) | 阅读全文>>

[置顶] 【晓犁散文】漏雨的老屋

2017-2-11 18:02:03 阅读127 评论29 112017/02 Feb11

          漏雨的老屋

            

         作者   晓犁

 

         如果雨雪交加,我坚信,家乡的老屋定会漏雨的。那漏雨的老屋也一定藏着悲伤。尤其是立春后的雨雪,早已失去了冬雪的凌厉。站在老屋的庭院,冬寒嘶吼的声音也渐渐有了温婉的轻叹,稍不留意处,还会蹿进来几声猫的喵喵声,尽管只是隐约。

        只是雨,被不明不白的雪裹挟着,在铺满屋顶,又顺房檐流下水滴时,再着急的春天也无法挽回,有湿润街巷和满树霜花作证,那种无奈随处可见。无法拒绝任何充分理由的拒绝,哪怕雨雪霏霏,哪怕境遇窘迫,哪怕去路渺茫。

        一

作者  | 2017-2-11 18:02:03 | 阅读(127) |评论(29) | 阅读全文>>


   

作者  | 2017-2-3 10:56:58 | 阅读(61) |评论(1) | 阅读全文>>

【转载】现代诗【远乡的愁,还好吗】文:晓犁

2017-1-18 17:40:38 阅读45 评论6 182017/01 Jan18




作者  | 2017-1-18 17:40:38 | 阅读(45) |评论(6) | 阅读全文>>

[晓犁诗歌]秋荷

2017-1-17 16:18:55 阅读129 评论35 172017/01 Jan17

秋荷

作者  晓犁

在丰满和艳丽的时候
我们是陌生的
无法形容你的风逸
虽等候多时
还是不能挑开绽放的花蕊
私自独享
至于荡漾激情的涟漪
也在急切拥抱后
以鲜活的藕节沉入心的湖底
咋看都是温润而细腻的
在每个至关重要当口
给夜晚许多安慰

面对不可或缺的秋凉
有些话也万万不可挑明
比如对你的爱慕和许多梦
其实秋荷的迷蒙
或多或少与天空的欲望有关
富养在夏季荷塘
却忘记了秋天固有的萧瑟
容颜无法再继续苍老
也无法埋没曾经的饱满
而我却怀揣好奇
在你凌乱而洁白的衣衫上
寻找由莲到荷的渐变

作者  | 2017-1-17 16:18:55 | 阅读(129) |评论(35) | 阅读全文>>

【晓犁诗歌】远乡的愁,还好吗

2017-1-10 17:53:22 阅读189 评论33 102017/01 Jan10

远乡的愁,还好吗

作者 晓犁

如果不是
灵魂的空壳还在
说什么
也不会再去失眠
扒拉着远行的日子
桑榆未晚
夕阳未落
煮好的奶茶可以嘬饮了
远乡的清晨
有风吗

大喊乱叫的羔羊
是临走时不舍的那只
孕育的春天
眼看已是满树雪花
她是否也在等待归期
忧伤蔓延至今
虽顿生了不忍,却瞥见
刺骨的寒也在驱赶

梦到那只冬眠的青蛙
态度极好
在一顿华丽饱餐后
潸然躺下
好像没有眼泪
匍匐池塘,总有
因误读的经文
原地打坐
如月光散落堤岸

作者  | 2017-1-10 17:53:22 | 阅读(189) |评论(33) | 阅读全文>>

【晓犁诗歌】一个人的小站有点堵

2017-1-10 17:50:22 阅读177 评论36 102017/01 Jan10

一个人的小站有点堵

作者 晓犁

习惯了排队,叫号
依旧是秩序井然
队形与仪容
考问与训示
也在那个看似繁忙的清晨
落下病根
荒废的除了停靠的列车
还有那个女人
逃跑时遗落的悲伤
仅背影而言
和无故启动的留守
没半点纠扯
至于什么娴熟还是精准
其实对于一个人而言
堵在心口的不是什么人流
而是风景
还未来得及观赏
就已经老去



 






作者  | 2017-1-10 17:50:22 | 阅读(177) |评论(36) | 阅读全文>>

【晓犁诗歌】雪,你的家乡在哪里

2016-12-3 20:44:00 阅读149 评论39 32016/12 Dec3

雪,你的家乡在哪里

作者:晓犁


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家乡呢?雪
以飞舞和不知所措的使命
在白色天空和深沉的大地之间
实在不想因为冻僵的灵魂
怠慢你的突兀光临
僵硬的梅,等候多时的献花细节
也因你不辞而别的无序飘落
渐渐收缩成海天一色
回家的路
被全部的荒唐覆盖
或许是由于太多的失望
每次聆听雪花的声音
都是前所未有的曼妙乐章
很难遇见擦肩而过时的假意回眸
因为临时赴约而兴奋不已
那些成为童话故事的重要情节
也会因纷纷的飘落
在越飘越远的画布倍感亲切
和寒冬破旧老屋的纺车
成夹角俯瞰去路

作者  | 2016-12-3 20:44:00 | 阅读(149) |评论(39) | 阅读全文>>

[晓犁诗歌]昨日又梦见了那早已散架的祖屋

2016-12-3 20:35:57 阅读114 评论16 32016/12 Dec3

昨日又梦见了那早已散架的祖屋

作者:晓犁


赤着脚走在没有路灯和任何光亮的路上
感觉是夏天的燥热还没有完全散去
我淌着泥泞的小路,有时是宽阔的街道
熟悉的邻居以及祖宗们留下的血脉
不知藏在何处?连一个熟悉的手势都未遇到
看似,有点荒凉至极
清晰可见的还是那时供奉的蜡烛和神位
坐姿以及神态,还有千年不变的排序
未曾因为我的谋面或者推辞而改变
有些虽带有不满的怒容和牵强的附慵
在我不期而遇的夜晚,或许是没有太阳的阴雨天
看那个早已散架的祖屋

作者  | 2016-12-3 20:35:57 | 阅读(114) |评论(16) | 阅读全文>>

(晓犁散文诗) 至于恩怨

2016-11-30 9:53:22 阅读100 评论39 302016/11 Nov30

(晓犁散文诗) 至于恩怨

作者 晓犁


车,不知疲惫的穿过黑夜,穿过我远望的浮尘。飞逝的有待返程,心仪的,还需跋涉。在得与失之间,在恩与怨之间,在这个摇摇欲坠的列车前行时,每一个咯噔的节奏,都是心的震颤。
至于前生恩怨,打我记事起,注定忘得一干二净。无论纠扯还是八卦,都没被刻录。有时会有遗憾与责怪,连个调侃的余地也没有。细细想来,有些大恩无论如何不会忘记的。虽然没有庄重言谢,但是也没有轻易忘却。只是这些恩,重如泰山,时常压抑着无法喘息。鉴于笨嘴笨舌,有时会有疑惑,至于那些不值一提的误会,利用洗漱打扮的时机,进行有序清理、排列,恩,会高擎心头,成为一种敬仰。

作者  | 2016-11-30 9:53:22 | 阅读(100) |评论(39) | 阅读全文>>

(晓犁诗歌)扭捏的夜,等场雪

2016-11-22 18:12:21 阅读83 评论34 222016/11 Nov22

扭捏的夜,等场雪

作者   晓犁

叽叽喳喳的麻雀闻风而逃

让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

本来睡前还有些温暖

醒来已经是不堪目睹

路旁暂歇的刺梅和菊花

被流氓习性的雪惊醒

无奈收敛张狂的心

静观血刃

厌倦风头的绿叶

卷起沧桑藏起心事

静静依附在土地的胸口

温存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婴孩

有时被笑脸扬起

有时被呵斥覆盖,天真

始终挂在脸上

如因雪而四处躲避

着实让人生怜

雪下得不明不白

劳神的根裸露

所有迎击残暴的力量

在漆黑的夜

奄奄一息

暂时退缩的锋芒

恪守禅意

视风刀如云

随雪漂泊

(2016年11月22日于阿克苏,由第一场偷偷摸摸的雪而感。)

作者  | 2016-11-22 18:12:21 | 阅读(83) |评论(34) | 阅读全文>>

(晓犁诗歌)稻草人

2016-11-20 16:46:27 阅读77 评论25 202016/11 Nov20

稻草人

作者:晓犁


都在把稻田里的假人拿来调侃
说真的,我有很大意见
尽管,那些假的不能再假的草人
依然还保留稻秧的愤懑
对于我们这些真人
有些还比较丰满
为何不能坚守本该坚守的阵地
让饿急了的鹰挥洒情感
何况,在人类收获每粒稻米
早已碾压出稻杆的血汗
为什么不能在她辛苦的一生
给予短暂的休眠?
如果,把我们能包容的肉体
也和萎缩的稻草一样
扎成如今弱不禁风的模样
很难想象,还会有她的清闲
至少
她的死还给稻田带来丰收后的安然……
我们,我们不是稻草的人呢?
能否在死后
保证一个墓穴的平安
还是能够再次赢得称赞!
都不能啊,都不能
因为,我们没有她的充赢
更缺少她的骨感!

作者  | 2016-11-20 16:46:27 | 阅读(77) |评论(2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