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之兰

心做翅膀 自由飞翔

 
 
 

日志

 
 

浪木  

2014-09-09 13:01:42|  分类: 边走边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关东,有许多神奇的风情,继之前的 “石头专在水上漂”让人觉得十分神奇之外,“木头专往水里沉”也同样神奇,并且有一个真实的故事。

     远在3000多年以前,周武王打败了纣王,他命令周围的各少数民族以自己的土产前来进贡。当时在长白山松花江中下游、乌苏里江和黑龙江中下游的广大地域中,居住着一个古老的民族,叫肃慎,也叫“息慎”或“稷慎”,是如今满族的祖先,当时肃慎族和中原的王朝已建立了”纳贡”的关系。《国语·鲁语下》载:“武王克商,肃慎氏贡楉矢石砮,其长尺有咫。”而这长一尺八寸的“楉矢石砮”是什么呢?当时,周武王召集众臣前来辨认,大家认出这是古老的肃慎战箭。箭杆和箭头无比的坚硬,箭头十分的锋利,可制作的质料不是铁、铜等金属,又不是石头,那这是什么呢?一次,肃慎族进贡人来到武王殿前时,武王问其为何料?肃慎人答曰:“木头。”王大吃一惊,不晓得肃慎地的木头何以如此坚硬。从此,周武王一提起肃慎,便想起这种独特奇怪的木头,称“楉矢石砮”是肃慎独有的东西。制成“楉矢石砮”的木头不是别的东西,而是松花江、黑龙江中漂荡的“浪木”。

      吉林是“浪木”的故乡,一些人认为,“浪木”的历史不过百余年,只有当松花湖大坝建成后,淹没了两岸近 300 华里的山林,浸泡的树根才变成了“浪木”。但是,据清人阎若璩在他的《古文尚书疏证》里记载:“有从宁古塔来者,询其风土,云东去一千里曰混同江,江边有榆树、松树,枝既枯,堕入江,被波浪所激荡,不知几何年,化为石,取以为箭镞,榆化为正,松次之。”在这里,我们把关东人认识、发现和利用“浪木”的历史推前了2000多年。

      浪木,是根雕的一种,又不同于根雕,虽同属于大自然给予的艺术种类,因其质地十分坚硬,赛过铁和石,满族称“石砮”或“木石”。那么“木”是如何形成石质的呢?这又是北方的冰雪寒冷气候所致,南方的“浪木”是不会达到石质化的。我们在今天的古文献记载中推算出人们发现浪木的历史有3000年左右,而吉林的民间却有这样的民谣:“松花江,不得了,木头沉底石头漂。”“石头漂”是火山灰的泡沫结块,而“木头沉底”却专指“浪木”,是指“石化”了的“浪木”。那么这种石化了的“木”又何止二三千年呢?显然是在更加遥远的岁月里,当松花江、黑龙江两岸的树木被风吹折、被雪压断倒入水中,江水成千上万次地冲涮激荡,特别是一到冬日,北方的寒风整日吹刮,大江冰冻,断木被厚厚的冰层挤压,使木质纤维由柔软到坚硬。春天,大江跑冰排,雷鸣般的冰层撞击,朔风抽干了木中的水分,把其抛上雪岸。冰雪消融,夏日暴阳的烤晒,接着大雪覆盖,春日雪水又把它冲人江中,于是又开始了对它的新的挤压和冲荡。如此往复,周而复始,若干个春夏秋冬,渐渐地使这些树木坚硬,并变得千奇百样,这就是“浪木”艺术品。把吉林的浪木艺术品归为冰雪文化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因为这种吉林独有的“木石”是寒风和冰雪千百年的冻压和江水冲荡的结晶,是寒风和冰雪的伙伴,是北方冰雪寒江的儿女。江南温暖的江水中漂着再多的“浪木”也只是“浪木”而已,终不能同关东石质的“浪木”相提并论。

       摘自曹保明《中国民俗·旅游丛书》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