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与哀愁,都是一种生活的色彩

作家赵波的网易新家

 
 
 

日志

 
 
关于我
赵波  

赵波

写作,文学,电影,音乐是食粮. 七十年代自由作家,著有小说和随笔集<北京流水><浮生.十二怨><巴黎情事><都市女巫><双重生命>等二十余种,主要授权数字在线阅读:http://msn.qidian.com/ShowBook.aspx?bookid=1607679 和:http://msn.qidian.com/showbook.aspx?bookid=1628422 博克:blog.sina.com.cn/zhaobo

网易考拉推荐

2003年我在《巴黎情事》中写到的对于艺术家的看法  

2014-09-11 14:56:00|  分类: 艺术家,病态,美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般人更渴求母亲的爱。等到成长以后,艺术家便可以到处寻找母亲的形象,如果无处觅寻的话,他们便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出一个理想的母亲。 艺术带来的名气,并不能真正弥补早年缺乏的爱。即使世界上的人都爱你,也填补不了某个特定人物的空缺,同时,这个世界也绝不可能像母亲那样的爱你。因此,名声也带来了失望,于是,艺术家转向鸦片、酒精、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宗教、政治、自杀等寻求慰籍。 但这些办法,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除了自杀以外。 安东尼·波奇尔曾说过一句话:充满了痛苦,惟有死,才能治愈灵魂的痛苦。 这句话正好可以用在艺术家身上。 乱世出英雄,乱世也出艺术家,现在的艺术家,即使出来也会循规蹈矩得多了,他们已经懂得向生活妥协。

 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和朋友们的生活,这是他所知的惟一的生活。就他本人而论,他痛恨并想尽快摆脱这种频于冻饿的生活,但是他设法写得使广大读者觉得这种生活有情趣。这样的一本《穷文艺家的生活情景》取得的成功超出了他的奢望。这本书使它的作者一下子过上了资产阶级的舒适生活,而且他改变了群众心目中的一个形象。穷艺术家和一种有情趣的生活方式挂上了钩,这一点有点儿像国内当初的圆明园画家村,穷变成了一种招摇的手段,被人曾经瞧不起的穷文艺家聚居区,为了维持生活而不得已采取的权宜之计变成了一种永久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以仪式和服饰为标志的流派,变成了一种教义、有人以模仿他们为时髦,信奉这种教义的不仅有年龄不同、贫富有别的文艺家,而且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美术设计师、行业报纸的记者编辑、室内装潢师、色狼、同性恋、资助艺术的百万富翁、性虐待患者、女色情狂、桥牌能手、无政府主义者、靠赡养费生活的男女、疲惫的改革者、教育狂想家、经济学家、吸毒者、患酗酒病的剧作家、裸体运动者、餐馆老板、证券经纪人和渴望表现自己的牙科医生等等。 之前我看了一篇论文:艺术家的心理学。 研究证实,艺术家多半有严重的虚弱、依赖、孩子气、天真、被虐待狂、自恋狂、不懂得区分善恶,以及恋母情节等倾向。艺术家的童年往往比别人敏感,他们也比,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和朋友们的生活,这是他所知的惟一的生活。就他本人而论,他痛恨并想尽快摆脱这种频于冻饿的生活,但是他设法写得使广大读者觉得这种生活有情趣。这样的一本《穷文艺家的生活情景》取得的成功超出了他的奢望。这本书使它的作者一下子过上了资产阶级的舒适生活,而且他改变了群众心目中的一个形象。穷艺术家和一种有情趣的生活方式挂上了钩,这一点有点儿像国内当初的圆明园画家村,穷变成了一种招摇的手段,被人曾经瞧不起的穷文艺家聚居区,为了维持生活而不得已采取的权宜之计变成了一种永久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以仪式和服饰为标志的流派,变成了一种教义、有人以模仿他们为时髦,信奉这种教义的不仅有年龄不同、贫富有别的文艺家,而且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美术设计师、行业报纸的记者编辑、室内装潢师、色狼、同性恋、资助艺术的百万富翁、性虐待患者、女色情狂、桥牌能手、无政府主义者、靠赡养费生活的男女、疲惫的改革者、教育狂想家、经济学家、吸毒者、患酗酒病的剧作家、裸体运动者、餐馆老板、证券经纪人和渴望表现自己的牙科医生等等。 之前我看了一篇论文:艺术家的心理学。 研究证实,艺术家多半有严重的虚弱、依赖、孩子气、天真、被虐待狂、自恋狂、不懂得区分善恶,以及恋母情节等倾向。艺术家的童年往往比别人敏感,他们也比,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和朋友们的生活,这是他所知的惟一的生活。就他本人而论,他痛恨并想尽快摆脱这种频于冻饿的生活,但是他设法写得使广大读者觉得这种生活有情趣。这样的一本《穷文艺家的生活情景》取得的成功超出了他的奢望。这本书使它的作者一下子过上了资产阶级的舒适生活,而且他改变了群众心目中的一个形象。穷艺术家和一种有情趣的生活方式挂上了钩,这一点有点儿像国内当初的圆明园画家村,穷变成了一种招摇的手段,被人曾经瞧不起的穷文艺家聚居区,为了维持生活而不得已采取的权宜之计变成了一种永久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以仪式和服饰为标志的流派,变成了一种教义、有人以模仿他们为时髦,信奉这种教义的不仅有年龄不同、贫富有别的文艺家,而且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美术设计师、行业报纸的记者编辑、室内装潢师、色狼、同性恋、资助艺术的百万富翁、性虐待患者、女色情狂、桥牌能手、无政府主义者、靠赡养费生活的男女、疲惫的改革者、教育狂想家、经济学家、吸毒者、患酗酒病的剧作家、裸体运动者、餐馆老板、证券经纪人和渴望表现自己的牙科医生等等。 之前我看了一篇论文:艺术家的心理学。 研究证实,艺术家多半有严重的虚弱、依赖、孩子气、天真、被虐待狂、自恋狂、不懂得区分善恶,以及恋母情节等倾向。艺术家的童年往往比别人敏感,他们也比,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和朋友们的生活,这是他所知的惟一的生活。就他本人而论,他痛恨并想尽快摆脱这种频于冻饿的生活,但是他设法写得使广大读者觉得这种生活有情趣。这样的一本《穷文艺家的生活情景》取得的成功超出了他的奢望。这本书使它的作者一下子过上了资产阶级的舒适生活,而且他改变了群众心目中的一个形象。穷艺术家和一种有情趣的生活方式挂上了钩,这一点有点儿像国内当初的圆明园画家村,穷变成了一种招摇的手段,被人曾经瞧不起的穷文艺家聚居区,为了维持生活而不得已采取的权宜之计变成了一种永久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以仪式和服饰为标志的流派,变成了一种教义、有人以模仿他们为时髦,信奉这种教义的不仅有年龄不同、贫富有别的文艺家,而且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美术设计师、行业报纸的记者编辑、室内装潢师、色狼、同性恋、资助艺术的百万富翁、性虐待患者、女色情狂、桥牌能手、无政府主义者、靠赡养费生活的男女、疲惫的改革者、教育狂想家、经济学家、吸毒者、患酗酒病的剧作家、裸体运动者、餐馆老板、证券经纪人和渴望表现自己的牙科医生等等。 之前我看了一篇论文:艺术家的心理学。 研究证实,艺术家多半有严重的虚弱、依赖、孩子气、天真、被虐待狂、自恋狂、不懂得区分善恶,以及恋母情节等倾向。艺术家的童年往往比别人敏感,他们也比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和朋友们的生活,这是他所知的惟一的生活。就他本人而论,他痛恨并想尽快摆脱这种频于冻饿的生活,但是他设法写得使广大读者觉得这种生活有情趣。这样的一本《穷文艺家的生活情景》取得的成功超出了他的奢望。这本书使它的作者一下子过上了资产阶级的舒适生活,而且他改变了群众心目中的一个形象。穷艺术家和一种有情趣的生活方式挂上了钩,这一点有点儿像国内当初的圆明园画家村,穷变成了一种招摇的手段,被人曾经瞧不起的穷文艺家聚居区,为了维持生活而不得已采取的权宜之计变成了一种永久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以仪式和服饰为标志的流派,变成了一种教义、有人以模仿他们为时髦,信奉这种教义的不仅有年龄不同、贫富有别的文艺家,而且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美术设计师、行业报纸的记者编辑、室内装潢师、色狼、同性恋、资助艺术的百万富翁、性虐待患者、女色情狂、桥牌能手、无政府主义者、靠赡养费生活的男女、疲惫的改革者、教育狂想家、经济学家、吸毒者、患酗酒病的剧作家、裸体运动者、餐馆老板、证券经纪人和渴望表现自己的牙科医生等等。 之前我看了一篇论文:艺术家的心理学。 研究证实,艺术家多半有严重的虚弱、依赖、孩子气、天真、被虐待狂、自恋狂、不懂得区分善恶,以及恋母情节等倾向。艺术家的童年往往比别人敏感,他们也比,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和朋友们的生活,这是他所知的惟一的生活。就他本人而论和朋友们的生活,这是他所知的惟一的生活。就他本人而论,他痛恨并想尽快摆脱这种频于冻饿的生活,但是他设法写得使广大读者觉得这种生活有情趣。这样的一本《穷文艺家的生活情景》取得的成功超出了他的奢望。这本书使它的作者一下子过上了资产阶级的舒适生活,而且他改变了群众心目中的一个形象。穷艺术家和一种有情趣的生活方式挂上了钩,这一点有点儿像国内当初的圆明园画家村,穷变成了一种招摇的手段,被人曾经瞧不起的穷文艺家聚居区,为了维持生活而不得已采取的权宜之计变成了一种永久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以仪式和服饰为标志的流派,变成了一种教义、有人以模仿他们为时髦,信奉这种教义的不仅有年龄不同、贫富有别的文艺家,而且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美术设计师、行业报纸的记者编辑、室内装潢师、色狼、同性恋、资助艺术的百万富翁、性虐待患者、女色情狂、桥牌能手、无政府主义者、靠赡养费生活的男女、疲惫的改革者、教育狂想家、经济学家、吸毒者、患酗酒病的剧作家、裸体运动者、餐馆老板、证券经纪人和渴望表现自己的牙科医生等等。 之前我看了一篇论文:艺术家的心理学。 研究证实,艺术家多半有严重的虚弱、依赖、孩子气、天真、被虐待狂、自恋狂、不懂得区分善恶,以及恋母情节等倾向。艺术家的童年往往比别人敏感,他们也比,他痛恨并想尽快摆脱这种频于冻饿的生活,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但是他设法写得使广大读者觉得这种生活有情趣。这样的一本《穷文艺家的生活情景》取得的成功超出了他的奢望。这本书使它的作者一下子过上了资产阶级的舒适生活,而且他改变了群众心目中的一个形象。穷艺术家和一种有情趣的生活方式挂上了钩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这一点有点儿像国内当初的圆明园画家村,一般人更渴求母亲的爱。等到成长以后,艺术家便可以到处寻找母亲的形象,如果无处觅寻的话,他们便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出一个理想的母亲。 艺术带来的名气,并不能真正弥补早年缺乏的爱。即使世界上的人都爱你,也填补不了某个特定人物的空缺,同时,这个世界也绝不可能像母亲那样的爱你。因此,名声也带来了失望,于是,艺术家转向鸦片、酒精、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宗教、政治、自杀等寻求慰籍。 但这些办法,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除了自杀以外。 安东尼·波奇尔曾说过一句话:充满了痛苦,惟有死,才能治愈灵魂的痛苦。 这句话正好可以用在艺术家身上。 乱世出英雄,乱世也出艺术家,现在的艺术家,即使出来也会循规蹈矩得多了,他们已经懂得向生活妥协。穷变成了一种招摇的手段,被人曾经瞧不起的穷文艺家聚居区,为了维持生活而不得已采取的权宜之计变成了一种永久的生活方式和朋友们的生活,这是他所知的惟一的生活。就他本人而论,他痛恨并想尽快摆脱这种频于冻饿的生活,但是他设法写得使广大读者觉得这种生活有情趣。这样的一本《穷文艺家的生活情景》取得的成功超出了他的奢望。这本书使它的作者一下子过上了资产阶级的舒适生活,而且他改变了群众心目中的一个形象。穷艺术家和一种有情趣的生活方式挂上了钩,这一点有点儿像国内当初的圆明园画家村,穷变成了一种招摇的手段,被人曾经瞧不起的穷文艺家聚居区,为了维持生活而不得已采取的权宜之计变成了一种永久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以仪式和服饰为标志的流派,变成了一种教义、有人以模仿他们为时髦,信奉这种教义的不仅有年龄不同、贫富有别的文艺家,而且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美术设计师、行业报纸的记者编辑、室内装潢师、色狼、同性恋、资助艺术的百万富翁、性虐待患者、女色情狂、桥牌能手、无政府主义者、靠赡养费生活的男女、疲惫的改革者、教育狂想家、经济学家、吸毒者、患酗酒病的剧作家、裸体运动者、餐馆老板、证券经纪人和渴望表现自己的牙科医生等等。 之前我看了一篇论文:艺术家的心理学。 研究证实,艺术家多半有严重的虚弱、依赖、孩子气、天真、被虐待狂、自恋狂、不懂得区分善恶,以及恋母情节等倾向。艺术家的童年往往比别人敏感,他们也比,变成了一种以仪式和服饰为标志的流派,变成了一种教义、有人以模仿他们为时髦,信奉这种教义的不仅有年龄不同、贫富有别的文艺家一般人更渴求母亲的爱。等到成长以后,艺术家便可以到处寻找母亲的形象,如果无处觅寻的话,他们便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出一个理想的母亲。 艺术带来的名气,并不能真正弥补早年缺乏的爱。即使世界上的人都爱你,也填补不了某个特定人物的空缺,同时,这个世界也绝不可能像母亲那样的爱你。因此,名声也带来了失望,于是,艺术家转向鸦片、酒精、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宗教、政治、自杀等寻求慰籍。 但这些办法,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除了自杀以外。 安东尼·波奇尔曾说过一句话:充满了痛苦,惟有死,才能治愈灵魂的痛苦。 这句话正好可以用在艺术家身上。 乱世出英雄,乱世也出艺术家,现在的艺术家,即使出来也会循规蹈矩得多了,他们已经懂得向生活妥协。,而且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美术设计师、行业报纸的记者编辑、室内装潢师、色狼、同性恋、资助艺术的百万富翁、性虐待患者、女色情狂、桥牌能手、无政府主义者、靠赡养费生活的男女、疲惫的改革者、教育狂想家、经济学家、吸毒者、患酗酒病的剧作家、裸体运动者、餐馆老板、证券经纪人和渴望表现自己的牙科医生等等。

和朋友们的生活,这是他所知的惟一的生活。就他本人而论,他痛恨并想尽快摆脱这种频于冻饿的生活,但是他设法写得使广大读者觉得这种生活有情趣。这样的一本《穷文艺家的生活情景》取得的成功超出了他的奢望。这本书使它的作者一下子过上了资产阶级的舒适生活,而且他改变了群众心目中的一个形象。穷艺术家和一种有情趣的生活方式挂上了钩,这一点有点儿像国内当初的圆明园画家村,穷变成了一种招摇的手段,被人曾经瞧不起的穷文艺家聚居区,为了维持生活而不得已采取的权宜之计变成了一种永久的生活方式,变成了一种以仪式和服饰为标志的流派,变成了一种教义、有人以模仿他们为时髦,信奉这种教义的不仅有年龄不同、贫富有别的文艺家,而且在后来的岁月里还有美术设计师、行业报纸的记者编辑、室内装潢师、色狼、同性恋、资助艺术的百万富翁、性虐待患者、女色情狂、桥牌能手、无政府主义者、靠赡养费生活的男女、疲惫的改革者、教育狂想家、经济学家、吸毒者、患酗酒病的剧作家、裸体运动者、餐馆老板、证券经纪人和渴望表现自己的牙科医生等等。 之前我看了一篇论文:艺术家的心理学。 研究证实,艺术家多半有严重的虚弱、依赖、孩子气、天真、被虐待狂、自恋狂、不懂得区分善恶,以及恋母情节等倾向。艺术家的童年往往比别人敏感,他们也比之前我看了一篇论文:艺术家的心理学。

一般人更渴求母亲的爱。等到成长以后,艺术家便可以到处寻找母亲的形象,如果无处觅寻的话,他们便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出一个理想的母亲。 艺术带来的名气,并不能真正弥补早年缺乏的爱。即使世界上的人都爱你,也填补不了某个特定人物的空缺,同时,这个世界也绝不可能像母亲那样的爱你。因此,名声也带来了失望,于是,艺术家转向鸦片、酒精、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宗教、政治、自杀等寻求慰籍。 但这些办法,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除了自杀以外。 安东尼·波奇尔曾说过一句话:充满了痛苦,惟有死,才能治愈灵魂的痛苦。 这句话正好可以用在艺术家身上。 乱世出英雄,乱世也出艺术家,现在的艺术家,即使出来也会循规蹈矩得多了,他们已经懂得向生活妥协。

研究证实,艺术家多半有严重的虚弱、依赖、孩子气、天真、被虐待狂、自恋狂、不懂得区分善恶,以及恋母情节等倾向。艺术家的童年往往比别人敏感,他们也比一般人更渴求母亲的爱。等到成长以后,艺术家便可以到处寻找母亲的形象,一般人更渴求母亲的爱。等到成长以后,艺术家便可以到处寻找母亲的形象,如果无处觅寻的话,他们便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出一个理想的母亲。 艺术带来的名气,并不能真正弥补早年缺乏的爱。即使世界上的人都爱你,也填补不了某个特定人物的空缺,同时,这个世界也绝不可能像母亲那样的爱你。因此,名声也带来了失望,于是,艺术家转向鸦片、酒精、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宗教、政治、自杀等寻求慰籍。 但这些办法,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除了自杀以外。 安东尼·波奇尔曾说过一句话:充满了痛苦,惟有死,才能治愈灵魂的痛苦。 这句话正好可以用在艺术家身上。 乱世出英雄,乱世也出艺术家,现在的艺术家,即使出来也会循规蹈矩得多了,他们已经懂得向生活妥协。如果无处觅寻的话,他们便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出一个理想的母亲。

一般人更渴求母亲的爱。等到成长以后,艺术家便可以到处寻找母亲的形象,如果无处觅寻的话,他们便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出一个理想的母亲。 艺术带来的名气,并不能真正弥补早年缺乏的爱。即使世界上的人都爱你,也填补不了某个特定人物的空缺,同时,这个世界也绝不可能像母亲那样的爱你。因此,名声也带来了失望,于是,艺术家转向鸦片、酒精、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宗教、政治、自杀等寻求慰籍。 但这些办法,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除了自杀以外。 安东尼·波奇尔曾说过一句话:充满了痛苦,惟有死,才能治愈灵魂的痛苦。 这句话正好可以用在艺术家身上。 乱世出英雄,乱世也出艺术家,现在的艺术家,即使出来也会循规蹈矩得多了,他们已经懂得向生活妥协。艺术带来的名气,并不能真正弥补早年缺乏的爱。即使世界上的人都爱你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也填补不了某个特定人物的空缺,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同时,这个世界也绝不可能像母亲那样的爱你。因此,名声也带来了失望,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于是,艺术家转向鸦片、酒精、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宗教、政治、自杀等寻求慰籍。

但这些办法,一般人更渴求母亲的爱。等到成长以后,艺术家便可以到处寻找母亲的形象,如果无处觅寻的话,他们便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出一个理想的母亲。 艺术带来的名气,并不能真正弥补早年缺乏的爱。即使世界上的人都爱你,也填补不了某个特定人物的空缺,同时,这个世界也绝不可能像母亲那样的爱你。因此,名声也带来了失望,于是,艺术家转向鸦片、酒精、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宗教、政治、自杀等寻求慰籍。 但这些办法,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除了自杀以外。 安东尼·波奇尔曾说过一句话:充满了痛苦,惟有死,才能治愈灵魂的痛苦。 这句话正好可以用在艺术家身上。 乱世出英雄,乱世也出艺术家,现在的艺术家,即使出来也会循规蹈矩得多了,他们已经懂得向生活妥协。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除了自杀以外。

安东尼·波奇尔曾说过一句话: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充满了痛苦,惟有死,才能治愈灵魂的痛苦。

这句话正好可以用在艺术家身上。

乱世出英雄一般人更渴求母亲的爱。等到成长以后,艺术家便可以到处寻找母亲的形象,如果无处觅寻的话,他们便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出一个理想的母亲。 艺术带来的名气,并不能真正弥补早年缺乏的爱。即使世界上的人都爱你,也填补不了某个特定人物的空缺,同时,这个世界也绝不可能像母亲那样的爱你。因此,名声也带来了失望,于是,艺术家转向鸦片、酒精、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宗教、政治、自杀等寻求慰籍。 但这些办法,也不能完全解决问题,除了自杀以外。 安东尼·波奇尔曾说过一句话:充满了痛苦,惟有死,才能治愈灵魂的痛苦。 这句话正好可以用在艺术家身上。 乱世出英雄,乱世也出艺术家,现在的艺术家,即使出来也会循规蹈矩得多了,他们已经懂得向生活妥协。,乱世也出艺术家,乱世出英雄赵波 艺术家的人品和性格也形形色色,各式各样。 有的生活清贫,省吃俭用,却全力资助他人。 有的收入颇丰,过着奢华生活,却背叛恩人,见死不救。 有的喜欢热闹,整天前呼后拥,从酒吧到舞厅,从舞场到郊外,甚至临时决定一车开到海滨,毫无计划地荒度终日。 有的喜欢独处,同他人老死不相往来。 有的对爱情忠贞不渝。 有的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他们之间也常发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嫉妒仇恨和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欣赏艺术家,但在生活上我害怕艺术家,他们具有摧毁的力量。 可笑的是,艺术有时成为附庸风雅的手段,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年轻人,参加了一个自称为“饮水人”的小组,因为他们十几个成员除了水之外买不起别的饮料。他们都无甚才华而雄心极大,住在茅棚或牛圈的阁楼上,在饥饿的鞭策下做着艺术,把仅有的几个法郎用在花费不大的放纵上。有一年冬天,他们第一次有了火炉:这是在楼板上挖的一个洞,牛圈里牲畜的体温从洞里上升到他们的房间。他们患有穷艺术家的职业病--肺结核、梅毒、肺炎,所有这些疾病由于营养不良而加剧。有才华的年轻雕塑家死了,可能他是这伙人中惟一的天才,这样的葬礼接二连三,他们把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才凑够买一个木头十字架放在坟上。 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年轻人开始写他现在的艺术家,即使出来也会循规蹈矩得多了,他们已经懂得向生活妥协。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