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_chenhp的博客

忍将这浮名换作了低斟浅唱,还凭此秃笔书就那流水高山

 
 
 

日志

 
 
关于我

  一日,忙里偷闲,拿起箫吹了一会儿,恰逢一诗人登门,见状吟道:十个手指按着七个伤口,满屋清冷矣!   余闻言不禁凄然。   诗人再云:箫身处处缕孔,才出金石之音,人饱受磨砺,方得傲骨劲节,何不将满腹才情化作一腔豪气,穿越弹孔,奏出一曲绝响呢!   余大笑,答曰:此言极是。   诗人再云:一个箫一样的人吹着人一样的箫。   余答道:状不若箫,品性与箫酷似。有节有义亦有情!

网易考拉推荐

书生梦古对对联  

2014-09-06 16:0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生梦古对对联 - 黑子 - c_chenhp的博客

梦古兄来电话,说别人爬山踏青,我涉水踏人,我要狠狠踏你一脚。今日约你打擂台。我问,谁摆擂台啊?他说,我要和你对对联。

他是风雅才子,平时里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掉书袋,自称唐诗三百首可一字不落背下来,据说有人不相信,故意为难他,拿着书本,点出篇名让他背,看看他是不是吹牛,他潇洒应对,从容背来,这一幕,曾成为小城佳话。

他说,看了你博客日志中写对联的几篇,有妙不可言的,有一般般的,也有臭哄哄的。

我说,文字游戏,何足挂齿,欢迎指教,向你学习。

几年前,一伙文人的饭局,他在席间挑衅,说是要为文研所所长欧阳文健先生做一联,他出上联,“斯文不在饮食上”,也就是说,我对的下联必须对称地将文健的名字镶进去,健字还得放在第二。我对道:“体健还须男女欢”。当时,赢了一片喝彩声。“斯文”对“体健”,“饮食”对“男女”,特别是虚字的“不在”对“还须”,工整而活泼。我说,献丑了,见笑了,有点小小黄色,他说,本来就是酒宴游戏,不必那么严肃。

据说他给弟子们授课时,经常拿我教儿子对对联为例子。那是好多年前的故事,儿子刚进初中,我带他上庐山玩,一路上教他对对联。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虚词对虚词,上仄下平,雨对风,叶对花,牛对马,水对山,犬子对令媛,板凳对蛤蟆……儿子悟性不错,居然学会了基本章法。他妈得知儿子在学对联,出一联试试他的水平。她出的上联是:“陈晗子打群架,单手难敌四拳”,儿子对道:“唐CP玩麻将,两碰不如一坎”。唐氏女子一下乐颠颠的,仿佛这儿子已经被前夫培养成秀才了,老是向朋友宣传此故事。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梦古兄将此故事拿去教授弟子,从来不想想这样做是不是侵犯了他人知识产权。

梦古兄说,对对联,我最讨厌那些风花雪月华丽词藻,最喜欢的是生活气息浓郁情趣盎然的句子,今日我们对俗联,但是,必须俗中有雅,必须对仗工整,必须才华横溢。

我笑,吃饱了撑得难受是吧,还三个“必须”呢。行,我接招。

他出句:金小三玩独裁,当世冤孽当世报。

我说,这联我不对,你的上联中有敏感词。

他吼,少罗索,快快对来。

我对道:习老五反腐败,自家疾病自家医。

他说,习怎么成老五了啊?

我说,不是说他是第五代领导人吗?

他一乐,再出一联:政府强拆,征地才知心地坏。

我对道:美人入怀,家花不如野花香。

他笑,对得好,就是你三句不离本行,又涉黄了。美人对政府,虽然工整但是意思不对。

我笑,政府官员不是都喜欢美人吗?

他再来一句:爱民且爱马三家,坐老虎凳炼英雄胆。

我对道:忧国先忧钓鱼岛,吃地沟油操总理心。

他出句:禁赌禁娼何必禁吃喝,该饮酒时须饮酒。

我对道:赦奸赦盗更须赦贪腐,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哈哈大笑,你小子不说真心话,你心里巴不得杀奸杀盗杀贪官。

我说:不是对对联闹着玩吗,我只求对得工整。

他出句:非洲捐款,铜钱眼里增友谊。

我对句:鳌博开坛,螺丝壳中做道场。

他出句:摸着石头过河,今日不知明日事。

我对句:扬起旧帆出海,前船就是后船崖。

他出句:卖土地卖资源卖良心,千卖万卖马列毛祖不卖。

我对句:说改革说反腐说政宪,左说右说公平正义没说。

我说,不玩了,你老说和政治有关的话题,没意思,我们还是谈风月,莫谈国事吧。

他说:雨打上元灯,云掩中秋月,

我对: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

他笑,这两句分明是古代名家的句子,我们这叫瓢窃。

我说:一不发表二不署名,玩一玩那又何妨。

他出句:这年头出力不赚钱赚钱不出力;

我对道:古时候忠臣不怕死怕死不忠臣。

他吼起来,不行,你乱对,我说“不”你就不可以“不”。

我笑道,改一下,古时候美人爱才子才子爱美人。

他说,美人爱才子,你做中国梦吧,现在美人都爱领导,爱老板。

他再出句: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

我对道:小姐敢露点尽揽江湖钱。

他出句:战士上沙场,瓦罐不离井台破;

我对道:美人登粉床,巧妻常伴拙夫眠。

他笑,你见天下美女都成了坏人恶人丑人的女人而心里不平衡了吧。

我说,不要对号入座,你快出句。

他出句:生意人要狠,杀不得穷汉莫做富翁。

我对道:企业家也难,卖去了良心才得利润。

他出句:死人臭一里活人臭千里,你可知死人是谁活人又是谁?

我对道:下雨湿村头下雪湿心头,我就说下雨不好下雪也不好。

他想了想说,对得不好,你要回答我的问题啊。

我说,不入你圈套,你想害我惹官司啊。

这时我说,不想玩了,文字游戏,牢骚情绪,点到为止,多玩无益。

他说,行,那天让令郎来见我,我要考他。

我说,且慢,你摆擂台输了,该叫我一声师父。

他说,谁说我输了,你对的联,给分只能算是及格。

放下电话,心头暖暖的,朋友情义,让人心旷神怡。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