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岭街的博客

关于家乡的记忆

 
 
 
 
 
 

我看世界杯(之一)

2018-6-25 5:03:08 阅读5 评论0 252018/06 June25


虽然说是个伪球迷,却也有过熬夜观看那些喜欢的球队在绿茵场上的鏖战的经历。

都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其实,只要是“看”就难免带有倾向性,有了倾向性就有了一种牵挂,就有了一种希望、盼望或者说期待自己的希望的结果。

有希望是一种幸福,幸福来自于亲眼所见的结果的实现,或者是破灭的过程,来自于球员们为了争取到自己期望的结果的奋斗过程,来自未知的揣测,来自于满足后的欣慰,甚或是失望之后终于得知结果的伤感。

说起来我辈伪球迷是比较可怜的,我忘记了我们国家第一次转播世界杯比赛的时间了,反正我能看到世界杯比赛实况的转播的时候已经是40多岁的中年人了。幸运的是激情未泯,幸运于老伴儿和我有共同的嗜好,女儿又在大学里住校,除了顾及别影响到左邻右舍的休息之外,尽可以不受约束的看了,何况偶尔传进耳鼓的欢呼声告诉我邻居们也有我们的同类者呢!

曾经听到一种说法,足球比赛是和平时期的战争,我以为此话言重了,因为足球比赛毕竟不是血腥的屠戮,所得到的也不仅仅是输赢的结果,它是人类对自己的挑战——智力和体能的挑战。本次世界杯引进的VAR技术就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尽管这项技术让无数球迷们少了很多争论的由头,但是它保证了竞赛的公平、公正,公平和公正毕竟是一切竞技比赛,甚至社会活动的要求。真希望在社会活动的其他方面也能应用这样的技术,让是非曲直一目了然,让世间再无不平事儿。

其实,绝对的公平是没有的,而且关于公与否,不同的人,一定会有不同的标准。

我没想人衰老的速度竟那样的快,4年的时间我竟然连熬夜的能力都没有了,上一届世界杯的时候,还能熬到凌晨看几场自己喜欢的球队的比赛,而今却只能看20点转播的那一场了。昨天晚上看的是央视5频道20点直播的,巴西对哥斯达黎加的比赛。

巴西是世界足球劲旅,也是我喜欢的球队之一。哥斯达黎加虽然称不上强队,但是在预选赛中以赛区第一的身份进军世界杯,实力自然不可小觑,我对它的印象也不坏。但是他们毕竟都不是中国队,与我不牵心不扯肺,因此我完全是抱着一种消遣的态度观看的。但是观看竞技比赛就是这么神奇,看着看着不由自主的就陷进去了。为巴西的久攻不下,更为哥斯达黎加的顽强。为哥斯达黎加门将纳瓦斯的神勇,为巴西球星内马尔的浮躁,激动、心跳、攥着一把汗。比赛时间到了,以为这是一场皆大欢喜,或者是给人留有一点儿遗憾和议论话头的比赛。没想到第四裁判举起的牌子竟然显示要加时6分钟,我真的怀疑俄国专为世界杯打造的宇舶表发生了故障,但是这是事实,而且就是这6分钟让巴西队敲开了哥斯达黎加的大门,打破了纳瓦斯辛辛苦苦创造的神话,成就了内马尔球星的神奇。不知道多少人为此遗憾,不知道多少人为此欣喜若狂。

没办法这就是足球,足球是圆的。人心呢?人心大致也是圆的吧!

 

2018年6月23日  于东朝阳胡同

作者  | 2018-6-25 5:03:08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西墙

2018-6-24 4:42:05 阅读13 评论0 242018/06 June24


在我的记忆里有一堵墙

半砖半坯和许多茅屋的墙没什么两样

区别在于它是西墙

它永远不会迎接朝阳

可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它会涂上一层晚霞

也会让你感觉到金碧辉煌

 

它和另外的三堵墙

共同举起一个茅草的屋顶

拼凑成了一个盒子

年华、青春;欢乐、痛苦;咀咒和颂扬都在里边装

唯有希望

镌刻在西墙上

 

我无数次站在夕阳的余光里

向家乡眺望

我渴望风和光

还有即将到来的黑夜让我的心安详

我不怕山影里的黑暗

夜莺的叫声给我希望

 

我走了

告别了我的西墙

西墙隔断了我的眺望

我渴望着西墙在落日的余晖中坍塌

让盒子里的故事变成催眠曲

在黑夜来临的时候唱响

 

2018年6月7日  于东朝阳胡同

作者  | 2018-6-24 4:42:05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蔫二哥

2018-6-23 4:48:37 阅读28 评论0 232018/06 June23


蔫二哥这个称谓是两个词的合成,目的是区别于我的别的二哥。大家都叫他张老蔫儿,这是蔫字的来源。而二哥是我们一贯的称呼,一是因为他的年龄比我们稍大,二是他为人处世比较的老成,带个哥哥样,因此我们叫他为二哥了。

二哥和我初中是一个班的同学,是我们处的比较好的同学中的一个。当年没事儿就凑到一起玩儿,一起经历了“wg”运动,又在同一个集体户里度过了“插队”的日子,一起被抽调回城成了一个厂的工友,可谓比较了解的朋友了。

二哥少年老成,在一个班里读书的时候他就给同学们留下了老实而且有正事儿的印象,调皮捣蛋的事情找不着他。二哥的学习不算突出,但是也绝不落后,可畏不显山不漏水一类吧!二哥很有内秀,可能是当年他喜欢读书的缘故,给我的感觉他知道很多事情,知识挺渊博的。忘记了当年班级里组织什么活动,他表演了一段李润杰编写的快板书《劫刑车》,“华蓥山巍峨耸立万丈多,嘉陵江水滚滚东流似开锅......”,一腔一调,一招一式,一板一眼很像那么回事儿,受到了师生们的热烈欢迎。

二哥的“蔫儿”还表现在他的冷幽默上,他不喜欢多说话,尤其在大家都说话的时候,几乎听不到他声音,但是一旦他开口说话必定会给你一个惊讶,尤其是大家高兴的时候他的一句笑话,能让你很长时间以后回想起来还乐不可支。

由于二哥有正事儿,又是我们的老大哥,下乡插队的时候,我们就把他推选为户长,记得当年这也是我们户同学大多数家长的意见,他们说有二哥领着这些孩子放心。

二哥广谋从众,出事儿公道,敢说敢管把我们户维护的不错。有一年春天闹春荒的时候,户里没有菜吃,大家都吃野菜蘸大酱,可是有的同学吃不惯大酱就用酱油泡菜吃,使大多数同学有意见,二哥断然宣布了禁止令,及时平复了大家的不满情绪。还有一年春天,刮春风的日子。当年农村有个规定刮大风的天气不准生火,大风刮了一整天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集体户没有剩饭可供充饥,同学们已经两顿没吃饭了,正在一些同学准备冒险生火做饭的时候,户长让我拿上一条口袋,跟着他到村子里挨家挨户的要饭吃,他负责敲门张口要,我只负责收取人家给的饭食,二哥就这样化解了一次危机。

我和二哥被抽调到一个工厂之后,他的幽默很快成了厂子里青年人的快乐源泉,他的拿手好戏是给别人起绰号,就像一个手法高明的漫画家画人物漫画一样,即能抓住对方的特征,又能表现对方的精神风貌,夸张的有度,刻画的不失真,让大度的人连连称赞,让小心眼的人无可奈何,他起的许多绰号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还在被大家使用。

二哥的婚姻生活不算圆满,第一任妻子就是一个骗子,结婚不久就离婚了。第二任妻子是一位农村干部,据说很有能力,长得也不错,结婚以后二哥就是因为要照顾他们的家,才跟别人对调从省城去了左家。

我们虽然分开了,但是还可以经常听到二哥的消息,听说他们有一个女儿,日子过得不错。可惜在二哥壮年之时,爱人又突发心脏病去世,让二哥饱尝了人生的一大不幸。不过可以安慰的是二哥的女儿很有出息,师范毕业以后当了老师,成家立业,给二哥培养了一个很优秀的外孙子。

二哥退休之后把家安在了吉林市,吉长两市相去百里,不能经常相见,却还经常想念。二哥几次邀请我去做客,我也非常想和二哥喝杯薄酒,谈谈往事,前天终于成行。我安排好了一切之后,才给二哥信儿,他很快就赴约了。时间不长,我们谈的也不算尽兴,但是了解了别后的情况。现在二哥和一位离异女性以当今最为时髦的形式生活着,二哥很满意他的这位伴侣。二哥的女儿很孝顺,经常的关注着他的生活和身体情况,二哥也可谓“妻贤子孝”吧。

一晃儿我们都成了年逾古稀之人,二哥说:我知足了。是的是该知足,我们都知足,知足者常乐,这就是人生!

 

2018年6月5日  于东朝阳胡同

作者  | 2018-6-23 4:48:37 | 阅读(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死后

2018-6-22 4:49:16 阅读20 评论0 222018/06 June22


人死以后会是怎么样的,很难说!俗话说:人死如灯灭。大词人说:“死去元知万事空”,死了就是死了除了伟人可能以其精神影响活人的世界外,一般的人随着肉体的消失,也就只能是一位供人念想的牌位了。而大多数死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必定连牌位的作用也会慢慢的消亡,归为混沌。

我曾经在一个企业的工会工作,工会组织在“文革”中被砸烂了,恢复工会组织之后当时的当权者是希望以它为阶级斗争的工具,我们的老书记看得清楚,他告诉我说:你就给我安排好职工的生老病死就行,于是帮助职工解决生活困难,帮助职工解决病痛,和为故去的老职工送葬成了我这届工会的主要工作内容。

在我任职的四年里至少为十多个职工送葬,目睹了他们在弥留之际的表现,他们都是普通人,没有豪言壮语,多数都是在昏迷状态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而作为遗言也多是安排自己的配偶、子女的后事的请求,而他们的活着的亲人们却形态各异。

S师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职工,当我被他老伴儿的电话催促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处于深度昏迷状态,非常困难的残喘着,大约是因为呼吸困难身体不时的挺起来,我想这个时候作为他的妻子应该是悲痛欲绝的,应该为减轻他的痛苦尽最后一点心思,遗憾的是我们有看到的却是他的老伴儿躲的老远,当她被我叫到弥留者身旁的时候,她很不情愿的用半个屁股坐在那儿,而当弥留者因呼吸困难挺身的时候,她竟然惊叫着用与她的年龄极不协调的敏捷跳出去好远。当年我才30多岁还无法理解夫妻之间到底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是我依然为她的表现感到愤怒,难道夫妻就应该这样吗?

J师傅是一位几乎常年卧病的老职工,她的老伴儿经常以此为由找我要困难补助,因为他是一位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转业军人,又是一位老职工,因此他去世的时候厂子里的老领导几乎都去为他送葬了。他的在我看来无比窝囊的老伴儿那一刻却变得无比果断,毅然的命令她的跪在死者灵前的子女,转而跪在我们老书记面前,她说:老J生前最后的愿望就是希望组织上能够把他的妻子儿女照顾好。没有人知道老J弥留之际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只为在人生最为悲痛的时刻,还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得女人感到不解,也许生存才是最重要的吧,也对!

Z是一位厂领导,是我所经历的唯一一位在弥留之际说了点什么的人,当前去探望的局领导问他还有什么要求的时候,他出乎我意外之外的伸出两个手指头要烟抽。他的家庭已经为他的即将故去发生了很多的变故,没有工作的子女要求安排工作,有工作的子女要求调转好一点的工作,有的子女以照顾老妈为名要求分配房子,闹得不可开交。可是他却完全将这些置之度外了,他的真实想法我无从得知,我认为那是一个老共产党员的情怀,局长显然也是这样认为的,他指示我尽量满足他的一切要求。遗憾的是他在吸了一支烟后再也没有说话,一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

凡此种种让我很困惑,甚至一直到我也将面临死亡的时候。人在即将告别人世的时候到底是怎样的想法?都说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实未必。死了就是死了,有什么话还得清醒的时候说。

 

2018年6月3日   于东朝阳胡同

作者  | 2018-6-22 4:49:16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的阑尾手术

2018-6-21 4:50:41 阅读20 评论0 212018/06 June21


下乡插队的转年春天,我被抽调到大队搞“运动”。有一天突然接到我们学校另一个队的集体户打来的电话,说是有一个长春下去的集体户的人要“血洗”他们户。我立即跑到同学们刨茬子的地里报信儿,出于老乡和校友的情谊,大家扔下工具就跑回户里,准备吃了饭就去求救的集体户增援。

那一天值饭班儿的女生做的是小黄米饭,因为着急不等饭熟每人扒拉了一口就往打来电话的集体户跑,不知道是因为对方料定我们有了准备,还是对方自己有什么事情,反正那一天的仗没打起来,可是回来的路上我却开始肚子疼,而且是越来越疼,房东大娘实在是不忍心看着我痛苦,就使出了当年农村止痛的最常用也是最管用的招儿——喝大烟,可是一杯白酒溶大烟喝进去还是没有止住疼痛,深夜里同学们只好求农民用牛车把我送到了公社卫生院。哪个现在我已经记不起长相的男医生诊断为急性胃肠炎,给我注射了一针硫酸镁就让我们回村了。直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硫酸镁治什么病,但是在回村的路上我呕吐之后,肚子确实是不疼了。好了伤疤忘了疼,第二天该出工出工,该吃饭吃饭,根本没有把这件事儿当回事儿。可是过了几天忽然感觉到走路的时候右下腹有点疼,用手还可以摸到有一个包,在同学的建议和陪同下只好回家诊治。

家乡是一个国营煤矿,父亲是煤矿职工,当年煤矿职工的下乡插队子女还享受着煤矿职工家属的待遇,可以到矿医院看病。给我诊断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医生,根据我的主述和当时我的精神状态,并没有看出什么病,正准备开一点药打发我离开的时候,外科主任朱相忱大夫来了,因为煤矿规模不算大,而朱大夫又算是煤矿的名人,因此认识他。他让我躺在诊床上摸了摸我的腹部,又让我站起来跳一跳,详细的询问了我发病和前期治疗的经过,告诉那个年轻的男医生通知有关科室的主治医生会诊,会诊的结果是化脓性阑尾炎,要求我马上住院准备手术。而且,朱大夫当即告诉那个年轻的男医生:手术由你主刀。我注意到这个决定让年轻的医生产生的惊愕表情,但是没有想到他的惊愕产生的原因和与我的关系。后来我才听说,那个年轻的医生是一位刚刚分配到矿医院的“文革”期间的医学院毕业生,我是他的第一例手术患者。

手术是在全麻的情况下进行的,当我在麻醉师的询问下意志渐渐模糊的时候,那些围在我身边的医务人员统统变得一样了,我分不清哪位是朱大夫,哪位是哪个年轻的医生,更没有想过手术的结果。

母亲说我从手术室出来三个小时后就醒过来了,而且坚持要自己上厕所小便,我无意显示我的坚强,而是因为我躺在床上根本就便不出来,我没想到无意间的行为却被赋予了其他的意义。

手术的第二天我发现不断地有些陌生人来看我,医护人员对我也格外的关注,尤其是哪个年轻的男大夫,时不时就到病房来询问我的感受,嘱咐我一些注意事项。当时我只以为是医护人员负责任的表现,后来一位大个子的女护士向我解开了谜底,原来我的“坚强”成就了哪个年轻的男医生的医术,医院里都在传:这个年轻的男医生第一次做手术效果就这么好,将来必是前途无量。而我无意中成了证明别人能力的“样板”,也就受到了格外的关注。

我不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表现是否在哪个年轻的男医生职业生涯里起到过作用,也不知道我们的相遇是机缘巧合呢?还是歪打正着?只有我的右下腹部哪个像蜈蚣一样的伤疤告诉我,我曾经做过阑尾手术,一个小手术,而对于我和我的手术医生却有大意义。

 

2018年6月3日   于东朝阳胡同

作者  | 2018-6-21 4:50:41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吉林省 长春市

 发消息  写留言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近期心愿安静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