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渡河博客祝朋友健康、快乐!

关爱大众卫生 关爱你的健康--疾病预防控制人的博客(2007-02-14建立)

 
 
 

日志

 
 
关于我

大渡河的自述:生长在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大渡河畔与彝海结盟地之间的工人家庭,出生遇上困难时期,读书碰上“文革”,上过山,栽过树,教过书,上过中专,读过大学,学过临床医学,读过预防医学,最终定位预防医学,从事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控制工作至今达24年之久,目前为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控制副主任医师,主要负责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中的健康档案、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控制管理、死因监测及其相关的培训和宣传、计划与总结,规划设计,主持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控制相关调查的一系列平时和临时工作。知道和经历了唐山、汶川、芦山大地震......

网易考拉推荐

独龙江在世文面女已不到30人 文面“活化石”亟待拯救  

2014-09-14 15:16:47|  分类: 社会万花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北部的独龙江峡谷中,有一处被称为“中国西南最后的秘境”的地方,它就是独龙江。这里地处中缅边境,世居此地的4000多“太古之民”独龙族,是中国人数最少的民族之一。独龙江流域峡谷陡峻,高山连绵,东面的高黎贡山和西面的担当力卡山成为两道天然屏障。

传统的独龙族村落大多聚集在独龙江边的小平地上,完全采用木头建盖的小木屋,温暖,干燥。隐匿在山林江边的村落,传统的独龙族,围绕着木屋种地、生活。

独龙江在世文面女已不到30人 文面“活化石”亟待拯救 - 大渡河 - 大渡河博客祝朋友健康、快乐!

自2010年初正式启动独龙江乡“整乡推进,整族帮扶”项目以来,人力和资金的大量投入,让独龙江这个贫困的“死角”经历了空前巨变。新农村的建设,让长期居住在山里的独龙族

独龙江在世文面女已不到30人 文面“活化石”亟待拯救 - 大渡河 - 大渡河博客祝朋友健康、快乐!

作为第一个走出独龙江的文面女,61岁的董春莲在向游客展示独龙族特有技艺的同时,也在让自己尽力融入城市生活。在昆明民族村生活了8年之久的文面女董春莲,一直在让自己适应着昆明这座城市。8年时间里,董春莲隐匿在城市中的“独龙寨”,重复着这样的劳动,日复一日编织独龙毯——这种最能代表独龙江文化底色的民族服饰,以等待游客的光临。,住进了钢筋水泥房。独龙族趁上了发展的快车。

从独龙江到昆明,从打猎、种田的农耕生活到每天重复一样的工作、每月拿固定工资的她,还在尝试着习惯城里生活。2011年,董春莲的小孙子在民族村降生,除了忙碌民族村的本职工作,闲暇的时候都要照顾小孙子。孙子的降生,缓解了她的思乡之苦。

独龙江在世文面女已不到30人 文面“活化石”亟待拯救 - 大渡河 - 大渡河博客祝朋友健康、快乐!

董春莲的视力不太好,刚来民族村的前3年,免费让游客拍照,眼睛被相机的闪光灯刺坏了,经常红肿、流泪。现在拍照得收费,10元一张,但拍照的游客已越来越少。每次看到有游客拿着相机走进屋里,董春莲就会习惯性地转过身回避他们的镜头。昆明生活了8年,董春莲慢慢适应着昆明,偶尔在发工资后去城里走走。图为董春莲带上自己的孙子,换上普通的外套,坐公交车去昆明城区。

董春莲揣着300元在双龙商场的打折店里徘徊,160元买了两条裙子给儿媳,140元给孙子买了外套。平时她只会在民族村附近买30多元的衣服。

独龙江在世文面女已不到30人 文面“活化石”亟待拯救 - 大渡河 - 大渡河博客祝朋友健康、快乐!

“三年没有回独龙江,我想我的老家董给村,想我的舅妈。以前回独龙江,睡在江边的木屋里,一睡就能睡一天,醒过来就和亲戚在一起吃饭烤火”。热闹的商场,让孙子开心的不得了。图为董春莲带着孙子在商场歇息。

独龙江在世文面女已不到30人 文面“活化石”亟待拯救 - 大渡河 - 大渡河博客祝朋友健康、快乐!

8月13日,董春莲坐上了回怒江的大巴。重回故乡,董春莲在贡山县城的朋友家里逗留了几日,和多年未见的朋友喝酒、聊天,讲述着自己在昆明的生活。8月21日,董春莲回到了老家独龙江,回到了长大的地方。独龙江峡谷,夏季阴雨绵绵,冬季寒冷干燥,被雪山包围。长期以来,独龙族养成喝茶御寒的生活习惯,在茶水里加上自产的漆油,独龙族在节假日或者有远方客人来的时候,都会饮漆油茶。

长期在生活在大山峡谷的独龙族,过着上山打猎,下江捕鱼的的生活。每年的年末举办的“卡雀哇”节,祭拜山神,祈求山神的保佑。独龙族的男人们常要面对自然的险境,因而对神灵有着本能的敬畏。在他们心里,传统节日不只是娱乐,更重要的是祈祷神灵的守护。

独龙江的文面女大多都在80岁左右,61岁的董春莲是最小的一位。不用几年,生活在独龙江的文面女都将慢慢逝去。生活在独龙江上游向红小组的文面女班江旺常年受病痛的折磨,选择服毒自杀。信教的她,第二日被葬在门口的菜园里。一个小小的十字架插在墓地上,上面写着她的生平:江旺基督徒生于1933年3月12日,2001年加入教会信仰耶稣,死于2013年2月1日。

独龙江在世文面女已不到30人 文面“活化石”亟待拯救 - 大渡河 - 大渡河博客祝朋友健康、快乐!

1999年独龙江公路抢通,这条全长96公里长,历时4年,耗资1亿多修建的公路穿过高黎贡山山顶,云遮雾绕的独龙江公路经过无数悬崖绝壁,到达最高点黑普垭口时海拔近4000米。每年12月中旬,大雪将进入独龙江的唯一公路封堵,直到第二年5月份积雪消融。半年时间里,独龙江都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独龙江封山期间,经常有人冒险翻过雪山时殒命于此,死状令人震撼。2014年4月独龙江隧道正式贯通,从此独龙江将告别半年封山的历史困扰。10月份,独龙江隧道将正式通车,到时候,董春莲就可以随时回家看

     在迪政当村向红小组,现在仅剩6个文面女,迪政当村委会副书记斯小东说,2010年左右,这里还有10多个文面女,但两年多来去世了一半多。斯小东的母亲南玉珍也是文面女,已于2011年去世。

官方对独龙江文面女的最近一次普查在2009年。当时统计的文面女有38人,全部分布在孔目上游地区,其中以迪政当村委会最多。

本报记者于2012年12月至2013年4月在独龙江走访,统计到现存文面女30人,她们大都八九十岁高龄,且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这30个文面女分布在孔目、献九当、龙元和迪政当四个村委会。其中孔目3人、献九当4人、龙元5人、迪政当18人。迪政当属于独龙江最北端的村子,毗邻西藏察隅县。这里是独龙族原始生活面貌保存最完整的村庄,同时也是生活水平最落后的村子。

在她们的口述中,她们年轻时几乎每个独龙族女子都文面。但一些走出独龙江的妇女,看到外面世界的女人白净的面孔,仍然会为自己脸上的奇怪花纹感到害羞。文面女江桂清有个女儿嫁到了丙中洛,她偶尔去到女儿家,却经常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示人。

时间的磨砺仍旧没有让她们对脸上的图案感到习以为常。今天,她们大多数都认为文面应该被禁。许多文面女在面对镜头的时候,总会流露出不自在的神色。孔当的一个文面女,几乎从不照相,一旦有摄影机对着她,便会情绪失控。即使在昆明的云南民族村工作多年的董春莲,也好几次生气地回避了游客的镜头。

历史

文面之谜至今未解

对文面的禁令始于民国,直到上世纪50年代才完全终止。对文面这一古老而神秘的习俗而言,要追溯原因已十分困难。对独龙族文面记述最早、最详细的著作,来自夏瑚的《怒俅边隘详情》。夏瑚是清廷官员,于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受丽江知府委派,巡视怒江流域一带,后写成此著作,但夏瑚并未对文面原因做解释。

目前对此解释最全面的,是刘达成编写的《独龙族》一书。他归纳了历来学者对文面的六种解释:第一,认为妇女文面是美的象征;第二,认为这是原始习俗的要求;第三,认为是原始部落的成人礼;第四,认为文面与原始部落的某种图腾有关;第五,认为文面可以消灾辟邪;第六种观点则认为,文面是为了避免西藏察瓦龙土司来抢夺独龙族女子。

最后一种观点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曾流行于学术界。但记者走访发现,现存文面女中,没有一个人亲眼见过察瓦龙土司抢夺女子的事,只有少数文面女听老人讲过类似的故事。在与西藏最接近的木当和向红小组,8个文面女都表示没有见过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

原贡山县县长高德荣也曾表达过类似的观点,他认为“抢人说”是没有依据的。在现存文面女中有种较为普遍的说法是为了美观,一些学者据此将独龙族有关死后灵魂化蝶的传说联系在一起,但这同样缺乏充分的证据支撑。

另有一些学者,将独龙族的文面与百越民族中黎族的文面联系在一起。但对独龙族文化有过深入研究的学者郭建斌认为,这种观点同样缺乏可靠证据,而仅仅是从外部特征做出的推断。

问题 文面女何以安享晚年

文面作为一种不可再生的濒危文化形态,一些学者对此感到惋惜。但不管用现代还是过去的视角看,文面都是对女性容貌不可挽回的摧残。对此独龙江乡副乡长赵伟光认为,所谓保护文面文化,现在能做的只是将这门技艺保存下来,让后人知道独龙族曾经有过的文面传统,而不可能再恢复这项习俗。

而在独龙族学者李金明看来,文面女是文面文化的“活化石”,保护文面文化,最应该做的就是对现存文面女的保护。独龙县政协副主席丰卫祥告诉都市时报记者,2009年前后,有政协委员向怒江州提出保护文面女的建议,最终由县财政拨款,向每个在世的文面女,争取到每年1000元的特殊生活补贴。与此同时,独龙江边防派出所对每个文面女建立健康档案。民警不定期前往各村给文面女做免费体检,并赠送药物,逢年过节还会给一些文面女送去慰问品。

不过,记者走访发现,因身世和生活的变故,仍有一些文面女生活状况极度困难。在龙元村,90多岁的驼背老人江桂清仍是家里的顶梁柱。她的丈夫去世多年,女儿嫁到外地,儿子患有精神疾病,还给她留了两个正在读初中的孙子。她不仅要承担照顾儿子的任务,还要为两个孙子的生活操心,而所有的收入只有低保。

在木当,终身未嫁的普尔太还在为生活守望。她自称已有100多岁,她的身体严重变形,眼睛也看不清,现在孤身一人,只能借居在侄子家里。

即使是和亲生儿女一起生活,也让家住龙仲的迪来都娜痛心。她养育了三男两女,如今和女儿住在一起,但女儿对她并不好,她饲养的家禽不知去向,还需要自己背柴火做饭。当被问及是否想搬进政府修建的新房时,她说非常希望尽早搬进去。更让她不解的是,由于户口簿上的出生日期错误,导致她无法领到养老保险,遭遇同样困境的还有孔目的肯国芳。许多文面女都不知道自己的确切生日,因此在数年后登记户口信息时随意报上生日,但这给她们现在的生活带来了麻烦。她们都自称90多岁,看起来垂垂老矣,而根据户口簿上的生日计算,她们都才50多岁。依据现有政策,未满60岁无法享受养老保险。

两位老人的女儿都曾找过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目前仍在等待结果。对于这些境况特殊的文面女,除了普适的政策外,是否可以针对性地给予帮助?不论是出于人道关怀还是学术研究需要,使她们安享晚年,并尽可能地延长寿命都十分必要。

(文中部分信息参考了《边缘的游弋》(郭建斌著)、《独龙族文化保护面临的问题及对策》(李金明著)和《独龙族》(刘达成著)等著作,特此致谢)看了。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