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纽约陈九

漂泊而自由,自由而丰富,丰富而多情,多情而痛苦,痛苦而写作,写作而快乐

 
 
 
 
 
 

海外 美国

 发消息  写留言

 
陈九, 北京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学士。赴美后,先后就读于俄亥俄大学国际事务系,纽约石溪大学信息管理系,获硕士学位。 现为某公共部门的主任数据师,居纽约。 主要作品有,小说选《纽约有个田翠莲》,散文选《车窗里的哈迪逊河》,随笔集《域外随笔》,诗选《偶然》,《漂泊有时很美》等。曾获第十四届《小说月报》百花奖和第四届《长江文艺》完美文学奖。自由撰稿人。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陈九作品: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高铁的软肋  

2017-7-25 7:55:53 阅读650 评论7 252017/07 July25


高铁的软肋 - 纽约陈九 - 纽约陈九
 
陈九

    继“和谐号”高速列车后,国内又推出“复兴号”。这款车比“和谐号”更快,所有经济指标和舒适性都优于前者,尤其电控部分,更先进也更安全。“复兴号”的出现再次证明高铁技术是中国原创,不是复制品。我们不仅可以造出第一款高铁,还能升级换代推陈出新,使之成为走向复兴的一盏明灯。

    这次回国我又乘坐高铁,严格说是北京至天津的动车,管怎么说也是“和谐号”没错吧?我六岁起就独自一人乘北京天津的火车,各款列车都坐过。绿皮快车,丰台,天津北,最后天津站。还有慢车,站站停,丰台,黄土坡,什么廊坊,武清,杨村,三小时才晃到天津。还有一种路过车,从上海或东北进京的列车在天津停靠,中间挂着餐车。坐这路车我只买站台票,一毛钱,

作者  | 2017-7-25 7:55:53 | 阅读(650) |评论(7) | 阅读全文>>

和韩国人对酒  

2017-7-12 1:21:04 阅读671 评论6 122017/07 July12

和韩国人对酒

陈九
 
    上周日在朋友家聚会,巧遇几年未见的老相识佛兰克。他是韩国人,能说会道,尤其喜欢聊中国议题。他说他祖先来自山东荣城,是到韩国贩布的商人。这个倒靠谱,韩国那里不大产棉花,历史上很长时间都靠中国的布商提供布匹。这些商人大都是荣城人,号称“荣城帮”,他们从荣城下海,一天一夜就到韩国的釜山。
 
和韩国人对酒 - 纽约陈九 - 纽约陈九

    不过我仍认为这个佛兰克是韩国人。如果捣老根儿,打中国分出去的种儿那可太多了。整个东亚,还有南洋,遍地开花,管个淡用?俗话说“富不传三代”,富都传不了三代,种儿也不过就这点意思,三世而斩,三世以上的中国种儿就悬了,甭指着他们热爱老土地,不坑你就不错。比如这个弗兰克

作者  | 2017-7-12 1:21:04 | 阅读(671) |评论(6) | 阅读全文>>

海内海外两个中国  

2017-7-8 22:41:24 阅读851 评论8 82017/07 July8

海内海外两个中国

陈九

海内海外两个中国 - 纽约陈九 - 纽约陈九
 
    先说海外的,基本格调是紧张型的。谁和谁打起来了,谁把谁又举报了,财产扣押了,限制出境了,三妻四妾了,中等收入移民了,欺行霸市了,城管打人或挨打了,警察被扇耳光了,中俄石油谈判僵局了,南海又巡航了,安倍联合阿三了,王石下台了,凤姐骂娘了,北方西瓜滞销了,南方菠萝减产了……,总之,很像相声里的“灌口儿”,得运着气说,跟说“满汉全席”一样不能停,一口气下来,否则不算本事。

    听得我是忧心忡忡,老怕出事。有朋友劝我,九哥呀,既然你这么担心,不如干脆走一遭,回去瞅瞅啊,亲眼瞧瞧不就齐了,老话怎么说来着,想了解梨,就得尝尝梨子的滋味呀。我听着在理,于是便打张飞机票,直奔北京而去,中间连停都不停,急茬儿,打纽

作者  | 2017-7-8 22:41:24 | 阅读(851) |评论(8) | 阅读全文>>

随笔 | 那时木心  

2017-6-9 7:32:38 阅读637 评论1 92017/06 June9


文|陈九

    随着评论家陈丹青的推荐,已故作家木心的知名度终于在中国崛起,他的著作和回忆他的文字已成当今文坛一道彩虹,为读者所追捧。昨日我去纽约一家中文书店,那里也放着木心的著作,令人欣慰。木心自1982年至2006年间居住在纽约,后返回老家浙江乌镇,并于2011年病逝故里。他以老残之身回到当年力图离开的祖国,而他的著作却像幽灵一样飘回纽约的书店。望着这些新版书籍,凝眸扉页上熟悉的木心照片,我似乎感到他九泉之下的不安。他真喜欢大哄大嗡吗,他真安心被祭上神坛吗,那是他一辈子不屑的东西,虽然他回归乌镇并终老于斯,纽约毕竟拥有他24年的纯情时光,他在这里遇到以陈丹青为代表的一批精神弟子,甚至堪称“木心派”,那是木心艺术生涯的另类作品,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是何等欣慰的成就,他怎不牵挂纽约呢?

作者  | 2017-6-9 7:32:38 | 阅读(637) |评论(1) | 阅读全文>>

雄安新区,一定要建好排水系统  

2017-4-4 8:46:54 阅读1762 评论12 42017/04 Apr4


雄安新区,一定要建好排水系统

陈九

    刚听说中央要建“雄安新区”时感到很突然。这么好的事落河北头上了,不天上掉馅饼吗?作为一个祖籍河北的海外华人我双手拥护!河北这地方历经多少磨难那。远的不说,就说抗战那会儿,河北百姓遭多少罪啊。四三年鬼子五二六大扫荡,岗村宁次亲自指挥,把八路军冀南军区一分区总部围堵在一个村子里,司令员,政委,政治部主任,参谋长,还有数千战士村民,都牺牲了。最后由副政委,身负枪伤仍带领部队顽强突围,躲在一群羊的肚子底下逃过一劫,使一分区得以重建。

    河北人民又是压不垮打不烂的硬骨头,是全民抗日的先锋。日本鬼子所有惨无人道的手段,三光政策,铁壁合围,连带作保,都最先出现在河北。无论付出多大牺牲,河北

作者  | 2017-4-4 8:46:54 | 阅读(1762) |评论(12) | 阅读全文>>

别让黑社会在基层搞“政变”  

2017-3-31 9:59:15 阅读803 评论16 312017/03 Mar31

别让黑社会在基层搞“政变”

文|陈九

    估计哪个国家都有黑社会,比如美国纽约。我当穷学生时曾在一个叫奥松公园的地界儿住过,马路这边是我,那边就是著名黑社会老大高蒂的宅子,萨特街十五号,全砖豪宅,透着气象非凡。邻居都知道他黑社会可并不恐惧。为嘛?他每天笑么呵进进出出,跟他照面儿肯定他先跟你说哈罗。头回跟我打招呼吓我一跳,心说介尼玛西西里的干活,看过电影《教父》吗,米拉斗西拉斗拉西拉发搜米,米拉斗西拉斗拉西拉发米来,说做就做你,把你灌到混凝土里填海。后来才明白,人家只跟同行冤家斗,讲究占地盘,只要占好地盘,一切按白社会规则办事,打卡上下班,西装皮鞋,退休计划,要嘛有嘛。

   

作者  | 2017-3-31 9:59:15 | 阅读(803) |评论(16) | 阅读全文>>

船上和岸上  

2017-3-6 7:34:53 阅读1907 评论8 62017/03 Mar6

船上和岸上 - 纽约陈九 - 纽约陈九

 文|陈九

    歌曲《菊花台》有这样一句词:“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这首歌表现没落王朝的悲情和权贵们的绝望心态。动荡使人想到水中船,因为船永远随波摇晃,上不了岸只能一辈子摇晃,摇晃充满变数凶多吉少,或许会到岸,也可能沉没。这让我想起若干年前与大学同学的一场争论。海外华人希望祖国蒸蒸日上,国内同胞则面临各种具体问题,所以一谈国事就出现分歧,我说好的人家说坏,我说坏的人家说好。比如欠薪问题,这不是赤裸裸打劫吗?而对方没准当过开发商,于是争吵起来,甚至出言不逊。他当时反驳我时说了一句:你在岸上我们在船上,你帮不上忙就赶紧闭嘴,滚,麻利儿地滚!
  
    哇塞,他让我滚耶。
 
    这一滚就十好几年,岸上船上的疑问一直在我心底荡漾。我不明白为何他说自己在船上?船上不好吗,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多幸福啊!不过此后一想到这件事我

作者  | 2017-3-6 7:34:53 | 阅读(1907) |评论(8) | 阅读全文>>

时评 | 西方梦想的“魔咒”  

2017-2-7 9:00:34 阅读972 评论6 72017/02 Feb7


时评 | 西方梦想的“魔咒” - 纽约陈九 - 纽约陈九
 
文|陈九

    西方指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西方集团,尽管他们内部矛盾重重,但作为世界格局的主要力量,他们彼此相互配合,在客观上是利益相近的群体。苏联瓦解后,巨大的地缘政治真空激发了西方的野心,他们开始了统治世界的战略腾挪,西方精英时刻不忘重建罗马帝国的梦想,现在终于迎来稍纵即逝的历史良机。

    纵观近三十年的历史,我们可以粗略看出这种梦想的轮廓。首先将中东阿拉伯世界碎片化,把那里的强人干掉,比如胡森,卡扎菲,穆巴拉克等。其逻辑是,没有强人的阿拉伯世界将是松散混乱的,为美国控制中东石油资源扫平障碍。第二,以两兰,即波兰乌克兰,为先锋,压缩俄国的战略空间,格鲁吉亚战争,克里米亚战争

作者  | 2017-2-7 9:00:34 | 阅读(972) |评论(6) | 阅读全文>>

何谓“美国主流社会”  

2017-1-22 6:09:12 阅读1372 评论5 222017/01 Jan22


何谓“美国主流社会” - 纽约陈九 - 纽约陈九
 
文 | 陈九

    移民美国往往会碰到“主流社会”四个字,都以“打入美国主流社会”为成功的标志。每见报道,必有“如何如何努力奋斗,打入美国主流社会”的字样,让我从心底充满敬意和惶恐。哎呀,人家都打入主流社会了,打入主流社会什么滋味?虽然心生羡慕却反倒更茫然了,是啊,何谓“美国主流社会”呢?

    刚到美国读书时,觉得老生们已进入主流社会,他们能用英语与教授神侃,美国人笑他也笑,美国人问他有答。更有甚者,还能泡美国妞儿!我有个同学其貌不扬,还是大秃瓢儿,嘿,愣泡上一洋妞儿,牵着人家小手儿满校园溜达。我嫉妒死了,奶奶的,这不进入主流社会了吗,洋妞儿不是主流社会吗?不行,我得进入主流社会。可后来发

作者  | 2017-1-22 6:09:12 | 阅读(1372) |评论(5) | 阅读全文>>

陈九 | 来纽约为了相遇  

2016-12-17 4:05:52 阅读1153 评论3 172016/12 Dec17

陈九 | 来纽约为了相遇 - 纽约陈九 - 纽约陈九


 来纽约为了相遇

文|陈九

    旅居纽约二十多年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当你刻意去某地做某事,好像一切顺理成章,事后却发现,忙活半天不过是个背景而已,真正的目的另有所属,恍如冥冥之上早有安排,其意义超越你最初的打算。我来纽约从留学到定居的过程正如是,因厌倦官场根深蒂固的人身依附而出走海外,拟通过自我放逐寻找丢失的个性,渴望自由自在没人管,没人给我使坏,还能学本事拿学位,再把英语说利索了,在国内时我老有“英语过关”的情结,不过关算什么有学问呀,得说成串儿连成句,老一个个崩字儿多难堪啊?总之,这些都是我当年出国的动机。

    到了纽约渐渐发现不那么简单。上学也就两三年的事,拿个硕士行了,不能永远当学生吧?再说自由,这俩字几乎成天堂同义语了,到纽约才明白,自由很简单,就是万事没人管,全靠自己奔,没人告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即便合法权益,你连知道都不知道怎么争取啊,越自由越惶恐。看过电影《海上钢琴师》吗?那个在船上长大的钢琴师为何不肯下船?下了船他不知该怎么活,他受不了那种迷失无助的孤独,他害怕,宁愿与船同归于尽。每每看到这儿我都热泪盈眶,情不

作者  | 2016-12-17 4:05:52 | 阅读(1153) |评论(3) | 阅读全文>>

美国大选的“特朗普现象”  

2016-10-25 8:24:51 阅读17057 评论12 252016/10 Oct25


 
美国大选的“特朗普现象” - 纽约陈九 - 纽约陈九

陈九

    本来没想聊今年美国大选的话题,架不住有个总编威逼利诱,我这人傻实在,硬的不怕怕软的,男怕软女怕硬,死规矩,没两句话就上了圈套答应了人家。赶缓过劲儿才发现亏了,这题目难度偏高,吃力不讨好。今年美国大选不像往常,以往都是老套路,跟唱戏一样。今年可不同,候选人中冒出个“票友”政客特朗普,他不是律师出身的专业政治家,而是正八经的房产开发商,既不懂政治规矩,也不按牌理出牌,非要对美国传统政治正确的基本国策反其道而行之,致使选情越来越扑簌迷离。

    比如:

    移民问题。这是传统议题,美国以移民立国,移民政策是一项国策。政治正确在此表现得最为充分,希拉里和所有总统候选人都肯定移民的贡献,坚持移民路线,以此来博得选民的青睐。特别是少数族裔选民,他们自己刚刚移好民,余温未冷,尚有亲属等候移民,翘首以盼,移民政策关系着他们的切身利益,你不把选民糊弄

作者  | 2016-10-25 8:24:51 | 阅读(17057) |评论(12) | 阅读全文>>

信不信由你,纽约没有头汤面  

2016-9-25 4:52:22 阅读1411 评论11 252016/09 Sept25

信不信由你,纽约没有头汤面 - 纽约陈九 - 纽约陈九
 
陈九

     我坦白一下,我思念最多的人不是女人,是男人。男人,谁啊?陆文夫,中国已故当代著名作家,也是获奖作品《美食家》的作者。我对他的怀念正因为这部小说。《美食家》1983年发表在《收获》上时,我恰从上海毕业实习返京,马上就爱不释手。

    这里有个缘由。

     我在上海的大半年,除了玩就是吃。当时我们一班学生住在平凉路上浦江饭店的半地下室,大房间上下铺。一起床我就往外跑,北四川路信谊药厂斜对过有个“燕记”西菜社,名副其实的物美价廉,早上面包红茶加火腿煎蛋,两毛钱。中午一客炸猪排,一份红菜汤,二两面包,九毛五分钱。晚饭我得吃中餐,哪吃?南京东路上的扬州饭店,又是物美价廉,一份龙井虾仁四毛钱,河虾,必须河虾,用海虾那叫糊弄人。半年里上海馆子吃不少,西餐的“德大”,“红房子”,淮扬菜的“新亚酒楼”,粤菜的“梅龙镇”,

作者  | 2016-9-25 4:52:22 | 阅读(1411) |评论(11) | 阅读全文>>

中篇小说《水獭街轶事》  

2016-9-21 8:38:08 阅读1006 评论0 212016/09 Sept21



陈九

    轶事非现事,我说的轶事有一百多年了。那时的水獭街已不靠水了,也就是说,它最初是靠的。那是一七多少年,荷兰人统治曼哈顿。当时水獭街紧挨着哈迪逊河岸,是商埠,以贩卖水獭皮称著,故曰水獭街。后来荷兰人不灵了。荷兰人好贸易,倒买倒卖,可贸易立不了国。古希腊人,腓尼基人,都热衷贸易,当好战的罗马人一成势,满完,三下五除二将你拿下。荷兰人在纽约的命运正如是,当英国的炮舰登陆曼哈顿,原来的新阿姆斯特丹自然就改称纽约了。

英国人是殖民者,追求领土扩张,追求对市场和资源的占有。为何资产阶级革命和工业革命都最先发生在英国?因为他们需要物质的支撑搞扩张,这才是根本原因。英国人到曼哈顿也一样,他要发展,发展是硬道理,于是曼哈顿就飞速发展起来。几经周折,不断围水造地,水獭街终于不靠水了,变成一条内陆街道。我说的轶事正是这个时期,

作者  | 2016-9-21 8:38:08 | 阅读(100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中篇海洋题材小说《老史与海》  

2016-9-14 9:41:49 阅读1185 评论3 142016/09 Sept14



陈九

1

老史的脸绝对是被酒精腌的,酱红色,脸蛋儿布满细细的红丝,好像被网子罩住。还有眼睛,哪儿还有什么眼白,干脆也是红的。他的头微微低垂,有点儿喃喃自语。上衣口袋露出个金属酒壶的盖子。盖子很亮,十分亮,光闪闪的像勋章,又像军装上的铜扣子。他几次想摸那个盖子,手每每扬起,又在半道放下。

彼得,你喜欢船吗?愿意跟我干吗?他的声音低沉粗糙,让我想起喂马的草料。他叫我彼得,我竟没反对,也没问为什么他这么叫我。人有时会毫无理由地沉默,无论这沉默与自己怎样相关。说沉默是默认一点儿不假,你没反对别人就认为是同意,就按同意的路子走。从那一刻起,我就叫彼得了。来的时候同学们说,你这陈九的名字忒难念,老外肯定发不出音,这样见工一听就是新手,不会要你的。我路上边开车边琢磨,如何向老外解释自己的名字?好,这倒省事了,彼得,彼得大帝不也叫彼得吗,不亏。是,

作者  | 2016-9-14 9:41:49 | 阅读(1185) |评论(3) | 阅读全文>>

中篇风情小说《同居时代》  

2016-9-9 8:10:34 阅读1171 评论1 92016/09 Sept9



陈九

看有些人结婚前犹豫不决的样子,就恨不能在他们屁股上猛踹一脚把他们踹成已婚。有什么好琢磨的,又不是拉去枪毙。你们不都号称一见钟情吗,要么就恋爱了八百多年,偏等这临门一脚却举棋不定。知道这叫什么?结婚不举症,该硬时硬不起来。其实有什么呀,早知结婚没什么不好,我当年就不必奉子成婚了。顺便跟所有准新娘们说句悄悄话,男人没一个甘愿结婚的,看见马驹子了吗?没一匹愿意套辕拉车,都是被逼被赶上去的。别为男人的犹豫不定伤心欲绝,有这功夫还不如把枕头往裤裆里一塞,就告他老娘我怀孕了,你的种儿,看着办吧!我老婆就用这手儿把我搞定,说起来都脸红。

1

我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后,考下纽约州律师执照,进入麦克李文律师事务所开始我的律师生涯。麦克李文是纽约市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李文是犹太人的重要姓氏,其律师生涯恨不能追溯到摩西出埃及时代。我是刚毕业的

作者  | 2016-9-9 8:10:34 | 阅读(117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