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弓鹰叫—退休老妈的自留地

一片由真、情、感、智、交融灌注的心田

 
 
 

日志

 
 
关于我

有一段台词写的好:每一个生命都是一个不朽的传奇,每一个传奇背后都有一个精彩的故事。 故事不是传奇、精彩并非不朽。 我只想用笔记录我的故事,留给后人一段精彩记忆。

网易考拉推荐

五谷丰登之 稻  

2014-09-09 20:19:11|  分类: 五谷杂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五谷”,人们习惯缀以“五谷杂粮”之称,可稻在人们的眼中,实在难与“杂粮”为伍。这也反映在对“五谷”的归纳上,其它“四谷”争议不大,独对另一“谷”究竟是稻还是“麻”结论不一。我一直视五谷为“进口货”,而麻子可吃但茎皮是搓绳子、做麻纸,从口感出发,所以支持“五谷”是稻而非麻。

  考古发现,最早的水稻栽培遗存大概在一万年之前,和黍、粟一样,水稻也是由野生稻驯化而来,是分布在长江流域最主要的粮食作物。

  水稻、水稻,自然离不开水,我们这儿把种小麦的地叫“旱田”,水稻地称“水田”。清朝左宗棠进乌鲁木齐,发现离这儿不远有个叫“乾德”的地方,水多,很适宜种稻,于是一干湖南兵由此传授植稻。稻子成熟后去壳称为“大米”,白胖胖油滑滑的,是珍贵的“细粮”。米好水亦好,水好米亦香。后来,建国后废除了“乾德县”的叫法,那地名改为“米泉县”,好米如泉水?泉水出好米?都尽在其中了。

  新疆的水稻只生一季,每年五月开始插秧,十月收获。插秧是个辛苦活,那时节天刚转热,水田里的水仍冰凉,男女劳力半躬着腰,一手拿苗,一手插秧,边插边退着走。当然,插秧机也用,但水田耙不平,一些秧苗会浮起来,过些天还得补苗,老乡们还是觉着人工插秧好。对于喜欢摄影的人来说,蓝天丽日,田间插秧的劳作和碧绿生长着的禾苗,无疑是一幅美丽的图画,而1969年,当我第一次看到挺壮的秧苗,看到秧田边清澈的渠水,看到渠水边婆娑的“左柳”(传说左宗棠队伍栽种),看到游曳在秧田浅水中的鱼苗,看到禾秧顶间飞舞欢悦的蜻蜓,那不仅是一幅动人的田野风光图画,简直就是书中江南水乡的复制和再现了。也真巧,后来我有幸工作又回到这个地方,也就三十年吧,眼见着这些水田渐渐成了旱田,成了荒地,成了高楼大厦,没有了傍晚时分归巢的倦鸟声声,只多了蚊子的唱歌,没有了蜻蜓的翔舞,多了苍蝇的哼哼,过量的化肥施用使土地板结,污水的浇灌使大米品质受到影响,以至“东风压倒西风”,老乡们吃米都认东北货了。

五谷丰登之  小麦 - 长弓之苍穹 - 长弓鹰叫—退休老妈的自留地

五谷丰登之  小麦 - 长弓之苍穹 - 长弓鹰叫—退休老妈的自留地

  也许是我手艺太差,我一直以为,大米的做法远没有小麦面粉做出的那么花样繁多,除了蒸煮,了无新意。特别是当吃“陈米”,若没有菜的帮忙,还不如吃一碗滴点香油、洒了葱花沫的素面。这些年,老乡们也意识到“有机”的重要性,讲究科学种植,开始稻田养鸭、养蟹,地里的稻子未成熟就全让人给“认购”了。秋收后的“农家乐”里,碗里盛着多是当年的“新米”,一粒粒碎珍珠似的,油腻白亮,不用菜“就”着也能吃一大碗。

  老乡蒸米饭不用电饭煲,而是以柴火烧大铁锅中的米煮和“蒙”,因而最外层的“铁锅锅巴”甚至比锅中的米饭更讨人喜欢。一般都是饭吃饱之后,人们手里拿着脆香香、黄噔噔的锅巴,放在嘴里“咯喯、咯喯”嚼着,在满嘴的留香中,好像把大米中的“油”也嚼了出来,甜丝丝的。用这种新米煮出的粥也是十分诱人的,细碎的大米在汤中呈着淡淡的青绿,而浮在汤上的是一层浓稠的“米油”,很养人,即使母亲没有人乳,据说此汤也可将孩子养活。

  至于将稻算作“杂粮”,我想,多是南方两季稻所谓“糙米”惹得“祸”(现在也是稀罕物)。但无论如何,我们仍当感谢上苍,感谢先祖,为我们赋予了如此精妙的食物—稻。

【本博客系原创谢绝以任何形式转载其图片和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