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园*

陈敬听@微信13958714798

 
 
 

日志

 
 

邺中记(晋)陆翙  

2014-05-22 08:30:46|  分类: 中国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香儿《邺中记(晋)陆翙》

  晋·陆翙  

  石季龙与皇后在观上为诏书,五色纸著凤口中,凤既衔诏,诗人放,数百丈绯绳辘卢回转,凤凰飞下,谓之凤诏。凤凰以木作之,五色漆画,脚皆用金。

  邺宫南面三门。西凤阳门,高二十五丈,上六层,反宇向阳,下开二门。又安大铜凤于其巅,举头一丈六尺,门窗户(案此句疑有缺字),朱柱白壁。未到邺城七八里,遥望此门(案:此条见《太平御览》)。凤阳门五层楼,去地三十丈,安金凤凰二头。石虎将衰,一头飞入漳河,会睛曰,见于水上。一头以铁钉钉足,今存。(案:《太平寰宇记》引《邺中记》云:魏太祖都城之内,诸街有赤门。南面西头曰凤阳门,上有凤二枚,其一飞入漳水,其一仍以锁绊其足。邺人旧故曰:“凤阳门南天一半,上有金凤相飞唤,欲去不去著锁绊。其文与此详略互异。)

  石虎于魏武故台立太武殿,窗户宛转画作雲气,拟秦之阿房,鲁之灵光。流苏染鸟翎,为之以王色,编蒲心荐席(案此条见《太平寰宇记》)。

  石虎太武殿,悬大绶于梁柱,缀玉璧于绶。

  石虎太武殿,西有昆华殿,阁上辄开大窗,皆施以绛纱幌(案此条与下一条俱见《太平御览》)。

  石虎金华殿,后有虎皇后浴室。三门徘徊,反宇栌檘隐起。彤采刻镂,雕文粲丽。四月八曰,九龙街水浴太子之像。又太武殿前沟水注浴时,沟中先安铜笼疏,其次用葛,其次用纱,相去六七步断水。又安玉盘,受十斛。又安铜龟,饮秽水出后,却入诸公主第。沟亦出建春门东。又显阳殿后皇后浴池上作石室,引外沟水注之,室中临池,上有石床。

  石虎以胡粉和椒涂壁,曰椒房(案:此条见《说郛》)。

  邺城西三里桑梓苑有宫,临漳水。凡此诸宫,皆有夫人侍婢,又并有苑囿,养獐鹿雉兔。虎数游宴于其中(案:此条与下一条俱见《太平御览》)。

  自襄国至邺,二百里中,四十里辄一宫。有一夫人侍婢,数十黄门宿卫。石虎下辇,即止。凡所起内外大小殿台行宫四十四所。

  铜爵、金凤、冰井、三台,皆在邺都北城西北隅,因城为基址。建安十五年,铜爵台成,曹操将诸子登楼,使各为赋,陈思王植援笔立就。金凤台初名金虎,至石氏改今名。冰井台则凌室也。金虎、冰井皆建安十八年建也。铜爵台高一十丈,有屋一百二十间,周围弥覆其上。金虎台有屋百三十间。冰井台有冰室三,与凉殿皆以阁道相通。三台崇举,其高若山雲。至后赵石虎,三台更加崇饰,甚于魏初。于铜爵台上起五层楼阁,去地三百七十尺,周围殿屋一百二十房。房中有女监、女伎。三台相面各有正殿,上安御床,施蜀锦流苏斗帐,四角置金龙,头衔五色流苏,又安金钮屈戌屏风床,床上细直女三十人,床下立三十人。凡此众妓,皆宴曰所设。又于铜爵台穿二井,作铁梁地道以通井,号曰命子窟。于井中多置财宝、饮食,以悦蕃客,曰圣井。又作铜爵楼,巅高一丈五尺,舒翼若飞。南则金凤台,有屋一百九间,置金凤于台巅,故名。北则冰井台,有屋一百四十间,上有冰室,室有数井。井深十五丈,藏冰及石墨。石墨可书,又热之,虽尽,又谓之石炭。又有窖粟及盐,以备不虞。今窖上石铭尚存焉。三台皆砖甃,相去各六十步。上作阁道,如浮桥,连以金屈戌,画以雲气龙虎之势。施则三台相通,废则中央悬绝也(案:此条见《河朔访古记》)。

  石季龙于冰井台藏冰,三伏之月,以冰赐大臣(案:此条见《太平御览》)。

  西台高六十七丈,上作铜凤窗,皆铜笼疏、雲母幌。曰之初出,乃流光照曜(案:此条见《艺文类聚》)。

  凉马台高三十尺,周迥五百步,后赵石虎所筑。建武六年,虎都邺,洗马于洹水,筑此台以凉马,故以名云。

  赵王虎建武六年,造凉马台,在城西漳水之南。虎常于此台简练骑卒。虎牙宿卫,蛇雲腾(案此句疑有缺字)黑槊骑五千人,每月朔望阅马于此台,乃于漳水之南张帜鸣鼓,列骑星罗,虎乃登台射箭。箭一发,五千骑一时奔走。从漳水之南齐走至于台下。队督以下皆班赍。虎又射一箭,骑五千又齐走于漳水之北。其五千骑流散攒促,若数万人,皆以漆槊从事,故以黑槊为号。季龙又常以女伎一千人为卤簿,皆著紫纶巾,熟锦裤,金银镂带,五文织成鞋,游台上(案:此条见《说郛》)。

  石虎以五月发五百里内民万人,筑华林苑垣,在宫西,周环数十里。群臣或谏,虎不从。到八月,天暴雨雪,深三足,作者冻死数千人。太史奏:“作役非时,天降此变。”虎诛起部尚书朱轨以塞天灾。

  华林苑,在邺城东二里,石虎使尚书张群发近郡男女十六万人,车万乘,运土筑华林苑,周回数十里。又筑长墙,数十里,张群以烛夜作,起三观四门。又凿北城,引漳水于华林园。虎于园中种众果,民间有名果,虎作虾蟆车箱,阔一丈,深一丈,四搏掘根,面去一丈(案:《说郛》引此条,句下有“深一丈”三字),合土载之,植之无不生。

  华林园中千金堤上,作两铜龙,相向吐水,以注天泉池,通御沟中。三月三曰,石季龙及皇后、百官,临水宴赏。又二铜驼如马形,长一丈,高一丈,足如牛,尾长三尺,脊如马鞍,在中阳门外,夹道相向(案:此条见《太平御览》)。

  铜钟四枚,如铎形,高二丈八尺,大面广一丈二尺,小面广七尺。或作蛟龙,或作鸟兽,绕其上(案:此条见《初学记》)。

  石虎正会于正殿,南面临轩,施流苏帐,皆窃拟礼制。整法服,冠通天,佩玉玺,玄衣纁裳,画曰月火龙,黼黻华盖粉米。寻改车服,著远游冠,前安金博山,蝉翼丹纱,里服大晓。行礼,公执圭,卿执羔,大夫执雁,士执雉,一如旧礼。充庭车马、金根、玉辂、革辂数十(案:此条与下三条俱见《太平御览》)。

  虎正会,殿前作乐,高縆、龙鱼、凤凰、安息五案之属,莫不毕备。有额上缘橦,至上鸟飞,左回右转,又以橦著口齿上,亦如之。设马车,立木橦其车上,长二丈,橦头安横木,两伎儿各坐木一头,或鸟飞,或倒挂。又衣伎儿作猕猴之形走马上,或在胁,或在马头,或在马尾,马走如故,名为猿骑。(案:《太平寰宇记》载此条云:作戏马令人于马上屈一脚,马上立书而字皆正好。又衣伎儿作猕猴形走马,或在头尾卧侧纵横,名为猿骑。其文与此小异。)

  石虎正会,殿前有白龙樽,作金龙于东箱,西向,龙口,金樽,受五十斛。(案《太平寰宇记》载此条云:作金龙吐洒千殿前,金樽可容五十斛,供正会。其文与此小异。)

  石虎正会,殿前设百二十枝灯,以铁为之。

  石虎正会,殿庭中端门外,及阊阖门前,设庭燎各二合六处,皆丈六尺。

  石虎正会,置三十部鼓吹,三十步置一部,十二皆在平阁上,去地丈馀。又有女鼓吹。

  虎大会,礼乐既陈,虎缴西阁上窗幌,宫人数千陪列看坐,悉服饰金银熠熠。又于阁上作女伎数百,衣皆络以珠玑,鼓舞连倒(案此句疑有讹字)。琴瑟细伎毕备。

  石虎御床,辟方三丈。其馀床皆局脚,高下六寸。后宫别院中有小形玉床。

  石虎御床,壁方三丈。冬月施熟锦流苏斗帐,四角安纯金龙,头衔五色流苏。或用青绨光锦,或用绯绨登高文锦,或紫绨大小锦。丝以房子绵,百二十斤白缣里,名曰复帐。帐门角安纯金银鉴镂香炉,以石墨烧集和名香。帐顶上安金莲花,花中悬金箔,织成綩囊。囊受三升,以盛香。帐之四面上十二香囊,采色亦同(案《太平御览》载此条无“囊受三升”以下二十字)。春秋但锦帐,里以五色缣,为夹帐。夏用纱罗,或綦文丹罗,或紫文谷,为单帐。

  石虎御坐几,悉漆雕画,皆为五色花也。

  石虎作褥,长三尺,用金缘之。

  石虎作席以锦,杂以五香,施以五采,綖编蒲皮,缘之以锦(案此条见《初学记》)。

  石虎作金银钮屈戌屏风,衣以白缣,画义士、仙人、禽兽之像,灒者皆三十二言。高施则八尺,下施四尺,或施六尺,随意所欲也。

  石虎三台及内宫中镜,有径二三尺者,纯金蟠龙雕饰(案此条与下一条俱见《太平御览》)。

  石虎作雲母五明金箔莫难扇。此一扇之名也,薄打纯金如蝉翼,二面彩漆,画列仙、奇鸟、异兽。其五明方中辟方三寸,或五寸,随扇大小。雲母帖其中,细缕缝其际。虽罨画而彩色明彻,看之如谓可取,故名莫难也。虎出,时以此扇夹乘舆,亦用牙桃枝扇,其上竹或丝,沈色,或木兰色,或作紫绀色,或作郁金色。

  石虎大会,上御食游槃两重,皆金银参带,百二十盏,雕饰并同。其参带之间,茱萸画,微如破发,近看乃得见。游槃则圆转也(案此条见《说郛》)。

  石虎三月三曰临水会公主妃嫔,名家妇女无不毕出。临水施帐幔、车服灿烂,走马步射,饮宴终曰。

  石虎临轩大会,著碧纱袍(案《太平御览》载此条作丹纱袍)。

  石虎改虎头鞶囊为龙头鞶囊。

  邺中为石虎讳,呼白虎幡为天鹿幡。

  石季龙左右直卫万人,皆著五色细铠,光耀夺目(案此条见《说郛》)。

  季龙猎,著金缕织成合欢帽。

  石虎时著金线合欢裤(案《太平寰宇记》载此条云:虎每猎,著金线织成合欢裤)。

  石虎从出行有女鼓吹,尚书官属皆著锦裤佩玉(案此条见《太平御览》)。

  石虎征讨,所得美女万馀,以为宫人,简其有才艺者为女尚书(案《太平寰宇记》载此条云:又拣宫人有才艺者为女尚书。八座、侍中、纳言皆貂直侍。其文与此详略互异)。

  广陵公陈逵妹,才色甚美,发长七尺,石虎以为夫人。

  石虎置女侍中,皆貂蝉,直侍皇后。

  石虎以宫人为女官门下通事,以玉案行文书(案此下三条俱见《太平御览》)。

  皇后出,女骑一千为卤簿,冬月皆著紫衣巾蜀锦裤褶(案《太平寰宇记》引此条云:皇后出,从女骑千人为卤簿,脚著五文织成袜,手握雌黄婉转弓。其交与此互异。)

  石虎皇后女骑,腰中著金环,参镂带。

  石季龙宫婢数十,尽著皂褠,头著神弁,如今礼先冠。石虎有指南车及司里车。又有舂车,木人及作行礁于车上,车动则木人踏礁舂行,十里成米一斛。又有磨车,置石磨于车上,行十里辄磨麦一斛。凡此车皆以朱彩为饰,惟用将军一人。车行则众并发,车止则止。中御史解飞、尚方人魏猛变所造。(案《说郛》引此条云:解飞者,石虎时工人,作旃檀车,左毂上置碓,右毂上置磨,每行十里磨麦一石,舂米一斛。其文与此小异。)

  石虎性好佞佛,众巧奢靡,不可纪也。尝作檀车,广丈馀,长二丈,四轮。作金佛像,坐于车上,九龙吐水灌之。又作木道人,恒以手摩佛心腹之间。又十馀木道人,长二尺。馀皆披袈裟绕佛行,当佛前,辄揖礼佛。又以手撮香投炉中,与人无异。车行则木人行,龙吐水,车止则止。亦解飞所造也。

  石虎少好游猎,后体壮大,不复乘马。作猎辇,二十人担之,如今之步辇。上安徘徊曲盖,当坐处安转关床,若射鸟兽直有所向关,随身而转。虎善射,矢不虚发(案此条与下二条俱见《太平御览》)。

  织锦署在中尚方。锦有大登高、小登高、大明光、小明光、大博山、小博山、大茱萸、小茱萸、大交龙、小交龙、蒲桃文锦、斑文锦、凤皇朱雀锦、韬文锦、桃核文锦,或青绨,或白绨,或黄绨,或绿绨,或紫绨,或蜀绨,工巧百数,不可尽名也。

  石虎中尚方,御府中。巧工、作锦、织成署皆数百人。

  石虎御府罽,有鸡头文罽,鹿子罽,花罽。

  石虎种双长生树,根生于屋下,枝叶交于栋上。是先种树,后立屋。安玉盘,容十斛于二树之间(案此条见《太平寰宇记》)。

  华林园有春李,冬华春熟。

  石虎园中有西王母枣,冬夏有叶,九月生花,二月乃熟,三子一尺。又有羊角枣,亦三子一尺。

  石虎苑中有勾鼻桃,重二斤。

  石虎苑中有安石榴,子大如碗盏,其味不酸。

  石季龙大飨群臣于太武殿,佛图澄曰:“殿乎?殿乎?棘子成林,将坏人衣。”视殿右有棘生(案此条见《说郛》)。

  孟津河东去邺城五里,有济北郡谷城县,有谷城山,是黄石公所葬处。有人登此山,见崩土中有文石,石文鲜明。石虎使采取以治宫殿,又免谷城令,不奏闻故也。

  佛图澄死后,有人于陇上见之。石虎令开视其墓,惟有一石。虎曰:“石者,朕也。葬吾而去,吾其死矣。”果然(案此条见《太平寰宇记》)。

  石虎太子宣,与母弟蔡公韬迭秉政事。宣嫌终有代己之势。八月社曰,韬登东明观游,暮还酌宴,作女伎,罢,宣遣力士钜鹿杨材等十馀人,夜缘梯入韬第,斫杀之(案此条见《太平御览》)。

  ●附录

  当魏文侯时,西门豹为邺令,堰引漳水溉邺,以富魏之河内。后史起为邺令,引漳水十二渠,灌溉魏田数百顷,魏益丰实。后废堰,田荒,更修天井堰,引邺城西面漳水,十八里中细流东注邺城,南二十里中作二十堰。

  魏武于铜爵台西立二台。《魏都赋》云:三台列峙而峥嵘(案此条见《太平寰宇记》)。

  邺中南城东西六里,南北八里六十步。高欢以北城窄隘,故令仆射高隆之更筑此城。掘得神龟,大逾方丈,其堵堞之状,咸以龟象焉(案此条见《河朔访古记》)。

  惠帝师败荡阴,千官皆走,独嵇绍端冕帝侧,以身捍主,遂至见害,血溅御衣。及事定,左右欲浣之,帝曰:“此嵇侍中血,勿去也。”诏葬县南,因名此地为浣衣里(案此条见《太平寰宇记》)。

  紫陌宫,在临漳县城西北五里,石虎建于紫陌桥侧。及齐时,因修为济口。帝巡幸,及往并州,百官相饯,莫不至此而别。文宣尝西巡,百官辞于紫陌。帝使槊骑围之,曰:“我举鞭一时刺杀。”淹留半曰,文宣醉不能起,黄门侍郎是连子阳进曰:“陛下如此,诸臣恐怖。”文宣曰:“大怖耶?若然,不须杀。”乃命解围。将行,见魏孝静帝及高隆之于道左,以洒酹之。至晋阳,又并见之。孝静曰:“我不负君,何意发我冢?”隆之曰:“臣无罪,何意诛臣儿?”文宣乃使封魏帝陆及隆之冢也。

  邺俗,冬至一百五曰为介子推断火,冷食三曰,作乾粥,是今之糗。

  并州俗,以介子推五月五曰烧死,世人为其忌,故不举饷食。非也。北方五月五曰,自作饮食祀神,及作五色新盘相问遗,不为介子推也。

  寒食三曰,作醴酪,又煮粳米及麦为酪,捣杏仁煮作粥。按玉烛宝典,今人悉为大麦粥,研杏仁为酪,别以饧沃之。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