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备份博

C.M

 
 
 
 
 
 

浙江省 杭州市 双鱼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壤(题图)

2012-6-24 18:56:42 阅读36 评论0 242012/06 June24

作者  | 2012-6-24 18:56:42 | 阅读(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2-6-24 18:39:47 阅读16 评论0 242012/06 June24

这是湖。

有鲜艳的鱼虾。

它们寻找着出口。

我看见了,

它浮在远方。

我的远方。

她的手臂在蔓延,

露出水面的并且下潜。

纤美的蘑菇长出了皮肤。

我看见了,

花开在远方。

我的远方。

2010-06-08 20:06

作者  | 2012-6-24 18:39:47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钱贵

2012-6-24 18:37:17 阅读23 评论0 242012/06 June24

-

(1)

在我的大行李袋一角,放着一只带迷彩花纹的铁皮单筒望远镜。其实这样形容它非常的不切实际,只能说是当下的表象。因为它既不是完全的铁皮材质(更多的部分不过是劣质塑料,当然还有不可或缺的两片玻璃),而且原本也并非单筒。它的来历极其平凡,是我用12块5毛从夜市的地摊上买的。按摊主的说法,它本是实打实的军品,出生一流,效果非凡,远可看千米之外的乳沟,近可看十米开外的大腿,当然不能拿倒了,那就叫拿之正反,差之千里。他还很客气的告诉我,只要再加三块钱,就可以卖到它的兄弟产品,带红外线的。

看看。我说。

他弯下腰,从一堆电笔电线插座螺丝刀旁边,拎出一副望远镜递给我。他示意我看镜片,并说那绝对是高科技。

我看看,钱贵说。他拿过望远镜,翻来覆去的看了,然后端起来看起了月亮。

怎麽样?摊主忙问。

有个月亮。钱贵说。

-

其实,我之所以能想起钱贵,单纯是因为望远镜坏了。出于无聊,或者是毫无意义,我翻出了这只至少两年没有见过光的望远镜,目的是什么至今不明——当然它的本身也并不让人在意。

可是它已经坏了,也可以说,又坏了。

我提到过,它本来并非单筒那种吃力不讨好就像女人冬天穿着薄丝袜加靴裤那样外表盖过实用性的形象。我一直认为一只眼睛看敌情一只眼睛看地图实非常人所能,还不如双筒的舒服又自然,而单筒的除了携带方便一些便一无是处。所以当时我就选了双筒的,完全无视单筒的存在,更何况那玩艺明明连它人性化的兄弟一半的材料都没用到,却还要贵上许多。

作者  | 2012-6-24 18:37:17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救世者的诡计与人类奴役计划

2012-6-24 18:34:18 阅读25 评论0 242012/06 June24

-

首先,奴役计划的首要部分,是针对人类的生理,采取最恰当的措施,减少反抗,并增加它们的奴性。委员会的讨论结果是,『剔除性欲』。这个提议得到了大部分的支持,并且很快进入了实质性的讨论阶段。重点是,如何做到切实的将万恶的源泉,性欲,消除殆尽。这并非一个简单的课题,不是单单消除性征就可以解决的。委员会的意向是将人类奴役--当然他们的用词更加的委婉,比如人类和睦计划或人类共存计划--也就是说,并非将人类灭绝,而是管理,制约,以及掌握,那么,保留性征依然是必要的,人类依然需要繁衍,需要制造新的劳动力和中下层管理者。按照它们的计划,新世界的次序将是新的面貌。人类是最完美的劳动力,它们坚忍,谨慎,不缺乏行动力而且善于创造,只要为它们制定好价值观,它们的其他一切(观念,看法,准则,标地,动力,行为以及生活方式)也会自然协调,非常的便于理解和管制。委员会认为,只要如此,这世界(当然是包括人类在内)将变的更加美好与和谐。可是,立定统一的价值观并非难事,问题与条理的尽头,是使所有,或是大部分的人(剩下的小部分人将不足为患,只因终将被同化或消灭)自主的接受这些思想程式,并成为新世界的准则。好在,现在方法终于被找到,委员会的技术部门正为此尽心尽力。

它们想了很多方法,比如立定法规,将性规制;比如建立宗教,将性定罪;比如实行暴力,将性丑化;比如依靠道德,将性囚禁,又比如付诸疾病,使性可怖。

但这些都被否决了,以毒攻毒或单纯压制从不是长久之计。这将是目标直至宇宙毁灭之时方可结束的长远又伟大的计划,委员会所需要的,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

『人类依然要是乐于繁殖的,但除了繁殖以外,它们不再需要多余的性欲。』这就是元老会给出的标准。

作者  | 2012-6-24 18:34:18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晚宴的片段

2012-6-24 18:27:59 阅读20 评论0 242012/06 June24

-

(姑且,称呼“那”为“偶”)

偶喜欢的食物是新鲜的植被和清澈的溪水。偶喜欢笑,微笑,这只是习惯。“我们开始说些无关的事吧。”偶说,带着无聊的微笑。可是,并没有谁接话。于是,偶开始说起一些无所谓的小事--一些谁也不在意的事--为了打发这晚宴的沉闷。

“人类呢,它们的进化始终只在表象,始终无法摆脱的是自古而来的本能--生存以及享乐,以任何方式,以各种手段。它们会变得具体而渺小,有的甚至毫无意义且难以辨认。但归跟结底不过如此。人是依赖原始本能生存的无聊生物。当然它们会拒绝这种说法,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但也不外是为了那可笑的自尊—-它们要区分开自己和别的,所以为此而发明了许多东西用以完成这种区分,压抑那本源的相通之处,包括它们的本能之欲--律法,道德,宗教,民族,国家,团体,阶级,等等等等。它们知道无法驱除它,于是想到了别的方式(人类的聪明才智真是值得赞扬),它们让它们的本能转移了,变形了,被贯上各种'伟大'的称谓,是美德,是爱情,是大义,是忠诚…它们竭尽所能,无所顾忌--制造对立强调自己,剥夺他人保全团结。它们为自己冠名为自己施加意义,麻痹他人麻痹自己。它们本无意义啊,它们不过是依靠本能度过狭窄时空的飘渺尘埃啊。它们的一切能证明什么?证明那些自己强加给自己的意义?它们,它们却连这意义的正确与否都豪无头绪哩。”手里有清澈的溪水。偶很满足的保持微笑。

有谁发出不满的声音。那是另一个偶,长了漂亮的犄角。

“依靠本能生活并没什么不好。”长犄角的偶说。

“压抑本能值得赞美。”另一个盲了一只眼的偶说。

作者  | 2012-6-24 18:27:59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