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叶细语

心灵之舟

 
 
 

日志

 
 

童年的苦菜花(留存)  

2017-05-18 20:17:02|  分类: 特别纪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的苦菜花

茶香悠悠

童年的苦菜花(留存) - 茶香悠悠 - 秋叶细语
 

春风恣意,河堤慢步。

无意间,几株开着美丽小紫花、小白花的植物,一下子吸引了我,那不是苦菜花吗?

一种不期而遇的惊喜,一腔熟悉、亲切的柔情,还有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瞬间便从心底翻涌而出!

那是70年代初期,乡下生活依然很艰辛,我们的童年记忆也有些特别……

记忆中,抹不去的饥饿感,一切能吃的东西都很惦记,完全等不及它们长成熟。小时候,我们生吃过嫩红薯、红白萝卜、刚长出还没完全成型的嫩豌豆、还是一包浆的小麦粒、嫩白嫩白的花生;各种野果以及很少的几种水果,从来就被我们早早摘来充饥,我曾误以为水果都是又酸又涩的味道呢,原来是我们很少有机会吃到熟透的水果。

所以,能吃的东西,野菜还算是很幸运的,毕竟它们不会被我们轻易入口,至少也要洗净,或煮或炒,或凉拌或晒干。尤其苦菜花,因为有点苦,制作方法就更加费事些,一定要在开水里稍微焯一下,然后才能吃,但总的说来我们不爱吃,这种能吃的苦菜一般指蒲公英。

还有一种大叶苦菜,长得较为肥壮,我们更愿意一筐一筐采来,洗净切细,用来喂小鸭小鹅,据说那苦极的奶浆很有营养,小鸭小鹅吃了长得快。也可以大筐大筐地采来,不洗不切,直接扔在圈里喂兔子。在乡下,这些活儿全由小孩子去做,大人老夸我们能干,我们心里美滋滋的,便有种长大了能干活的成就感,往往乐此不疲!

其实,我最钟情一种干瘦的苦菜,灰绿色的羽状尖叶,密密的叶间会长出好几枝茎秆,茎秆分杈再分杈,上面一律长着略带紫色的花蕾,开出来便是白色或白紫色的小花朵,一片片地灿烂着。然而这些小美丽,我们小孩子基本打不上眼,唯有花过结子前,它会长出一支支微型的毛笔头,毛尖又白又软,米粒般大小,我们便掐下小半把(坏了没关系,再换),再配根麦秸杆一插,就是一支微型毛笔,我们的小手拿着正合适。我们先在嘴里抿一抿(更有笔锋),再沾上墨水在田字格里写小楷,那字总比粗大(对小孩子来说)的毛笔写出来好看。我们天天如此,一直会持续到麦收季节结束,再找不到麦秆为止,而且老师也不反对,你能理解我们心里的幸福快乐吗?

……

苦菜花,最平凡、最普通,却又最让人难忘,因为它永远开在我们童年的记忆里,也永远美在我们童年的记忆里了!

其实,很多乡下小孩子,何尝不是一株株的小苦菜花,平凡、普通,毫不起眼,但它该发芽就发芽,该开花就开花,该结子就结子,从不曾嫌弃挑剔,再贫瘠的土地,也要倔强地向着阳光生长,只要有一点点希望,也要让自己的生命更美丽更芬芳!

苦菜花,童年里蓬勃的生命之花!


   (旧作修改稿被“作家荟”5月16展示,留存)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