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uizb@126 的博客

 
 
 
 
 
 

内蒙古自治区 呼伦贝尔市 天蝎座

 发消息  写留言

 
1968届初中毕业生。曾经放马,当过知青、筑路工人、代课教师、技术员、团干部、新闻干事、报纸编辑、秘书等等等等,电大、函授完成汉语文本科,忝列高级经济师和领导岗位,干到六十终于退休回家。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置顶] 金秋岭上行

2017-9-24 20:22:41 阅读1082 评论3 242017/09 Sept24

2017年9月12至16日,参加了老干部处组织的走访活动,来了一个北部林区西线行,一千多公里,五六个林业局,走马观花,旧地重游。我看到了停止采伐的森林又恢复了宁静,树木欣欣向荣;林区城镇街道整齐,房舍俨然;转型后的林业局正在谋划发展的新篇章。特别是回到我曾经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工作过六年的满归林业局,接触到许多和我一样退休的老同志,参观了体育馆、图书室和北岸林场的旅游度假村。到满归的第二天,正赶上林业局的职工趣味运动会,看到各单位的职工列队入场,虽然年轻人不多,但个个意气风发。更有趣的是,给优胜者发的不是奖杯或证书,而是米面油各一份,来了个皆大欢喜。听领导介绍,转型之后,职工人数已经从过去的五千多人,减少到一千七百多,全镇人口不足八千。退休的同志多数到牙克石、扎兰屯以致沿海地区生活,社会保障全覆盖,大家的生活比过去好多了。我切实地感受到,经历过几十年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林区父老乡亲,正在走上科学发展的幸福路,几代人“青山常在、永续利用”的梦想已初步实现。“绿水青山,生态屏障”,大兴安岭林区无愧于这样的美誉和称号。

在感到欣慰的同时,内心也升起淡淡的惆怅:现在的林业局,居民和职工人数大幅度减少,学校和医院规模缩减,大街上再看不见熙熙攘攘的人群。贮木场空空荡荡,运材线长出了小树,根河、金河、满归的那些人造板厂因为没有原料都已停产,过去那热火朝天的生产场面再难见到了。打听认识的人,不是已离开到外地居住,就是已经去世了。唠起家常,得问他们的父辈甚至祖父辈的名字。傍晚的街道,灯火辉煌,楼房的窗户只有一半亮起灯光,街上行人稀少,颇显冷清。抚今追昔,理性使我转而想到,这种寂寥应当

作者  | 2017-9-24 20:22:41 | 阅读(1082) |评论(3) | 阅读全文>>

[置顶] 故园情——答葛日新同志

2017-7-18 16:09:55 阅读56 评论9 182017/07 July18

又是兴安清凉天,

朋友络绎归故园。

同饮家乡蒙汉酒,

共话友情乐开颜。

鬓飞雪,志未残,

不忘林区创业史,

喜看发展谱新篇,

青山不老度晚年。

2017年7月14日

作者  | 2017-7-18 16:09:55 | 阅读(56) |评论(9) | 阅读全文>>

[置顶] 半世兴安雪涌冰 —— 忆王昌珞

2017-6-16 22:04:32 阅读84 评论2 162017/06 June16

五月初的大兴安岭,松桦还没有吐绿,山岭还是灰黄的颜色,只有报春的红杜鹃会在白雪里绽放,带来春的消息。

退休已有五年,故人天南海北,只是在年节时微信里互报平安,或者偶尔在梦境里见面。忽然接收发室电话,说有我的挂号信——这已是多年未有的事了。展开信纸读了起来:“崔志博先生,我是在您的微博上看到,您是王昌珞的朋友。我跟王昌珞是大学的同班同学,我们年级(56级北大中文系)的大学同学,皆已风烛残年,准备出版一本回忆录,想到您能否写篇追忆怀念王昌珞的文章,如能如愿,非常感谢。祝 : 夏安 李延祜2017年5月10日。”哦,是王昌珞的同学,赶紧按照信上的号码和李延祜先生通了电话,李先生说,大学毕业几十年,直到退休后才与王昌珞见过几面,但一直没能详细了解他在大兴安岭的情况,希望我能回忆介绍一下。我深知自己才疏学浅,要在北大中文系的同学回忆录里写东西,实在是勉为其难,但对我的恩师、领导和朋友王昌珞,我觉得应该写、必须写,也是对他的怀念吧。

王昌珞于2015年1月8日在京去世,至今已有两年多了。他78岁的人生有35年是在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度过的。他生长于潇湘,求学于燕园,奉献于大兴安岭。斯人长逝,但大兴安岭的山山水水留下了他的足迹,这里的人们还记得他的名字,特别是我,还会时常念起我们之间的友情。

我和王昌珞相识已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了。那时“文革”还没有结束,但913事件打破了庄严的神话,人们的革命热情开始消退,在迷茫和怀疑中开始探索。在一个偶然的场合,我见到了王昌珞,颀长的身材,白皙清秀的面孔,还有和年龄不太相当的清澈的眼睛。好像是在谈论文学,只见他口若

作者  | 2017-6-16 22:04:32 | 阅读(84) |评论(2) | 阅读全文>>

[置顶] 海南杂咏 陵水

2016-11-27 15:28:43 阅读203 评论6 272016/11 Nov27

碧海蓝天清水湾,

椰风绿树金沙滩,

镇日听涛恍入梦,

铁马冰河到兴安。

已经是第四次到海南过冬了,住在万宁的兴隆。这里原是华侨农场,现在变成了温泉旅游度假区。昨天与志平和郭克奇、维克夫妇驾车到陵水,游览清水湾,观海天盛景,听南海涛声,心里不由默想:家乡大兴安岭现在已是滴水成冰、白雪覆盖,气温零下三、四十度了。过去林区工作雪原奋斗的场景竟浮现眼前,不由感慨系之。

2016年11月26日

作者  | 2016-11-27 15:28:43 | 阅读(203) |评论(6) | 阅读全文>>

[置顶] 读世昌先生《峥嵘岁月》有感

2016-10-16 8:31:10 阅读90 评论8 162016/10 Oct16

读世昌先生《峥嵘岁月》有感

长卷读罢意难平,

血泪悲歌记死生,

将士慷慨赴国难,

巾帼携子风雨行。

兄弟阋墙外族侮,

阶级斗争成噩梦,

去伪存真求信史,

恩仇尽泯趋大同。

2016年10月16日

作者  | 2016-10-16 8:31:10 | 阅读(90) |评论(8) | 阅读全文>>

读书.做梦(下)

2016-4-27 20:38:19 阅读197 评论14 272016/04 Apr27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这是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一句名言。我要变一个说法,

叫做“人不能同时踏进两条河流”,意思是一个人只能在一个时空经纬线上活一辈子,不管你对自己的生存状况满意还是不满意。人都有摆脱孤独,了解他人的愿望,听说现在发明了一种电子设备(现实模拟器),用上它可以让你完全进入到他人世界,只是现在还仅仅是试验,离实际应用还很远。其实早有穿越的办法,那就是读书(当然也包括看影视、戏剧等)。文学,它可以让你凭虚凌空,神游八方,进入别人的生活,甚至就成了别人,和他一起喜怒哀乐。虚

幻中,增加了生命的宽度和丰度,等于是多活了几辈子。

近几年来,看小说少了,看纪实类的作品更多一些。总觉得现在的小说太个人化,太“小时代”,很难打动人心(其实是我心)。所以,我更爱选择那些年龄和我相仿的作家的小说来读。莫言、阎连科、刘震云、王小波、王安忆等等。虽然读得不多,但我发现,好的小说还是有的,他们思想深邃,功底深厚,风采各异,展现了时代风貌,直逼世道人心。这里记录一下近期读过的感动我心的几部小说。

《陆犯焉识》,严歌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是因为先看了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归来》引起的。2014年6月,在山东龙口新华书店买到这本书,每天海里游泳后在沙滩上,

伴着大海的涛声读它,真有“心潮逐浪高”的感觉。知识分子陆焉识命途多舛,一生都被政治裹挟,残酷的岁月和悲惨的命运,都不能改变他率真的本性、坚贞不渝的爱情和亲 情。看完这部小说,我在尾页上写道:这是文学版的《夹边沟记事》。张艺谋根据小说改编的《归来》,虽然仅截取了小说的

作者  | 2016-4-27 20:38:19 | 阅读(197) |评论(14) | 阅读全文>>

读书.做梦(中)

2016-4-19 9:34:52 阅读221 评论11 192016/04 Apr19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文革”时候宣传的是“读书无用论”,批判的就是这句话。可是现在,我尊崇的就是这句话。真是世事沧桑啊,根本的原因就是:我老了。

我对年龄的概念一直很淡,甚至有点不服老。正如一首诗里写的,“孩子们不会想到老\ 新鲜的生命连死亡都不会相信;青年人也没工夫去想老\ 炽热的火焰不可能理解灰烬”;但

是现在,我想到老了,因为“年龄的吃水线使我吃

惊,生命的船在逐渐下沉”。确实是老

了,现在和年轻人打网球,有点儿跟不上;晚间睡觉浑身关节酸痛;看书写字久了,眼睛会昏花流泪;有时会把同样的话和同样的人重复说还

不自觉,这不都是衰老的表现吗?

人生最后阶段的时光是这样宝贵,而对它的无情流逝又这么无奈。我像一个吝啬鬼捂着瘪下的钱袋,计算着时光的分配。还算明智,我早就打定主意,不能干无聊、无谓的事情,多读书,才是不会蚀本的时间投资。

读得最多的是历史文化方面的书,我觉得关心历史,就是珍爱自己。来到世上走了一圈儿,最后能够站得高一点儿,看得明白一些,总比浑浑噩噩,稀里糊涂要好一些。就像一个人登山,一生跋涉,穿过密林荆棘,绕过激流险滩,历经暴雨雷霆,一路上看到的只能是局部,只有攀上山顶,回望来路,才能看清哪里跑了冤枉路,哪里险些跌入深渊。才能遥望天外世界,饱览无限风光。我的读书不是做学问(不具备功力),只是读那些自以为跟我关系密切的、感兴趣的近现代史、中共党史、革命史、国际共运史等方面的著作和许多人物传记、回忆录。主要的有:杨奎松、沈志华、杨天石、秦晖、张鸣、高华、雷颐等等。还重读了威廉.夏伊勒的《第三帝国的兴亡》(七十年代曾经读过)。还有很多网上、杂志上的文章。

作者  | 2016-4-19 9:34:52 | 阅读(221) |评论(11) | 阅读全文>>

“先进典型”的悲喜剧——文革杂忆之四

2016-3-26 8:50:51 阅读189 评论14 262016/03 Mar26

“文革”后期,我通过当代课教师转正为“国家干部”,告别了体力劳动。1974年又不安心于枯燥乏味的团委办公室工作,要求下派去基层,被任命为满归林业局基建工程处的团总支书记,股段级干部。不知这算不算我人生“仕途”的开

始。不过那时我可根本没考虑什么仕途,主要是觉得基层单位人多热闹,海阔天空,当一只自由的鸟儿比办公室里的金丝雀要有趣得多。工程处职工几百号,团员近百人。去的时候领导对我说,那里团的工作很重要,特别是有个“女子筑路排”是个全林区的先进典型,你要继续抓好,可不能让这面红旗倒了。

在阶级斗争为纲、政治挂帅的“文革”时期,一个地区或单位,先进典型是必不可少的,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的都要“树”,否则,按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亮点”。为树典型人们可没少伤脑筋,既要符合潮流,又要有自己的特色、有生动的事迹,即使实际上没有,在宣传上也是“必须有”的。那时,加格达奇林区就有由上海知青组成的女子采伐队和女子架桥连,闻名全国。呼伦贝尔盟当时还归黑龙江省,所以我们也照葫芦画瓢,树了一个“女子筑路排’典型。应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创意,男的修路到处都有,太平常了,再苦再难也不能吸引人的眼球。而女子就不一样了,你想想,一群十七八九、二十多岁的女知青,在荒无人烟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里,战天斗地,架桥铺路,顶起“半边天”,多么了不起。姑娘们的飒爽英姿,再配上皑皑白雪,或者是绿色林海的背景,画面多美,这样的典型肯定能够打出去。

我是一个“摘桃派”,“典型”已经初具模样,我的任务就是要培养、发展、提高,争取更大的荣誉。工程处筑路队正在满归到漠河的32公里处修运材支线,“女

作者  | 2016-3-26 8:50:51 | 阅读(189) |评论(14) | 阅读全文>>

盛大的节日——文革杂忆之二

2016-3-12 9:13:06 阅读243 评论10 122016/03 Mar12

“革命是盛大的节日”。这是一句”文革”时经常被引用的革命导师的名言。人类历史上大的灾难开始的时候,确实常常是一种狂欢的景象。那时我还只是个初中一年的学生,在我看来“文革”的开始确实就像过节一样。

“文革”尽管在伟大领袖心里酝酿多年,但对老百姓来说,是突如其来,甚至许多高级干部,也不知所为何来。196

6年“5.16通知”发布,举国沸腾,我们连夜参加提灯游行,欢呼《十六条》,男生女生,列队行进,大街小巷,众

人围观,红旗红灯交相辉映,乐曲雄壮口号声声,煞是热闹。接下来就是成立“红卫兵”组织,革命造反,批判“三家村

”、破四旧,批老师、斗领导,在通讯很不发达的当年,边陲小城牙克石也和全国同步上演着“文革”的山寨剧。原有的秩序打乱了,很快就有了“停课闹革命”的号令。在没有外来入侵的和平年代,宣布全国学校停课,在世界各国的历史上,大概确是“史无前例”。这要毁掉多少人的青春年华,给民族、国家造成多么严重的损失!

可是这些当时大家却浑然不觉,而是欢欣鼓舞:停课了,自由了,再也不用写作业,再也不用考试了!然而我心里若有所失,作为1968届的初中生,其时我们的“课”才上到第二学期的头三四个月,连物理、化学课还没来得及上呢。知识的大门刚刚打开,多想看看里面绚丽璀璨的宝藏呀。没有选择,来不及细想,我和大家一样扑向那大风大浪,何况还有放纵的快感在强烈地吸引呢。谁知这课一停就是永远,我们度过迷乱的三年,就初中“毕业”了。

阳光灿烂的日子,无法无天的日子,“三忠于、四无限”的日子,痛苦迷茫的日子。回望那段历史,我的体验是

作者  | 2016-3-12 9:13:06 | 阅读(243) |评论(10) | 阅读全文>>

答友人贺岁三首

2016-2-8 11:16:30 阅读92 评论6 82016/02 Feb8

(其一)

年,

严寒历尽春又还。

岁凋零,

壮心志未残。

(其二)

年,

转型改制展新篇,

再回首,

先贤创业难。

(其三)

年,

扎西德勒献君前。

共祈愿,

荡尽蝇虎安。

注:猴年除夕,短信收到葛日新拜年诗,情真意切。我从未认真学过旧体,附庸风雅,戏作三首以答友人。

照片说明:1、在大兴安岭的北部最高峰——奥克里堆峰顶。天风浩荡,尽揽美景。2、开普敦的海岸,南半球的春天。

作者  | 2016-2-8 11:16:30 | 阅读(92) |评论(6) | 阅读全文>>

《少妇像》俄罗斯油画介绍

2015-10-17 14:35:05 阅读235 评论6 172015/10 Oct17

这是爸妈留下的一幅油画。听他们讲,那是1945年秋天东北“光复”(即抗日战争胜利)时,一位朋友送的。当时我们家住在扎兰屯(也称布特哈旗),日本投降后,日本人纷纷逃回国内,中国人到他们的房子里“捡洋落儿”,这就是其中的一件。

这幅画从我记事时就挂在家里的墙上,每天熟视无睹,并未觉得有什么好看。“文革”时候,父亲被打成“黑帮”,家被抄了两次。书籍和旧照片被搜走许多。这幅画多亏上面覆盖了毛主席像,才得以幸存下来。

我成家后不久,爸妈把它送给了我,一直挂在我书房的墙上。日久生情,我越来越喜欢上了这幅画。画

面上应当是一位俄罗斯的少妇(很可能是个孕妇),正在为即将出生的孩子缝制衣物。神态安详而又幸福,画面充满温馨的气氛。人物脸部、头发和手部细节逼真,特别是那双手,甚至连蓝色的血管都隐约可见。蓝色的连衣裙,白色的、精致的领子和袖口花边,粉红色丝绸的婴儿围嘴儿,色彩搭配协调,富于质感。

仔细观察左下角,可以辨认出k  furada.1929的字样。应该是俄文的签字,俄罗斯画家的作品。至今已有86年了。

我今年快满63周岁了,还要伴随这幅

画走下去。让我回忆过去的岁月,回忆父母和亲人。

2015年10月16日      记

作者  | 2015-10-17 14:35:05 | 阅读(235) |评论(6) | 阅读全文>>

2015年夏天,牙克石东河游泳

2015-10-7 20:49:23 阅读131 评论3 72015/10 Oct7

牙克石的东河。小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学游泳,水寒流急没有学成。后来还是在泳池学的。“文革”武斗,这里曾经漂过死尸,把当时上初中的我吓够呛。知道了“革命”可不是好玩儿的。这些年到山东、海南游泳,一个人很孤单。还是这里玩儿的快乐。孙瑞、黄涛、常永光、王延威,年轻的网球朋友。此时他们四位已喝了一瓶白的,两箱啤的。

作者  | 2015-10-7 20:49:23 | 阅读(131) |评论(3) | 阅读全文>>

寄王昌珞先生

2014-10-18 21:10:54 阅读528 评论16 182014/10 Oct18

国庆佳节,牙克石风和日暖,气候宜人。看秋叶缤纷,听金风飒飒,不由想起我的恩师、朋友王昌珞先生。他退休后久居北京,年来患病在身,辗转病榻,我们经常电话联系,回忆往事,当年意气风发,在《林海日报》,笔走龙蛇,纵论天下,讴歌改革开放,现都渐入老境,走在人生边上,不由感慨系之。对未来,我们都在忧患中抱有希望。赋诗两首,略表深情。

其一:

丽日金风爽,林城秋意浓,思深情更怯,都在不言中。

其二:

秋到塞北层林染,月朗星稀夜气寒,念君染疴居京华,耿耿丹心系兴安。

忆昔雪夜谈诗话,又记春风共笔端,云山难阻逍遥游,奋翼再迎艳阳天。

附:王昌珞诗

其一   七律.秋到京南

秋到京南枫林染,天光暗淡阴云掩,霜叶乱舞片片落,昏鸦哀噪声声寒。

恶疾缠身老愈苦,凄风前阻归雁难,但愿夜梦杜鹃艳,心随鲲鹏回兴安。

其二 七律 自况

扪心自忖何所似,恰如江湖一飘萍,廿年潇湘风送雨,半世兴安雪涌冰。

老病燕南犹思进,不将酩酊乐残生,剩光余热育桃李,愿为枣园添新红。

其三  七律 怀旧

病卧陋室故人陪,欲诉往事电铃催,赏遍燕南金花菊,不及岭西银老梅。

我今辗转忆旧友,一寸相思一寸灰,打开唱机放新曲,抑何慷慨有余哀?

其四 护养院初夜感怀

雁唳三更短信频,两泪阑干枕留痕,先是亲人勤相问,句句缠绵情意深。

继而朋友多鼓励,战胜病魔增信心,左邻右舍献关爱,东风化雨扫残云。

作者  | 2014-10-18 21:10:54 | 阅读(528) |评论(16) | 阅读全文>>

国庆寄友人

2014-10-1 16:09:35 阅读278 评论9 12014/10 Oct1

(漠河北极村,我的背后就是黑龙江,那边是俄罗斯。)

国庆节前,短信收到葛日新同志诗一首,说的是秋分那天他与在京的林区老领导、老同志聚餐叙旧,并由此感怀,情意殷殷,我对诗词格律缺少研究,不敢自命“七律”等等,戏填几句,以此回赠日新同志。

闻道京华共酒樽,林城落叶正缤纷,举国一心圆新梦,群山无语记故人。

离岗岂忘创业史,去乡常怀感恩心,遥祝诸君多康健,老树抽枝又青春。

附葛日新诗:七律  秋分

京都润爽度秋分,聚故淮阳往事温,前辈支边甘沥血,晚生继业愿呕心。

辛营林海千山翠,戮力民生百姓殷,莫道耋稀身位老,德高胸阔永青春!

作者  | 2014-10-1 16:09:35 | 阅读(278) |评论(9) | 阅读全文>>

赠葛日新同志

2014-9-8 16:12:57 阅读525 评论7 82014/09 Sept8

(2014-8-2  摄于巴彦查岗)

2014年7月下旬的一天黄昏,我在山东龙口的海里游泳,海滩上偶遇葛日新、郭守杰夫妇及郭燕铭、黄志强等同志朋友数人,他乡遇故知,喜出望外。第二天邀聚诸位到家吃海鲜,饮酒喝茶,谈笑甚欢,尽兴而散。中秋佳节,老葛发来短信祝福并赋诗一首,忆及此次相会。我也凑上几句,以此回赠作答。

寻根蓬莱踏浪行,巧遇挚友乐忘情,曾沐兴安漫天雪,又观沧海日东升。

持螯饮酿温旧事,华发酡颜说新梦,半生奋斗无愧怍,壮心犹唱大江东。

附:    葛日新诗

七律.咏胶东聚友

七月花香鲁道行,胶东聚友胜昔情,银滩细浪湿身爽,石拱仙桥显圣能。

风雨疾驰威海卫,故知巧遇龙口城,暇来莫感度时寂,聚友家游乐趣浓

龙口炮台 (仿制品)                                                         猎鲨者(长岛码头的雕塑)

作于甲午年中秋节

作者  | 2014-9-8 16:12:57 | 阅读(525) |评论(7)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