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ing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LOFTER精选

『轉載』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29)  

2012-03-30 10:30:07|  分类: 轉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29.

?Creators Of Major Tom?……..

我看著那灰灰白白的雲石座架上,刻著的這串英語句子。

沒錯,阿信說得沒錯,現在看來,這個所謂的Major Tom,很有可能只會是部電腦(或是一個電腦程式),而不是個活生生的真人。

若Major Tom是真人,除了他的親生父母,世界上根本不會有人說自己是?他?的?creator?,更不可能同時出現三個以?博士?為頭銜的親生父母。無論如何,使用?creators?一詞來形容自己的?兒子?,排除什麼?試管複製人?這種可能性外,任憑你用什麼角度來分析,也不可能說得過去。

種種的跡象與顯示,都使我產生了種?Major Tom是部電腦?的確定感。

黑暗中,我遲疑了一會,思索了良久,然後轉過頭來,看著身旁的大伙兒道:

?………咪住先…..外面個閘口刻左個?紫荊徽號?………即係話,呢棟野係個政府部門黎…………Major Tom會唔會係香港政府整出黎既program?!—?

聽罷,站在一旁的中年男子開口插嘴:

?如果?數位系統署?真係政府官方既野,點解我地從來都無聽過關於佢地既野?! 政府點會起左咁大座野係大帽山上面,都從來無人知?!.......?

中年男子頓了一頓,伸手指著了那雲石座架上的三個銅像,又道:

?…….我覺得呢三條友一定唔簡單,除左同個咩major tom有關之外,好有可能,就係佢地令到全部人都消失哂……佢地可能就係成件事背後既幕後主腦!!?

看著那三個銅像,聽了中年男子的疑問,驀地,一個想法崩進了我腦海……

………防毒面具人!

這三個什麼?博士?,會不會就是那幾個防毒面具人?! 

如果中年男子說的是事實,他們三個真的跟整件事情有著種關係,是他們主使了整件?紅van?事件發生………那,他們一定跟那群防毒面具人有著某種關係!! 

可是,正當我想到了這裡,一個臉上長著深紅色胎記的男人樣子,瞬間閃進了我的思緒中……

畫面裡,他正給我壓在腳下,身體激烈的掙扎著,口中不斷以日語嚷著?朋友?….?細個一齊玩既?老朋友?….?……….

不,不可能,這三個啥?博士?,一定不可能是那幾個防毒面具人。

亳無疑問,防毒面具人是群日本人,說的是日語,與這三個放在雲石座架上的中國人?博士?,有著明顯的分別……….不可能,除非這三個?博士?也都是日本人,否則他們不可能會是防毒面具人。

我把兩幫人的身份重疊的這個可能性抹去,重新看著架子上的那三枚銅像,思索著。

就在此時,我看到站在一旁的阿信,在自己的手機上點了幾下,開啟了個新的分頁程式;一個黑底白面的圓形圖案出現在他手機屏幕上,中間有根紅色指針正歪歪斜斜的晃動著。

阿信側過頭來看了一下,隨即看著我們,道:

?…….個指南針唔係指向呢邊,我地仲未行到去磁場既中心位置!!?

我向前站出一步,嘗試看著阿信的手機屏幕………

那根指著?正北?的紅色指針,正向著我們的左前方指去……順著指針的方向,我抬頭看了看,只見前面完全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站在旁邊的Peter隨即揮手揚了下,把掌中的手機指向左前方;驀地,前方漆黑給那銀白色的手機光線給崩出了一角,露出黑暗底下原本應有的東西。

地板上的灰色地毯一直延伸過去,大約距離我們有二十來米的地方,就在這個?入口大堂?的邊緣位置,原本平坦的地板突然向下陷了進去。

我們四人先是互向對方打了個眼色,微微點了下頭,然後動身向那?下陷?的地方,慢慢走去。

我心裡一直很在意那三個銅像?博士?,雖不確定他們到底是誰,可覺得他們一定在整件事情上,佔著個極重要的位置。

我舉起掌中的手機,在主選單上點擊了個圖示,開啟?safari?,然後在網址一欄上輸入?wikipedia.org?……

此時,我們已經走到那?下陷?位置的正前方,發現它是一排寬闊的梯階;梯階大概有二十來級,全都也同樣的覆蓋著灰色地毯;梯階底下,地底中,似乎另有洞天。

站在隊首的阿信看了看自己掌中的手機,點了點頭,道:

?…..個指南針真係指住呢邊………?

此時,站在隔鄰的中年男子舉起了手機,把機背的手機光線射向黑暗中的某處,道:

?…..喂….喂…..咪住先,你地睇下,呢度好似有啲咩野咁喎….?

我們抬頭向那給照亮了的地方看去,發現在那梯階的正上方,一塊透明的玻璃板從天花板位置垂了下來,上面工整地印著了幾只灰色電腦字體:


北翼
總控制中心 數據庫 1-3號 緊急應變會議廳 後備系統室
?

中年男子呆呆的看著那塊玻璃板,皺著眉頭道:

?……..喂……點解個牌寫住果啲野,好似咁嚴重咁既…..咩緊急應變….....無啦啦大帽山山頂點解要緊急應變?? 

我看著天花上的那塊玻璃板,同樣皺眉道:

?……..會唔會…..我地要去既地方就係果個咩……總控制中心? ……..定還是啲咩,數據庫???

說至此時,我突然想到了點什麼……

?喂……喂喂,咪住先,點解呢度寫住果四個地方,無一個係同啲咩…?磁場?,?能量場?啊果啲有關既?..........如果呢度真係成個?磁場?既中心,唔係應該會有啲咩?機房?啊,?磁力機?啊,咩?發電機?,拿我啲名亂噏啦…之類既果啲野既咩? ?總控制中心?,極其量都係用來控制某啲野架乍喎……無理由會係成個?磁場?既中心點架……?

中年男子聽罷也點了下頭,應道: ?……無錯…的確有古怪………?

聽罷,站在隊首的阿信轉過頭來,看著我們道:

?………我同意阿池既講法……路牌上面寫住既呢幾樣野,睇落都唔似係我地搵緊既果種?磁力中心?……事件背後係有啲奇怪……不過既然佢有?總控制室?,我諗無論點,果度都會係我地要去既地方。?

阿信說時一臉認真,邊說邊用食指托了下他的粗框眼鏡,

無可否認,?總控制中心?這個名字,此刻看來,是有著種無可抗力的吸引感,似是我們在找尋的所有答案也都可以在那邊找到。

畢竟,在我自己的設想中,我們上來大帽山山頂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關掉?某種轟隆運作中的?末日機器?;我一直相信,只要找尋到這台?機器?,關掉它,就會能解決整件事情,把包圍著這個?偽香港?的?能量場?關掉,成功與外界接觸——如果是以這個邏輯來想,?總控制中心?,的確是我們應該要去的地方——

——可不知怎的,我總是覺得那裡有點不對勁。

在沒有任何其他選擇的情況下,我們唯有繼續往?指南針?所引領我們的方向走去。

我們四人攝手攝腳的走下階梯,來到了另一個完全漆黑的室內環境裡

我們嘗試用手機光線往四周探射,發現這個室內空間要比階級上面的那個?入口大堂?細小得多;兩邊牆壁沒有分隔的很開,而是平行的向前延伸著,一直通往前方那未知的黑暗去。

如無意外,我們此刻正是站在一條走廊通道的開端位置。

而手機光線的能力有限,所照之處,還是見不到走廊的末端........

我們四人再次互打了個眼色,點了點頭,開始沿著這條走廊慢步前進

?………呢座野究竟有幾大,點解我地可以從來都唔知佢既存存?!? 旁邊的中年男子邊走邊喃喃說道。

我沒有理會中年男子,而是邊走邊舉起了掌中的手機,逕自把視線放回在掌中那在黑暗閃閃發光的屏幕上。

屏幕中的?Safari?,早已出現了灰白色的?維基?界面,我用食指在?搜尋?欄目上點了下,輸入?數位系統署?一詞。

未機,手機左上方的圓形?等待?圖示轉了好幾圈,把我帶來到另一個同樣是灰白色的?維基?頁面中……

頁面正中央,?搜尋結果?的正下方,白底黑字的寫著了句令人泄氣的句子:

?找不到和查詢相匹配的結果。您可以新建這個頁面「數位系統署」,但應檢查下面的搜索結果,看看是否有相同內容的頁面已被創建…?

不出所料,不止是我們四個,就連萬能的?維基百科?也沒有聽說過?數位系統署?這神秘的地方。

好,我發誓,假若我真的能夠把整件事情解決,假若我真的能夠弄清這?數位系統署?的底蘊,我一定會回來,為?維基?建立一個完整詳盡的?數位系統署?資料頁面…!!

地名不行,我嘗試改變方向,在?搜尋?欄目上輸入了個四字人名: 

?陳簡秋婷?

我咬了下嘴唇,按下?搜尋?一鍵……

左上方的圓形?等待?圖示快速地轉了幾圈…

?有………有…有!!? 我緊張地喃喃自語道。

驀地,手機屏幕快速地閃了下,刷新了頁面,來到一版充滿文字的網頁中……

…有了!!

版面的正右方,顯示著幅照片。

照片似是在某個宴會場合上所拍的;只見一個貌似四十多歲的中年女子,長長的頭髮給繫在了腦後,她正身穿一件典雅的紅色晚裝,站在一張放滿了香檳杯的桌子前面,手中握著其中一只香檳杯,溫文儒雅的,向鏡頭莞爾笑著……

照片正上方,工整的顯示著幾只粗體中文字: 陳簡秋婷。

……毫無疑問,她就是銅像上面的那女人!!

我先是暗暗倒抽了口氣,繼而向身邊的各人揚聲說道:

?……喂喂喂,大家,我搵到樓上果個女人銅像既資料喇!! ......陳簡秋婷,原來真係有呢個人架!! ?維基?上面有寫啊!!?

聽罷,身旁的中年男子馬上擠了過來,嘗試看著我手機上的資料;走在隊首位置的阿信及Peter,也放緩了腳步,邊走邊轉過頭來,一臉詫異的看著我。

?寫咩……個網上面寫咩!!? 個女人到底係咩人?!? 身旁的中年男子緊張問道。

我低頭看著掌中的手機屏幕,把照片左面的文字資料朗聲讀出…

? ……陳簡秋婷,Audrey Chan Kan Chou Ting,本名簡秋婷,生於1969年,香港著名科學家,被譽為香港科研界的?教母?,曾於1997年被選為?香港十大傑出青年?,在本地以及國際科學界上,均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科學家?! 喂喂,阿池,咪住先,篇野有無講到關於個?數位系統署?既事…?!? 身旁的中年男子打斷問道。

我沒有理會中年男子,準備逕自繼續讀下去……..

然後,就在此時,不知是我的幻覺或是真切發生的事實,無盡黑暗的走廊彼端,彷彿傳來了聲?嘟?的聲響....

那是種類似於?八達通?交易聲音的的電子訊號聲,短暫而清脆。

我沒有在意的看了看前方,可除了那伸手不見五指的無盡漆黑外,什麼也看不見。

我沒有在意,把視線重新放回在手機屏幕上,繼續唸讀下去…

?……..陳簡秋婷畢業於美國麻省理工學院,主修物理,後亦於麻省理工學院獲得了博士學位。畢業後,陳簡秋婷曾留居美國,協助麻省理工學院進行多項科學研究,主要研究領域是光學,高能碰撞唯象學,以及太空通訊科技…

陳簡秋婷於1991年回流返港,在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科技大學的聯合資助下,伙拍另外兩位華人科學家羅大衛和張會軍,進行一系列針對香港本土發展的科學計劃,得到不少國際回響。2005年,陳簡秋婷應邀於香港中文大學,加入了該大學所辦的太空與地球資訊科學研究所,主力為該研究所進行各類型的科學實驗…

陳簡秋婷曾書寫過不少科普著作,其中《本地科研的無盡可能性》一書,因深入地探討了香港本土的科研發展與廣泛應用之可能,內容偏激前衛,具受爭議。

陳簡秋婷的丈夫為廣東富商陳渠亮,二人育有一子——?

我一口氣把?維基?上關於陳簡秋婷的資料讀完,?骨吐?地吞了下口水。

四人間再次沉默了起來,黑暗中,只剩下我們在走廊中緩步前進的腳步聲。

?………嗯…?! 無拿?! 你讀哂拿?!? 這時,走在身旁的中年男子疑惑問道。

我側過頭來,看著他,道: ?無喇…..讀哂喇……..成版讀哂喇……?

中年男子皺著眉頭,一臉的百思不解:

?……..無理由架…..點解個網頁上面,完全無提及過Major Tom既?! 如果呢個女人真係有份整Major Tom既,個網上面,點都應該會有講過架………..尤其是搞到咩?數位系統署?咁大!?

聽著中年男子的話,我嘗試把手機屏幕中的?維基?版面上下移動,重新看了一遍,留意自己有否遺漏了沒看的地方……

可是沒有…….這是一版沒有很長的網頁,?維基百科?上,關於陳簡秋婷的所有資料沒有很多,切實就只有我剛才唸讀出來的那些,沒有任何其他了。

我思索了下,猜測道: 

?…….會唔會…..成個?數位系統署?,又或者major tom,根本係一個唔公開既政府秘密計劃………所以唔只係身為市民既我地從來未聽過,就連?維基?都無呢方面既資料!?......?

聽罷,中年男子連連搖頭,道:

?……….唔可能…..頂,又唔係拍戲,邊有得黎咁多秘密計劃啊;再講,如果真係秘密計劃,無理由會光明正大咁係山上面起座咁大既野,仲要係出面個大閘道寫住咩: ?welcome to the home of major tom?——?

無可否認,中年男子的反駁很有道理,無論?數位系統署?是個什麼部門,種種徵象都清楚顯示,它也一定是個規模非常龐大,而且一點也不隱蔽的組織;硬要說它是個政府主使的秘密計劃,是怎麼也說不過去的;可問題是,為什麼我們,以至網路上的?維基百科?,也沒有任何關於?數位系統署?的記憶及概念……?!

我低下頭來,把視線再次調回手機屏幕上,準備嘗試其他的搜尋方向……..

………要是?陳簡秋婷?不成,說不定,輸入?羅大衛?,或是?張會軍?,反倒能找到些什麼資料?!....

當然,心裡某處,直覺清楚的告訴我,這樣繼續搜尋下去,也只會是徒勞無功,找不到任何資料的……..

然後,就在此時,無盡黑暗的走廊彼端,再次傳來了一下?嘟?的電子聲響…..

非常短暫,非常清脆的一響。

雖然聲響依然微弱,可已經算是比上次為大聲得多….

此刻,我清楚知道,這不是我的幻覺,我是真正聽到這聲響沒錯。

我急忙抬起頭來,看著身旁的大伙兒,緊張問道: 

?…….聽唔聽到?!.........你地岩岩聽唔聽到…………….!?!? 

只見身旁的中年男子也是一臉緊張,眉頭緊皺,猛地點頭,道:

?…….有啊!! ?嘟?一聲,我聽到啊!!?

此時,隊首的阿信及Peter回過頭來,看著我們,道:

?我地都聽到!! 應該係走廊前面傳黎!!.................?

我們四人趕緊加快了腳步,沿著那筆直的走廊通道,一直往前方的無盡黑暗跑去….

?噠….噠….噠….噠? 

奔踩在灰色的地毯上,雜亂的腳步聲於走廊通道中迥蕩著…….

然後,就在此時,我看到了黑暗走廊的正前方,銀白色的手機光線所射之處,就在我們的右邊位置,有著幾級下降的階梯…

…………階梯下面,是一頁開闊的磨沙玻璃門………

磨沙玻璃門的當眼處,工整的印著了幾只灰色字體…

?總控制中心 南門?

?到喇!!..........果個總控制中心!!? 我情不自禁的喊了出來。

?……果下?嘟?聲一定就係入面傳出黎!!? 身旁的中年男子也開口喊道。

我們四人躍下那幾級階梯,疾馳來到玻璃門外,微微喘著氣的,停住了腳步;玻璃門要比我從遠處看起來的大,兩邊相距大約有一台紅van那麼長 (抱歉我已經潛移默化地把紅van變成了計算單位),上下高度大約有兩層樓。

亳無疑問,這頁玻璃門背後的?總控制中心?,它的規模一定龐大非常。

身旁的中年男子喘著氣,顫栗說道: 

?就係呢度……….我地要搵既野………應該就係呢度——?

沒等中年男子說完,隊首的阿信已經向前踏出了步,伸出右手,握住了玻璃門上的把手,混勁向前推……..

驀地,一個反高潮的想法在我腦海裡瞬間閃過——該不會是,搞了那麼多,到頭來這兩頁神聖的玻璃門,會是給緊緊的鎖上了吧…….

..萬…萬一真的是給鎖上了,我們還要到處找尋點什麼硬物,嘗試把這玻璃門拋碎嗎…?

然後,當我還有沒想完,一下清脆的磨擦聲,就已從那兩頁的玻璃門之間傳入了耳中——

?擦——? 似是給什麼卡住了的聲音。

?Shit……..? 

我暗叫不好,也痛恨自己這麼晚才發現自己有這?心想事成?的特異功能;早知道把它充分發揮在買六合彩身上算了。

阿信伸出的右手受阻,本應是十分流暢的推門姿勢,給硬生生的停在那邊。

驀地,一直保持著冷靜的阿信突然緊皺眉頭,難以置信般的看著前方那兩頁玻璃門,喃喃說道:

?……..推唔開….點解會咁既?!……….唔通唔係呢度?!?

看到阿信這反常性的驚惶表情,不知怎的,我感到了有點不對勁……..

可是,沒待我繼續懷疑下去,旁邊的中年男子已伸出了右手,指著前方,兩頁玻璃門的正中間,道:

?……………有野?sip?左係中間!! ………有啲野比人?橋?左係上面,?戟?實左度門!!?

我向前方看去,發現中年男子所言屬實,兩頁玻璃門中間,的確有點什麼,環向的綑綁住了兩個門把,把兩頁玻璃窗從中卡住。

一條長長的什麼,一格藍一格白的….

該不會是……..

我揮手一揚,將手中的手機光線射向門把上的那東西……….

此刻我清楚看到,那條藍藍白白的東西上,清楚地寫著了句電腦字體

?POLICE 警察?。

警察封條!! 又是那條警察封條!!

我激動起來,急忙開口喊道:

?………….度門無鎖到架!! 只係條警察封條?戟?住左!!......我頭先係外面個大閘度,都有見到條警察封條架……..比人丟左落地下!!?

身前的阿信一臉緊張,急忙伸出雙手,嘗試把玻璃窗門前的警察封條拆下…

?……….點解呢度會有差佬封條?! 唔通有差佬黎過?? 身旁的中年男子疑惑問道。

然後,就在此時,?啪?的一聲,警察封條已給阿信快速撕下……….

沒再理會任何其他東西,阿信隨手把封條丟在地上,逕自伸手把兩頁玻璃門向前推……..

無聲無息的,那兩頁玻璃門就這樣的給向內打開了。

眼見阿信逕自往玻璃門後的?總控制中心?走去,我們其餘三人當然不敢落後,急忙緊隨他的身影,向前走進玻璃門後的?總控制中心?範圍…..

?翁翁翁翁翁……? 

甫進入?總控制中心?的那刻,某種機器運作聲就已傳入了我耳中…

低沉而微弱,就似是你家中那台桌上電腦,主機背後那只沒有時間修理的散熱電風線,發出的那種低沉的?翁……?聲響。

我環視周圍,嘗試尋找聲響的來源,可四周依舊漆黑一片,猶如矇著了塊黑布於眼前,看不著半點東西。

我們四人把手機光線往周圍射去,看看能否在黑暗中發現到些什麼…

我發現這?總控制中心?的內部空間非常大,光線所照之處,還是看不到盡頭,而這裡的上下樓底,更要比剛才那條走廊通道的高出兩、三倍。

單憑手機背面所發出來的光線來探險,畢竟還是有點勉強;可依我觀察,此刻我們應是走在一條?總控制中心?內的?主要通道?上。

像極了運動場中的看台設計,?總控制中心?的地階也同樣分為了一層一層,?主要通道?的右邊要比左邊的高,整個?控制中心?的地板也是微微的向左傾斜而去。

連接著我們背後的玻璃門出入口,?主要通道?環切著整個?總控制中心?的內部空間;?通道?兩旁都是一圈又一圈的弧形桃木桌子,桌子上放滿了電腦,以及某些連名字也念不出的電子儀器——而最特別的是,?通道?兩旁的弧形桃木桌子,全都給調向了左邊,似是他們在工作的時候,一定要朝著左邊才行。

看著這?總控制中心?的室內設計,讓我不其然的想起了立法會裡面的議事廳。

?翁翁翁翁翁翁翁……………? 

黑暗中,那股低沉的機器運轉聲持續著,可無論如何,任憑我們四個如何的左顧右盼,就是找不到聲音源頭。

?……嘩…呢度搞咩…咁多電腦……?!? 走在我身前的中年男子疑惑問道。

我逕自走下了?主要通道?,往右邊一條梯級走去;我步上幾層梯級,來到一圈弧形的桃木桌子背後,駐足觀察著桌子上面的電子儀器。

猶如飛機駕駛艙,或是音樂錄音室後的監製控制房,桃木桌子上面,全都是一排排的按鈕、鍵盤及儀表板。 

那是種數碼化的儀表板,內裡有著一層電子顯示屏幕,可在現在沒有通電 (或是還沒開機) 的情況下,這些顯示屏幕都全都沒有亮著,黑漆漆一片。

每個按鈕上面,除了是層厚厚的灰塵外,也都寫著了點什麼東西,似是給操作這台機器的人辨識。

我駐足彎腰,嘗試觀察按鈕上到底寫著啥….

………? 线路一 Circuit 1 ?……? 线路二 Circuit 2 ?……? 检查 Censor ?……? 执行 Execute ?……? 后备电源一 Backup Circuit 1 ?……? 后备电源二 Backup Circuit 2?……? 一区 Zone 1?………? 二区 Zone 2 ?……? 三区 Zone 3 ?………? 讯息输入一 Data Input 1?……

我看著這排電子按鈕,愈看愈奇怪。

我奇怪不是因為完全看不懂按鈕上面的標記,而是因為它們所書寫的語系;除了旁邊的英語翻譯外,全都是簡體中文字。

簡體字……? 

難道操作這控制中心的是大陸人?!

........可,這不是個政府的官方部門嘛?!!

我歪著頭,緊皺眉頭的思索著。

然後,就在此時,遠方傳來了中年男子的叫喊聲…..

?…….喂!! 你地睇下!!.........呢…..呢啲….係咩黎!?? 

我立即轉身,循著叫聲,向中年男子那邊看去。

中年男子此刻正站在跟我距離不遠的?主要通道?上,背向著我…

聽到叫喊聲,同樣站在?主要通道?的阿信及Peter,也立即轉頭,往中年男子身上看去…

只見背著我的中年男子抬著頭,筆直的站立在那邊,右手拿著的手機光線向前照射著,黑暗中,在他身前照出了條銀白色的光柱…

循著光柱看去,就在這?控制中心?的邊緣位置,所有桃木桌子面向的那方 (也就是立法會中,曾鈺成所坐的位置),某塊純白色的東西給佇立在那邊。

是面純白色的高牆。

牆上畫著一幅超級龐大的香港地圖,灰灰白白的,並沒有畫到很細緻的程度;可即使我是從如此遠距離的地方看過去,我也清楚看見了,地圖上佈滿著粗粗幼幼的彩色線條,以及一些沒有亮著的迷你燈泡。

看到此畫面,讓我突然想起了,電視上Discovery Channel所看過的美國太空總署內,那個監控著太空艙運作的地球指揮中心,室內設計也都十分類似…

…一群科學家待在一個?總控制中心?裡,所坐的毎張桌子也都安置著些高科技的探測儀,而毎張桌子也都朝著同一個方法看去,觀看著控制中心牆上的巨形屏幕。

就在此時,我聽到中年男子又呼了句:

?……..佢上面寫住啲野!!..........等等先,等我睇下………….?

中年男子往前出了幾步,站立在那面巨形的香港地圖下,用手機光線往上照射著…

?…………?sou?…?southern?…..?00000-00150?…………..咦…….呢邊又有………..?cen?…..?central-western?……?00100-00200?……………咦?!........呢度係中環黎架喎……再上少少…….九龍都好似有!!……?sham-shui-po 0000-00150?…….?00150-00220?………..?tsuen-wan?……?00000-00150?……………….點解啲數字…………好似咁熟口面咁既?!?

我一邊聽著中年男子的喊叫聲,一邊奔下梯級,往那面白色的巨牆跑去。

……那些英文還有數字的組合,的確十分耳熟……簡直就像,於不久之前才看到過………

我跑至中年男子身旁,阿信及Peter也急忙跑至,四人齊齊抬起了頭,往那巨形地圖仰望著…

我的視線於地圖上快速游走著,從下而上,一直隨著香港的地理版圖,往北進發……

……southern……wanchai………central-western……

…yau-tsim-mong……wong-tai-sin……

…………kowloon-city……shatin…

…taipo…………..

有了!! 大埔,出現了!!

…慢著.........在?taipo?旁邊的數字………

……taipo 00000 – 00150………taipo 00150 – 00300………….

這種英語地名跟數字的組合……

……………不就是街燈上面,那些金屬鐵盒上的黑色條碼嘛?!!

然後,我突然留意到,這幅香港地圖上的那些彩色線條,或是虛線或是實線,乍看似是如蛛網交錯,可事實上,卻全都有條不絮的連接著,集體指向了地圖上好幾點的?特別位置?……..

那是些鮮藍色的圓點標記,旁邊還有著幾枚迷你燈泡。

圓點標記在毎區也有著幾個……

….西環有一點........中環有一點……..北角有一點…….柴灣有一點……………然後,旺角又有一點……….黃大仙有一點……………..沙田有一點……………粉嶺有一點…………

可這些鮮藍色的特別標記,也全都不及地圖正中央,位於香港版圖的最中心位置的?那一點?耀眼……..

那是點鮮紅色的方形標記,非常明顯注目。

標記旁邊,寫著了個同樣是鮮紅色的名字: ?Tai-Mo-Shan Central Control?。

亳無疑問,這點紅色方形標記所在落的位置,就是我們四個此刻的所在地,大帽山山頂。

?………你地睇下!! 幅圖上面啲線,全部都通向果啲藍色圓點架!!...你地睇下!!?

身旁的中年男子伸出右手往上指去,激動地叫喊著;遺憾的是,我在剛剛早幾秒的時間,就已經發現了他所講的事情,故沒有太大的驚訝

我繼續仰望著頭上的地圖,頓了一頓,開口述說我自己的觀察:

?…….除左果啲線…..我反而覺得,呢啲數字同果啲燈柱上面既鐵盒編號好似;兩者之間可能有啲——?

然後,就當我說至這裡的時候,突如其來的,背後傳來了點聲音,硬生生的打斷了我的話……

?嘟。?

猶如八達通付費時一樣;非常清脆,非常短暫。

卻比以往聽到的兩次都更為大聲。

……這次,我終於可以肯定,發出這神秘的電子訊號聲的?東西?,一定就在此房間裡………….就在我們的背後!!

聽到如此聲音,我們四人先是面面相覷,然後,臉容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後面………!!? 

首先開聲說話的是阿信,他的聲音有點顫栗。

我們四人連忙轉身,緊握著掌中的手機,往後跑去……..

我們奔過了?主要通道?,躍上了幾級樓梯,一直往上跑………

?翁翁翁翁翁翁翁……………? 

愈接近高處,那股低沉的機器運作聲愈見大聲…….

應該是這方向沒錯!! 

發出低沉?翁翁?聲的那台機器,應該也就是發出?嘟?電子響叫聲的那台!!

我們四人分開搜尋,各自在一排又一排的弧形桃木桌子後,找尋那聲音源頭。

我把掌中的手機光線射向隔鄰的桃木桌子上,發現上面也同樣放滿了鍵盤按鈕及儀表板,而且也都鋪滿了灰塵,似是有好一段時間沒人用過.....

……儀表板旁邊擱了幾台薄薄的電腦顯示屏,畫面上也同樣是黑漆漆的,鋪滿了灰塵,它們沒有任何在運作中的跡象…..

不….不是這裡……..

?翁翁翁翁翁………?

耳邊的低沉運作聲愈來愈大……非常接近!!

未機,右邊某處,傳來了阿信的興奮叫聲…

?搵到喇!! 我搵到喇!! 係呢邊!!.........?

我立即轉身察看,只見阿信正站在比我高出兩層的一圈桃木桌子後,掌中的手機光線正打在身旁的一部電腦顯示屏上;阿信一臉興奮,右手指著那台電腦顯示屏,道:

?……係呢部機喇!!.......佢仲run緊!! 無熄到!!?

聽罷,我拔腿就跑,躍上幾層梯級,快速往阿信所在的位置奔去。

此時,中年男子及peter也一臉緊張的來到阿信身旁,喘著氣,看著桌上的那台電腦顯示屏。

?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

那股低沉的機器運作聲激烈地從桌下傳出,若沒猜錯,應該就是眼前這台顯示屏的電腦主機所發出的聲音…

桃木桌子上也同樣的置滿了按鈕及儀表板,可也同樣的鋪滿了灰塵.....

………要是很久也人來過這裡,幹嘛這台電腦還會運作著?!

只見顯示屏上一片漆黑,沒有任何東西……黑暗中,唯一亮著的東西,就是顯示屏的左上角位置,一點紅色的迷你小燈泡,正一下一下的閃爍著。

我們四人互看了一眼,面面相覷,隨即又轉過頭來,把視線放回在那台電腦上。

驀地,站在身旁的中年男子突然爆出了句: 

?……唉,個個企哂係度做咩啊!!.......試下部電腦啲制啦嘛!!.........?

說罷,沒等眾人反應過來,中年男子已逕自向前踏出了步,伸手往電腦顯示屏前的鍵盤按去……

實在是太魯莽了…

?……喂!! 咪住———? 我嘗試開口制止,可惜已經太遲了。

啪!!

沒待我說完,中年男子已在鍵盤上面的?space?敲了下去…

?頂!! 你做乜撚野啊!!?

我驚恐狂喊,生怕這樣魯莽的按下去,會觸動什麼機關,引發連環大爆炸般的恐怖悲劇。

然後,就在此時,漆黑的電腦顯示屏突然亮了起來........

?—嘟!!? 

桃木桌子下,突然傳來了響清脆的電子訊號聲…

驀地,桌上的顯示屏閃爍了下,載入了個灰白色的奇怪界面....

界面上,無數條淺幼的黑線正彼此交錯著,猶如小學生的算術練習薄,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細小方格;方格數目非常多,大概有一百多兩百個…

在這群方格的正上方,顯示著兩欄鮮紅色的數字;一個是?0?,一個是? 108?。

幸好,中年男子似乎只是把電腦從?屏幕保護模式?中喚醒過來,沒有觸動更進一步的任何動作。

然面,看著這奇怪的?方格?界面,不知何解,竟讓我感到了種莫名的熟悉感,似曾相識。

?嘩,一格一格既,呢啲究竟係咩黎?!? 身旁的中年男子問道。

看到中年男子剛才的魯莽行徑,不禁讓我無名火起…

?頂你你仲好講!! 你咩都唔理,無啦啦就衝過去掂部電腦!! 萬一有咩事果陣,係咪你咩啊仆街!!?

黑暗中,中年男子沒把我的責罵當一回事,反而帶笑的回答道:

?點會有危險啊!..你估真係做戲咁,一掂就爆炸咩!——?

說罷,中年男子再次向前踏出,伸手往鍵盤上按去……

?拿,無野既……你睇我,要解迷就要冒險架啦!!?

嗄!!?

看到如此狀況,我急忙向前制止,開口嚷道: 

?屌你,你又黎…!!?

人類總要重複相同的錯誤;我心裡有種不祥預感,覺得剛剛沒事,現在中年男子再次亂按,必定會出事…………

然後,猶如重播一樣,沒待我成功出手攔截,中年男子的右手已經來到鍵盤上方,往?space?按了下去.......

?——嘟!!? 

熟悉的電子訊號再次出現,清脆而響亮……

驀地,桃木桌子上的電腦屏幕再度閃爍了下,這個奇怪的?方格?畫面中,出現了種熟悉的變化……

?0?,?1?,?2?,?3?,?4?,?5?…………

左邊的那只紅色數字,突然開始增長了起來,似是在計時…

與此同時,就在左上方的某個位置,突然出現了個長方形的棗紅色圖案;長方形的面積不算大,大概佔了十來個小方格的位置,把它們都填滿為紅色……

圍著紅色長方形的周邊,就在那些小小方格裡,突然出現了串數字…

某些方格裡,寫著了只黑色的?1?;另外一些方格裡,寫著了只藍色的?2?;更有些方格裡,填寫著了只紅色的?3?……

?1?、?2?、?3?;這堆簡單的個位數字,把長方形的周邊都圍合起來。

就在此時,我終於弄懂,何解我會對這灰白色的奇怪畫面感到似曾相識…

?10?,?11?,?12?,?13?,?14?,?15?,?16?………

界面上方的左邊數字持續增進著;右邊的則沒有變異,繼續顯示著 ?108?。

?………嗄?!!? 

中年男子傻了眼的看著電腦屏幕,右手忘了收回,繼續放在鍵盤上,臉上則是副難以置信的表現。

他緩慢地轉過頭來,看著我們三人,疑惑道: 

?…點解會………呢…呢隻野…唔通係……???

沒待他說完,我已猜到了他想說什麼,隨即微微點了下頭。

中年男子半點呆滯的看著我,吞了下口水,緩緩轉身,把視線放回電腦屏幕上,喃喃自語地道出了句,把之前的話繼續說完……

?…踩…踩地雷?!!??
  评论这张
 
阅读(119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