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ing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LOFTER精选

『轉載』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30)  

2012-03-30 10:32:48|  分类: 轉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30.

?……比我試下…? 

站在一旁的阿信突然開口說道。

說罷,阿信向前踏出了步,右手往電腦鍵盤探去。

見狀,中年男子立即退開在旁,道:

?….好啊,阿信叻仔黎,又聰明……..岩喇,比阿信玩啦!!?

中年男子說得沒錯,?踩地雷?本就是個考驗推理及判斷力的電腦遊戲;無疑,在我們四人當中,阿信於這兩方面的能力都比較出色,是代表我們的最佳人選。

此時阿信已站在電腦前,彎下了腰,目不轉睛地瞪著顯示屏上的?踩地雷?,啪噠啪噠,雙手已在鍵盤上敲打起來。

身旁的中年男子及Peter頓時把手上的手機光線射向鍵盤,給阿信照明。

我也正要向電腦走近,想說多幾個人一齊研究,可能會幫到阿信,更快更準確的完成遊戲;可我這才發現,阿信?拆地雷?的速度十分驚人,只見他雙手不停的在鍵盤上敲打著,靈活地控制遊戲中的?拆地雷?及?開方格?,動作與動作間沒有絲毫遲疑,就像是根本不用考慮般。

旁邊的中年男子面帶笑容的興奮道:

?…..都話阿信叻仔架啦!! 你睇下! 佢解得幾快!!........喂不過又唔好太快,一陣click錯左啊信仔!!? 

此時,界面左上方的計時器,才剛剛跳過?26?,阿信就已經解開了大約四方之一的灰白小方格。

站在一旁的Peter向前踏出了步,側著頭的向阿信問道:

?…….係咪好易? 點解我覺得,好似好易咁既…?!?

阿信沒有開口回答,而是徑自微微點了下頭,雙眼始終沒跟電腦屏幕絕緣半秒。

?……Peter你唔好嘈住阿信先啦,你比佢專心解埋佢先。? 我開口提醒。

聽罷,Peter連忙尷尬地點了下頭,向旁退開。

雖然我也有很多事情想詢問阿信,例如這?踩地雷?是有多容易,或是他猜想,當成功?拆地雷?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等等,可畢竟這是關鍵時刻,若再打擾阿信?,萬一他真的給?拆錯?了,後果不堪設想…

萬一拆錯了,真的會引爆某種炸彈裝置嗎……

當已發生的一切都是那麼匪夷所思時,我很難保證,這種荒謬的事情真的不會發生。

?36?…?37?…?38?…?39?…?40?…

顯示屏左上方的計時器不斷遞增著;此時,阿信已經?拆解?了畫面上超過一半的?地雷?,速度實在驚人。

中年男子此時皺眉頭,一邊看著電腦屏幕,一邊疑惑問道:

?……不過…點解個計時器係向上計,而唔係倒數既? 唔通…個遊戲唔係想我地限時解題,而係想計分…??

我沒有立即回答中年男子的疑問,而是繼續站在阿信身邊,觀察電腦顯示屏上的?戰況?…

……的確,Peter開始時說得很對,這局?踩地雷?遊戲,即使從旁觀察看來,也沒有覺得特別困難…我相信只要稍為學過?踩地雷?遊戲規則的人,即使沒有阿信般聰敏,玩得沒有如阿信般快,可我也能夠確定,無論是誰來玩,也都應該可以成功完成;我覺得,若這局?踩地雷?是放在遊戲機程式裡,它定會給列入於?beginner?的等級……

…而且,中年男子也說得很對,幹嘛計時器不是在倒數,而是在遞增?!

?45?…?46?…?47?…?48?…?49?…

看著左上方的計時器,看著阿信那凝重的背影,我突然想到,這個啥?踩地雷?…該不會是個陷阱吧….

然後,就在此時,我聽到了Peter的叫聲:

?…剩返少少!! 阿信加油!!? 

驀地,我回過神來,望向那在黑暗裡閃閃發亮的電腦顯示屏……大部份的灰白方格也變成了棗紅色,阿信快要完成了!!

阿信保持著冷靜,雙手在鍵盤上飛舞著…

?52?…

剩下十格…

?53?……

剩下六格…

?54?………

剩下三格…

?55?………

剩下……

無。

完了,全都完成了…

整個灰白色的小方格界面,都已經給那棗紅色的巨型方塊取替。

界面右上方,原來顯示著?108?的紅色數字,現在已變成了?0?;如無意外,遊戲中所有的地雷,都已經給阿信?拆解?了。

如無意外。

?搞掂!! 阿信搞掂哂隻game喇!!? 旁邊的中年男子驚喜喊道。

阿信沒有回應,而是繼續沉默的看著電腦顯示屏…

我側眼觀察,嘗試留意阿信的表情;只見在那反光的粗框眼鏡底下,他瞪大了雙眼,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腦屏幕,嘴巴微微張開了;不知怎的,我在阿信的表情中,看到了點興奮的感覺……彷彿…阿信是在期待著什麼…

嗄…?

然後,就在此時,桃木桌子下突然傳來了道電子音響,把我的思緒打斷……

那是種類似於任天堂的紅白機年代,當你完成了?孖利兄弟?某一關卡時會聽到的那種簡陋卻悅耳的電子音響……代表你贏了...

驀地,電腦顯示屏的中央位置,就在那塊棗紅色的巨型方塊正上方,突然出現了個藍色的小視窗,裡面閃爍著句白色電腦字體….

? CONGRADUALATIONS! ?

? 得左喇!! 我地贏左喇!! 搞掂哂喇……我地番得屋企喇!!? 中年男子興奮叫道。

此時,站在電腦面前的阿信也抿嘴一笑,似是放下了心頭大石,整個人放鬆起來,伙同身旁的Peter一同開懷笑了起來….

可是,不知怎的,看著那還在閃爍中的?congratulations?字句,我還是感到有點不對.......

…真的是這樣嗎? 就這樣簡單嗎?

…所以,外面的世界都已經回復正常了?! 我們真的可以回家了?!!

此時,站在隔鄰的中年男子拿起了手機,在屏幕上點了幾下,道:

?……等我打個電腦番屋企睇下先!!…同佢地講我今晚返屋企食飯…喂你地三個無地方去既,都一齊上黎食啦!!.........?

中年男子邊說邊把手機放在耳邊,一臉興奮的等待那邊接通…

?……拿! 我都話阿信係叻仔啦!! 話咁快搞掂左隻game! 108個地雷喎!! 你估易啊?!............點解咁耐都仲未有人聽電話既?? 

中年男子皺著眉頭,奇怪問道。

然後,就在此時,身旁的Peter突然指著電腦顯示屏,抖震道:

?…你…你地睇下先!!? 

我們其餘三人立即望向顯示屏;黑暗中,只見剛才出現的?congratulations?視窗已消失不見,背後那完全填滿了棗紅色的巨型方塊也同告消失……

畫面中,只剩下原本的灰白小方格界面,以及左上方一個小範圍的棗紅色小方格……..似是什麼也沒發生過….

界面的右上方,重新出現了一個熟悉的紅色電腦數字: ?108?。

而界面的左上方,則顯示著組正在遞增的數字,從?0?開始…..

?1?…..?2?..…?3?…..?4?…..?5?…..?6?…..?7?…..

我呆呆的盯著那電腦畫面,思緒一片混亂。

……what the fuck?!

不是已經玩完了嗎? 這什麼回事?

?屌!! 個電話仲係唔通! 無人聽啊!! 根本都未解決!!................點解部電腦又會重新黎過架!!......發生咩事啊!!?!? 旁邊的中年男子放下沒接通的電話,抱怨罵道。

看著眼前這預計不到的狀況,我的腦海裡出現了無數個疑問及可能性

?……點…點解會咁既?! 點解又會重頭黎過?!? 站在一旁的Peter也竊聲問道。

阿信繼續站在電腦前,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顯示屏,嘴間喃喃自語道:

?無理由架……無理由…?

我疑惑的看了看顯示屏,再轉頭看著阿信,問道:

?…點解會咁…?! 點解無啦啦又會重頭黎過?! 會唔會…呢部電腦根本係唔關事?! 個?踩地雷?只不過係啲科學家悶得滯果時玩?! .......可能同磁場有關既果部機器根本就唔係度!!.........?

阿信聽罷我的疑問,沒有即時回答,只是瞪大了雙眼,呆滯的看著電腦顯示屏,道:

?………無理由架…真係無理由架喎……明明應該係得……?

說罷,阿信再次把雙手放在鍵盤上,啪噠啪噠的敲打起來。

?……又玩過?! 唔係啊嘛!?? 中年男子詫異道。

阿信沒作理會,繼續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腦屏幕,雙手在鍵盤上飛舞著

看著阿信的側影,以及他那緊張和執著的臉色,我突然萌生了種異樣感,覺得阿信應該知道點什麼內情……….若不是,以他冷靜理性的性格,反應一定不會如此的誇張。

……到底是什麼回事? 難道阿信知道了點什麼嗎?

此時,中年男子開口說:

?……會…會唔會真係好似阿池咁講,隻?踩地雷?根本真係唔關事架……可能真係唔關事呢…喂!! 我地快啲去其他地方睇下仲好過啦!! 唔係佢地係出面等得太耐啊!!?

聽到中年男子這番話,我往掌中手機的正上方瞟了瞟: ?19:01?;距離約定時間還有20分鐘……

然後,看著那在黑暗中閃閃發亮的手機屏幕,我突然有個奇怪的念頭……

我抬頭,看著旁在隔鄰的中年男子,問道:

?……喂…你電腦係用咩台架?!?

中年男子沒有預計我會突然問這問題,先是愣了一下,思索了會,回答道:

?……啊…我呢啲又唔洗上網啊,都係用最平果啲囉……李嘉誠果個咩台啊…?3?啊!! 係啊,?3?啊,做咩?!?

聽到他的答覆,我更感奇怪,轉頭向站在電腦旁邊的Peter及阿信問道:

?…咁你地呢? 你地兩個用咩台?!?

Peter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後低頭思索了下,尷尬道:

?…..我…我地兩個都係用?3?….?

……嗄?!!? 

?3?……….有這麼普及嗎?!! 

大家有這麼愛戴李生嗎?! 怎麼我們四個也都不約而同的用?3??!

重點是,我的疑惑不在於是否?3台?這問題上,而是手機屏幕的左上方的位置,那只?3?字的旁邊…

……一、二、三、四、五……五條的收訊訊號……….全爆!!

這怎麼可能! 我們剛才下了樓梯,此刻應該身處於地底才對啊!!

怎麼會這樣!? 

?3台?的收訊何時變得那麼好!? ………難道太陽從西邊升起來,李先生痛改前非了?! 

..........百佳員工加薪了嗎?! 樓市崩塌了沒有?!!

我立即抬頭,向中年男子問道:

?喂,你快啲睇下你部電話!! 有無爆哂格!!??

聽罷,中年男子也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然後頻頻點頭:

?係啊…….爆哂格啊!! 點會咁架!! ?3?邊有可能會爆哂格架…….奇…奇跡啊——?

就在此時,耳邊突然傳來了Peter興奮的叫喊聲,打斷了我和中年男子的對話…..

?…….就快喇!! 又就快贏喇!!? 

….這麼快?!

我立即往阿信面前的電腦顯示屏看去,發覺Peter所言實屬,畫面上有九成位置已填滿了棗紅色,只剩下一小塊的灰白色而已。

阿信又再要贏了。

?49?…..?50?..…?51?…..?52?…..?53?…..?54?……

就在此時,阿信使勁的在鍵盤上啪了幾下,興奮喊道: 

?………..搞掂!! 今次仲唔得!??

驀地,桃木桌子下傳來了響古舊的電子音效,桌上顯示屏的正中央,又再彈出了個藍色小視窗,閃爍著句白色字體…

?CONGRADULATIONS!?

我們四人站在桌子前面,緊張的看著電腦屏幕,奇待著什麼不一樣的事情會發生…….

?…..黎啦….黎啦……….? 我聽到阿信的喃喃自語。

我側頭看著他,愈想愈奇怪;雖然我跟阿信確實是認識不久,連一天的時間也沒超過,可我幹嘛總是覺得,阿信進入這?數位系統署?後,好像特別興奮,似是在期待著什麼,跟之前的冷靜小生判若兩人。

就在此時,電腦畫面上的?congratulations?藍色小視窗突然不見了,連同背後那填滿了棗紅色的方格界面也一拼消失掉,只剩下正中央的一個小小的棗紅方塊,外圍寫滿了?1?、?2?、?3?的提示標號。

界面右上方的紅色數字,瞬間從?0?變為了?108?;而位於左上方的紅字計時器,又再次從零開始算了起來….

?1?…..?2?..…?3?…..?4?…..?5?…..?6?…..?7?…..

FUCK!! 

什麼回事!?

站在阿信身旁的Peter首先發聲,他望向阿信,顫音問道:

?……唔…唔通隻game真係唔關事既……點會咩事都無發生,不斷loop?!?

阿信接近呆站在電腦前,兩眼放著空,一臉難以置信的道:

?………..無….無理由架……應該係呢度至岩……….?踩地雷?啊嘛…….minesweeper…..無錯啊…………?佢?係咁講…….應該係……..?

慢著,他說什麼?! ….?佢??

聽到此時,我終於忍不住,連忙動身走上前,抓著阿信的肩膀,激烈的左右搖晃著,嚴正大聲問道:

?……你係度講咩?! 咩minesweeper?! 邊個同你講?!! 嗄?! 你係唔係知道啲咩?! 點解隻game贏極都無反應——?

聽到這句,阿信似是突然想到了些什麼,急忙大力的摔開我,再次把焦點放在電腦顯示屏上....

?….唔…唔通…………? 

阿信逕自喃喃自道,完全忽略了我的存在。

啪噠啪噠,只見他的雙手又在鍵盤上飛舞了起來;不過….這次彷彿有點不一樣……

………阿信似是在亂按?!

?喂!! 你做緊咩啊!! 你做咩係度亂撳啊?! 嗄?!……?

沒待我繼續問下去,電腦顯示屏上已經出現了點東西,把我注意力轉移過去……

畫面正中央,在那棗紅色的小方塊旁邊,就在那些?1?、?2?、?3?數字提示的外圍位置,在某個灰灰白白小方格中,突然出現了個深黑色的圓形圖示…….

地….地雷…..?!

Shit!! 

剎那間,從左至右的,灰白界面上不斷湧現出地雷的圖標,密密麻麻的,散佈在電腦屏幕的不同位置中……

然後,就在此時,桃木桌子底下,傳來了響沉重的電子爆炸聲…..

?劈裡啪啦…劈裡啪啦……?

畫面上的深黑色地雷,給一個一個的引爆了……..

?頂!! 踩中左喇!! 踩中左喇!! 啲地雷爆哂喇!!...........呢….呢棟野都可能會爆喇!! 大家快啲跟我走——? 中年男子在旁激動說道。

那一刻,我們都意識不過來,沒有作出任何行動,只道是站在那邊,眼睜睜的看著電腦畫面上所有的?地雷?給全都引爆……..

?劈裡啪啦……?

桌下發出的電子引爆聲短暫又失實,一點都不像真的爆炸聲 (雖則真的我也沒聽過多少次)……

可此刻,我的手心都緊張得已經出汗了………

未機,畫面上的一百零八個地雷也全都給引爆了,桃木桌子下的?爆炸聲?終於停止……

電腦顯示屏中,突然出現了個長方形的藍色小視窗,閃爍寫著:

? GAME OVER, YOU LOSE!!?

?頂!! Game over喇!! 玩完喇! 我都話,呢度真係會爆炸架!! 大家快啲跟我走啦!! 唔係真係無時間架喇!!? 中年男子在旁邊大吵大鬧著。

然而,我們三人都沒有撤退,而是傻了眼的站在那邊,看著電腦屏幕上閃爍著的?輸了?字句…….

輸了……所以呢?! 現在會發生點什麼事?!

………如果贏了是沒有反應的話,那輸了,也都會沒反應囉?

阿信就是為了測試這點才這樣做的嗎…..?

就在此時,眼前的電腦屏幕突然出現了點變化…..

只見黑暗中,閃閃發亮的電腦屏幕裡,?踩地雷?的灰白色視窗驀然消失,只剩下塊鮮綠色的背景圖案…..

然後,電腦屏幕的整個畫面突然閃爍了下,然後,也都消失了…..

畫面中,剩下一片無盡的漆黑。

與此同時,桃木桌子底下的機器運作聲突然改變了,原本那急速的運轉節奏似是慢了下來……

?翁……翁……翁……翁………翁………?

有點像飛機降落後,打開機門前的那一刻,你會聽到引擎聲給突然的止住了……

?翁………………翁………………翁……………?

機器愈轉愈慢,直至完全休止。

?………?

沒有,什麼聲音也給停止了。

這躺大的?總控制中心?內,唯一會發光及發聲的一台電腦,就給我們這樣的關掉了。

首先發作的依舊是中年男子,他先是沉默了下,深深的吐了口氣,然後看著阿信,開始破口大罵:

?頂你你做咩熄左部電腦啊!! 咁大間房唯 一一 部電腦著住,你宜家同我熄左佢?! 無野啊嘛!! 如果部電腦真係同果啲磁力有關既點算啊!! 嗄?!!...........點解要專登玩輸啊?!?

阿信沒有理會中年男子的謾罵,逕自站在了電腦面前,持續看著那黑漆漆的電腦屏幕發呆……

?………無理由架…一定會係呢度……無理由會咁架。?

我再次向前抓著了阿信,大聲喊問:

?你係度講咩啊!! 嗄?!! 做咩熄左部電腦!? 你係唔係知道啲咩?! 講啦!! 快撚啲講啦!!..........?

阿信沒有直視著我,雙眼沒有焦點般的遊走著,一臉沒精打采。

我抓緊阿信的肩膀,前後猛力搖晃,正要開口繼續質問……

?啪—————!!? 

……突然間,頭頂傳來了道奶白色的強光,從上面下的,打在了我們四人身上。

我本能地伸手蓋在眼前,嘗試掩蓋住強光…

打從進入了這建築物以後,我們一直所靠的光源也都是手機所發出的光線;突然有如此強勁的光線打在我們身上,雙眼瞳孔一時間無法適應過來,瞬間給照白了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頂!! 咩事!!?? 我聽到了中年男子的聲音。

?好光!! 有人開左燈!!? 是Peter的聲音。

然後,自無到有,漸漸的,我聽到了種機器運作的聲音…

?翁……翁……翁……翁………翁………?

這聲音有別於我們之前聽到的那種,似是更為嘈雜混亂,且愈來愈大聲…

?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

就像是…有很多台不同的機器在同時運轉中……

然後,我聽到了阿信的聲音…

?....喂!! 唔係啊! 大家快啲睇下!!?

聽上去,阿信的語調十分興奮。

我把雙手拿開,睜開雙眼,嘗試往周圍看去……

奶白色的強光再次照進了我的雙眼中........

我硬著頭皮的把雙眼持續睜開著,垂頭望向自己的腳尖,嘗試讓瞳孔把光線適應過來…

看著腳下的地板,我此時才發覺,不知什麼時候起,四周已經全都亮起了燈,一片燈火通明……

未機,我開始適應了周圍的燈光強度,腳底下的深灰色地毯開始清晰起來,我慢慢的抬起頭,往前方看去……

Holy shit………

我看著前方看到的景象,久久不能自語。

?嘿………? 

突然間,站在隔鄰的阿信開始笑起來,且愈笑愈興奮…

?…嘿…嘿……都話得架啦!! 都話部電腦無問題架啦!! 贏既唔得,輸既得!!...........你地自己睇下!!?

說罷,阿信攤開雙手,往前揚了一揚,示意我們好好看清楚眼前的景況…

對……無疑…那台電腦沒壞,一點都沒壞。

只見眼前整個?總控制中心?也都亮了起來,天花板上垂釣著許許多多盞長方形的鎂光燈,照射著奶白色的強光,把整個?總控制中心?都照射得光如白晝…

?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翁………?

從這裡看過去,所有桃木桌子上的電腦也全都開著了,十幾台顯示屏上一黑一白的閃爍著……

我突然覺得,這個?總控制中心?的實際環境,跟我們摸黑探索時所猜測的大為不同,就似是盲人摸象,摸出來的東西及實物距離十萬九千丈遠….

我望向?控制中心?彼端,就在那面高大的白色牆壁上,那塊灰色白色的龐大香港地圖上面,突然出現了點奇怪光芒。

我瞇起雙眼吃力一看,發覺那是地圖上的那些彩色線條,及迷你燈泡

此刻它們全都亮了起來,快速閃爍著……

閃得特別厲害的還有地圖上,那些散佈在香港各地的鮮藍色圓點…

光線正在那些藍色圓點中滾動著,猶如走馬燈的來回打著圈…

配合著那些從圓點中延伸出來的彩色線條,情況簡直就像,有什麼東西給激活了,正從這些藍色圓點中流向香港各地……

然後,就在此時,大概是從天花板傳來,某種聲音突然傳進了我耳中

?……………?

聲音非常大聲,震動了我們的耳膜,充斥了整個的?總控制中心?…

我們四人都沒有預計到會有這著,冷不防給嚇了一跳。

?……嘩屌!!? 我忍不住破口大罵。

?……嗚啊!!? 中年男子也給嚇得叫了出來。

阿信及Peter沒有叫出來,而是極力的保持著冷靜,筆直站在那邊,緊皺著眉頭,二人臉容上也露出了種不確定的焦慮神色…

?………嘰……嘰……嗚嗚………嘰……………嘰……………嗚嗚嗚…………?

然後,聲音裡似是夾雜了某種微弱的噪音……

就像是,麥克風剛剛扭開時,因為還沒給調教好而發出的那種尖銳的回彈噪音。

?…嘰……嘰嘰嘰……嗚………嘰嘰嘰嘰…………….?

聲音愈變愈大,直迫刺耳的程度;我們四人連忙伸出手蓋著雙耳。

?…………!!? 中年男子一邊抬頭環視四周,一邊痛苦的叫罵著,可惜我聽不見。

阿信及Peter也把手護住了雙耳,緊皺著眉頭,警戒的往四周望去……

?………嘰……嘰…嘰…嘰…嗚嗚嗚……嘰…嘰…嘰…嘰…嘰…嘰…嘰………?

聲音大得令人快要崩潰;那種誇張程度,教我有一刻在認真思索,是否應該盡快逃離這?總控制中心?……

毫無先兆,突如其來的一下…

?啵!!—————…………………?

那股噪音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某種極度低沉的聲音……

?……啪……啪啪!! ………………啪…………啪啪!!?

聲音緩慢得很,似是當一部影片給調至超慢動作播放時,會聽到的那種低沉而扭曲的奇怪聲音…

?……啪…………!! ……………啪…啪!!?

我隱約聽到,那聲音正在敲出個什麼拍子………

………嗯? 該不會,又是摩斯密碼吧…

沒待我想完,聲音就已作出了變化…………

我突然聽到了,某道超級低沉的男聲,彷彿是在麥克風那頭,幽幽地?唱?著…..

我發誓,我這輩子也從沒聽過如此低沉,又緩慢的?男聲?………

低沉得…….根本就不像是人類可接觸到的音域………..

?…………Th……is………maj………or……………tom…………to…………gro………und………con…………trol…………?

?!!?

聽到如此聲音,我已經顧不得聲音是有多大,連忙把蓋住耳朵的雙手放下,認真細聽……

?…………I……m……………step………ping……………thro………ugh………………th…………e……………do…………or………………………An………d………..I………………a…m…………………floa………………ting………………in…………th………………mo……………st……………pe……cu………………liar…………..wa………yyyy…………………?

我們四人驚訝的互相看著,臉上均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面面相覷

聲音低沉而緩慢,緩慢得快要被扭曲至無法辨識的程度;可無疑,?它?是在?唱?著,David Bowie的Space Oddity沒錯………

?…………係果首歌啊!! ……係……係果首歌啊!!? 中年男子聲嘶力竭的大喊著。

?………An……….d…………..th………………e…………..st…………….ars……………..lo………..ok……………v………er………………………….y………………………………dif……….fe………………………ren………….t…………..t……………………..od…………………………..ay…………………………………..?

我立即抬頭,環顧四周,嘗試找尋?歌?聲傳來的方向……

可就在此時,我看到了,?總控制中心?內的奇異景況……

我連忙伸手向前,指著放在我們前方的那台電腦;其餘三人見狀,立即回頭往桃木桌子上的顯示屏察看……

其實不止是這台電腦,而是,整個?控制中心?內的電腦,也都同步的顯示著這個奇怪的畫面…………

畫面正中央,黑漆漆的背景前面,某個貌似穿著白色太空衣的瘦削男人,正極其緩慢的?旋轉?著………

那是種比慢動作還要慢的播放速度;配合著頭頂那緩慢詭異的扭曲?男?聲,影片正以一格一格的龜速播放著。

……..我認得,畫面上播放著的,正是David Bowie的Space Oddity MV;我們在茶餐廳的那晚看過。

?…究.......究竟咩事...?!? 中年男子在旁疑惑喊道。

除了速度極其緩慢以外,顯示屏中的MV也沒有十分清楚;它的解像度非常底,影片都快要顯示成一格一格的小方塊了…….

除此之外,顯示屏中也充滿了雜訊,毎半秒就會閃出一些奇怪的銀白色雪花,似是某種影像在重疊的晃動著,阻礙了整部影片的播放…..

?……………..fo…..r……………..he……………..re…………………………………………..am……………………….I………………………si………………………..t………………………ting…………………………………..in……………………….a…………………….t…………………..in…………………….c…………………an……………………………..?

似是進入了副歌部份,頭頂上的那低沉?男?聲,持續地?唱?著。

然後,就在此時,我突然發現到那龜速播放中的David Bowie MV中,畫面的正右上方,顯示著句淺白色的英語字體……

隨著那緩慢詭異的音樂聲,那句淺白色的電腦字體正不斷的變化著。

?……………喂唔係啊! 你地快啲睇下呢度!?

我大聲喊道,伸手指向顯示屏的正右上方,示意眾人留意那句字體......

? full system reset in 10793 ?

…後方的那串數字不是靜止的,而是不斷的遞減著。

…? full system reset in 10792 ?........? full system reset in 10791 ?........? full system reset in 10790 ?........? full system reset in 10789 ?...............

倒數!! 它在倒數!!

?一萬零七百九十秒!! 即係……三個鐘啊!! 佢係度倒數緊三個鐘啊!!? 中年男子既興奮又緊張的喊叫著。

三個小時?! 

我一臉不解的看著電腦顯示屏,正想抬頭向阿信質問 (此刻我已認定了阿信是知道些什麼),突如其來的一個念頭,卻把我硬生生的停在了那邊……

看著那龜速播放中的David Bowie MV,以及那些銀白色的晃動雪花,我忽然覺得,好像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對……那些以奇異速度閃爍著的白色雪花,似是在放映著個什麼畫面

縱使那畫面是如此的凌碎,只道是半秒半秒的那樣晃動著,什至讓人無法辨識那到底是些什麼…

…可是,不知何解,看著這詭異景象,此刻我就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我瞇起雙眼,吃力的看著電腦屏幕,嘗試組織那銀白色的畫面到底是什麼…

? full system reset in 10782 ?...... ? full system reset in 10781 ?......? full system reset in 10780 ?...... ? full system reset in 10779 ?.............

此時,站在身旁的中年男子突然說道:

?喂喂……咪住先……點解我覺得……果啲白色雪花畫住既野……好似好熟口面咁既………?!?

聽罷,我驚訝的望向中年男子,大聲問道:

?………唔撚係啊嘛,你都咁覺得?!?

中年男子驚愕的看著得,猛地點頭,道:

?……係啊!! 好似唔知係邊度見過!!..?

我立即望向電腦屏幕,瞇起雙眼,死命盯著那不斷晃動的銀白雪花…

此時中年男子也動身靠近過來,一同近距離的觀看著那電腦屏幕。

深黑與銀白兩只顏色不斷交替著,看著那快速閃爍中的黑白雪花,我的眼球快要給刺激得流出眼淚水來了….

?……ca……n…………y……………o…………u…………………hea………r……………m…………e………………ma………………jor………………to………m……………ca……n…………y……………o…………u…………………hea………r……………m…………e………………ma………………jor………………to………m………?

然後,突然間,就在黑與白的閃電交錯間,我突然看到了些什麼……

...............是個畫面。

我看到了,在某塊白色的反光平面上,一枚又一枚的黑色暗影,正以疾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快掠過……

黑色暗影猛力地撞擊在反光平面上,或是回彈了起來,或是在平面上繼續滑行著………

畢竟這銀白雪花是黑白的,此刻我無法切實告訴你,畫面中的那東西到底是什麼顏色。

可這畫面都真在是太似曾相識了……雖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但我可以確定,曾幾何時,我一定是在某個地方,親眼目睹過這畫面……

那到底是………

忽然,銀白雪花畫面改變了,就似是攝像鏡頭的?zoom out?效果,那個黑白的畫面正慢慢的向外擴展著……

畫面中,只見是擠滿了人;一群滿臉笑容的男女,正圍成了個圓圈,不斷往圓圈中的一塊白色平面拋擲出些什麼東西……

畫面似是在某個室內空間中所拍,視點沒有很高,比周邊的那些男女都還要矮…

……一枚一枚的黑色暗影正從人群的手上扔出,快速地掠過半空,撃落在那反光的白色平面上。

……黑影撞擊在反光表面,或是回彈了起來,或是繼續滑行著

然後,站在圓圈中心位置的一個中年女子,木無表情的拿著了枝長長的什麼,伸出,把白色反光平面上的黑影都一拼掃走……

周邊圍著的男男女女,也都顯示出了一副失落的表情……

我突然覺得,這群男男女女的打扮都十分復古,衣著及頭髮都十分蓬鬆,有著更帶著些造型誇張的超大粗框眼鏡……..簡直就像是八九十年代的打扮。

畫面持續向外?zoom out?著,顯示出那白色的反光平面上,掛著了點什麼東西…

那是一塊巨大白色長方體,歪歪斜斜的懸掛在了那反光平面正上方,就在那木無表情的中年女子頭頂上……

巨大白色長方體中,寫著了幾行英語字體:

? Wrigley’s Spearmint Chewing Gum ?

…………??

然後,就在白色長方體的正下方,橫貼著句手寫的中文字體……

? 毎次“1蚊”硬幣拋中香口膠2個 ?

………嗄?

硬幣拋中……香口膠……2個………

我看著那白色的巨形長方體,久久不能自語;我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感到似曾相識了。

這……這…是…

………荔園?!

然後,沒等我有多餘時間繼續驚訝下去,畫面上的鏡頭已驀然一轉,轉向了旁邊的一個人影處。

那個人與?視點?靠得很是接近……可基於視點實在是太低的緣故,實在是看不到?那人?的臉……

可此此刻就算不用看臉,就憑?那人?穿著的衣服來判斷,我已經能夠確定,?那人?到底是誰……

看到這裡,我的心頭突然一暖……感動得快要哭起來了。

天,這是多麼熟悉的感覺……

就在此時,只見?視點?突然往上一提,往?那人?的臉看去…

…?那人?是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頭髮理得厚厚的,典型的八十年代流行髮式……

天啊……他好年輕哦…………比我記憶中還要年輕。

?那人?正開懷地笑著,正面的望向著?視點?裡,一副慈祥的臉…

?……………………………………………………? 

他低頭看著?視點?,問口說了點什麼。

可這只是個閃爍中的雪花影像,根本沒有任何聲效;此刻我唯一聽到的,還是天花板上傳來的那首詭譎的龜速Space Oddity……

反正沒差,反正此刻我不需要聽,也說得出?那人?到底是在講些什麼……我記得,我清楚記得。

宛如還是昨天的事,?那人?……不………我爸,我那當時還是四十幾歲的,親愛的老爸,正看著?視點?——我,慈祥問道:

?……掟階磚換香口膠…………阿池,想唔想玩啊……?? 我配合著黑白畫面上老爸的無聲口形,翻開回憶中的橘色過去,低聲的喃喃說道。

……我怎麼可能忘記?

那是一九九四年夏天,我八歲,老爸第一次帶我去,荔園。
  评论这张
 
阅读(109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