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ing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LOFTER精选

『轉載』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結局2/4)  

2012-07-03 16:58:01|  分类: 轉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Lost on a Red Minibus to Taipo”----Series Finale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結局篇----

2/4

確實有那麼一瞬間,我在疑惑自己應該採取什麼反應。

可我始終是個有道德低線的人,總不能說因為自己很想穿越隧道,回到正常世界,就繼續在這邊?推車?,不理Yuki的死活——即使不理會Yuki,我也有理會一下自己。畢竟,那群防毒面具人幹掉Yuki之後,就會幹掉我和中年男子。

可要面對的,總得面對。

?Yuki!?我激動大吼。

我從紅van車後躍出,向隧道入口處狂。與此同時,中年男子也察覺到事態的急轉直下,緊隨我的步伐向前衝。

?死火喇!?中年男子同樣大叫。

我們不約而同在口袋拿出手術刀,?嚓?的一聲把包裝撕開,亮出鋒芒。

說實在,面對四個防毒面具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拿著這外科手術用的小小刀片,到底可有多大殺傷力。在電影院充斥著爛片的悲哀年代,我們總會錯覺自己是個黑幫打手,拿著刀片是就能以一敵百,從太子一直屠殺至尖東。

此時此刻,我才真確的感受到,這種場面只是三流編劇的天方夜譚。

還沒跑至Yuki身邊,無數個?該怎麼辦?即以在腦間閃過——如何握刀?如何刺入?是否真的刺得進?一個人要刺多少下才死?會很多血嗎?當我攻擊一個防毒面具人時,其他的會如何反應?我和中年男子應該列個陣式嗎?我們……會死嗎?

這一切只是兩三秒間發生的事,兩三秒過後,我和中年男子已跑至隧道入口——Yuki的身旁。

Yuki此時已被嚇至花容失色,雖然拿出了手術刀,手卻在激烈的震動中,完全不在?可戰鬥狀態?。

?走!?我大喝一聲,伸手把Yuki撥開,用以一敵四的霸氣姿態,站在防毒面具人中央。

我看著他們的?臉?,那兩塊圓形玻璃後的黑白眸子,心裡已再沒時間驚慌。

——可自我們從紅van車後奔出,來到隧道入口的這一剎那,這短短幾秒間,有一件事還是教我感到非常不妥。

對啊,有點不對勁,這四個防毒面具人好像根本沒動過。到底是……

說時遲那時快,怎料在我皺眉疑感的同一瞬間,四個防毒面具人身影即猝然一晃,同時動了起來……



死了!此際我被四人包圍,驟時間脫不了身!

?阿—池—!?中年男子在後方尖叫,?小—心—!?

我緊咬牙關,硬著頭皮把手術刀向前揮去,胡亂刺向其中一個防毒面具人……

卻刺了個空。



四條黑色身影沒錯是在動,動的方向卻不是衝我而來,而是腳下的柏油馬路。

?啪嗒……!?四個防毒面具人同時倒地,如同死去。

右手握著手術刀,我依舊維持著?攻擊?狀態。什麼事?究竟發生什麼事?

我回過神來,看著身旁突然倒下的四個防毒面具人,莫名奇妙。

?阿池……你無野嘛??中年男子在後方緊張叫喚。

我搖搖頭,緊握手術刀,把視線移至地上的防毒面具人,警惕察看著。我用力在其中一個身上踢了下,沉沉的,毫無反應。

他們,死了?

這麼突然?

?究竟發生咩事……佢地點會突然出現??我轉過頭來,看著一臉哭相的Yuki。

?我……我都唔知,頭先我岩岩落車,諗住睇下條隧道入面。然後無幾耐,我就聽到你叫我,我就即使轉頭睇下你地點啦,點知一轉頭,佢地就突然出現係我面前喇!?Yuki臉上非常蒼白,嘴角顫栗,語無倫次。

別說是Yuki,其實我自己也在暗暗震抖,畢竟,我們才經歷了個九死一生的場面。

?突然間出現??我嘗試平覆自己,充鎮定。

?係……係啊!?Yuki猛然點頭,?就好……好似係隧道入面衝出黎咁!?

隧道?我正想轉身往隧道末端看去,中年男子卻突然叫道:?咪住先!你地睇下佢地條屍!?

聞言,我再次往地上的防毒面具人屍體看去。

?佢地個身流緊血啊!?中年男子此時已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近距離觀察著,?係啊,成個背脊都係血!?

循著中年男子的指示,我驚訝察看那些背部朝天的防毒面具人屍體,發覺在黑色西裝中央,歪七扭八的給貫穿了個深紅色的圓形破口。

霎眼看去,四個防毒面具人,他們的背部也有這種圓形破口。

滾滾鮮血,自這些破口不斷湧出。

我只是個普通市民,從沒未參與任何犯罪活動,更遑論說是槍林彈雨的駁火場面,可對於這種常常在電影裡面看到的?子彈孔?,雖則是第一次親眼目睹,卻是一點都不陌生。

亳無疑問,這些防毒面具人都是給槍殺的。

不論他們是給誰殺害,既然有防毒面具人在此把守,試圖阻止我們進入隧道,這就足以証明我們來這是正確的:獅子山隧道,的確是個非常關鍵的地方

而且,以他們背部的血跡斑斑看來,應該是老早前就給什麼人射殺,一直負傷逃跑至此,在隧道口跟我們湊巧遇上……真的是湊巧嗎?

一想到這裡,我即反射動作往隧道裡看去。

然後,在我轉過頭來,看見隧道盡頭的那一瞬間,我即徹徹底底愣住了。



?嗄??我傻眼看著前方,意識不過來。

我茫然看著隧道盡頭,緩緩搖頭,難以相信這就是平均毎天有九萬架次車輛通過的的獅子山隧道……這到底是什麼回事?為何前天踩車去美孚的時候,沒有看見這種事?還是這東西一直都存在,只是我從來沒發覺?

蹲在地上的中年男子,此時也察覺到我的不妥,轉身往隧道裡察看。

?嗄??中年男子同樣驚訝,未料到會看到如斯景象,?點……點會咁既??

這個問題,除了躺在地上的四個防毒面具人,我相信沒人能夠回答。

我回頭看著臉青口唇白的Yuki,問道:?係咪落車果時,已經係咁?

Yuki猛地點頭,眼睜睜道:?係……係啊。?

站在原地,看著前方的?隧道盡頭?,我突然想起一年事,連忙從口袋裡取出手機,察看時間。

手機界面的頂端,清清楚楚的閃爍著個時間:?1:12?……

Shit!
Shit!!
Shit!!!

該死的防毒面具人!該死的獅子山隧道!過了!我們完全過了阿信所說的倒數時間!回……回不了去喇!

?F—u—c—k—!?我怒不可遏,向天咆哮。

?阿池……?中年男子看著我,一臉憂心問道:?我……我地係咪過左時啊,嗄??

我沒有回答而是蹲了下來,執起手上的手術刀,瘋狂往腳底下其中一個防毒面具人屍體上猛刺,歇斯底里叫罵:?一日都係你地班仆街!最衰都係你地!?

我完全失去理智,手起刀落,不斷來回猛刺:?仆街,仆街!阿怡仲等緊我,阿怡仲等緊我架!?

?嚓—嘎—!嚓—嘎—!?

西裝被刀片割破的聲音傳入耳際,防毒面具人的鮮血從破口溢出。手術刀已被染為紅色,更有鮮血濺到我的臉上。可我不在乎,繼續把屍體刺得千瘡百孔,以洩心頭憤。

中年男子急步上前,用力把我按住:?阿池!阿池!冷靜啲……唔好咁啊阿池!?

?啊呀呀呀!?我狂呼怒吼,極力反抗著中年男子的施壓,激動道,?我地過左時喇!已經過左時喇!明唔明啊……我地永遠都翻唔到去喇!?

我的右手想繼續猛刺,卻被中年男子強行拉住了。

?冷靜啲啊!阿池,冷靜啲啊!?中年男子只道制止我,卻想不到個理由來說服我——相信在他心裡,此刻也是同樣的絕望和迷失。

未機,我終於停止了掙扎,鬆開中年男子的手,茫然在四條屍體中央坐了下來。

我就這樣喘著氣,猶如一只鬥敗了的公雞,失神跌坐在獅子山隧道中

我轉過頭來,看著隧道入口外,早已拋錨冒煙的紅van,然後又轉回頭來,看著隧道另一端的?盡頭?……我看著看著,突然覺得這一切都非常可笑。

我們……到底在幹嘛?

三天以來,我們所給予的指示、線索和理論,毎次看來都是充滿希望,似是真的有一條可以解開迷團,可以領我們歸家的路。可我們毎次的上山下海,毎次的犧牲,倒頭來,根本就亳無結果——無論是眼鏡青年提出的,還是阿信指示的,這一切一切,根本就毫不連貫,沒有邏輯,完全合不起來!

即使小巴司機沒有?發病?,即使紅van沒有給撞毀,即使我們能夠按時來到獅子山,嘗試穿越獅子山,我們還是不會回得了家!

?嘿嘿……嘿嘿……?我看著前方的?盡頭?,失神笑了出來。

——邊笑,邊流淚。

?呃人……嘿嘿,呃人……?我笑著,哭著,?我地全部都係『超級大傻仔』,比人昆哂喇,嘿嘿……?

中年男子看著我,只是把手輕輕按在了我的肩膀上,就再說話。

我們三個同時站在白光遍地的獅子山隧道中,看著隧道另一端,那黑漆漆的?盡頭?,就沒再說話,再也說不出話來。

因為這根本就不是一條隧道,而是一條死路。

隧道的另一端根本沒有出口,而是一道厚厚的黑牆。

其實根本還沒有到隧道的?另一端?,就在距離入口的五十米左右處,猶如一條還沒有建成的隧道,厚厚的黑牆,實得不可在實的黑牆,就這樣大喇喇的擋住了整條馬路,把它從中斷開。

除非我們曉得穿牆,要不是,即使小巴司機沒死,紅van沒拋錨,我們還是那裡都去不了。

不要嘗試問我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為啥獅子山隧道中間會突然有塊牆擋住。我他媽的不知道。

我只知道,一切都結束了。
對,我們那裡都逃不了。

然後,就在這前無去路,傷心欲絕的時刻,Yuki突然離開了大隊,獨自往前踱步而去。

?噠——噠——噠——噠——?
她的腳步聲迥蕩在白色的弧形隧道裡,空洞詭譎。

我勉強忍住雙眼間的刺痛,抬頭看著她的背影。

?噠——噠——噠——噠——?
Yuki愈走愈遠,愈走愈遠,向那著那黑牆走去。

我和中年男子對望了下,顯出一副不能理解的表情……她到底要上那去了?

就在我想到這疑問的同一瞬間,Yuki的腳步即遽然停住了,躊躇了片刻,然後慢慢轉過頭來,看著我們。

不知何時起,她的右手已溘然提起,筆直指著前方黑牆某處。

?大家……?她的語氣依舊柔弱,聲音小得快要聽不見,?前面塊牆果度,好似有度鐵門……你地,要唔要過黎睇睇??

****

甫打開鐵門那刻,迎面吹來一陣冷風,空氣彷彿瞬間下降了幾度,我不禁打了個哆嗦。

門後沒有奇幻的出現了異世界入口,夏威夷沙灘的椰林樹影,或是一片莫名其妙的冰天雪地。鐵門前,鐵門後,還都是同一個世界

腳下還是一樣的柏油馬路,頭頂還是一樣的白色弧形天花,兩旁還是一樣蒼白的強力射燈——還是一樣,我們還身在這該死的獅子山隧道裡,完全沒差。

除了,隧道中央所放置的一台龐大機器,以及它所發出的?嗡嗡?響叫。

第一反應,我即想起在大帽山頂的?數位系統署?內,那群匪夷所思的電腦群所發出的聲響,兩者之間似乎有點相似,除了現在這台機器的運作聲,好像還要比電腦的更大一點。

機器很長,非常長,大約有兩百米左右的長度,直透入隧道深處。

它的外表非常奇怪,白色的弧形隧道下,這台機器卻是一條超線筆直的長方體,就似是一塊極其龐大的橡皮膠,給擱在獅子山隧道裡。

不一樣的是,這塊橡皮膠卻不是塑料造成,而是由混凝土建成。

我不清楚它是否整?條?機器也是一團實心的混凝土(那還叫一台機器嗎?),還是混凝土只是它的表面保護層。反正孤陋寡聞的我也從沒見過類似的東西,且聽到它的?嗡嗡?響,我還是先入為主的,把它當成了一台機器。

然而,即使我花再多的筆墨來形容這機器,我還是沒法把?隧道?裡頭的真實環境切實形容。因為,任憑這機器有多龐大,外形有多古怪,它還根本不是我們此刻看見的焦點。

——還遠遠不是。

因為,此時此刻,就在我們的正前方不夠兩米處開始,白色的弧形天花下,深黑色的柏油公路上,是一具一具的屍體。

屍體雜亂無章的躺伏在柏油路上,亳無生還跡象。
屍體全都穿著黑色西裝,頭戴深色防毒面具……

防毒面具人的屍體。

他們集體伏屍於獅子山隧道內,集體死去,死得不能再死。

大概有幾具屍體?20具?30具?不……還不止……該不會有50具,他們該不會已全軍覆沒了吧?

遍地屍首,基本上,?隧道?內所見的大部份位置,也沒差別的卧伏了一個或以上的防毒面具人屍體。他們全都沒取下面具,就這樣直接死去了。

事件發生的三天三夜以來,除去剛剛從獅子山隧道出來時所發現的?無人之境?,我必須承認,這遍地屍首的場口,的確是最誇張,最駭人的其中一幕。

我們仨就這樣的站在鐵門旁邊,思緒筋給眼前的景象衝擊著。

?究竟……?身旁的中年男子眼睜睜看著前方,完全傻了眼,?究竟發生咩事?呢度係邊度??

很可惜,此時此刻,我和Yuki二人依舊一頭霧水,還是無法對中年男子的題問,提供一個全面而合理的答覆。

我猛地搖頭,嘗把把呆滯的驚嚇感甩走。看著眼前的奇怪畫面,我頓時把剛才經歷的情緒低潮掃清,緊皺眉頭的認真研究著。

我向前踱步,嘗試分析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我走到其中一具防毒面具人的屍體旁邊,蹲下來觀眾。

這些防毒面具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到底是如何死去的?這是我立即想到的疑問。我想起剛才在隧道口看見的四個防毒面具人,他們全都是給槍殺的——一想到這,我即著力在這些屍體中,找尋類似?子彈孔?的存在。

卻找不到。

無論我是有多用心的觀察這些屍體,嘗試在那些深色的西裝外套上,找尋那種深紅色的圓形傷痕,卻始終還是找不到……難道他們不是給槍射死的,死因是?另有其物??

然後,就在此時,身後突然傳來一下?啪喇?的鋼鐵碰撞聲,以及Yuki的驚聲:?啊呀呀呀!?

我立即回過頭來,向聲音源頭方向看去……

不知何時起(大概就在我蹲了下來研究屍體的這段空檔),Yuki竟逕自走到了隧道的最邊緣位置,靠著那塊反光的弧形白面,研究著點什麼。

我和中年男子聞叫(這時他也逕自走開了),瞬間即往隧道邊緣奔過去,來到Yuki身旁。

?Yuki!你無事啊嘛!?首先出聲的是中年男子,他一臉緊張的看著Yuki,似是很是著覺我們剩下的?唯一一個女生?。

我踏步上前,看到Yuki所站的位置再過去,柏油馬路外側,正是一個接一個的銀灰色反光鐵箱。

毎個鐵箱的最中央位置,都端正的給印上了一行粗體電腦字體,卻是日語,我看不懂。

如沒弄錯,剛剛所聽到的金屬碰撞聲,正是當Yuki伸手翻開其中鐵廂時所發出的聲音。

?無……我無事。?Yuki嘴角抖震著,一副驚甫未定的樣子,?我……我只係無諗過打開會有聲,比……比佢嚇左一跳。?

我點點頭,示意明白。心裡卻實在不明白,一向怕事的Yuki,怎麼會突然變得大膽,竟獨自一個去亂開?別人家?的東西?(姑且把這當作防毒面具人的一個秘密基地吧。)

?Yuki,你無啦啦做咩開人啲野啊??中年男子說出我的心聲,疑惑問道:?做咩啊,個箱入面有啲咩啊??

聽到題問,Yuki即搖了下頭,指著鐵箱上的那行電腦字體,尷尬道:?無啊……因為我見到佢寫住XXXXXX,『飲品』,所以好奇,想打開黎睇下……?

飲品?這裡可是獅子山隧道啊!怎麼會有人把一箱箱的飲品,擱在這邊?傻的嗎?

我默不作聲,立即動手打開身前的鐵盒,一探內裡乾坤。可接下來看到的東西,卻叫我暗暗吃驚……鐵盒裡是一列一列的白色層架,一瓶一瓶,五顏六色包裝的飲料,正整齊的排列在層架上。

我緊皺眉頭,把層飲料魚貫取出。

維他奶、維他檸檬茶、道地綠茶、可口可樂、雪碧、津路、CC Lemon、屈臣氏蒸餾水、屈臣氏蒸餾礦泉水、維他朱古力奶、生力、維他蜜瓜奶、維他菊花茶……

對,你說得出的,這裡都有。

我隨手握著一瓶津路,扭開,品嚐了口,的確是貨真價實的津路沒錯。我緊皺眉頭的疑惑著,百思不解——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點……點解會有咁鬼多野飲既呢度??中年男子同樣不解,隨手取出一瓶可樂,扭開,呷了一口:?嘩,係就係無冰,不過同7仔賣果啲,真係一樣味架喎。?



中年男子剛剛說什麼?這可樂,跟街外7-11賣的味道一樣?

驀地,猶如一道落雷,一個極其可怕的念頭崩進了我腦海,手臂上全然已是雞皮疙瘩——不……這決不可能。

我立即往旁邊走去,來到一個相同外形,相同大少的鐵箱旁,指著它表面的那行日語字,向Yuki問道:?呢隻字點解?呢隻字點解啊!?

看到我突然的激動,Yuki完全傻了眼:?XXXXX,應……應該係『餐廳』咁解。?



對了!

聞言我即打開鐵箱,低頭看進去……

就在此時,旁邊的中年男子步至我身旁,興奮叫道:?阿池,我諗到喇!會唔會,係啲日本仔肚餓,所以係7仔偷哂啲野返黎煮糧啊。你睇,呢啲野飲牌子,7仔OK果啲全部都有——?

驀地,鐵盒內,我的右手觸碰到了點什麼,是一個紙質盒子——找到了。

我抵著心中的激昂,顫抖把紙質拿出,那在中年男子臉前。

中年男子頓時住口,疑感看著眼前的這紙質,這個粉色外層,鑲上了金邊波浪紋的長方紙質。

?咁……咁熟口面既??中年男子傻眼,還不會意。未機,他突然想起,興奮叫道:?哦!我知喇……蘋果批,係茶記裝蘋果批個盒啊!嘩,佢地連呢啲都偷啊??

說完,中年男子即白痴的看了下Yuki,二人莫名奇妙的面面相覷了下。

?啪!?的一聲,我把粉色紙盒打開,露出低下的蘋果批。我低頭看著蘋果批,拿起,咬了一口。

?其實……我諗我地一路都搞錯左件事,將主同客調轉左。?我用手背擦嘴,把丟下的蘋果批丟在地上。

看到我如此行徑,中年男子和Yuki二人無不傻眼。

我抬起頭,用手指著身後的鐵箱,向他們道:?呢個寫住『餐廳』既箱入便,大大話話放左廿幾盒蘋果批,全部都係我頭先攞出黎既呢隻款咁。問題係,一間茶餐廳,根本唔會一次過焗咁多蘋果批——所以,我好肯定,呢啲蘋果批並唔係日本仔係茶餐廳度偷番黎既!?

中年男子看著,樣子依然白痴。很明顯,他還是聽不懂。反觀身旁的Yuki,卻突然轉了臉色,似是意識到我在講什麼,開始懼怕起來

?我地一路都搞錯左件事,將主同客調轉左。?我嘆了口氣,把未說完的話接上:?我地一路以黎所飲既水,所食既野……睇怕,其實都係日本仔比專登留比我地。?

****

?犯人469891的最後一夜?

被關在黑暗的這四個月零七天來,我常在想,要是我早幾年出生,那該會是個喜劇還是悲劇?

打從?民主黨?在47屆的總選舉中慘敗,給近幾年才新崛起的?建民新黨?以壓倒性的國會席次勝出,成為國家的新執政黨,這個位於亞洲東部的狹小島國,即被徹底改變了。

我可不是在說小學課程給加插了不盡不實的?民族自我膨脹?史料,也不是說東京街頭給瘋狂安置了比路燈還要多的攝像鏡頭,更不是在抱怨?建民新黨?的黨首後藤靖一,他那媲美納稅希魔的演說功力,以及群眾瘋狂擁護他的那種法西斯氣氛。

不,這些社會上的潛在轉變,都與我沒關。

我說的可是?建民新黨?上位後,隨即修改的?死刑法?。

這當然是我身受其害之後才學會的事,不然,一個普通人根本不會嘗試了解這種死刑不死刑的事。

本來,在憲法監管下,日本政府如果要向任何犯人執行死刑的話,就必須先叫法務大臣點頭,同意簽署死刑執行令。為著信仰理由或道德責任(畢竟是下令去殺一個人),過去就有很多法務大臣在任內期間,拒絕簽署死刑執行令。

配合著?刑事訴訟法?的規限,從事件的發生到審判?死刑確定日?,即使省去重複上訴的煩瑣步驟,最快也至少要2年的監禁。即使確實到了?死刑確定日?,而最高裁判所也終於確認了死刑的執行,從這天開始倒數至死刑實際執行的日子,可能又會長達3、40年。

也就是說,?死刑?這兩只字,在日本其實只是種威嚇信號。很多時候,尤其是那些年齡比較大的死囚,他們根本不會經歷給絞繩勒住脖子,窒息而死的感覺——在那天來臨之前,真正的死神或許已把他們帶走了。

然而,我說的只是以前。

打從?建民新黨?上位後,那群亳無人性的法西斯狗即勒緊法例,把?死刑確定日?的頒布日期強行拉前,又把?確定日?和實際?行刑日?間的綬衝期,大大縮短。

更什的是,自菊地雪惠這潑婦擔任法務大臣後,在她鼻子下通過出來,點頭同意執行死刑的犯罪案件,數字即以直線上升。我什至懷疑,她有否認真看過呈上去的那份文件,就簽下自己醜陋的名字,奪去人一生。

就以我自己為例,從我和有希子爬進本田先生的大宅,情急把武士刀插進了他三兒子的胸口算起,我被關在房間裡的時間,正如我一開始說過的,就只有四個月零七天。

我常在想,要是我早幾年出生,給人絞至大小便失禁前先得擱個三、四十年,?一了百了?換成?等待?,那該會是個喜劇還是悲劇?

我想了很久,也想不出結果來,只因我只想到有希子。

我不知道有希子是否也判得同樣刑期,從荒川河運動場給警察車包圍的那刻起,我就再沒見過她——無論我如何大吵大鬧,絕食暈倒,他們就是不讓我見有希子。

然後,終於到了現在,他們再也不會讓我見到世間上的任何東西。

?469891,來,跟我一起唸吧。?小山神父眼睜睜看著我,和藹說道:?唸了,上帝就會寬恕你犯下的罪,死後等待你的將不是地獄,而是天堂。?

我看也沒看,繼續把視線放在懺悔室的藍灰色牆壁上,沒發一言。

?來,跟著我唸吧……?小山神父翻開手上的聖經,把頭垂下,雙手合十的祈禱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禰的名為聖,願禰的國降臨,願禰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小山神父的聲線低沉得很,猶如寺廟中的呢喃唸經的僧侶。我可不知道,原來天主教和佛教是有這方面的異曲同工。

我把雙眼合上,享受著這片刻的寧靜。

?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腦海間,我只想到了有希子的臉。

她的身溫,她髮膚,她的眸子,她的唇色。我和她共同渡過的毎一個危機,毎一個晝夜……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

未機,小山神父讀完了虛偽的禱告詞,合上聖經,抬起頭來看著我。

?469891,你幹嘛不唸經文呢??小山神父失開口,語氣失望,?我們已經盡最大努力想把你從罪惡中拯救出來,得到上帝的寬恕。?

?呵,謝謝喇。可我不打算準備寬恕上帝……?說罷我彎腰向前,?骨吐?一聲的把口水吐在小山神父的聖經上,?寬恕我個屁,幹你媽上帝。?

我的狂妄行為卻換來了守衛的斥責:?469891,你給我住手!?

守衛步上前,把我從深藍色的沙發上拖開,拉下地面,隨即就是一記強而有力的腳踼,直撃在我的腹部……

?幹你娘,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

守衛在瘋狂拷打我,因為他知道我快也說不出任何一句可以投訴他的話:?是你爸從上面下來了指示,我們才特意找來小山神父!要不我們才不要你這種渣滓,有懺悔的機會!?

說罷又是一腳,直敲在我的胃間。我緊咬牙根,口中只是悶哼,告訴自己千萬不可喊出口。

小山神父對我束手無措,搖頭感嘆,一臉失落地退開。

給揍打之後不夠五分鐘的時間,情況已急轉直下,我被迅速戴上了一個深灰色的頭套,再沒有多餘的廢話,把我拉扯到隔壁一間更為涼快的房子裡。

如無意外,就裡就是行刑室。

我被領到一個地板有點搖晃的位置上站著。?喀嚓?兩下,我的雙手和雙腳給同時鎖上了。

驀地,我感到脖子冰冰涼涼的,似是有條繩索之類的物件,繞住了我

來了,腳底下的搖晃,應該就是死刑台的活門裝置——活門一打開,我的一生即輕鬆走過。

忽然間,前方某處傳來一把我從沒聽過的聲音,十分蒼老……

?469891,我是來自檢察廳的檢察官,負責監測這次行刑的執行情況,確保你在按照大日本國法的情況下,依法死亡。?蒼老聲音頓了一頓,又道:?在行刑之前,469891,你有否什麼話想說??

我一邊上下掙扎,一邊看著前方給蒙蔽著的黑暗,歇斯底里罵道:?快點吧!我從小的志願就是給吊死了!天啊,我愛死給人吊死的滋味了!快點成全我吧,哇哈哈哈哈……?

我聽到檢察官嘆出了口氣,然後是他緩慢的腳步聲。

如無意外,他已走回了隔壁房間,透過牆上一大塊玻璃,準備觀看我的死列。

當然,我到死也不會告訴任何人,我那激烈的上下掙扎,其實乃是一種過於害怕的反射動作——我畢竟不是心理變態者,站在死亡面前,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我還是會無可避免的害怕起來。

此時行刑室裡已完全靜謐,剩下我一人。

他們隨時都會按下按鈕,我隨時都會極速向下墜去。

結束一切。

?喀喀喀……?我激動搖曳著雙手,嘗試鬆脫,雖然我清楚知道這件事不會發生。

?卟通卟通卟通……?背部開始快熱,心跳誇張得似是快要掉出來,無可否認,我真的很怕,很怕。不!不成!別害怕,我要保持男人的尊嚴般死去!

就在此時,我突然感到下身有種涼涼的感覺……Shit,該不會是害怕得失禁了吧。

我激動喘著氣,胸口上下起伏著,細聽著行刑室裡的空嗚。

還是沒有下墜。

到底會是什麼時候呢?下一秒嗎?還是再等三十秒?一分鐘?五分鐘?天啊,千講不要那麼久!給我一個痛快,這乾等比死更難受!

還是沒有下墜。

天!我真的很害怕!

未機,我終於忍受不了,乾咳了下,隔著頭套的向前叫嚷:?不要殺我!我求求你們,千萬不要殺我!我求求你們!請給我一個機會!我知道你們聽到的!對不起……不……不!殺我吧!請不要殺有希子!你們放過她吧!我求求你們,請放過她吧!?

我語無倫次的叫喊著,臉上早已全是淚水。我覺得自己已經給死亡嚇壞,墜入了歇斯底里的瘋狂世界。

?對……殺我吧,只要不殺有希子就可以了。?我無助呢喃著。

?你確定??

一把男人聲音問道,我冷不防給嚇得彈跳起來。

?誰?誰在講話?誰在跟我講話??戴著頭套的我,胡亂向前叫喊著。行刑室裡還有人嗎?怎麼可能!

?你真的願意,用自己死亡來換取有希子的存活嗎??

?誰!誰在講話!老子問你是誰啊!?我激烈掙扎著,隨即又大叫,?我願意,我願意!我現在就死!我現在就可以死!但你們千萬不可以碰有希子!千萬不可以!?

?很好。好好記住你現在對死亡的覺悟,你很快就要用上它們。?

聽後我不禁皺眉……嗄?他在說什麼?

甫聲音說完,我即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然後是一陣刺眼的光明,頭套已給迅速脫下。我看著前方,雙眼卻因突然的強光而適應不過來,什麼也看不到。

?要是我告訴你,世上就有這麼一個方法,你和有希子都不用死。
你願意犧牲些什麼來換取??

我強忍著淚水,堅定的看著前方,嘗試看清說話者的容貌。可無論怎樣看,那背光身影也都看不清楚,只道是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

他就站在我正前,右掌張開,猶如一只?上帝之手?般放在我臉前…

?一切,我願意犧牲我的一切!?我流著淚水,激動大吼。

?非常好。?

說罷,西裝身影往前走近一步,擋住了光線。

同一時間,我看清了他的臉。

天,我怎麼會望記了這聲音是誰!是我太害怕了嗎,還是我們實在太少講話了?

?爸……?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難以置信。

只見穿著西裝,滿頭白髮的老爸,面無表情的看著我,手掌依然打開……

?我有一個計劃,想聽嗎??
  评论这张
 
阅读(18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