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受诗意、感受真诚、感受圣洁

代老师网易博客 耕耘教育 探索文学

 
 
 

日志

 
 
关于我

语文教学研究者,班主任工作实践者,业余文学创作者,文学社刊编辑者,教辅图书策划者,语文报刊撰稿者,诗意生活追求者。曾信笔涂鸦逾百万万字,主编参编语文教学辅导类、作文类图书数十册。应邀做公开课、讲座、讲学等多场。河北省语文评优课一等奖,保定市班主任素质比赛一等奖,有学术专著《作文心法》。本人QQ:869258057(已满),1290909526(可加)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遥远的怀念  

2013-12-30 19:40:00|  分类: 原创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远的怀念

­——献给我的启蒙恩师贾志娟先生

 

代立然

 

 

1

 

那天,父亲从老家来,无意中对我提起:“我听老胡家的人说,贾老师前一阵儿去世了。”

“贾老师去世了”,我轻轻地嗫嚅着。

 

2

 

记忆早已飞回那遥远的过去。

1985年,我刚满八小岁,正是需要入学开蒙的时候。可是贫穷的家庭却并没有把我上学列为什么正式的事宜。但机缘还是来了,我记得是81那天,妈妈牵着我到合作社(其实就是商店)买东西,正巧遇到边上的小学一年级开学,妈妈见我平时的一些玩伴都坐到了教室里,妈妈这才知道耽误了入学报名,她只好和贾老师商量,看能不能也让我上一年级试试。

终于,我坐到了这间教室的最后一排。这时我才敢抬眼看一看讲台前面的老师。贾老师是一位中年妇女,四五十岁的样子,中等身材,个子不高,慈祥的面容里满含微笑。这就是贾老师给我的最初的印象。

老师开口讲课了。最开始是教我们写阿拉伯数字“1”“2”“3”,我那两只拿惯了放羊鞭的脏兮兮的小手怎么也不听使唤,急得满头大汗,也写不出这简单的“1”“2”“3”来,我甚至觉得,学这个还真是不如放羊好玩呢。其实,确确实实村里有个别的孩子不上学或晚上学。

很快贾老师发了我这个“后进生”,他就手把手地教我,从执笔的姿势教起,到运笔的方法。贾老师的手紧紧地攥着我的手,手心里的温暖很快地传递到了我手里,我的心里。我感觉到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牵引着我,牵引着我手中的铅笔。

中午的时候,当我把这一天上午所学的成果展示给母亲看时,母亲正在和面的手停住了,她认真地看了看我写的字,欣慰地笑了。

 

3

 

很不幸,上了一段时间后,我竟然被贾老师“开除”了。

学校所学的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确实是太难了。那真是“狗咬刺猬”,不知如何下嘴的感觉。学完了“a”“o”“e”,又学“人”“口”“手”,可我实在弄不清这些曲里拐弯的字母和这些方方正正的汉字之间有什么关系。数学甚至开始学应用题,我连题都读不懂,更别提什么列式、计算、答题了。

具体是什么原因我确实记不清了,总之是学习不好,或者没写作业,或者听课不认真之类吧。总之,那天上着上着课,贾老师让我回家,让我告诉父母就说我被开除了。

小小的我被吓慒了。无精打采地回到家里,眼泪早就流了下来了。

母亲安慰着我,说别怕,她去找贾老师。

具体贾老师怎么与母亲说的我也记不真切了,但我确实又坐到了教室里。晚上回家后,父母都对我说,咱们老代家没有笨人孬人,你太爷还有你爷爷都是识文断字的,只是因为文革的原因咱们的家道才中落下去的。你一定能学好。

很是奇怪,被“开除”过一次的我,再听课做作业时竟然似有神助,慢慢地我开窍了。

一年级第一次期末考试,我数学语文都是九十几分,虽然班内有几个同学考的是双百,但我还是比较满足,父母也很高兴。

 

4

 

想起那时的学习生活来,怎一个“苦”字了得。

说是学校,其实是文革时没时地主家的宅院充当的,只有一排教室,没有围墙,左面是合作社,右面是大坑,前面是人家,后面是一条路。教室很小,教室是黄土地面,坑洼不平,光暗黯淡。晴天的时候,也只是透过小小窗户,照进几缕刺眼的光线来。那光线里,还分明地能够看到众多飞舞着的小灰尘,估计不是PM25能够形容的吧。冬天的时候,教室里生一个土炉子,尽管火苗腾起老高,但也阻挡不住外面的冷气。贾老师指挥我们从家里拿些塑料布,还有装化肥的口袋,把小小的窗子封堵上。这样,教室里就更黑了。

可是在这样的教室里,却从来都不缺乏笑声。贾老师的课风趣生动。无论是数学,还是语文,都是贾老师一个人教。从早到晚,一个老师陪伴着我们这二十一二个孩子。当然孩子们学得也很认真。我只记得,村里的王超、艳彬、丽丽、艳茹、红涛等同学的学习都很好。我当然也不错,而且是越来越好的那种。

有一天,贾老师突然说要给我们上一节体育课。 体育课?这对同学们来说可是太新鲜了,我们连体育课是什么都不知道呢。贾老师一声令下,我们便一窝蜂地跑到了教室前大坑边的空地上。我们这群“乌合之众”在贾老师的指挥下排起了队,然后贾老师教我们报数,左右转,齐步走。这节课,用现在流行语来形容,可谓是“笑点频出”。我和我同学们报数时经常喊重了,左右严重地分不清,齐步走时胳膊和腿顺了撇……

老师还会弹脚踏琴,边弹边唱,教我们音乐。我记得我们的《上学歌》《国歌》《少先队队歌》《让我们荡起双桨》等歌曲都是贾老师教会的。只可惜,我的整个家族音乐细胞都不行,对于唱歌这一行当,算是辜负了贾老师的才华。

大约是二年级的时候,也可能是三年级时,大约是出现了严重的安全问题(只是推测),我们的学校不能使用了,我们便搬到贾老师的家中去上课。我的印象中,贾老师家在村里相对是富裕的,她家的大门是有门楼的。每天我们几个去得早的,便使劲儿地敲贾老师家的大门,贾老师在门里答应一声,便来开了门。

“教室”就设在老师家的院子里。在墙上钉好了黑板,大树下摆好了课桌,贾老师一声“上课”,我们起立呼“老师好”,然后一切正常。放学了,我们依然认真地做着值日,把贾老师家的小院打扫得干净净的。我们就怕下雨,因为下雨的话我们就只能放假。

 

5

 

四年级时(也可能是三年级,总之记不清了),五个村合建的“当陌中心小学”落成了,红砖瓦房的教室,有围墙,有操场,有厕所,甚至还有一口压水机。上学的条件大大改善了。

我们搬到了新的学校,贾老师的课也轻松了些。语文课开始由一位姓张的女老师来上,后来是杨辉老师来上,其它如体育、美术等也有了老师来上。贾老师重点只教数学,也可能还兼着音乐、历史、地理等课。具体确实记不清了。

老师的精力更充沛了。贾老师的数学课是我们特别喜爱的学科,也是我特别喜爱的学科。一天晚上,停电了。吃完饭,我坐伏在炕桌上的油灯下做作业,前面的题一切顺利,到了最后一题,确实难了些。我做了很长时间也做不出来,爸爸早就睡下了,妈妈也困得不得了,可是我还是一副不做出题来不罢休的样子。妈妈劝我说:“儿子,别写了,这么难,肯定是题出错了。”可是小小的我觉得不做出来,就无法满足我的虚荣心,更无法体现我作为数学课代表的“尊严”。

那一晚,我熬倦了星光。

第二天上课,贾老师拿着一摞作业本,在全班表扬了我,也批评了其它同学。记忆最深的那句话是“为什么人家代立然能够做出来,你们却没有?”,当时我特别得意。看着同学们对我的钦羡而妒忌的目光,我觉得贾老师是那样的公正。甚至我觉得那些没有做出题来的同学是那样的对不起老师。

可是今天,我回忆起这件尘封已久的往事来,却让我后背发凉。因为,多年的世故人情以及好心人的劝说,让我似乎明白:当大家都不干活的时候,你最好也别干;当大家都糊涂时,你最好也要放下明白装一些糊涂。这不是明哲保身,而是人生的大智慧。

不,绝不是这样的。贾老师不是这样教我们的,“敢为天下先”,“奋发有为”才是贾老师对我们的真实教育。

 

6

 

五年级时,我班的三名同学(也可能是两名,记不清了)参加了涿州市数学竞赛。这是一所乡村小学的无上光荣。母亲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费了半天劲,打听了很多人,才把我送到了西丁小学,在西丁小学的竞赛考场,我发现了他们课桌竟然是一人一桌,而且桌面很光滑,这可比我们小学的两人一桌的破条案强多了。而且他们的教室前面有自来水管,不像我们学校要喝水的话,得自己用压水机去压。

进考场了,题有些难。但我做得很认真,大部分我都做了,但确实有不会的。

最终我获得了全市第九名。估计多半是一等奖,因为我记得妈妈送我去参加决赛时,西丁满校园都是家长和学生,至少得有100多人吧。

于是召开了当陌小学建校以来最隆重的学生表彰会。我得到的奖品是一个非常高级的文具盒。塑料做的,上面有很多按扭,按相应的按扭,就会有铅笔刀,放大镜,铅笔架等物件弹出。这是我使用过的最高级的文具盒,一直使用了至少两年,到小学毕业吧。

表彰会上,校长和主任们对全校学生说了很多的话,总之我没记住多少。因为在他们讲话的时候,我低垂着眼,紧紧地盯着我的文具盒。

再后来到了六年级,不知道什么原因,贾老师连数学课也不教了。数学课改由刚刚高中毕业的高文增老师来教,高老师年轻有为,在他的课堂上,我知道了还有两个未知数的方程,知道了函数的概念,还知道了集合这样的陌生名词。我对数学有了更强的探索欲望。

小学毕业了,小小的乡村小学有五名同学以高分被涿州市二中录取,这简直是一个奇迹。后来,班主任杨辉老师告诉我们,我们的班级当时名列全市第一名,超过了西丁、南关等名校。

 

7

 

少遇良师,长有益友,壮行善事,老得令名,乃人生的几大幸事。我确信我在求学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的良师。

与贾老师等小学老师告别了。我进入涿州市二中读初中,这里又有一批高水平的老师们,他们的人品与知识,在我成长的重要阶段给予了我不可或缺的养分。

中考时,理所当然地我报考了师范类院校。因为爸爸在报考时给我的建议是:“你看你们贾老师、杨老师、高老师,当个小学老师,多好呀!你要能这样,我就满足了。”

但毕竟与贾老师等小学老师的联系少了。我只记得我们几个同学分别去过这些老师家中看望过一两次吧。以后再无登门看望。

只是经常听父母说,某天某天又在路上又遇到了贾老师,贾老师又和我谈起了你,让我告诉你要好好学习。

再后来,听说贾老师搬离了村子,到城里居住了,大概是住在桃园之类的话。还有人说,贾老师被她的有能耐的儿孙们接走享福去了,至于是天津还是北京,我们当然并无从知晓。

 

8

 

老师的学生们当中,有很多人都做了老师,我想这其中大概有她的影响吧。

我也从事了教书育人的行当,也当了班主任,只是我阴错阳差地教了语文。但至少也没有丢了“人民教师”这一光荣称号的脸。

有时我想,当前的教师群体大概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教书为稻梁谋者,所行终不远也;第二种教书为名利谋者,终无法见信于百姓也;第三种教书为学生谋者,历尽艰辛终会圆满吧。

教书只为挣工资,只为吃饭。这样的老师只会一个混字吧,混日子混人生,糊弄学生。据我所知,贾老师当时的工资确实不多,甚至不如乡村的泥瓦匠工钱高,一个月十几然后几十块钱吧。但贾老师脸上的满足感从来没有丢掉过。在乡村,我认为她是受人尊敬的上等人。

教书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功名,想让自己的班级考过别人,想让自己获得怎样怎样的荣誉, 想让自己当个什么什么的。我想这样的老师大概会严苛过度,有时甚至会不择手段吧。让学生,也让教育在不知不觉中蒙羞。贾老师终身从教,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师,没有任何头衔。荣誉证书之类的应该有一些吧,我想在当时的清明的环境里,这类平凡的好老师是肯定能够获得认可的。

教书不为别的,只为讲台下的学生们,为了一方的父老乡亲。这想这大概就是贾老师所追求的境界吧。当我们的教育界一次次地高喊“以人为本”的时候,我们教育工作者又堂而皇之地做了多少“以分为本”“以优生为本”“以考试为本”“以教师的证书为本”“以学校的名次排位为本”的事啊!在我的印象中,贾老师对所有的学生体现出了同样的严格与爱心,她和所有孩子家长既是乡亲,又是朋友,融洽程度让今天我们这些老师企羡不已。

 

9

 

现在我也是一名教师。有时我在想,贾老师帮助我这样一个农村的放羊娃成长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这是多大的恩情呀!可是我又回报给了贾老师什么呢?是的,什么也没有。以贾老师的身份,如果她老人家向我们这些学生提出些什么要求的话,我们一定会当成命令去积极完成的。可是,她也没有这样做。

有时我甚至想,是不是我们都忘恩负义了呢?是不是把贾老师的恩情统统都忘却了呢?我想也不是,至少今天我的这篇文章是一气呵成的,往事如涌泉般一幕幕在眼前回放,遥远的怀念仿佛就在昨天。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是这样的机会真是太少了。更多的时候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师生关系,教师和学生家长的关系,可以有涌泉相报的时候,也可以有“比水还淡”的时候。对于后者,我认为是世间更大的正能量。

在我的实际工作中,我也经常要处理多种事务。说实话,很多关系比贾老师教我们时要复杂的多。但我一直坚持真诚待人的原则,不论是学生,还是家长;不论是同事,还是领导。我不会阿谀权贵,却对弱者却有深切的同情;我不会敷衍糊弄,但却经常对自己的水平有限而深深自责。有时有的学生和家长会对我表示真诚的感谢,对此我把它当成对工作的鞭策。有的学生和家长对我的工作提出建议和批评,我则虚心地与之交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师德是教育的良心。我在工作中,逐渐体悟到一些属于我的草根观点,比如要多信任孩子,要及时予以表扬;要认识到育人比教书更重要;要知道犯错误是孩子成长的必需,有时包容孩子的错误是对学生更好的教育;要知道多差的孩子也是一个人,一个值得任何人尊重与爱护的人。这些年,我到各地讲学,我经常与老师们交流这样的观点:我们所教育的不是适应当前社会的人,而是改变未来世界的人。

 

10

 

直到现在我也不能具体地知道贾老师逝于何时,葬在何处,我甚至也不知道他的寿限,我想象她这样行大善积大德的人,至少寿命应接近九十岁吧。

我的开蒙恩师贾老师就这样走了,走得悄无声息,走得从从容容。

恩师贾志娟先生千古。

 

 

 

 

 

 

20131229夜至30日晨,于涿州市实验中学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