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受诗意、感受真诚、感受圣洁

代老师网易博客 耕耘教育 探索文学

 
 
 

日志

 
 
关于我

语文教学研究者,班主任工作实践者,业余文学创作者,文学社刊编辑者,教辅图书策划者,语文报刊撰稿者,诗意生活追求者。曾信笔涂鸦逾百万万字,主编参编语文教学辅导类、作文类图书数十册。应邀做公开课、讲座、讲学等多场。河北省语文评优课一等奖,保定市班主任素质比赛一等奖,有学术专著《作文心法》。本人QQ:869258057(已满),1290909526(可加)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种地教书与做人  

2014-07-10 21:40:35|  分类: 原创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系列散文】

 

种地教书与做人

 

代立然

 

 

1

 

很小的时候,每逢暑假我都要和母亲一起下地干活儿。

盛夏的午后,闷热难耐,躲在电扇底下都嫌热。临街的道边或站或坐一群老乡亲,他们有的在谈话,有的在打牌。很多小孩在疯玩儿。

我和弟弟跟在母亲的身后,每人戴一顶草帽,扛一把锄头向村东的玉米地里走去。走过街道时,乡亲们纷纷都向母亲喊道:

“老赵(母亲姓赵,老赵是老乡们对母亲的戏称),你当司令啦。自己受累就算了,还带着孩子们。”

“地哪有个干净呀?这大热天的还锄草,把孩子热坏了怎么办呀。”

母亲也笑着对大家说:

“没事儿,再弄一两天就弄完了。”

我们跟在母亲的身后,有时也搞不懂,怎么我家地里这么多的活儿呀?怎么别人家总是呆着呢?

到了秋天收获的时候,我明白了。有人家的房顶上只有一囤的玉米棒子,而我家的房顶上足足有三囤!

负责任的说,我家在种地方面,在村里是首屈一指的,这当然要归功于母亲。

 

2

 

很小的时候,是母亲自己下地干活儿。我们兄妹在春夏秋三季,早晨醒来时基本是看不到母亲的,只有我带着弟弟妹妹玩够了,甚至是在我给弟弟妹妹做了饭之后,母亲才拖着满是露水的身体回来。回来时,母亲肩上背着柳条筐,筐里一般都要有青青的草,那是喂猪喂羊用的。有时筐里还有一些瓜果蔬菜,那是我们兄妹三人的最爱。

后来我们渐渐地大了,我和弟弟就能跟着母亲一起下地干活儿了。地里的活儿一年四季不停。

开春的时候,春地里我们要干的活儿有整地、烧荒、播种等。大田里要浇麦子,拔野蒿。菜园里我们要及时地种下豆角、土豆、西葫芦、西红柿、黄瓜等,这些是供我们一家食用的菜品。

夏季的活儿就更多了。“芒种三天见麦茬”,初夏时节,骄阳似火,一片片金黄的麦浪辉映着农民朴实的笑脸。乡亲们都下地挥镰割麦了。最早的时候,我家的劳动力少。只有爸爸、妈妈两个是主劳动力,爷爷奶奶基本上帮不上什么大忙,我们三个小人也不行。但妈妈是出了名的能干,其实哪是什么能干呀,就是天蒙蒙亮时就开割,等天大亮别人家刚来人的时候,妈妈已割完了一畦!再晚走一些,别人喊妈妈该歇了,妈妈却说再干一会儿吧。就这样,人虽少,但早来晚走,竟然干得并不慢。

大些了,我也手挥镰刀,跟在父母的身旁割起麦子来。直到今天,我都对割麦子有一种特殊的记忆。每次在为学生们讲白居易的《观刈麦》时,我都要把切身经历讲给孩子们,那是一种我真正体会过的艰辛——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

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

 

割麦子实在是太累了。我割完一捆,就直起来腰来,看看终点,然后皱起眉来,怨地头儿太长。然后再割一会儿,再直起腰来,看看地头,还是很远,竟然出声抱怨起来——

“这么多地,这么长的地头儿,什么时候才会割到头儿呀!”

听到我的抱怨声,妈妈赶紧制止道:“儿子,你这是遭罪呀,哪能抱怨地多呢,地是越多越好呀,地越多粮食就越多。”

然后母亲继续说道:“干活儿的时候不要总看地头儿,你只管弯下身子干下去,不知不觉就会到地头的。”

我听从母亲的话,不再干一会就直腰看地头儿,而是一直地埋头割下去。

不一会儿,竟然到头了,我终于割完了一个畦的麦子。

 

3

 

麦收过后,玉米代替麦子成了大田里的主角儿。母亲带着孩子们精心伺候着这些玉米,把它们从柔弱的小苗呵护成葱郁的青纱帐,然后青纱帐逐渐变黄,一株株玉米成熟了。饱涨的玉米粒撑破了包在外面的表皮,就像一位位青春期成熟的少女,丰满挺拔,亭亭玉立。

我们一头钻进地里,掰棒子的声音清脆响亮。七八亩地,三五个人,这确实是个累人的活儿。但丰收的喜悦是掩饰不住的——

“妈,你看这个大棒子,足有一尺长,长得真好。”我喊道。

“真是,看来老天爷对咱们家真好。”妈妈说,“立然,看你身后,这棵上面还有一个小棒子,不要丢了。收秋了,要颗粒归仓。”

最累的活儿是砍玉米秸。我们每人拿一把短镐,挥臂向玉米告的根部砍去。伟大的玉米秸,在贡献了他的果实——玉米之后,他的身体也要被农人砍下,运回家里,整齐地码放在土墙边。这些玉米秸既是牛羊的食物,也是灶台里的燃料。

玉米秸一般都长得很结实,根扎得很深,而且为了耕地的方便,讲究些的农家一般都是要至少砍去一半的根须。这样就更增加了劳动的强度,一时下来,腰酸腿麻胳膊痛,甚至少都攥不住短镐了。但多年和大人一起干活儿的经历,已让我深深的懂得,越是在活儿活累的时候,越是不能认怂。所谓的那些大困难,只要咬咬牙,都能挺过去。

深秋时节,走进农家的院子,这里是丰收的代言。房顶上站着几个玉米粮囤,里面金黄的玉米向着天空骄傲地展示农人的幸福。地面上白菜整齐地码放在一旁,这是农人一冬的主菜;白薯窖就在院子的一角,在土地的深处,这些被重新储藏在土里的白薯、还有萝卜要长时间保存,春节后还能展现它们刚刚成熟时的风味。当然还有晒条上那一串串红红的辣椒,一串串被风吹尽水分的干白菜那在迎风微笑,那时明年春天春荒时的储备。

冬天终于来了,北风呼啸,冷气袭人,但农人的活计并不一定都停下了。我记得小时候曾有一两年家里要制作红薯淀粉。这可是一项非常“痛苦”的活儿。把红薯一个个用机器打碎,放在锅里煮,一遍遍地过口袋,去掉渣滓,留下精华。这些活儿都是刺骨的寒风中进行的,父亲母亲的手一会在热水里泡,一会在凉风里冻,红红肿肿的,让人心疼。

 

4

种地不仅要勤劳肯干,还要用心。不要以为农民是愚昧的代称,真正的好农民是极具智慧的。我想我的母亲就是这样。

母亲知道因地制宜的道理。村西北的沙土地种棉花和花生最合适,挨着飞机场的大块地地头儿长,离水井近,留作大田,种小麦玉米正对路。庄子边上的三亩地离家远,浇水不易,留作春地,种春棒子产量高,是个不错的主意。还几个处边边角角的小块地,一分多的种点黄豆,过年做豆腐用;二分多的一点的种菜吧,一家几口菜不少吃呢。还有七八分的那一块,不大也不小,栽些白薯吧。

母亲擅长优良品种的选育。每年的花生小麦玉米母亲都要带着我去买种子,而且要左右比较,买最好的种子。尤其是花生和小麦种子,这两种作物的种子可以多年留种,所以母亲每年都是买一小部分即可,在播种的时候,母亲总是把这些种子种在水肥最充足的地方。春天到了,小麦吐穗,总有那么一两天,我和母亲在那片种田里小心的劳作着,把那些长得过高的秕苗要拔去,因为它们结出的小麦不宜留作种子。等到收获的时候,我们这把这片种田的的麦粒另外收储起来,这是明年播种时要用的。花生也是一样,我们总有那么两三个眼儿的花生是单独为明年留种用的,对于那两个眼的花生,母亲总是格外地关照。

母亲知道修剪移栽的重要性。种棉花的时候,母亲总要在棉花生长的旺盛期带着我给棉花“掐风杈”,母亲一边干活儿,一边对我讲其中的道理。不能让棉花把营养都用在长这些无用的风杈上,要把这些掐去,以便让棉花结更多的“桃子”,产更多的棉花。因为棉花才是我们最想要的。种白菜的时候,很多家已开始直接撒种播种了,而我家一直坚持先育秧,再移栽的传统种植方式。用母亲的话说,这么种出来的白菜,好吃,不易生病。

母亲更知道种好地的关键是对土地的忠诚。其实土地虽有肥美与瘠薄的区别,但并没有爱与恨的不同。在母亲的眼里,每一块土地都是宝贝,都是有用的。只是需要种不同的作物,只是需要对它们进行合理的使用。地里的秧苗也是一样,同一块里有的秧苗粗壮些,有的则细弱一点。母亲对它们一视同仁。从来不会因为哪棵小苗太弱小的,就拔掉它扔了它。有几年夏天,暴风雨过后,成片的玉米被风雨吹倒了。我们母亲钻进地里,每人手持一把铁锨,一手扶苗,一手培土,硬是把几亩地的玉米给扶了起来。因为它们受了伤害,你不扶它,它 就会继续地歪着长下去,直至绝收;而扶起它来,它就正了,就有可能长出籽实,虽不一定如顺境中的饱满,但毕竟有所收获。

 

5

 

母亲爱种地,就像今天的我爱教育。

曾经初做教师时,特别是刚刚调入城里时,我对教育一度很迷茫。费了很大的劲却没有收效,一时间领导与同事的置疑,学与家长的不理解都向我涌来。好在我是农民的孩子,我深知勤奋与坚韧的意义。于是我开始了艰苦的教育求索之旅。读书、思考、实践、总结、写作,这样的过程往往是真正的孤独之旅。深夜的灯光下,我不知道其他人在做什么,我只知道我伏在案上,正在认认真真地敲打着键盘,书写着我的教育心得。

慢慢地,我发现我对语文教学、班务管理等方面渐渐地有了不同于以往的理解。一些报刊的编辑开始关注我的这些草根想法,在他们的刊物上为我留下了小小的角落。

我知道前路依然遥远。在教育教学的道路上,我牢牢地记着当年割麦子时妈妈对我说过话。我只是默默地耕耘,不去想那遥远的“地头儿”。很多人劝我争当什么“名师”,对于这个词我本来就很抵拒。我知道世上的失败者,或者为利所诱,或者为权所缚,或者为名所累。当然在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我是坦然而酸涩的。

教育是个累活儿,体力脑力都累的活儿。在调进城里四年时,我曾写一首打油诗,诗中有这么几句——

 

初入实验校园,恍然如在梦中。

蓦地忽被惊醒,始知重上征程。

早上鸡鸣即起,上班戴月披星。

督导学生晨炼,我肚却唱空城。

楼上楼下几趟,每天步履匆匆。

上课管班执勤,家中难觅踪影。

评比更是残酷,落后清泪纵横。

更兼学生难管,几欲染上病痛。

哪比乡间自在,甚至退意萌生。

想想青云之志,男儿这样怎行?

 

这几句诗反映了当时我刚刚调到新的单位,对繁重的教育教学极不适应的情况。今天想来,这些句子可能有些“灰暗”了。但在当时,我确实没有崭新的灵感。只能把当初砍玉米秸时的狠劲儿用在这里。那就是我狠狠地坚持了下来,绝不认怂。终于,在经历了太多的“山重水复”之后,我似乎看到了“柳暗花明”的新景。

 

6

 

很多人都说过,教育其实更像是农业,而不是工业。当过农民种过地的我,对这句话更是笃信不移。

教育是农业,所以我们必须要遵从天时,在适合的时候做适合的事。教育是需要等待的艺术,是慢功夫。揠苗助长的荒唐事出自于农业,却广泛地存在于我们的教育界。

教育是农业,所以我们必须因材施教。我常常在各地演讲时对老师们说,我们的教育绝不是要把所有的种子都培养成参天大树,这是不可能的,这样的生态系统一定会因单一而脆弱。如果是草的种子,我们就把它们培养成快乐的小草,青葱碧绿,生机盎然。如果是乔木的种子,就把它培育成一株幸福的矮乔,守护青山。而如果是参天大树的种子,我们就让他参天,成为栋梁。如果我们妄想把小草的种子培育成大树,这就是教育的“大跃进”,劳累而无功。而如果是一棵参天大树的种子,因我们的无作为而让它成了一株歪脖树,该浇水没有浇水,该砍斜枝的时候又没有砍,这是教育的误人子弟。

教育是农业,所以需要我们如农夫爱土地一样爱教育,如农夫爱秧苗一样爱学生。有的老师爱教好班,说纪律好,师生互动好;不爱教差班,说差班学生品德差,智商低。其实班级之间的差距就如同土地的优劣,差别是存在的,但爱恨实在不该有。不同的土地有不同的种植计划,沙土地种玉米肯定不成,种花生一定会丰收的,这是种地时我学到的道理。还有学生,他们之间的差异也是很大的。再柔弱的小苗,农民也不会把它拔下扔掉,因为它也会成长,也会结出果实,哪怕它的果实仍然是小的。我这十几年当班主任的过程中,在我的班级中都会“幸运”地存在几名差生,我从来没有歧视过他们。因为我明确地知道,它们也是我的责任田中最应珍爱的柔弱小苗。我常对前来告他们状的学生说:“我们的班级是优秀的班级,我们的班级既是考第一的谁谁谁的班级,也是考倒数第一的谁谁谁的班级。少了哪一个人,我们的班级都是不完整的。”

 

7

 

“善为至宝深深用,心作良田世世耕”,这是中国的一副传统省身对联。这副对联反映出传统农业对中国文化的深刻影响。不管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往前推三代,我们其实都是农民,我们都应该明白种植与收获的普遍哲理。

今天的埋头是为了明天的抬头,现在的台下三年功,是为了未来的的台上三分钟。我们在自己的心田上种下了什么样的种子,经过我们的悉心培育,未来我们一定会收获相应的果实。种什么收什么,不种不收,种一收三,随种随收,随收随种。

几年前的国庆假期,我又一次来到了老家的责任田,与父母一起来了一趟“玉米地七日游”,这样的劳动劳累而充实,后来我写了一组诗,其中一首是《本质上我是一个农民》,现抄录如下——

 

二十年前  我和我的兄妹们

在田间的小路上

奔向学堂

一路的笑声 

洒向玉米地

扔给田里的昆虫

 

割草打菜捉虫

喂牛喂猪喂鸡

 

然后长大了

一张录取通知书

把我拽离了乡村

 

再后来

炊烟远了  袅袅的炊烟

消失在天然气的蓝色火苗里

玉米地远了  青青的玉米地

隐藏在城市的楼群背后

 

但我知道

本质上我是个农民

我匆忙地穿行在城市的车水马龙里

我坚强地站立几十名学生的目光里

我执迷地钻进文字堆砌的围城里

我知道种植与收获的道理

我深谙洪水与干旱的凶猛

我懂得烈日与风雨的重要

 

原来  很有可能

我只是换了另外一块土块

种了另外一种庄稼

真的

本质上我是个农民

傻傻的那种

默默耕耘的那种

 

这首诗和上面的打油诗不同,可以算是一种心灵的自语,一种对读者的负责任的宣告。

亲爱的朋友,今后我们的未来一定会更加美好,但不论我们走多远,取得多高的荣耀,都请在我们内心的深处保留一方小小的土地,并通过我们辛勤地播种、灌溉、修剪、施肥,让那里的秧苗永葆盎然的生机。

 

 

 

 

 

 

201478日至10日于涿州五德堂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