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感受诗意、感受真诚、感受圣洁

代老师网易博客 耕耘教育 探索文学

 
 
 

日志

 
 
关于我

语文教学研究者,班主任工作实践者,业余文学创作者,文学社刊编辑者,教辅图书策划者,语文报刊撰稿者,诗意生活追求者。曾信笔涂鸦逾百万万字,主编参编语文教学辅导类、作文类图书数十册。应邀做公开课、讲座、讲学等多场。河北省语文评优课一等奖,保定市班主任素质比赛一等奖,有学术专著《作文心法》。本人QQ:869258057(已满),1290909526(可加)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系列散文】扛大旗  

2014-07-02 17:48:21|  分类: 原创散文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系列散文】

 

 

扛大旗

 

代立然

 

【童年系列散文】扛大旗 - 代老师 - 感受诗意、感受真诚、感受圣洁

 

 

1

 

这半年来,可把妻子累坏了。

本来毕业班的教学就够繁重的了。岳母又突然生病,半年住了两次院。妻子和我跑前跑后,忙忙碌碌。父亲母亲看着儿媳妇这么累,也心疼得不得了。亲自到医院看了亲家不说,还多次对我说:“别累坏了茂祥的妈,看她最近都没闲下来过。”

我把老人的话当然原原本本地传达给了妻子。妻子说:“没事,累是应该的,谁让我是家里的老大呢?”

“谁让我是家里的老大呢?”一句话让我感慨起来。是啊,在各自的家里,我们妻子都是老大,都有弟弟妹妹。

从小到大,我的耳边总是萦绕着母亲对说的那一句话:“立然你是老大,家里的长子,记住你就是以后家里面扛大旗的。”

是的,我是老大,是家里的长子,是家里面扛大旗的人。

 

2

 

从我懂事起,父母好像就是特别忙的。因为每天睁开眼,他们俩基本上就都不在家,爸爸天不亮就起床做买卖去了。妈妈天刚亮就要下地干活儿,农活要趁早清儿干。

那时候没有幼儿园,所以在八岁上小学之前我的任务就是哄孩子和放羊。放羊是大一点了的时候才干的。六七岁时当然主要是哄孩子。哄的当然就是弟弟妹妹。弟弟小我两岁,妹妹又小弟弟两岁。三个孩子挨得很紧。那时弟弟也不小了,脾气有些拧。妹妹刚会走,挺懂事。

早晨,三个小孩都醒了。作为大哥的我,领着他们出去玩儿。妈妈早就把院门锁上了,这可难不住我们,我们从破木门的门缝里钻出去。我头一个,弟弟妹妹跟在后面。

妈妈干活儿回来了,把我们喊回来。妈妈逢人就夸我,说我懂事,能哄着弟弟妹妹。

再大一些,似乎那时我们已经上学了,但父母依旧还是那么地忙。弟弟妹妹醒来后,会对我说:“大哥,妈怎么还不回来呀。我饿了。”他们说得多了,我竟然想到了给他们做饭吃。

“你们等着,我去煮点汤吃。”我来到灶台前,找来泔水桶。先涮锅,再烧水,然后下面,最后倒上香油等调料。一时下来,弟弟妹妹吃得很香。

再后来,弟弟妹妹都成了我手下的“将领”,“贺然你去抱柴禾,自然你涮锅去,我和点儿面,咱们做饭吃。”慢慢地,我会做的花样儿越来越多,炒饼、面条、煎鸡蛋等等,看着弟弟妹妹吃饭时满足的样子,我很是高兴。妈妈干活儿回来,也能吃上我做的饭,一个劲儿地夸我。

直到今天,我都是家里做饭的“金厨”,家里来了客了,母亲都要领到我这里,我和妻子一显身手,弄十几个菜,热情款待。弟弟妹妹也愿意到我这里来吃饭,品尝大哥的手艺。这一点我很有些小得意。

 

3

 

再大一些,我们兄妹三个人就能下地干活儿了。

先是我一个人跟着妈妈下地,后来弟弟也去。妹妹是女孩儿,养得娇一些,所以很少下地。

早晨,天也就是刚亮,我们跟着母亲下地了。地里的活儿很多,春天播种,夏天锄草,秋天收获。人勤地不懒,我们家的庄稼在全村是长势最好的。由于家里的地挨着公路,每当有乡亲们从我家的玉米地边经过时,总要啧啧地赞叹道:“这地种的,一棵草都没有。这棒子长的,真好!”

种玉米的时候正是夏天,刚刚收完麦子。放暑假时,也就是7月初,正是玉米苗定棵的时候。妈妈领着我们,弯着腰在地里间玉米苗。一尺一棵,拔去弱小的,留下大棵的。在早晨的微风中,蹚着盛夏的露水,忍受着麦茬儿的刺腿。我们“蚂蚁啃骨头”般的前进着。五亩多地,往往我们要干三个早晨。

定好棵后,还要锄草。最早是人工锄,后来有了灭草剂。人工锄草的时候, 我和母亲一人一把锄,要把整块一锄一锄地过一遍。这项工作,非常累人。但这还不是最累的。

八月底的时候,玉米已长成了一人多高,站在里边,闷热难耐。但我们家每年还要钻进“青纱帐”再用手拔一遍草。每天早晨和傍晚,我们出发了。母亲带着我和弟弟钻进一人高的玉米地里,开始拔草。说实话,地里的草并不多,因为我们以前干得就很好。但蹲着干活的滋味实在不好受,这里的草也很难拔,一般都长得根深蒂固。再加上天热难耐,早有露水,午后有蚊虫,那滋味今天想来仍很“恐怖”。很快地,汗就湿透了全身,但这只是刚刚开始,离结束远着呢?

农民是靠土地吃饭的,地里的活儿无穷无尽。有时爸爸妈妈都有事儿,会把一些活儿留给我们三个孩子单干,这时我就是总指挥。

“立然,今天下午你们几个把菜园里的一分多地掘出来,过几天该种白菜了。”

接到了爸爸的“命令”,到了下午,我和弟弟便每人戴上草帽,拿起铁锨,再罐上一瓶子水,准时来到了菜地。我们俩个小人干起活来可不简单, 我们每人一把闪着银光的铁锨,在土壤里上下翻飞。把地表的粪肥翻下去,把土壤里的精华翻上来,再用铁锨把掘起的土块拍一下。我们掘好的土地平坦松软,泛着湿气,等待着又一茬新的作物。

 

4

 

当然,我觉得我这个扛大旗的,扛得最好的一个方面,就是我们兄妹三个人的学习都不错。我们三个都通过读书改变了命运,这是父母最引以为豪的事情。

兄妹三人当中,我是中专生。上完初中后,考取了保定师范学校,毕业做了老师,后自学取得大学学历。弟弟是大专生,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后又考取了注册评估师,建造师的证书,收入比我高多了。妹妹是研究生,硕士学位,英语专业八级水平,是一名职业翻译。

尽管一年级时,我对学习有一些不适应,产生了一点小波折,但很快我对学习的兴趣来了。等到弟弟上学的时候,我的成绩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再等到妹妹上学的时候,我甚到能教教他们俩人了。

我至今还记得我们院子的当中带着弟弟妹妹背古诗的情景。那时的农村,晚上没有什么娱乐项目,电视也买得晚,买了以后,节目也有限。屋子里又热,所以晚饭后写完作业,在院子里玩耍是每天的“必修课”。把学过的东西在月亮地下喊出来,背出来,感觉很好玩。甚至于有的时候,我们竟能模仿原诗胡诌几句。

节假日的时候,我们还在院子当中挂上小木板,用白灰在上面写字,煞有介事似的当起了“小老师”,当然弟弟妹妹还有其它的小朋友就是学生了。有时闹得欢了,隔壁的大姑姑都听见了。她听见了,也不责骂我们,反而等爸爸妈妈回来后,要当着他们的面夸我们有出息。

 

5

 

师范毕业后,我在林屯乡中学当了老师。那时我刚20虚岁,比有的学生只大三两岁。弟弟还在上高中,妹妹还在上初中。家里供着两个学生,正是要劲儿的时候。当时我的工资只有350元,这350元工资每月我留50元零花,其它300元一律“上交国库”,由妈妈掌掌。母亲的话是:“我这是帮你攒着,给你娶媳妇用的。”

妈妈是一家的“财政部长”,妈妈的这个地位是包括爸爸在内的全家人高度认可的。

三年后,我结婚了,那时我和妻子每个月已经能挣500多块钱。结婚第二天,我和妻子郑重地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财政部长”,母亲看着我们的表现,很是满意。母亲对我们说:“我和你爸爸商量好了。媳妇的工资我们不要,丽娜你自己拿着花吧,但要注意节省。立然的工资卡我们也不要,你每月把工资取出来,给我们500元就行了。现在你弟弟妹妹还在上学,你必须出点力,不能去过小日子。”

其实我们乐得把工资都交给母亲管理呢,那样就不用我们操心了。一个大家庭一块过日子,有劲儿大家出,有福大家享,多好呀。

其实我早就知道,母亲越来越信任我了。妈妈让我带着她去银行的次数越来越多。今天卖了粮食,就要存上一笔;明天取出一笔来,再给远方上大学的弟弟妹妹寄去。其实家里的余钱始终不多,但母亲总是能够非常合适的处置管理这有限的资金,物尽其用,做到收支基本平衡。帮妈妈理财,我知道了“大日子”的过法,我知道了一个农村以种地收废品为主要收入的家庭是怎样供出三个大学生的伟大“奇迹”。

 

6

 

现在,我们兄妹三人都早已成年,都有了自己下一代。都享受着通过读书而带来的新的命运。我们很幸福,父母更是把我们的幸福作为他们的幸福。我们三个孩子成了他们嘴边的骄傲。

但父亲母亲却不可阻止地老了。他们领取了老年证。他们告别了自行车,骑上了更为稳便的三轮车。家里的大旗似乎早就不用我来扛了,弟弟妹妹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孝顺着父亲母亲,当然不用我操心。妻子这边也是,岳母生病以来,妻弟妻妹也是跑前跑后,争着出钱出力。这一切,我们都很欣慰。

学校的工作也很舒心,老师、同学、家长都清楚我是怎样的人,都非常配合我的工作。我管学生的时候,最爱和班长说:“记住,班长就是一个班里扛大旗的人,全班的人都看着你呢。”

班长听了我的话,懂事地点了点头。

其实对学生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比谁都明白,全班的学生也都在看着我呢。

 

 

 

 

201471日至2日于涿州五德堂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