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流水

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日志

 
 

书法审美演义(十七)——豪放而严谨的苏轼  

2012-04-25 14:26:47|  分类: 书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朝吸取藩镇权重难制的教训转而崇行文官政治。虽然国力日衰,但文官体制建立却是中国文化的福音。文人所得厚遇为历朝历代所未有。与之相应的是文化艺术空前繁荣。归缩的宋朝当然没有了盛唐的气魄与胸襟,文艺上也没有唐人的恢弘与浪漫。但宋人却并不甘于落后。在强大的唐人面前,宋人在文艺上追求了超越唐人的地方,便是宋人的精致与典雅了。正像唐诗与宋词的差别一样,宋词没有唐诗的气魄,但却比唐诗精致典雅。在书法的成就上也可作如是观。

书法上我们常说“唐尚法而宋尚意”。但不能因此就说唐人不重意,宋人不重法。这“法”和“意”其实也是相对而言。盛唐欧颜柳他们把楷法都发挥到极致了,“颠张狂素”他们又把这种掌握了严格法度而达到自我自由境界的草书发挥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孙过庭更是将楷、行、草的规律和书法点线美进行了系统的总结。宋人在法则上也已经没有了多少发挥的空间了。面对强势的前朝,宋人自是不甘于心。于是在唐人严整完备的法度面前左冲右突,以求寻找出一条能够表现自我的面貌。这便是宋人“尚意”的主因。

法的完备并不意味着创造的终结。而是标志着新的自我创造的开始。实际上五代的杨凝式已经开始了这个“尚意”的时代。开创宋人“尚意”文艺的,是苏轼、黄庭坚、米芾和蔡襄(一作蔡京,实为蔡襄,如后述)这“四大家”。

苏轼(1036-1101年),字子瞻,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四川)人,官至端明殿翰林侍读学士、礼部尚书,谥文忠,是诗、词、文、书均达一流的大家。幼学王羲之,后习颜真卿,杨凝式,笔圆韵胜,天资焕发,亦擅画竹石古木,自写胸臆。

苏轼是书法创作自主性极强的书家。他多次提到要自出新意。苏轼自我剖析说:“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自出新意,是一种抒写自我的意趣;不践古人,是一种别出心裁的创造。苏轼的书法确实是追求自我精神的遨游,信手遣兴,天真浪漫。宋人之尚意趣,有苏轼振响于前,又有黄庭坚反“俗气”、米芾讲“真趣”继响于后。而一以贯知者,即是不作“奴书”,是超越世俗,让书法自由地抒写灵性,表现自我意兴之趣!“尚意”的先锋者苏轼认为,新意之出,当在变法,他赞扬颜真卿道:“颜公变法出新意,细筋入骨如秋鹰。”他不拘古人成法,广学博取,变化熔铸,才形成独特地风格。他的书法广泛地从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褚遂良、徐浩、李北海、杨凝式等各家吸取过营养,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融入了自我的风格,创造了个性鲜明的独特的书体。我们先看他的楷、行书。

书法审美演义(十七)——豪放而严谨的苏轼 - 天问 - 高山流水

 
                     苏轼.罗池庙碑(局部)

书法审美演义(十七)——豪放而严谨的苏轼 - 天问 - 高山流水                       苏轼.久留帖

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苏轼的楷、行书有颜楷和徐(浩)楷的雍容厚重,有欧楷的俊秀严整和柳楷的峻利坚挺,还有明显的李邕的“抬肩”凝力的影子……当然,创造自我风格还要有自己鲜明特点的。苏轼在用笔上方圆并用以方为主,而用笔与结体紧密结合形成一种横放中收、两边舒展的特点。字体既显得严整有力,又舒展大方。

书法审美演义(十七)——豪放而严谨的苏轼 - 天问 - 高山流水

 
                               苏轼.前赤壁赋(局部)

 我们从上面的楷书中可看出,苏轼的楷行书不仅大小都较为自由和随意,甚至字形的高低欹侧也不尽一致。他的楷、行书,是掌握了唐法之后的自由楷、行书,是有了自我面目的抒写性情的“尚意”。宋人楷书的法度已经不如欧颜柳的鲜明与严谨,但却有着更加自如与写意的特点。如果我们看苏轼的书法而想其性格与气质,那么文艺全才苏轼应该是个法则严谨而又开朗大度的人。以字看人,苏轼并非一个过于张狂而是谨守法度崇尚准则的人,但在这谨守法度之中又有着喜欢舒展与变化的气质。他的书法审美观既与他的书法创作息息相关,又很好地阐释了他的书法之美。

首先,苏轼是强调师法传统的。苏轼作为宋代书坛“尚意”书风的开山之人,终其一生推崇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他推崇二王书法的“绚烂至极,复归平淡”,王羲之那种不激不励、平淡深邃的书法风格是苏轼心中的最高典范。而苏轼对唐代书法整体上评价好像并不高,认为唐人一味追求形式,缺乏新意(当然有失偏颇)。“尚意”书法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对于唐代“尚法”书风都是一种背叛和挑战。但他对学习前人法度却是坚定不移的。他说“书法(书法的法则)备于正书(楷书),溢而为行、草,未能正书而能行草,犹未尝庄语而放言,未足道也。”《跋晋卿所藏莲花经》又云:“凡世之所贵,必贵其难。真书难于飘扬,草书难于严重。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书砚》云:“大字难结密,小字常局促,真书患不放,草书苦无法。” 苏轼重视师法前人。表现出一种明达的书法观。《次韵子由论书》更是把这一观点上升到美学的高度:“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苟能通其意,常谓不学可,端庄杂流丽,刚健含婀娜”。虽然苏轼提倡书法由“有法”的循规蹈矩到“忘笔”的无法,但对于初学者来说,不可一上来就学“无法”,如果一开始就“无法”只会堕入狂怪一路。在《跋王荆公书》云:“荆公书得无法之法,然不可学无法,故仆书尽意作之似蔡君谟,稍得意似杨风子,更放似言法华。”很明显,苏轼不同意王安石的“无法之法”,担心这样会教人走上斜路。他说自己努力模仿(也即学习)可似蔡襄,写得得意处又可似杨凝式,而达到自如理想境界则似言法华(言法华即菩萨)——个个成佛,各得其所。要达致各得其所的境界,无疑是需要刻苦修习的。书法难就难在有着严格的法则,所以苏轼是强调严格训练也主张继承传统的。他说:“书必有神、气、骨、肉、血,五者缺一,不为成书也。”达到书法艺术的至高境界,殊非易事。

其次,苏轼又是善于创新的。他自己很得意地说自己的书法是“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在苏轼看来,书作必须有自我的面目,而且这个自我面目是不可代替的。大诗人杜甫曾说:“书贵瘦硬方通神”(杜甫时代瘦硬的柳公权书法最流行),这说明当时的人们非常推崇像柳公权一类瘦硬书体的。到了宋徽宗赵佶,更把瘦硬书体发挥到了极致(瘦是瘦了,但恐怕不见得“硬”多少)。苏轼却针锋相对地提出了自己的审美观点:“杜陵评书贵瘦硬,此论未公吾不允。短长肥瘦各有态,玉环飞燕谁敢憎?”明确提出“短长肥瘦各有态”的主张,认为杨玉环和赵飞燕一肥一瘦,但并不妨碍她们都是倾城倾国的美女,只不过她们美的风格不同罢了。苏轼在书法审美上,也同他的文章诗词一样,表现处开阔的胸襟和开明的态度。

书法审美演义(十七)——豪放而严谨的苏轼 - 天问 - 高山流水                        苏轼.手札

再次,与之相联的是苏轼书法审美的自然观。这是苏轼对书法最重要最深刻的认识。苏轼论文有曰:文章当行于当行,而止于所当止。创作上,“自然”体现为追求一种自然天成、无意追求、无目的而又合乎规律的神妙境界。值得注意的是,苏轼既有道家崇尚自然的思想,也有佛家虚怀若谷的胸怀。而这两者都是极重自然的。从这种崇尚自然的美学追求出发,苏轼在书论中多次阐明对自然天成的审美追求,他说:“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在书法艺术的创作论上,苏轼也强调这种直接感受、“无意于佳”、“无意于济否”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心忘其手手忘笔,笔自落纸非我使”,浩然听笔之所之,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才是好作品。书法是线的艺术,其粗细变化,转折进行,可以异常自由灵活,而且形态万方,笔的走向、动势、力度等,自有其应有的运动中的状态。它所传达的,正是这种人与自然、情绪与感受,直接地作用于人的整个心灵,从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的身心的各个方面。即是书写者心志的抒发,是“达其性情,形其哀乐”的产物。苏轼《黄州寒食诗帖》被称元代鲜于枢称为“天下第三行书”正是他心绪的反映。这幅书法,一气呵成,笔势由迟疑而放达,用笔由挺劲而偃卧,随着情绪的起伏变化,笔调一变再变。写到第二首诗时,情感闸门完全打开,书法形态也随之情绪化,字大者气阔,字小者势密,不屑求变而笔逸神飞,将诗、情、书三者融为一体,成为书境、心境浑一的佳作。所以黄庭坚说:“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未必及此。”(《山谷题跋》)苏轼说自己的书法是“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强调的是意造无法,信手点画。

有了因应自然的审美观,因而苏轼在书法审美上也就特别推崇书法的自然韵味,一方面他强调书家要有足够的学识修养。他说“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苏轼本来极为推崇书圣王羲之,但在他需要指出一个他心目中最好的书法家时,他却偏偏没有提及王羲之、更没有王献之,而是把这个惟一的选择献给了唐代的颜真卿。在唐代书家中,苏轼惟对颜真卿情有独钟。在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总体评价时,他说:“诗至于杜子美、文至于韩退之、书至于颜鲁公、画至于吴道子,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他认为杜甫的诗、韩愈的文、颜真卿的书法、吴道子的绘画至善至美,能达到他们的程度,天下所有之能事,就可以到此为止了。此无他,原因是在学识和修养,在“通神”这点上,颜真卿要胜于王羲之而已。另一方面,苏轼又极为推崇书法的素朴之美。这在他对颜真卿书法的态度上最为明显。他在把颜真卿作为至美至善的同时,又认为“书之美者,莫如颜鲁公,然书法之坏自鲁公始”。这好像很矛盾。但他解释说:颜真卿虽然“集古今笔法而尽发之,极书之变”,取得了不小成就,却失去了“萧散简远,妙在笔画之外”的自然神态风韵,这是因为他有意为书,着力求工,并非得之于象外,且悖于自然。

苏轼作为我国少有的文艺全才之一,在谈到自己书法创作过程时说:“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我则心目手俱得之矣。”要有足够的学识与眼光,又要得心应手,合乎自然之道。这便是苏轼通达的书法审美观。

书法审美演义(十七)——豪放而严谨的苏轼 - 天问 - 高山流水

                       苏轼.黄州寒食帖(局部)

 尽管苏轼也是中国一流的书家,但就他的学识才情与书法成就比较来说,苏轼还是一个书法识见高于书法实践,文才高于书才的书法家。或许,见识虽然有助于艺术创作,但多少也会阻碍性情的发挥吧。这也是事物的两面,正像洒脱旷达的苏轼书法却时时表现出严谨规整一样。而且,我们也可以说,书法虽然不能体现思想,但却反映出书家的气质与性格。苏轼是历史上少见的通才,文章与诗词都很达观,很大气,但政治上的苏轼却是比较保守的,这与书法上既豪放又严谨的风格也是吻合的。
文件:
202311948731.jpg
文件: 202312156356.jpg
文件: 202315622163.jpg
文件: 202316413793.jpg
文件: 202317402010.jpg
文件: 20238330531.jpg
文件: 20239599133.jpg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