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vil_webshell的博客

代码审计,网络安全,时事政治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in the name of the people(人民的名义)

2017-4-20 10:07:36 阅读1 评论0 202017/04 Apr20

      人民的名义,结局果然没有反转,还是好人有好报,坏人要下马,好一步洗脑神剧,反腐看来永远是每个政党热门话题,除非他们的特权有很好的制约机制,不然只能在一次次反腐,三反,清洗运动中一直内讧下去,人民也替你们很着急,看看美日一直在扩充军力,经济实力各种装穷,再看看我们唉,大家团结吧,不要再搞各种内斗了,当然反腐的机制不能停,停了问题就更大了,不仅关系当一个党派的问题,也是一个民族的问题,毕竟这个党派已经用制度把它的兴衰和整个国家联系了起来,谁都不愿意看到他崩盘,不过还是希望它可以夯实政治制度改革的基调,不要畏首畏尾,改改革的地方一定要改,改拿掉的人也要拿掉。

作者  | 2017-4-20 10:07:36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7各种漏洞各种利用,这个互联网是怎么了。

2017-4-20 9:43:19 阅读2 评论0 202017/04 Apr20

   可能互联网安全问题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今年关心的比较多,先是struct2_45,把一众漏洞平台刷爆,之后struct2_45还没回味好,struct2_46就紧随其后,尽管有点鸡肋,不过这是醉了。IIS6的rec虽然没有掀起什么大风浪,不过不知道这个漏洞,在大牛的手里放了多久才放出的,所以以前的泄密情况也是必然的。最近web安全方面wordpress的几个漏洞,以及joomla的几个洞,以及是web安全的常态了,也没什么可说的,phpcmsv9的前端getshell也掀起了一丝丝波澜。不过前几天NSA方程式的那几个工具,确实不错,这也说明了,国家级别的黑客组织,不是黑不黑你的问题,只是想与不想的问题,如果想要黑你,只是时间问题,确实应了那句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尤其是现在,安全技术人员形成了各

作者  | 2017-4-20 9:43:19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前情提要

在《赌场“老千”与老虎机的故事(上集):赌场惊现神人》中,我们给大家详细介绍了这些俄国老千是如何通过作弊手段来在老虎机上非法获益的,其实这一切还是归结于伪随机数固有的伪随机特性。那么在下集文章中,我们将会继续跟大家讲述这个赌场老千与老虎机的故事。

作者  | 2017-3-31 14:54:47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简评《长夜难明》:好人必须去死!

2017-3-11 0:55:16 阅读17 评论0 112017/03 Mar11

老实说,两会期间发这篇文章,实在是有点顶风作案之嫌,但看完《长夜难明》,有些话不吐不快。

不管怎么评算,紫金陈都算得上是国内顶尖的社会派推理作家。从“谋杀官员”系列到“推理之王”系列,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在力求突破,针砭时弊。这一次,他同样做到了。

《长夜难明》这种“特殊题材”的小说能在国内出版实在不易,据说当初出版局看到了出版社的这个选题,甚至指名要审查本书。

当真正翻看它时,我才意识到个中原因,因为紫金陈通篇都是在围绕着一个核心来写,那就是:好人必须去死。

曾经有一部名为《熔炉》的电影,改变了韩国这个国家。《熔炉》的上映,促进地通过了韩国的“性侵害防止修正案”,修正案的要点是:性侵女身障者、不满 13 岁幼童,最重可处无期徒刑;废除公诉期。可悲的是,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几年前竟然还存在着“嫖宿幼女罪”这样奇怪的量刑。

作者  | 2017-3-11 0:55:16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东北人,河南人为什么被黑

2017-2-20 23:04:31 阅读23 评论0 202017/02 Feb20

东北比较好理解,引爆点就是当年的下岗。

当年九五年后家里在南方涉及点娱乐买卖的朋友应该有印象,声色场所里,门口站着的多是东北的爷们,里面躺着的多是东北的姑娘。一直到现在,这都是很多小店的常态。

很多东北朋友非常耻于提起这些现象,但我觉得忘记就是背叛。这是一场国家级的背叛,数千万根据国家意志已经结构化的产业工人,被国家以各种冠冕堂皇的词汇剥夺了被许诺的隐形资产权力,然后弃之如敝履,扔到他们非常不适应的市场上自生自灭。

多少跳楼,多少围堵政府大楼,多少举家煤气自杀,多少捡菜叶子过活。说实话,没有酿成更严重的事件,已经是某种意义上东北人对国家的谅解。最后逼得相当数量共和国昔日的产业工人去涉黄涉黑,责任在谁头上,大家自己清楚。

东北人那段时间在黑黄一路上从业者比例急升,自然会引起普通人的歧视。只是悲哀的是,普通人不去问谁是这一现象的制造者,却去指责这件事的受害者,弱者抽刀,确实是向更弱者。

作者  | 2017-2-20 23:04:31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河北省 邢台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