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狗岁月2.0版

书评人,方向为文史社科。QQ:49285585

 
 
 

日志

 
 

为理想与幻灭的时代作个见证  

2011-07-21 12:56:08|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理想与幻灭的时代作个见证 - 雪堂 - 狗岁月
 谈齐世英先生,不能不谈当年的东北,《齐世英口述自传》除了是一部个人史,也写满了东北半世纪的沧桑。早在日俄战争以前,东北就成为日俄这两个二十世纪之初野心勃勃的国家采用各种方式争夺的地区。俄国势力持续侵袭东北期间,在东北修建铁路,兴办电讯、邮政,建设港口、交通设施,开办煤矿以及榨油厂等轻工业,旨在加速掠取资源,但在客观上推动东北各地区社会发展和城市的兴起。日俄战争之后,日本接掌俄国在东北地区的资源和势力范围。民初,张作霖成为东北地区最大军阀,势力增大之后进而妄图逐鹿中原,频频入关,置东北之外疆危机于不顾。当时的东北人民包括大量从关内“闯关东”过去的民众,长期生活在特殊的社会形态和政治环境之中,东北问题一直是当时中国最突出的国内问题。齐世英先生即生长在这个年代的东北,后来经由地方政府官费留学东瀛,后来转德国深造,获奉天教育厅同意,将他在帝大的官费转到德国,齐先生在口述自传里说:“我本为农家子弟,因为国家的培植,能够接受高等教育。国家给与我的恩惠太多,我总思有所报答……”生活在乱世的人,其实对国家和地方政权同个人的关系往往是混淆的,齐先生所说的国家,从其一生投入的感情来说,无疑指的是他的故乡,是东北大地。通过眼下这部口述自传来看,齐先生1949年前的这半生,实是为东北的前半生。也正因为对东北的念念不忘,也决定了齐先生一生的经历。
  
  东北局势危急,而军阀混战仍终日不休,张作霖向关内运兵的列车不但颠簸在无尽的铁轨上,也敲打在对东北政局持续观察的世人心头。郭松龄当年“回师奉天”,留学回国不久的齐先生充作幕僚参与其中,后来郭反奉兵败,齐先生避居新民领馆,受围半年之久,这使得这位从政的书生暴得大名,被多数对东北问题有自己认识的同代人引为同志。据说张作霖得知齐先生参与“反奉兵变”后,对人大发牢骚说:“我拿钱培养出来的学生竟然反对我,非严办不可。”齐先生听说后觉得好笑,说张作霖原是乡间的兽医,他哪来的钱供给学生,供给学生钱的是国家(参见本书16页)——因为这件事更看出了张公私不分,朕即天下。随着奉天失败,蛰居领馆,亡走东瀛,返抵国门,这一时期的奔走,以及和奉系内部核心人士的交流,看清楚了东北的现实,决定了齐先生始终对张氏两代人有自己的看法;及至张、杨后来发动了西安事变,那时齐先生已经对国民党产生很深的信仰,更加深了齐先生和张学良两人间的裂痕,几近不可修复。时过境迁,晚年张学良见到病中的齐世英,中国人向来善于压抑自己的感情涌动,不知两人当时可否在内心深处假设,当年如果两人可以合作,不知东北的情况会不会比后来要好?
   
  齐先生早年曾留学于东京一高,列籍京都帝大哲学科,后来深感从政不能不懂军事,于是再进日本步兵学校。熟悉日本生活习俗,精通日语,同当时的日本外交界相与往还,熟悉日本政坛,拜访过如犬养毅(政友会总裁、在野党领袖)、头山满(黑龙会右翼鼻祖)这样的一些政坛元老,同后来的日本首相吉田茂有很深的友谊,这些经历使齐先生在世人眼中俨然是与日本办外交的不二人选。辗转回到上海后,齐先生很快受邀入国民党,见到蒋介石,成为南京政坛人物。后来又长期办理东北党务,经历了一番“从地下到地上”的人生轨迹,遍识风流云散于全国各地的从政东北人。这多重的身份,后来成了齐先生人生中如影随形般的一份莫大的尴尬。东北,南京甚至日方,三方面都希望他能奔走期间来办外交。然而特殊时期的所谓外交,媾和有之,打探有之,尝试触碰底线有之,更多的是利用,有多少善恶不明的陷坑,各方均为自身利益而来,而且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居中之人,何其难也。齐先生那时勉力办外交,总是抱着希望而去,空空两手而归。希望当时的在野党上台抑制军部,缓和中日局势无异于与虎谋皮,——如果说这样的尝试本就希望渺茫,那么更多的时候,则是行走在民族大义的边缘。九一八事变后,很多人来找齐先生,江口定条(满铁副总裁)要请他回东北,吉田茂想见蒋先生要他帮忙沟通,张岳军要他当驻日商务参赞。那时在南京的东北人尽管不多,但却持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是与张氏父子有关系,易帜以后才到南京任职,东北人为着保护自己的家乡和生命财产的安全,为着维护地方治安,以免生灵涂炭,即使与日本人虚与委蛇也在所不惜。而他们又认为齐先生是出任这种坚决工作的最佳人选。理由也是齐先生与中央及日本皆有关系,而另一方面是在南京的国民党东北同志皆主张抗战,两种观点十分冲突。当时,齐先生还受南京方面委托在事变后赴日了解情况,后被日媒体披露动向,不明实情的国民党内同志皆对齐先生产生误会。那时的齐先生,往往有此种遭遇,角色的命运往往影响着个人的命运。
  
  早年和郭松龄深谈时,齐先生曾经提到他对重振东北的看法:其一是东北地大物博,应该移民实边,最好从关内移民过来。使东北有一万万中国人(当时号称三千万);其二,拉进英美德法等国的资本和技术,以开发东北,增加自己力量,以免日俄包办。(参见本书21页)郭松龄深以为然。虽然这个观点有孤立发展东北的倾向性,但不难看出齐先生很早对建设东北就有自己的思考和理想。抗战胜利后,齐先生亲见真正想为重建东北出力的人没有机会回去,接收大员所托非人,大小官员仍旧沉浸在互相倾轧和贪图享受之中不可自拔,毫无建设东北之决心。加之没过几年就不得不随蒋政权避祸台岛,失去了再为东北人民出力的最后机会,成为齐先生此生心中永远的痛楚和遗憾。
  
  到台湾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大批迁台老兵成了“荣民”,先前从政的众多书生人物,也经历了对未来的长期思考。齐先生以党务元老的身份,给予雷震为首的组新党人士有力的支持,更以忠实履行“立法委员”身份为民争取权利,被开除出国民党,始终谋求台岛自由民主新风之诞生。所有这些都戛然而止于这本口述自传的封底,使读者未能知其详尽。这是当年抢救“口述”整理工程的一点缺憾。不佞试着揣测1949年后的齐先生之追求,或许某种程度上在于台湾历史其实和东北有相似之处,两地都有过长期被异族殖民统治的“日据时代”,被封闭于与中央内陆的联系,长期的缺乏交流和地域分裂,形成了同内陆的陌生感,民众思想隔膜于时代的主旋律,圉于自我保护与谋求生存。1949年以后,东北百川归海,而台岛由于蒋政权的到来,更闭塞于海天一隅,为其今天同大陆始终隔膜的埋下伏笔。1987年台湾解严。齐先生、雷震等人谋求的开明政治,不但对个人是一种人格的完成和理想的延续,在今天看来更具有时代意义,配得上一座民主的丰碑。纵观齐先生丰富的人生经历,齐邦媛1990年7月曾在口述整理出版之际对父亲有一个评价:一生黄金岁月尽在理想与幻灭中度过。这未免使人觉得有点悲观。现在这本口述的简体字版距离初版,倏忽又二十年过去,历史或许始终充斥着恍若隔世、兴亡枯荣的基调,但论及个人在社会中的作用,齐先生的人生配得上时代的褒扬。
  
  2011.3.25
  评论这张
 
阅读(42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