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子的小窝

希子的小窝 欢迎来做客

 
 
 

日志

 
 

【原创】缺口(二十二)  

2014-09-10 17:24:16|  分类: 《缺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乔伊那天气呼呼的回到家里,说实话,她在心里对梦雪第一次有了看法。在她看来,梦雪干嘛要那样在乎张东远啊,他那么绝情的背叛了她,把青梅足马的感情像扔破烂似的随手扔了,悄无声迹的没了。十多年过去了,突然有一天见面了,他就要再捡回那份感情,这不把人当傻子了吗?可偏偏梦雪还那么痴情,哭的昏天黑地的,就为一声对不起?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
      大宇看着她,心情也是沉沉的。半晌,他见乔伊平静了些,于是开口说你不必这样急赤白脸的讨伐梦雪,你怎么不站在梦雪的角度想想。我问你,梦雪除了东远之外,还爱过别人吗,包括老孔。梦雪虽然和老孔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但是梦雪对老孔并不是爱,她是出于无奈才和老孔结婚的,但这不能说明她爱他,梦雪不爱老孔这事你也清楚的。虽然他们表面上相敬如宾,和和美美,但是,这不等于爱,这是梦雪的修养所在。梦雪的性格不是你,虽然她为人善良进取,但是在感情这一项上她是很难做到拿得起放得下的,更不可能再敞开自己的心接纳第二个人。,当然她会努力去扮演一个好妻子,但这对别人有好处,对她只是痛苦!她的心一直是痛苦的。如果按照她的心愿办事情,我感觉梦雪是不会结婚的,但是,现实又不允许她这样做,你叫她怎么办?现在东远一回头,字里行间又情真意切的,梦雪死去的心被唤醒了,她能不动情吗?
       “可是这样对老孔公平吗?”
      乔伊的气又上来了。
      “现在不是说老孔,现在是怎样把梦雪这边先解决好,咱管不了东远,但咱要把梦雪把握住。我感觉东远是不会抛弃他的那个家的,男人嘛,知道孰重孰轻,特别是到了这个年龄。我觉得他只不过是一时冲动罢了,怎么会那么做呢。他不是个汉子,如果是的话,当年他也做不出那样的事儿!关键是安抚好梦雪,咱不能让梦雪再受一次打击,那样的话,梦雪可就麻烦大了。”
       张东远几乎是每周一封信,他的信越写越火辣越写越大胆,每封信都充满了炽热的情感,看的梦雪晕头转向,完全被他的痴情所感染。渐渐地,梦雪的心里开始动摇,她反复的问自己,如果没有刘妮妮的主动,没有刘妮妮的设计,东远绝不会离我而去。她在心里不住的问自己,重拾失去的爱情,我的人生是不是就完美了呢?但想到老孔那老实木纳的脸和小安的模样,梦雪又怀疑这眼前的一切。她纠结着,思索着,摇摆不定。
       在张东远的家里,不安同样充斥着两个人的心。张东远越来越坚定自己的决心,他要离开刘妮妮,甚至离开北京。他要创建自己的新生活,他要找回自己失去的东西,为此,他不在乎会怎么样。他越来越感到当年是刘妮妮和她父亲一手设计了他,当然这是根据刘妮妮后来的说的,我早就喜欢你,为此求爸爸为我们创造机会,接近你,一同出差,一同出国,给你的前途铺路搭桥。。。
       想到这儿,有一股热热的东西涌到喉咙里,他感觉自己要吐,真的是想把这些年压在心头的一些东西吐出来,那样心里会有多么痛快!
       在一个周末的午后,张东远悠闲的坐在客厅的茶海前喝茶,刘妮妮忙完家事也坐过来了,张东远给她倒了一杯茶递过去,刘妮妮接过茶来慢悠悠的说:“有什么话直说吧。”
       “哦,你怎么知道我要和你说什么啊?”
       张东远仍是一副轻松的样子。
       “不然,你怎么会给我倒茶呢,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是吗?这我还真没注意到。”
       刘妮妮看着茶杯里的水一点点的沉静,笑着说:“你说这话倒是实情。咱们结婚以来,家里从来没让你操过心。孩子是在我妈那儿长大的,跟咱们俩都不怎么亲。你一年年的忙啊,飞来飞去的,我就跟在屁股后面都成了你的保姆了。但就是这样,在你那儿我也没落什么好啊,你说是不是?”
       张东远非常认真的听着妻子的话,他在找突破口,找可以抛出问题的突破口。在这方面,他一点也不怀疑刘妮妮的感觉,她知道他们之间要出事儿了,那好啊,他就是想这样让事情发展下来,这样就等于提前让她过渡一下,免得一下子大脑皮层过于紧张,闹得大家都不体面。
       他声音柔和,充满了真诚:“妮妮,这些年你跟我过得幸福吗?说实话。”
       “说实话?就是说真话呗。很幸福,非常幸福!”
       刘妮妮话还没说完,眼泪就下来了,她声音颤抖的说:“东远,你知道我很爱你的,我是爱你的!非常爱!我这些天也回忆了我们从认识起的那些片段,你从没有让我失望过。无论对我和孩子还是对爸爸妈妈,你都做得很尽心,我非常自豪有你这样的丈夫!东远,我不想失去你!我也不想失去这个家!我们是那么的完美,那么令人羡慕,我们还有什么不知足的?为什么我们要拆散它?你忍心吗?想想我们的女儿,她现在读书很棒,将来要出国留学,为什么我们要破坏她的美好人生?我们要把她从天堂推到地狱去?这不行!”
      张东远意识到妮妮这番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不用你为什么要拆散它,而是说我们。这里面大有文章,她在尽力挽回,挽回这个潜在的局面和他这个人。先到这里他依旧平和的说:“妮妮,你先别激动,先冷静一下,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这个世界上,谁离谁都一样活,不是吗?”
      “不是的,如果真是那样,那你离了梦雪就不能活了吗?我们娘俩个都不抵一个梦雪吗?!我想知道你怎么和女儿解释这件事情,你如何告知她?难道你要对她说爸爸要去找自己的初恋吗?你会这样说吗?”
      “妮妮,你听好了,我今天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说了这么一大堆,我没说什么。”
      “我说的这些,不正是你心里想要做的事情吗?为什么你要回避主题和真相?”
张东远没有回答妻子的质问,他心里有自己的安排,所以,妻子的这番话他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他想一步步地诱她深入,最后让她自己说出那两个字,但是他低估了刘妮妮,只一分钟的时间,他就知道路已到尽头了。
      “东远,尽管我很爱你,但我也不想吃夹生饭。我只要一个条件,只要戴梦雪离婚了,我马上成全你们俩。”
      刘妮妮说完这句话,转身走出了家门。
      张东远继续以强大的火力对梦雪进攻着,他的信件越来越频繁,甚至出现过一天两封。不仅如此,他还给梦雪买高级手表,相机,首饰等寄过来。梦雪这段时间呢,等于是过着两重天的日子,白天她在单位里想着和张东远的事情,下班回到家里面对老孔和小安她也是顾着他们爷俩,当老孔为小安辅导功课时,梦雪就不停的做着家事,为他们爷俩削着水果,一家三口温馨如常。但是,她的内心越来越挣扎,她想回到十多年前的甜蜜爱情中去,她想再拉起张东远的手,她想再依偎在他的臂膀中,她非常憧憬那样的生活。。。。。
       乔伊听了大宇的话后,思索几天,觉得自己是有些简单化的看问题了,而且这也是她的性格所致,有时候太过偏激。她下定决心要好好的再和梦雪谈谈,一定要和声细气的谈谈,不能再让梦雪上了那个王八蛋的当。
      初秋的天空,碧蓝如洗。一阵阵凉爽的秋风带走了一夏的暑热,人们的身心都轻盈了许多,脸上充满了笑容。
      乔伊和梦雪走在滨海路上,路边开满了各色的小花,姹紫嫣红。大海的尽头和天际相连,像两面张开的蔚蓝色的贝壳,海鸥就在这巨大的贝壳中间张开白色的翅膀飞翔着,时而落在礁石上,时而贴在海面上。山上绿树成林,葱郁茂盛。置身在这样的坏境中,所有人的烦恼都暂且随风而逝,心儿随着大自然的召唤而跳跃,伴随而来的是无限美好的想象和欢呼。
       然而,乔伊和梦雪的谈话却与这风景格格不入,她们谁也没有说服谁,差一点就不欢而散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5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