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希子的小窝

希子的小窝 欢迎来做客

 
 
 

日志

 
 

【原创】缺口(二十五)  

2014-09-15 11:45:00|  分类: 《缺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雪身旁的垃圾桶里装满了揉皱了的信纸团儿。此刻的梦雪没有眼泪,像一尊木雕一点生气也没有,她写了揉揉了写,整整一个上午什么都没干,就坐在那里重复着这些动作。后来,她索性不写了,看着桌子上的台历发呆。
       渐渐的台历变成了一架放映机,从她们小学开始,她们背着书包在雪地里玩溜滑,玩打雪球,堆雪人。她们一直不知道用什么做雪人的嘴巴,最后还是东远回家剪了他妈妈的一块红布,在布的中间挖了洞,然后贴到雪人的脸上,做成了一个血盆大口的雪人。春天,她们看着大宇和东远把嫩嫩的柳枝儿折下来,抽取枝芯,做成柳皮哨儿,吹出各种好听的曲子,她和乔伊会跟随曲调打出各种拍子。那时候多么美好,她们是一群天真少年,无忧无虑。她还记得东远妈,总是在她的碗里多盛上一点鸡蛋或者肉肉,偏袒着她瘦弱的身体。上中学了,人渐渐大了,知道不能肆无忌惮的在一起疯玩了,言语间有时会有一些拘束和犹豫,但彼此间的心是敞开的。那时候的乔伊像一个假小子,只管跟男生一起争高低,跳高跳远和短跑她都能把男生比下去,大宇像个跟屁虫似的总是在她身边转悠。上高中了,他们不再一起上海边了,她们不能再看他们发达的胸肌,挺廓的肩旁,她们的脸有时会因为一句话发红,她们也会婉转的表达一个意思,一个心愿,她们不会轻易间给某个人递出暧昧的眼神,她们懂的掩饰自己,她们长大了,随之而来的还有烦恼、喜悦和哀愁。
      为什么要长大,不长大多好!如果这日历不用翻转永远停留在那一刻该多好!或者人的头脑,想记住就记住不想记住的事儿就把它删除该有多好,即使再想回忆都没有可能,那样该是多么幸福!
      梦雪就这样呆呆的想着,她不知道该在信纸上写什么,怎么写。突然间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和东远已无话可说,说什么?为什么要说?还有什么可说?想到这儿她凄惨的一笑,终于落下来一颗冰凉的眼泪。
      十一月末的大连,冷风瑟瑟,梦雪提着一个袋子,藏蓝色的薄呢风衣包裹着她的身体,她的脸色苍白,眼睛有些浮肿,尽管她把唇膏换成了玫红色,但是依然不能帮助她提升多少精气神。
      她在一个公司门口停下来,看了看头上方大宇工程公司的烫金牌匾,然后拾级而上。大宇正在办公室等她,他为梦雪泡了杯花草茶,梦雪看着杯里翻腾而起的花草,吃惊的问他:“你怎么会备着这种茶呢,看来女客人不少啊。”
       “你呀,哪有啊,这是乔伊拿来的。”
       “哦?”梦雪还是不解。
       “她经常上我这来偷懒,有时候还把她的活拿这来干。总之,她就是那德行了,看不惯的事儿太多,但是年龄大了,知道不能横冲直撞了,就跑到我这儿躲着了。”
       “哈哈哈,乔伊啊就是乔伊,我真羡慕她这股劲儿。”
       “可不是吗。乔伊现在可不是过去了,现在也学会涂脂抹粉了,一天到晚的紧往那脸上忙乎呢,两个闺女也帮着她捯饬。好家伙,有一天娘三个逛完街了买的红红绿绿的在家里做什么面膜,我一进门把我吓了个半死。
      梦雪被大宇的表情逗的笑起来。大宇接着说:“哎你知道吗梦雪,这周末乔伊在医院把我们家老头儿那几个熊玩意儿好一顿轰,直喷的他们哑口无言,把我和我妈乐得呀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是吗?快说说怎么回事儿啊?”
      “老头住院了那么长时间,虽然医生护士配备的很周到,但是我妈还是不能离开半步,上个厕所老头都直嚷嚷。我也忙啊,但再忙我周末也肯定是在哪儿,可是那几个熊玩意儿连面都不见。我和我妈都不想说什么,但乔伊不干了,她挨个的给他们打电话都给叫来了,当着老头的面把他们的种种‘罪行’都数落的一个不剩,然后告诉他们必须按人头排班,否则老头有个三长两短的都不会通知他们。再是,每周必须带孩子来看爷爷,孙子孙女不想爷爷,爷爷还想他们呢。最后乔伊说,相信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不愿意做白眼狼吧。哈哈,梦雪你没看到当时的情景,我妈早早的出去了,怕自己憋不住笑出来,我们家的人哪有这本事啊,这也只有乔伊能干出来。”
       “是啊,那时候他们都在一个楼里住着,吃喝孩子都是你爸爸管,现在老人病了,一个个的都不朝面,别说乔伊,谁能不生气呢。况且,你家动迁费不都分给他们了吗,他们怎么这样啊。”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和我妈从来都不去争这些个事儿,也争不过他们。但是乔伊不干,她哪能咽下这口气,把他们收拾的个个都没话说,真过瘾。”
       梦雪感染着大宇的兴奋劲儿,精神也逐渐的提起来了。她把袋子的东西一样样的拿给大宇看:“都在这儿,大宇,给你添麻烦了。我想来想想去不知道该和他说点什么,但总觉得不说不好,就说了两句,你看看合不合适?”
       “我看什么啊,你觉得行就行了呗。”
       “别,大宇,你帮我看一看,不然我心里不踏实。”
      大宇朝梦雪笑笑:“谢谢信任,那我就看了哈。”
      大宇反复看了几遍,然后问梦雪:“就这么简单?”
      “嗯,本来也不复杂啊。”梦雪勉强的笑了笑。
      “好啊梦雪,好啊。这件事情就这样落幕了,你做得好!我很敬重你,不容易。你不是乔伊,你太细腻了,所以对你而言很困难,我因为了解你才这么说,你不要介意啊。”
       “不会的大宇。你和乔伊都是我的好朋友,像亲人一样,你们不管说什么都是为我好,我很清楚这一点。你下周走吗?”
       “差不多,我如果下周不走那么下下周就一定得走了,所以你的信把握的时间不会有错。”
       大宇把东西和信都收拾好,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梦雪。梦雪不解的看着他,他犹豫了一阵子才说:“梦雪,按说我不该告诉你的,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因为我觉得这是告诉你这件事的最佳时候。”
      “什么事儿啊?你神神秘秘的。”
      “上周,你家老孔来找过我。”
      “干什么?”
      “他们所里把他作为贡献突出的研究员提升为主任不说,还在唐山街那儿的高档住宅区给了你们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你知道唐山街靠进劳动公园那儿有一片市政府主持的专为科研技术人员盖的住宅区吧,明亮宽敞的房子,很大气的,环境好学区好,交通便利,真是无以伦比。”
       梦雪看着大宇,她抿住嘴唇听着,然后问:“然后呢?”
       “然——后——吗,他希望我来给你装修,他说让我说成是我们的房子,请你来做指导,希望装成什么风格的。再然后嘛,他说等到你生日的时候再把钥匙交给你。因为那房子是四月底五月初才完工,你听了这消息什么感觉啊?”
       梦雪用手捂住嘴,她把眼神投向窗外,一股滋味儿,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在心里翻腾,不是甜蜜,也不是幸福,也不是酸楚,反正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良久,她对大宇轻声地说:“你别说告诉我了,免得坏了繁稀的心情。”
      十天后,大宇带着梦雪的托付飞往北京,随身带的还有他的病例,大宇在大连的某医院被诊断为肝癌初期。
      在机场,大宇见到了前来接机的东远,一见面,东远就急切地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疼痛的感觉啊。我给你找了协和最好的专家,还有北大的一位权威教授,明天上海也有一位专家来协和,咱们好好的会会诊,不会有事的大宇。”
       大宇握着东远的手使劲儿的点点头:“谢谢你东远,给你添麻烦了。其实我也可以找别人的,但是我怕他们走漏了风声。”
      东远给大宇安排到离自己单位比较近的酒店住下,两个人吃过晚饭,大宇对东远说:“我这次来,还受梦雪之托,给你带了一封信和你寄给她的东西。”
      张东远急忙拆开梦雪的信,半分钟的光景,他便双手掩面,泣不成声。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