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格兰——Eggland

是先有扯还是先有蛋。

 
 
 
 
 
 

海外 爱尔兰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纹丝不动,是害怕你们误以为我热爱自己风尘仆仆的样子。 联系我:vincentzhangyue#at#gmail.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自深深处》:作为一个冤大头的王尔德

2010-10-16 21:19:34 阅读10615 评论19 162010/10 Oct16

1897年冬天,外面下着很大的雪。典狱官维克多拉开本顿维尔监狱黑色的大门,大门在伦敦北郊清晨的旷野里发出沉重的响声。王尔德看了一眼阴郁的天空,一缩身钻进了朋友罗比接他的马车。罗比轻轻拍了拍好朋友的肩膀,不多久,马车便消失在监狱外的雪原。

“在这儿,白天同黑夜一样,是留给眼泪的。”

我们不知道两年的监狱生活对于王尔德来说有着什么样的影响,只是一百年后人们拿着他那本在监狱里的书信集《自深深处》,看到的那个王尔德,他传统的浪漫唯 美的风格在这些书信的开头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满了焦虑,怨念的老男人。这官司缠身的一年来,王尔德所受到的种种苦涩,屈辱和轻蔑,在这些信里都转化为毫不隐讳的字眼。

1891年秋天,王尔德偶然认识了牛津大学的高材生,同时也是贵族出身的阿尔弗莱德·道格拉斯,也就是后来我们所熟知的“波西”。从那个时候的照片我们依然可以看出,这个相貌英俊,金发碧眼,白皙可人的小正太,应该会满足王尔德一切关于完美的同性x伴侣的想象。事实上,波西的确让他着迷——尽管王尔德把对波西的感情称为“友谊“,可是他自己也写道“有两个月的时间,我们都在一起”。王尔德当时已是英国的知名戏剧家,生活富裕充足,在上流社会有自己的交际圈。在王尔德自己的叙述里,他对波西的“友谊”也确实可谓不计代价,一掷千金。波西是贵族家庭的孩子,出手阔绰,交友广泛。在认识波西的三年里,王尔德为波西花费了接近5000英镑的现金,折合到现在差不多是45万英镑左右,而这个金额,还”不算我给你付单的钱“,以至于最后王尔德竟然付不起700英镑的诉讼费,而只得宣告破产。在《自深深处》里,王尔德也无不愤懑的写道“而你的虚荣,让我破产了。”

作者  | 2010-10-16 21:19:34 | 阅读(10615) |评论(19) | 阅读全文>>

《山楂树之恋》:关于纯爱的一场误会

2010-9-20 3:07:15 阅读7365 评论28 202010/09 Sept20

如果对照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来看,《山楂树》可能是张艺谋拍的一部还算能看的电影。相对于黄金甲和三枪,这部电影至少从外观上表现出了一定的清心寡欲,就像 一个老和尚在回忆出家前的时光,没有传说中束胸的师太,没有过多的颜色和技巧,没有大牌和人海,甚至还不定时的稍微禅定一下,这怎能让我不唏嘘这个张艺谋 和几年前的那个仿佛判若两人。张艺谋说他这部电影主要是一次情感回归,并不太在意票房和口碑。我知道他又在说假话,但这一次观影的确是我五六年来看老谋子 的电影后唯一的没有感觉被抢劫的一次。其实从10多岁我看《大红灯笼高高挂》开始,我就开始怀疑张艺谋的审美,觉得他似乎在视觉美学上很容易走极端主义, 而且这种极端应该还是因为他青年得志之后的自恋引起的。那一年《高高挂》电影里数不清的鲜红灯笼和皑皑白雪的强烈反差几乎成为了我的梦魇,而相对的我如今 已经完全记不得那部影片的故事情节。至于千禧年之后的几部商业剧,每一部都是这位曾经的国际名导水准无下限的里程碑式名作。

  

  最近这个城市因为《山楂树之恋》而异常躁动,对于这个发生在自己家乡的故事,地方电视里采访的观众都是热情洋溢,男女主人公当年的街坊邻居大 小姨妈们纷纷现身回忆,争先恐后的潸然泪下。当一个城市成为关注的焦点,这个城市里的人们表现出一些自恋和矫情,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文学能使一个城 市充满力量,就像在我居住的都柏林,那些被乔伊斯描写的场景都被当地悉心保留,而每一个去往当地的游客也能从这其中体会到当地居民的自信。现如今,不管你 有多么高尚而纯洁的文化理想,都要首先去寻求市场的庇护,这是一个文艺作品基本存活的条件

作者  | 2010-9-20 3:07:15 | 阅读(7365) |评论(28) | 阅读全文>>

伦敦:关于艾比路,诺丁山和贝克街

2010-9-8 10:48:24 阅读7569 评论10 82010/09 Sept8

对于我来说,伦敦不止是一座城。他是我三年来的一个梦想,一个传说,是如果不去就会浑身瘙痒的地方。以前也曾到过伦敦,不过那些无意的路过都没有像今次这样计划周详,我像一个新鲜的血红蛋白一样渗入这个充满活力的国际化的城市,在他的 骨骼经脉里周游,感受他的呼吸和心跳,他的每一个组织和细胞都会不断刷新我的触觉。

诺 丁山的一条街道。在伦敦的三天就就住在这里,安静方便,距离Notting hill地铁站只有两分钟的步行路程。前台的服务员是个罗马尼亚的MM,她地道的伦敦英语让我吃惊。爱尔兰和英国虽然只有一个海峡之隔,但他们英语的语调 却截然不同,比起英式发音(也就是伦敦腔),爱尔兰英语更像是一个咬字不清的小孩子说出来的。

伦敦塔。

第一天在伦敦东部的伦敦塔和塔桥。一个人的旅行总是有更 多的时间去勾兑心情。在伦敦的三天,这个传说中每年要下两百天雨的城市居然滴雨未见。伦敦塔在现在其实是一座城堡以及它附属的监狱,不过最早这里的确只有 英国国王和荷兰摄政王,也就是征服者威廉修建的一座白塔,伦敦塔也因此而得名。这个监狱或者说城堡在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故事,亨利八世的老婆,也就是安妮 博林皇后,就是在这里被处死。另外还有几个英国国王和当时赫赫有名的公爵在此殒难,甚至著名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都曾在这里被监禁了一年左右,可以说是 个十足的贵族王室监狱。这座城堡原本并没有出口,只有一个水道作为入口,颇有些只能进不能出的意思。

伦敦塔桥。“伦敦大桥垮下来,我也不离开,你说的誓言太快,就像旅客不断找路牌”。当年SHE唱的如此销魂,不过伦敦塔桥想必也不会是个豆腐渣工程,这座见证了上个世纪上半夜伦敦繁华工业的大桥,如今中间的吊板已经很少再拉起来了。

作者  | 2010-9-8 10:48:24 | 阅读(7569) |评论(10) | 阅读全文>>

Day 9:自恋的蓬皮杜

2010-8-28 6:23:09 阅读5923 评论0 282010/08 Aug28

一口气去了三个博物馆,继续在巴黎各色的橱窗前徘徊,包括展出人类原始艺术品的布莱利博物馆,近现代巴黎大师级艺术殿堂奥赛博物馆以及被传说代表着巴黎现代艺术的蓬皮杜。

布 莱利博物馆距离艾菲尔铁塔只有5分钟的步行路程,展出的是各个大洲原始的手工艺品,其中大部分是非洲,南美以及大洋洲的部族手工制品,巫毒风格浓重,那些 原始的面具,树上的木刻,容器上的纹路,原始的创作风貌是整个展示的主题,不过似乎都是带着某种当地原始宗教的性质,以及对未知大自然的敬畏,这种无艺术 意识的创作在我看来也恰好印证了人类与生俱来的艺术本能。我在参观的过程中也意外的发现了中国西南的一些少数民族的服饰和手工制品,甚至包括一段皮影戏的 视频介绍,只不过馆内因为展览格调需要,光线太暗,照出的照片模糊不清。

那一刻他形色匆匆。

而 奥赛博物馆就宽敞的像个十九世纪俄罗斯风格的中央车站,而后来我一查,发现它的前身居然真的是巴黎著名的奥赛火车站。那里面大师级的作品包括莫奈,罗丹, 毕加索,高更,塞尚,达利以及我在阿姆斯特丹没有看完的另一部分的梵高。因为这些大师的作品的存在,导致进入奥赛博物馆的过程成了我在巴黎所经历的最长的 等待,足足四十五分钟,我才从门前的广场进到了博物馆里的前厅。当然我相信,这点时间对于在上海SB会的展馆外挥汗如雨的你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在欧洲这 已经是很稀有了。

布莱利博物馆外的天空和飞鸟。

在博物馆里看到了梵高的《阿尔的舞厅》和《自画像》,看到了莫奈《睡莲》,看到了很多版本的思想者和这个一 丝不挂的男人所来自的群雕——同时也是罗丹最有

作者  | 2010-8-28 6:23:09 | 阅读(59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他的民谣

2010-8-26 3:47:24 阅读5885 评论6 262010/08 Aug26

很多时候我们都说享受过程的重要,事实上我们却无时无刻的惦记着结局。就像刘长冰独立制作的这盘专辑——《小调的夏天》,他在专辑的介绍里挺无所谓的说的“就算我不会唱歌,我也可以歌唱。”我当然知道他是很有所谓的,他关注人们的评论,希望更多的人听他的歌,每个唱歌的人都是希望被聆听的,从个人演唱会上的天王到卡拉ok房里的麦霸到某个熙熙攘攘街头的流浪歌手,这总是真理。

  我并不认识刘长冰,当朋友把他专辑的链接发到我的邮箱的时候,我这里的夏天已经快结束了。在去另一个陌生城市的路上听着这个陌生人的歌,声音很稳重, 说词的方式像李志,嗓音里带着一种民谣歌手所普遍的风格性深沉。其实我对很多独立创作的民谣并不感冒,因为这种叙事性很强的音乐,如果缺乏真正动人的旋 律,缺乏漂亮歌词的支撑,往往就会沦陷为一种刻意,甚至是一种工业性的反复创作,让人听得矫情不堪。而音乐,无论风格多么牛逼,唯有旋律是永恒的,那是唯 一能让人引起无意识共鸣的东西。

  

  我不敢说他的音乐有多么的动人,甚至头一次听还会觉得有些地方的旋律和变奏似乎有些重复,演唱方式也比较单一,或许热爱民谣的人会听出与众不 同,我不知道。我知道得是音乐是最不能死磕的东西,任何非专业的创作,都会有着独乐或者众乐的抉择,这是由创作者心底是否真正在乎别人的目光而决定的。然 而即使这种音乐承载着的是一种自我迷恋的过程,却始终是象征着对生活的态度,因而,从技术的角度上

作者  | 2010-8-26 3:47:24 | 阅读(5885) |评论(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