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吹事员的博客

吹得你高高兴兴没脾气

 
 
 

日志

 
 

事出有因  

2014-09-13 15:16:38|  分类: 说三道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三月,俄罗斯吞并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有关提问时表态:“事出有因”,拒绝表示反对俄罗斯的行径。到了八月,俄罗斯以“志愿军”的名义公开介入乌克兰东部的内战,西方国家加大了对俄罗斯的制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再次说乌克兰危机“事出有因”,反对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大凡任何事情的发生都必然是事出有因,不会无缘无故。因此一件不正确的事不会因为“事出有因”而变得正确,无可厚非了。比如日本占领了钓鱼岛也是有原因的,中国肯定不会由于“事出有因”就承认这个现状。

乌克兰危机的发生和持续升级,是西方国家与俄罗斯政治博弈的反映,这是没错的,然而,某些政治家可能忽略的是,同半个多世纪以来所有的国际政治博弈不一样,俄罗斯此次突破了战后国际秩序中的一项重要的、基本的原则:不得以武力将他国领土并入本国版图。因此,这不再仅仅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见仁见智”的“争端”问题。二战后国家间动武、入侵他国的事件不胜枚举,以色列曾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占领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已退还)、约旦河西岸和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占领至今),但未将其并入以色列版图,而是作为确保本国安全的“缓冲地带”。俄罗斯通过武力夺取乌克兰的克里米亚作为俄领土的一部分,改变了疆界,首次打破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国际规则。俄罗斯因此在国际上陷入孤立,实属必然,即便是那些与西方不和,与俄罗斯关系较好的国家,在这个问题上也无法支持俄的立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事出有因”说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当然,中国、俄罗斯等国已经习惯了在国际社会中、在联合国的表决中扮演“正确的极少数”角色,倒也见怪不怪。

但是,此次乌克兰危机造成的西方国家与俄罗斯的对抗,在程度上和性质上已经超越了以往任何地区热战,如发生在科索沃、伊拉克、格鲁吉亚、利比亚、叙利亚等国的战争,所引起的分歧,实际上已经开启了东西方冷战重演的序幕。想来搅这潭浑水的国家该有精神准备,要么介入这场冷战,受其所累,要么权衡利弊,做一个旁观者。

俄罗斯今日的困境,与普京失败的领导风格有关。他喜欢用投机取巧、多变的手段获取短期利益与成功(这一点很像一个电游玩家),而没有勇气,似乎也没有能力,进行战略性改革,做出俄罗斯在苏联失败后所必须做出的历史性转变(拿约瑟夫·奈的话说,普京是一个“机会主义者”)。因此,尽管他雄心勃勃,要成为一个领导俄罗斯恢复昔日帝国地位的大帝,但他做的却是到处找芝麻,捡芝麻,每捡几粒芝麻就丢掉一个西瓜。

2011年10月4日,准备进行梅普易位再当总统的普京发表了一个堪称“俄罗斯梦”的计划:分步整合独联体国家,在前苏联的广袤领土上建立一个“欧亚联盟”(有人称之为“新版苏联”)。可是,在乌克兰捡了克里米亚这粒芝麻后,欧亚联盟这个最大的西瓜已经摔得粉碎了。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是普京设想的以俄罗斯为首的新苏联中的三个最主要的板块,而三者中最重要的又是乌克兰,是俄罗斯一直重点拉拢和保护的对象。出兵乌克兰,攫取克里米亚之后,乌克兰已彻底倒向西方,虽然乌加入欧盟、北约的愿望无法在短期内实现,但它与俄罗斯决裂已成现实。

俄罗斯恃强凌弱,睚眦必报,爱占小便宜,锱铢必较的普京性格也让其他邻国反感。前几天,普京在青年论坛发表言论说,哈萨克斯坦是在从未出现过国家的土地上建立起来的,(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完成了前所未有的伟业”。他向国内支持他的青年民族主义者如此表露心声,叫纳扎尔巴耶夫非常恼火,说:“独立是我们祖辈争取来的最珍贵财富。首先,我们永远不会放弃独立;其次,我们将尽一切所能维护它。”他表示,哈可能不再充当欧亚经济联盟的一员,强调,哈不会留在一个对自己的独立性有威胁的组织。此前,白俄罗斯也曾因普京想在两国经贸外来中占白的便宜(或不让白占俄的便宜)发生过争吵。

如今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已令俄、白、哈今年5月签订的欧亚经济联盟(作为建立欧亚联盟的一个早期步骤)出现裂痕。作为反制裁措施,克里姆林宫上月宣布禁止从欧盟和其他西方国家进口肉类、鱼、水果、蔬菜和乳制品时,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拒绝效仿。白总统卢卡申科说:“这是我们的内部事务。我们需要波兰的苹果,我们需要一些德国美食。”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则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含蓄地批评俄的政策,表示针锋相对的制裁毫无用处。被俄罗斯吹嘘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欧亚经济联盟如此脆弱,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俄梦”正在变成“噩梦”。

在普京领导下,迄今为止俄罗斯从苏联解体的废墟中复兴的努力是失败的,并未能阻止俄罗斯的衰落趋势。在普京接掌执政大权之初,国际市场油价大涨曾为俄罗斯的经济增长提供了刺激,带来了短暂的社会繁荣,以至于有人将其列入代表新兴经济体的“金砖国家”,但由于他习惯性地用苏联式(甚至克格勃式)的方法统治国家,并不能进行真正的改革,腐败泛滥,效率低下,严重依赖能源出口的经济模式依旧,近年来世界经济和国际能源市场的波动,让俄罗斯的“食利经济”受到打击,风光不再。现在步步紧逼的西方制裁已让俄油企大呼“吃不消”,俄前财长、普京最信任的经济顾问之一阿列克谢·库德林表示,俄油企业请求俄政府购买其债券以解决融资的燃眉之急,这证实了西方制裁将给俄经济带来损失,在未来三年内,损失“至少”2000亿美元。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已调低了2014年及随后三年的经济发展预期。跟“金砖”国家中的过半成员一样,俄罗斯正快速蜕变为一块“板砖”,与全球金融风暴和经济危机过后正在复苏的发达经济体形成反差。

俄罗斯衰落的证据显而易见,除了重大的经济缺陷未得改观,俄罗斯的软实力也在持续下降。颇具魅力的俄罗斯传统文化在普京统治下影响力迅速下滑,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外国人(包括中国人)看俄罗斯电影了,俄罗斯大学在全球百所名校的名单中不见踪影。此外,一直受人口匮乏困扰的俄罗斯出生率下降,死亡率上升,男性平均预期寿命只有60岁。由于人们对生活环境的不满,俄罗斯人口大量外流状况一直得不到遏制。据联合国估计,俄罗斯人口到本世纪中叶,可能由现在已经很少的1.45亿再减少到1.21亿。

乌克兰危机的起因不是单一的,普京急于将乌克兰收入他设想的欧亚联盟,企图快刀斩乱麻地切断乌克兰与欧盟的联系是其中主要的原因。今年2月,他唆使乌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出尔反尔地中止与欧盟达成的同盟协议,引发了乌国内的抗议骚乱和政权更迭以及随后的一系列愈演愈烈的乱局,本来就大而无当的欧亚联盟的“梦计划”就此崩溃。这让普京带领俄罗斯走上了通往深渊之路,如果他不回头(对于他来说回头很难),必败无疑。

现在能让普京再支撑一段时间的只有反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意识了。这是他眼下能抓住的唯一有力的支撑点。“收回”克里米亚为他赢得了空前高的国内民意支持率,但群众的“觉悟”终究是需要现实的物质基础的,接下来就要看他化解西方制裁的实际效果,流“爱国泪”的效果十分有限。普京是喜欢亮肌肉的“硬汉”,但他的肌肉是僵硬的、缺乏弹性,所以没有持续的力量。前不久普京提到俄罗斯的核武器来威胁西方,这让西方国家看穿了俄罗斯对常规武力正面对抗已经没了底气。核武器这个从来只能吓人,无法使用的东西,一旦被拿出来炫耀,就标志着玩家已手中无牌了。科索沃战争期间,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也曾愤怒地向北约提醒过俄的核威力,但科索沃战争很快就以南联盟失败而告终。

一些学者和政客认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作为的一个重要结果,是让本来在冷战结束后还继续存在已成为疑问的北约,以应对“俄罗斯侵略”为由而正式复活了。普京把队形松散的对手们重新凝聚为一个战斗集体。

当前,许多西方学者也在反思与俄罗斯博弈的战略思维。一些人认为,西方的失误在于迫使昔日的冷战对手俄罗斯加速衰落,而不是任其自然地缓慢衰落。这就带来了风险。因为如果一个大国快速衰落,它可能使用余力拼命挣扎,铤而走险,造成巨大的破坏。约瑟夫·奈举例说,一个世纪以前,奥匈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的快速衰落对国际体系破坏很大。相反,像古罗马和十八世纪的西班牙那样的逐步衰落带来的破坏性就很小。尽管普京进攻性地使用武力并大肆宣扬,却无法掩盖俄罗斯正在衰落的本来面目。俄罗斯在危机中抛出“向东看”战略,让自己变成中国的“加油站”,也反映出它的腾挪空间很狭窄。

从普京方面讲,他无法摆脱苏联和彼得大帝的“复兴”情结,也是他不可能走出衰落泥淖,走上新路的原因。赫鲁晓夫的孙女赫鲁晓娃说普京“一朝为特工,终身为特工”。特工的特点是冷血、犀利,有强者的魅力,容易成为少男少女的偶像,但特工毕竟不是目光远大的政治家。普京以及和他一类的人,念念不忘、耿耿于怀于历史的辉煌、荣辱,将“雪耻”和“伟大复兴”为己任,三步一回头,而不是更新理念,抛掉历史包袱,向前看,努力开创一条新的道路,书写新的历史,如此,在治国中一波三折,麻烦不断,事与愿违,是这类领导人的必然遭遇。

对于正在或快或慢衰落不止的俄罗斯,中国当然没有必要落井下石,与其维持正常的国与国交往是合理的,但企图与这样的不受国际社会待见的国家相互给力借力,却缺乏明智。从滑头特工普京那里可以借到什么力呢?路透社9月8日报道,越南不久将从俄罗斯那里获取三艘“基洛”级潜艇,从而在南海对中国形成可信的海上威慑。专家们表示,这可能使北京在有争议的海域压迫比其弱小得多的邻国之前考虑再三。俄罗斯《导报》9月11日报道,根据一个白俄罗斯企业和五个俄罗斯企业的请求,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组成的欧亚经济委员会10日宣布对中国轮胎展开反倾销调查。

外交部发言人屡次说乌克兰危机“事出有因”,到底因在何处,语焉不详。本文试图对乌克兰危机的前因后果做一点稍微深入些的分析。

 

2014年9月1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