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五九七的上海人的博客

 
 
 

日志

 
 

难 忘 的 兵 团 生 活(八)  

2014-09-11 08:15:11|  分类: 北大荒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的故事(44)
                                                         

                  

                                            八 救火

       12连有个卫生所,男卫生员李士才英俊潇洒,少言少语,为人真诚;女卫生员杨云珠年轻貌美、开朗大方,待人热情。有些男知青有事没事往卫生所跑,向杨云珠套近乎献殷勤,或是饱眼福或是另有企图。
       70年后,我所住的机务排宿舍的知青多数已在农工班工作了,艰苦繁重田间劳动,使很多人绞尽脑汁开病假条在家泡病号休息。要么腰扭伤、要么脚疼、要么不惜将自己的手割破流血、要么说感冒开病假条休息两天。但是感冒不发烧,一看便知是假。有人找来体温计试,把体温计水银多的一头往吸的烟头上一触,水银柱一下就窜到顶端。经过反复实验,掌握温度计离烟头的距离、触的时间长短,达到37—38°C之间时才心安理得的去卫生所开病假条。在试体温时,称卫生员不注意时把温度计往烟头上一触后递给卫生员,卫生员笑笑不说什么就给开了病假条。有了假条不但能休息,还可到食堂得到一大碗作为病号饭的面条,一个人的面条也是全宿舍人的口福,不等主人上口,别人早已你一口我一口代为享用了。有谁想休息、想解馋就用感冒方法去开病假条。其实这种掩耳盗铃的小把戏早被卫生员识破,只是不说明而已,我们还自以为很聪明,此法一直用到返城。
        大概是75年4月初,天气乍暖还寒,一天从我们连调到14连的小乔同学回来看望老朋友,我们全宿舍的人没上工泡病号,早晨在一起包饺子欢迎小乔。上午9点多钟,外边人大声呼喊:“着火了!”我们大家放下手中正在包的饺子冲了出去,只见滚滚黑烟从连队西头刮了过来。哈市知青跑来了,北京知青跑来了,杭州知青跑来了,舟山知青跑来了,人们纷纷从田间、场院、菜地跑来救火。是李北鸣等4家的草房起火,火是从李北鸣家和隔壁邻居家的间壁墙着起来的。有几个人从房山头爬上房顶往地上掀着火的房草,房草一掀,着火的房草立时着成火球顺风向下风头飞去,吓得东边的住户大骂房顶上的人,房顶上的人马上停止了这愚蠢的灭火举动跳下房来。
       几个男知青在井边打上水来,倒进桶里、盆里,男知青拎桶,女知青端盆,跑向火场灭火,又有几个知青爬上房顶,顺着房顶、梯子到地上排成人链,一个接一个的把装满水的水桶传递上房顶灭火。还有一些青年帮助还没着火的另两家往屋外抢东西。那些平时的捣蛋鬼,此时个个勇敢向前,冲在着火的最前沿灭火、抢救东西。
       李北鸣的老婆在路边被几个妇女拉拽着生怕她跑进着火的房子里被火烧伤,她一边哭喊一边挣扎着:“我的孩子在屋里,救救我的孩子!”
      “孩子被他舅舅救走了。”几个妇女安慰着她并死死的拽着她,不能使之前进一步。
       李北鸣和隔壁邻居家各有两个学龄前的孩子,白天大人上班就把孩子锁在家里。前来救火的人都先问房子里有没有人。李北鸣在自家的窗外木讷讷的呆站在窗外说:“孩子让他舅舅领走了,东西都在屋子里。”李北鸣家门窗紧闭着,屋子里全是浓烟,什么都看不见,一位老职工拿来铁锹把窗户打碎,这下可了不得了,炽热的浓烟气浪从屋子里向我们扑来,使我们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了好几步。只见屋子里的火从间壁墙烧向棚顶迅速蔓延开来,顿时桌子、箱子、被子、碗架等也着了起来,整个屋子如同火炉一般。哈市知青朱家仁拿着二齿钩冲进屋子在炕上划拉几下什么也没划拉着被烤的退了出来。李北鸣指着桌子边的缝纫机不停的说着“缝纫机,缝纫机。”缝纫机在那个年代里就是城市的家庭也算是一个大件商品,何况在农村,一个家庭不知省吃俭用几年才能买上个缝纫机。李北鸣心疼的不停说着,老北知青别万生把棉袄披在头上让人浇上几桶水从窗户冲了进去,蒸汽随之从别万生的后背升腾起来,别万生快速把缝纫机拽到炕沿边跑了出来。他的棉袄背部已经被烤糊了,一只手也被烫起泡,他不顾这些,要了一副手套,又让人往棉袄浇了几桶水冲了进去,双手举着缝纫机跑出来扔在地上,缝纫机碎了几块成了废铁。北京知青凌五福披着浇过水的棉袄刚跳上窗台想进屋再抢些东西出来,这时油料库保管员吕秀峰一边哭喊着:“屋里有人。”一边发疯似的扒开众人跑过来。我一看:一个孩子趴在窗台边的炕上,凌五福妈呀一声后仰摔了出来,吕秀峰跳进屋里双手把孩子托举出来,孩子的尸体一见凉风,头皮和头骨“砰”的一声崩裂,白脑浆流了出来,肠子也流在肚皮外边,身上多处向外汩汩冒着白气,烧焦肉皮的气味弥漫开来,吕秀峰把孩子放在地上,只见那孩子全身黑煳,四肢只剩短短的一小节,从黑焦不长躯体上还能分辨出是李北鸣的4岁女儿。孩子的样子如同催哭的口令,撕心裂肺的哭声猛然间爆发出来,井边打水的人停止了摇橹、拎水的放下水桶,人们纷纷围拢在孩子周围,看了一眼就侧目不敢再看,不忍再看,只有这哭声表达心中痛处。这哭声是对幼小生命的惋惜,这哭声是控诉老天的不公,这哭声是悲愤的呐喊。烈火燃烧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和众人的哭声响彻三道山的上空。此时我感到天昏地转,时间仿佛凝固了,人们驻足停顿下来,面对熊熊燃烧的茅屋,面对地上那残缺不全幼小尸体,如同战争带来的灾难深深刺痛每个人的心……
难 忘 的 兵 团 生 活(八) - 五九七的上海人 - 五九七的上海人的博客
                                                                                        照片载自网络

      人们面对惨状,一下呆滞住了,任凭大火燃烧,没人扑救的烈火更加肆无忌惮发挥着无比的威力,当人们从惨烈的现实中回过神来时,大火吞噬了整栋房子,4家连片的房子烧的只剩残垣断壁。人们浇灭了明火,塌落的房架和倒塌的墙壁向外冒着浓烟,朱家仁拿着二齿钩在李北鸣家废墟上钩刨着,看是否能挖出有用的东西来。他在窗边炕上刨着刨着,惊讶的叫道:“这有个脑袋。”我们七手八脚扒开废墟,露出孩子的尸体,面朝下趴着,只剩半截的胳膊举过头顶,腿烧的也只剩一小节,这是北鸣7岁的儿子。孩子的舅舅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托出放在他妹妹身旁,兄妹俩幼小的尸体并排躺着。哭声再次从在场的人们口中发出。这断肠的不幸为什么降临在一家人的身上?为什么那么多人在窗外边,先后多次有人冲进火场,竟没有一个人发现孩子就趴在窗边?这是为什么?……
       原来李北鸣隔壁家锁在屋子里的两个孩子在屋子里点火玩,火点燃了用秫秸扎成的间壁墙,火着大了,吓得两个孩子站在门口哭喊,先来救火的人发现这两个孩子马上救出去。而李北鸣家的两个孩子在屋子里发现着火,等爬到窗台边就被烟呛昏,前来救火的谁也没发现,误认为他家的孩子也被救出去了,这个想当然,铸成天大的罪过。
       火灭了,我们个个灰头土脸筋疲力尽的回到宿舍。我的帽子、棉袄分别被烧出几个大洞不能用了,可是烧焦了的孩子惨状在脑海里成了永远抹不掉的印记。(未完待续)

                                               注:王秀英的【为飞机”打堑"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