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的确时间

看电影、听音乐、念古书、按快门、读英语、写汉字

 
 
 
 
 
 

正义和非正义的悖论:《守法公民》

2010-4-22 22:34:49 阅读5438 评论15 222010/04 Apr22

《守法公民》是一部让人血脉贲张的电影。一边是庞大、复杂又不健全的司法体系;一边是弱势、单纯又不简单的公民个人。影片的故事颇有些离奇,它说的是一个有着过人智商和谋略的公民,遭受到了一起绑架案。在那起绑架案里,他失去了自己妻子和女儿。可是在随后的法院审理阶段,由于公诉人和被告做了一笔交易,导致主犯从轻发落,而从犯却落得个死刑。对此,公诉人的解释是,只能这样做,否则主犯就会被无罪释放。

接着,就上演了一出好戏,先是这个作为弱势群体的公民故意犯了一桩杀人案,但是没有丝毫的证据能证明他是凶手,他故意跑到警局挑衅,说自己愿意认罪伏法,但是要和公诉人“做交易

作者  | 2010-4-22 22:34:49 | 阅读(5438) |评论(15) | 阅读全文>>

问曰:民可以怎么样?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2010-3-20 9:40:31 阅读5103 评论6 202010/03 Mar20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是《论语·泰伯第八》里的一句话。这里,这句话光秃秃的呆在论语里,没有上下文,没有任何其他提示。于是,中国的文人就开始不断怀着善意或者是恶意,揣测或者是栽赃孔子。王蔚先生的一篇文章里对这句话提出了六种不同的断句方法,得到了不同、相似或雷同的内涵。

 

不管怎么样,无论是六种解释或者是六十种解释,都是发生在书斋里的解释,是这些知识分子——或者说是文人自娱自乐的消遣,抑或是他们骗吃骗喝、扬名立万的工具。无论是六分之一还是六十分之一,于国计、于民生没有决定性的影响。也许是文人被打压久了,不敢参政议政做了缩头乌龟,或者是他们根本就不想去关心老百姓的菜篮子。

 

只在书斋里的学问是死的学

作者  | 2010-3-20 9:40:31 | 阅读(5103) |评论(6) | 阅读全文>>

呓语、痴语和乱语——纽约,我爱你

2010-3-2 13:45:34 阅读5226 评论1 22010/03 Mar2

 

呓语、痴语和乱语

——纽约,我爱你

 

 

在很多电影里,纽约都是一个了不起的角色。不仅仅是在灾难片中“被摧毁”,或者是警匪片中“被异化”,甚至是在爱情片里被当做固定背景——纽约,都是一个很牛、很牛的角色和符号。从帝国大厦到双子星大楼到中央公园到曼哈顿广场,汉克斯、瑞恩、凯奇、克鲁斯、克罗兹都在这些地方惊天地、泣鬼神了。可是,如果要看真实的纽约的文化——还要去布鲁克林和皇后区——唐人街也少不了。不过,这些都是电影中的某种“表现”,算不得社会学的研究范本。

作者  | 2010-3-2 13:45:34 | 阅读(522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私人的新浪潮(下)

——不靠谱的剧情片,靠谱的纪录片

 

 

一不小心,这个三篇文章的小随笔被我搞成了跨年度事件,既然成了,也就随他去吧。元旦前夜的晚上,一个毕业之后各奔东西的好朋友打来电话,聊了几句。那一头人声噪杂,电视、鞭炮、他人的聊天,耳朵里听着虽然很不舒服,但是凭空增添了生活的恶趣味。很多事情,要不是他提起来我都已经快要忘记——尤其是当他问我海马吃什么的时候,我只能依稀记得我曾经用磷虾、丰年虫喂过海马,又或者并不是我亲手饲养的。课本上的海马食性早就忘掉了,记忆从来就是不准确的。那天晚上,小沈阳和纵贯线的节目在两个台里播出,我也多了一个玩遥控器的理由,来回换台间,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看了什么。时间就这么晕乎乎地走到了2010,就好像是雷乃的《广岛之恋》——晕乎乎地就讲完了一个故事。

 

作者  | 2010-1-13 20:27:38 | 阅读(508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私人的新浪潮(中)——那些导演们

2010-1-13 20:24:52 阅读4791 评论0 132010/01 Jan13

 

我私人的新浪潮(中)

——那些导演们

 

 

虽然布莱希特在很多年以前就明确地表示说,好的文艺作品是能揭示自己的创作过程的,是能时时刻刻让观众明白自己是在“欣赏”作品,而不是“生活在其中”。不管这种语句多么地有力量、多么地振聋发聩,这也仅仅只是他的理论而已。在今天听起来,也只是渺远地想是隔壁小媳妇的娇喘,和自己没有多少关联的。在这个时代里,银幕上——或者说观众需要的是“抱做一团”的“互相取暖”,哪里有闲工夫去做什么“放到远方”的“审美工作”?

作者  | 2010-1-13 20:24:52 | 阅读(479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私人的新浪潮(上)

——写在新浪潮50周年的边上

 

也许是叛逆的气质相得益彰,也许是“造反有理”的做法颇得我意,又或许是新浪潮的庞杂和繁复正中下怀,还没进大学前,我就看到了特吕弗的《400下》和一些怎么也搞不明白的戈达尔(当时看的是《小兵》、《女人就是女人》)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电影的东西(《流浪女》、《5点到7点》等等)。 

其实,那个时代是一个读片的时代,有限的网络下载资源,有限的金钱去买DVD,当时15块一张的D9实在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无奈之下,

作者  | 2009-12-4 10:26:38 | 阅读(453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亚当·艾略特:《玛丽和马克思》——导演自述

2009-11-15 10:12:16 阅读4953 评论1 152009/11 Nov15

亚当·艾略特:《玛丽和马克思》——导演自述

 

 

出自偶然

 

    在经过5年的努力之后,我的新片《玛丽和马克思》终于要和观众见面了。这五年的艰辛努力异常艰苦。我告诉我的同事,做黏土动画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过程,那是一个慢慢享受的自杀过程——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太多的人投身于此行的原因。不过,我总是希望观众能来影院观看这部动画,被它逗笑、被它惹哭、被它打动,最后心满意足地离开电影院。人们总是喜欢以‘特别’二字评价这部电影,我很困惑,什么是特别呢?不过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的主角是黏土人,而他们展示了成人的主题;因为我们是澳洲人、因为我们是独立电影人、因为我们的主角不是那么大众——所以影片才会“特别”。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做动画片,没有想过会拍电影,甚至连作家都没有考虑过。我的理想是做个兽医,走上今天这条路完全是个偶然。我在中学的成绩不好,没有

作者  | 2009-11-15 10:12:16 | 阅读(4953) |评论(1) | 阅读全文>>

那些被固定在光影之中的大师印象

2009-10-31 21:15:16 阅读5387 评论2 312009/10 Oct31

 

 

目睹着杨德昌、安东尼奥尼、伯格曼、市川昆……离开地球,迈向天堂;看着侯麦拍片越来越慢,看着波兰斯基渐渐失去的以前的锐气和黑暗气质而越来越商业和大众……很多人的确无法再次回忆起和大师们第一次邂逅的时间和场景。那些在有生之年有幸被固定在胶片之中的导演无疑是幸运的,作为彼等影迷的吾辈,无疑是更幸运的一批人。

 

喜欢一个电影,进而喜欢拍电影的导演,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也很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钱钟书先生的“何必去认识下蛋的鸡”不过是句搪塞之词。

作者  | 2009-10-31 21:15:16 | 阅读(5387) |评论(2) | 阅读全文>>

精神洁癖、进化论和看笑话

2009-8-30 10:17:44 阅读1567 评论0 302009/08 Aug30

一个朋友和我说,为什么离开她的人都说喜欢她。我很哑然,这种东西我原以为只是在肥皂剧里才能见到,没想到周围的人们都是三流的编剧,或者说三流的编剧就是周围的人们——这一切在电视上看到的时候觉得难以下咽,但是上演在现实中却是精彩无比。如果生活是一个二流的编剧,那么分手后的男人会对那个尚可以上床的女人说,“正是因为喜欢才离开”,女人心一软,腿也就跟着软了,软了之后,男人就宽衣解带。这是生活告诉我们的真理。一些问题,女人希翼用身体解决,男人也希望有身体解决。对于那种“张开双腿,拥抱明天”的女人,在现在的中国社会,没有办法给出一个价值和道德上的判断,总而言之,这是一出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苦肉计——或者说——爽肉计。

作者  | 2009-8-30 10:17:44 | 阅读(1567) |评论(0) | 阅读全文>>

重要的不是故事,而是讲故事

2009-8-27 13:04:59 阅读3444 评论8 272009/08 Aug27

昆丁的《低俗小说》,乱玩了一个环形结构,在我看来,这是没有文化的昆丁做的最有文化的一件事情。不过在他的手上,这个结构没有出来什么力量。最多就是一种讨巧和乖戾,是那种没有文化的混子对文化人的剽窃。94年的那一部马其顿的《暴雨将至》才是这种运用结构的典范。要知道,昆丁不过是把结构套用在自己的电影里,而没有用结构开创出叙事的力量。《暴雨将至》的三线发展,时间轮回的那种环形叙事从结构上解释了那种发生在广袤土地上的悲剧和惨事是永无止境的。这是结构和叙事所爆发出来的审美的感性力量。这才是把结构用在影片里,而不是把结构套在影片里。看后世的那些“颇具实验性”的影片,莫不是那种“套用”的感觉。就好像看一个数学能力奇差的学生,硬是在套用公式做因式分解。《滑动的门》《罗拉快跑》,莫不如此,哪里能找回来使用结构、创造结构的《盲打误撞》?

作者  | 2009-8-27 13:04:59 | 阅读(3444) |评论(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安徽省 合肥市 天蝎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在生命激情、性意识形态和政治两极之间摇摆撕裂, 一边是美学、异教、隐逸,一边是现实、大众和革命, 一边是弗洛伊德,一边是马克思, 不断地否定自身,超越自身,抛弃自身,直至死亡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