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槁蝉文集

槁蝉即尤墨君也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半个“非”字

2015-1-28 13:48:36 阅读28 评论0 282015/01 Jan28

半个“非”字

尢墨君

每周改课卷常在一百五十本以上。统计作者在卷中剔去误字之法,不外二种:(一)点去误写之字,而把改正之字填于右旁;(二)则于误字之右加上三点,而把应写之字写于其下。前者不谈,后者则昔人已早有用之者。惟何以要用三点作符号,则中间有一过程在。

按缮写自不能全无误字,故有误字而如何处置之,亦不能不有定例,以昭一律。宋以前有何定例,我们已不易知道;至宋人则常于误字之旁,注“非”字之左半以为别。如爱日斋丛钞谓近于范机宜处见司马温公与其祖议通鉴书,有误字,旁注云“非”(按原文作非的右半边,打不出来),然后乃知“非”字之半云云。司马温公用此,想亦有根据,当系当时誊写法中一种定例。后来有省作像“卜”的,然恐难免意义混淆,故索性改作三点了。云麓漫钞亦有此说。《申报》上海版1948年6月28日

作者  | 2015-1-28 13:48:36 | 阅读(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萱堂

2015-1-28 13:29:34 阅读39 评论0 282015/01 Jan28

萱堂

尢墨君

夜监自修,有位同学在看尺牍。他问我“萱堂余荫”这句作何解释。我说以“椿”比父,以“萱”比母,这种用法,由来已久,故“萱堂”即谓母亲;用到“余荫”,则“椿”已不在可知了。按称母为“萱”,本于毛诗“焉得萱草,言树之背”,自无疑义;但终觉大不妥,因萱草别名“妓女”,见本草纲目。

我意尊称人母,还是说尊堂来得妥。陆士龙答卓茂安书中已有“尊堂忧灼”之语可证;否则用“太夫人”亦行,杜子美诗有“起居入座太夫人”一句,很是大方。

《申报》1948年6月9日

作者  | 2015-1-28 13:29:34 | 阅读(3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能盗毳亦迟!”

2014-11-5 21:23:37 阅读46 评论0 52014/11 Nov5

“能盗毳亦迟!”

槁蝉

“能盗今亦迟!”这是郑柴翁句,见巢经巢诗钞卷二《甕尽》诗,今录后:

“日出起披衣,山妻前致辞:甕余二升米,不足供晨餐。仰天一大笑,能盗今亦迟!尽以余者爨,用塞八口饥。吾尔可不食,徐徐再商之,或有大螺降,虚甕时时窥。”

按世间事之最可痛的莫过于有饭没得吃,所以黎菩萨“有饭大家吃”的这句话,遂传为名言。柴翁一书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自无怪他听了“山妻”的警告,要气出肚外,仰天大笑,说一声“能盗今亦迟”了!翁家有老母,二弟及一爱儿——阿卯——方周岁,为暂“塞八口饥”计,不要说连“改良(减量谐声见前本刊)吃饭”都办不到,只好效坡公之戏刘贡父吃一顿“毳饭”了。

“吃毳饭”的故事是这样的:东坡曾同贡父说:“某与舍弟习制时,日享三白,食之甚美,不复信世间有八珍也!”三白就是一撮盐,一碟生萝卜,一碗饭。贡父因思有以戏之。一日邀坡公“吃皛饭”,那天吃的亦仅萝卜盐饭。东坡大笑,饱吃了一顿,乃于翌日请贡父“吃毳饭”。这天贡父至饥不可忍,而坡公犹不设饭,只得索饭吃。坡笑说:“盐也毛,萝卜也毛,饭也毛,非‘毳饭’而何!”蜀音读“无”曰“毛”,故云“毳饭”。然这总是雅谑,像柴翁那次朝顿真真吃的是“毳饭”了!

柴翁同“山妻”说“徐徐再商”,虽无下文,料想或效鲁公之乞米,亦未可知;否则午晚二餐,又将怎样解决呢!是诗柴翁作于清道光十二年壬辰,那时米价几钱一升,同年翁有“饭麦”诗云:“入夏米难乞,市粜踊复暴!焦麦余两甕,八口朝夕靠!……撑肠不易饥,朝食晚可到。固知吾辈腹,何物不堪犒?女子乃惊诧,逢人即相告

作者  | 2014-11-5 21:23:37 | 阅读(4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尢墨君(《十日谈》第三十四期《文坛画虎录》记四作家之四)

徐懋庸,郁达夫,汪锡朋,我们知道,都在文坛上“跳”过。而尢墨君有没有占着文坛的一角地位?能不能算一个作家?却是一个买一个问号。但他是承认自己是“一个家”的。他昨天对学生说收到《申报春秋》多少稿费,今天说他一篇随便写成的文章已给《中学生》刊出,给他四块钱。他年纪已很大了,脑袋也颇冬烘。他现在杭州师范教书,是很被学生不欢迎的一个。

他时常替自己的儿子吹牛皮。最近把他儿子的作文,一篇《我考×大的经过》的东西选给学生读,他看了一篇《自由谈》的攻击“幽默”的文章后对学生说:“现在幽默已不时髦了,我从今后不写幽默的文章了。现在小品文(指人间世里的)很流行,我今后就写那样的文章了。”

作者  | 2014-10-1 15:42:25 | 阅读(59) |评论(0) | 阅读全文>>

龙虎斗 ——仿古求雨的好资料

2014-7-14 14:19:35 阅读52 评论0 142014/07 July14

龙虎斗

——仿古求雨的好资料

槁蝉

昨天因事访友,谈起最近本邑“仿古求雨”事。关于乌鹊桥弄乌龙潭,友人言不甚了了,惟无徵不信,大概地方志上总有记载上这种灵应事罢。那么,这次“仿古求雨”自可称名副其实了。

友人又续说,龙潭不仅城内有之,便是城外阳山上也有个龙潭,据说也非常灵异的。清朝末年,天大旱,禁屠无效,请铜观音也无效,巡抚某公关心民瘼,因纾尊上阳山祷雨。祷雨的方法甚奇,要激动龙怒,让它掀波作浪,然后始能沛然下雨,非得借重“母大虫”不可,不过,活虎难得;即有,亦谁有像武松这般膂力的汉子,能把这“母大虫”投到龙潭里去,瞧它们两下相斗!因此,那位祷雨大员特预备了一张真虎皮,把它扎成一只假老虎,由八人扛抬,导以鼓吹,恭送至阳山。

“老虎”入潭了,大家避开静候。据说守至半天光景,天上始乌云密布,接着飘了数点细雨了事。大家于失望之余,遂蹩至龙潭边瞧个究竟,则那只“虎”已身首分离,不禁同声骇叹道:“龙虎果然要相斗的。倘若是‘真虎’的话,一定再有些威力给我们看看,而我们小百姓也可沾其大惠了!”

这事见某笔记上,惜友人已忘其书名,不能出古本一证之。按阳山在城西北三十里,其上有所白龙母庙,很是著名。宋绍兴时,赐名灵济庙,据此,是著实有些灵感的了!龙湫俗称龙塘,很广很深。相传东晋隆安时,山下有个民女感孕,生一条白龙而死,后来“龙母”常附在女巫身上,于是在山上造了一所庙祭祀她。逢到雨多或少雨去求祷,无不灵验。见吴郡志及卢熊志。

窃意这种求雨之事,既信而有征,那么痌瘝在抱之士,何不再来“仿古”一下,演一出“龙虎斗”!若云真虎难得,假虎无效,则盍一询女巫,当必有个圆满的答复!

作者  | 2014-7-14 14:19:35 | 阅读(5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曲园先生论诗主张

2014-7-7 10:32:43 阅读38 评论0 72014/07 July7

曲园先生论诗主张

槁蝉

俞曲园先生为清季朴学大师,其治经一以高邮王氏父子为宗,出其余绪,偶事吟咏,亦复深得诗人立言之旨。其论诗主“丽而不淫,斯谓之则”,见先生序伏鸾堂诗賸。兹摘录之,以告世之学诗者。

序云:“扬子云,诗人之赋丽以则,词人之赋丽以淫;是知古所谓诗人词人者,虽有‘则’与‘淫’之别,而‘丽’则一也。”此先生于诗主“丽”之说也。

序又云:“吾人立言,以古为法,如邵康节之击壤集,以理学语入诗;沿至有明,为陈白沙庄定山一派,则而不丽,不足与言诗。若夫唐人温李之诗,寄托遥深,实古风骚之遗韵,而沿其体者,徒拾浮华,不存古意,至宋初杨刘诸公衍为西昆体,则又丽而不则矣。其弊也,以韩致光香奁为滥觞,极而至于国朝(按序作于清光绪六年)王次回之疑雨集,丽而不则,又入于淫,斯风雅之罪人矣!”观此句知先生论诗极严,即不丽不足与言诗,徒丽亦不足与言诗,至丽而入于淫,则深为先生所痛恶,故直斥之曰“风雅罪人”。欲求丽而则,此则非“以古为法”不可矣。

然则诗必如何而后可谓之丽以则乎?此从先生评伏鸾堂诗可以知之。序云“……余读之,圆美流转如弹丸,而无骫骳之词,无靡靡之音,斯非扬子云所谓丽以则者乎!”盖辞而骫骳,即不能“则”,音而“靡靡”,即入于“淫”,此先生所视为学诗之大戒,故序末又云:“姑缀数语,俾学者知丽而不淫,斯谓之则;击壤遗音,香奁流弊,均诗家所不取也!”

此序不知春在堂全集中曾否编入,伏鸾堂诗賸作者秦云,字肤雨,号西脊山人,咸同间与汪燕庭,朱子馨共称为吴中三山人,例得附识。

《苏州新报》1940

作者  | 2014-7-7 10:32:43 | 阅读(38) |评论(0) | 阅读全文>>

祖母双肩

2013-10-4 13:42:58 阅读152 评论0 42013/10 Oct4

祖母双肩

尢墨君

生才十龄,即丧祖母。那时虽年幼无知,然她老人家留给我的印象是很深刻的,现在只要一闭眼,她的笑貌,就会在我眼前浮现,她的声音,就会在我耳旁掠过。

父亲得子很迟,因是祖母抱孙也已近衰龄。因她爱孙的缘故,所以我从小就得她老人家的爱宠,为了私塾中多“野小囡”,我五岁时就先在慈母膝下受读,从念方块字起,读到论语公冶长,从把笔描润红纸起写到印书□纸,其间足足花了慈母心血不少。放了学,祖母常为我讲解乱离的经过,因她曾亲经洪杨之劫,什么女馆子,如难妇收容处,……嘎,什么小孩刺在抢刺上当玩耍哩,还有什么,什么。总之都是可惊可骇的事,把我曾听得目定口呆,而一颗嫩弱的心脏就不由自主地会跟着祖母一张嘴起伏不停着。

到了八岁,年已稍长,祖母双亲协商之下,想把我送入私塾中去念书。太随便的私塾,他们亦不放我去,太严厉的私塾,他们亦不放我去。生徒太多的私塾,他们亦不放我去,为的是恐有所谓“野小囡”要把我欺侮。距家太远的私塾,则父母不放我去,为的家无佣人送学领学,送饭领饭,要惊动祖母。最后协商结果,他们就把我送入一所距家不远的私塾里去念书了。同时祖母也多了一桩喜做的工作,就是送学领学送饭领饭。

那时我最喜雨天,不过不是为了雨天可以赖学,因这为家规所不许,喜的是,下雨地湿,怕弄脏了鞋,我可以驮在祖母肩上回家去。祖母常守在私塾门外,向内张望,我见了便喜得什么似的,眼望着先生,待他说了一声“去”!我好像一只脱缰之马,三步改作两步出,祖母把身一蹲,我就把双手一攀,勾住了她的双肩,我两手在前捧着书包,她两手在后捧着我的臀部,于是她提起

作者  | 2013-10-4 13:42:58 | 阅读(15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自动风扇

2013-8-7 21:50:49 阅读79 评论0 72013/08 Aug7

自动风扇

墨君

吾国自昔不乏巧艺家,能别具匠心,创制种种;顾类多被人目为奇技淫巧,坐是其名不彰,而其制亦不传,如张楫如发明之自动风扇即其一也。

幸在清季,苏地始有电灯,而电风扇遂亦传入吾苏。顾电风扇须藉电流之助,始能转动生风也。时有张楫如者,工治印镌碑,设肆于护龙街乐桥,因思所以改制之。张有烟霞癖,居常一榻横陈,瞑目默思,后乃悟得时钟既可自转,则风扇一理,亦可制之,于是几经设计,几经改制,而一自动风扇成。机件若齿轮之属,类皆自绘图,命铜匠分制之,恐泄其秘也,故其肆门前,常停有“铜匠担”云。

张曾告诉笔者,谓一扇之值,大者五十金,小者三十金,可以置之案头,自动开关,至便利也;惟未能高悬,盖轮翼过巨,旋转不易迅速耳。

时南洋劝业会将开会于南京,笔者乃劝之携扇往陈列,以抵制舶来品电扇。张不愿,且谓“世道不古,人心日非,设吾扇朝陈列,则夕即有人仿制者也!”盖是时国家犹无专利明文规定也,故其制迄今遂不传。

张多巧思,尝以铁丝为骨,外披彩衣,塑一麻姑首置衣其上,机铦一转,麻姑能冉冉而行。又尝发为奇想,能于笔筒之阴,刻书画,工细听点;迨刻成,拓以示人,则丝毫不爽云。据其自言,刻刀皆特制,都二十余具,且亦分令锻工为之,纵他人得之,亦莫之其用也。日仅能于正午时刻一二笔,否则目力损矣!

无何,辛亥革命,张乃辍业至沪,设肆于望平街头,为人治印,生涯颇不恶,晶牙章及扇骨皆自制。笔者于苏,曾倩其治石章二;于沪曾倩其镌晶章一,知之甚稔,故为此巧艺家述之如此。

苏州新报1941年7月9日

作者  | 2013-8-7 21:50:49 | 阅读(7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从文理专校想起中学文实分科

2013-8-5 20:46:50 阅读111 评论0 52013/08 Aug5

从文理专校想起中学文实分科

墨君

日前报载本省教厅为培养专门人才,适应实际需要起见,决于三十年度,即暑后,在省垣开办文理专科学校一所,以宏造就云云;这自然是很可替学子庆幸的。按人之才分,各有不同,中学生所受的虽是普通教育,然在初中,已略可看出他们的性之所近;到了高中,这痕迹是更显著了。他们为着升学关系,性近文科的往往对国文史地下工夫,反之,性喜理科的,则又对数理化肯锲而不舍了。

民初,中学还是四年制,那时笔者在浙江省立第六中学担任教课,该省中学即分有文实二科。所谓“实科”,就是后来改称的理科。实科所注重的,自然是数学,物理,化学等课程。文科所注重的国文,历史,地理,而国文每周授课时间,记得占有八时之多。

现在且谈谈当时文科中的国文。按国文中所包含的,实不仅止所谓唐宋八大家文,文学史,文字学,论理学等,俱可赅入。所希望于学生的,自然也不止能做几篇制艺式的史论,就算已能达到适合文科的标准。当时也许省方没有详细规定,故所授国文教材,终逃不出一部古文辞类纂,彷佛真有“天下文章,其在桐城”之概,这实在是把文科的视野看得太渺小了!

现在本省将有文理专校之设,课程如何规定,想当局已早在审慎拟订之中,自毋庸多所揣测。不过,有一点可以替学子建议的,就是现时代所需要的文科人才,并不是能作几篇史论而止,也并不是能养成带有头巾气的腐儒而止,也并不是能会哼几句什么浮艳的诗词,像所谓“才子”而止!最重要的,乃是在发扬我国固有文化,而能使他们——学子——于这方面能为有系统的研究,如此方是现在所需要的真正文科人才;故培植这辈人才,窃以为当科

作者  | 2013-8-5 20:46:50 | 阅读(1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芬兰的“中夏节”

2013-8-3 22:12:15 阅读91 评论0 32013/08 Aug3

芬兰的“中夏节”

——选举美女吃鱼翅

槁蝉

最近报载波罗的海风云紧急,芬兰已作战时准备云云;因想起了芬兰的“中夏节”,日期为六月二十二日。

芬兰是世界上最靠北极的独立国之一。我们试翻开世界地图一瞧,便可知她北滨北冰洋,东与苏俄接壤,西为波罗的海,和她隔海想望的便是挪威;南则与德国亦可隔海遥相呼应,因为她是北国,所以气候与地处温带各国不同。每年六月内无夜,计有四十多天,尽是永昼;太阳每日二十四小时内在天上转一圆圈,总是不落;这已是多么有趣!太阳转得最圆圈的,要推六月二十二日这天,她的人民遂定这天为“中夏节”,大家很狂欢地庆祝着。

芬兰产美女,因此选举美女王就在这日举行,歌舞欢宴,喝酒看花,真说不出的一种大热闹;而一切“罗曼斯”也都集中在这一天。芬兰还有一种特产,就是鱼翅。“中夏节”这天,她的人民喝的酒是香槟,至配酒的菜肴自然要推着鱼翅了。鱼翅是多么一种美品,想久已不尝这异味的我国老饕听了,都要馋涎欲滴呀!然而今年“中夏节”,芬兰已在作战时准备,不知仍狂欢如昔否,也许已为国家所不许。

芬兰是个独立的国家,且是个新兴的国家。全国面积,比英意等国都大;故我们切莫当她是个小国,她的侨民在我国上海,天津,青岛等处经商的也不在少数。她和我国订立外交关系,是在民国二十二年;我国首任驻芬兼任公使是诸昌年氏。

芬兰除特产美女和鱼翅外,大家所知道的,她是个夏季不夜国,又是个滑雪运动国,故国民体格都非常强健,且富有冒险性!

苏州新报   1941年6月22日

作者  | 2013-8-3 22:12:15 | 阅读(9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吾苏最早之宣传革命机关

2013-7-31 23:03:30 阅读90 评论0 312013/07 July31

吾苏最早之宣传革命机关

墨君

吾苏先知辈出,其在清季,具有世界眼光,而能以革命倡导后生者,有励学译社焉。社创于光绪二十七年,社刊曰励学译编,行十册,旋即停止,社亦继散。首册有先从兄子青公一叙,兹录于后,以存掌故:

“世界何以辟?辟于政教。政教何以起?起于种类。种类何以昌?昌于文明。文明何以起?起于智慧。智慧何以浚?浚于学术。此其义也。自上自下,交相为用者也。

“一国无学,谓之不国,不国者夷!一国无学,谓之非人,非人者役!学之在天地间,随事物之大小动静而起,依乎人之识力之界以为分别;故有通人杰士,透达本原之学;有聪明才智,深究精微之学。积学以成国,国乌得而不昌!积学以成国,国乌得而不富且强!

“吾观乎西,西之邦也勃焉,而得佐证焉;吾观乎东,东之邻也崛焉,而得佐证焉。上示乎昭昭,下索乎冥冥;纵横画经纬,俯仰穷往来;未尝不喟然叹此理之近益皛且光也。此其理也。吾包山子知之,天下之魁才硕彦皆知之,惜其光于下而不光于上也!

“虽然,有虚理焉,有实事焉。吾读释迦氏之书矣,何其高而无上,大而无外也,乃以发心为第一义!吾读孔子氏之书矣,何其中而无偏,正而无弊也,乃以时习为第一义!故天下万事皆起于学,万学皆起于猛厉奋迅。尽世界之若晦若闻,若阻若滞,萃匹夫之心力以推移摩荡之,无不足以积因而成果,破塞而为通。美官高第,不足以诱之于前;穷困摧抑,不足以驱之于后;何志士之不绝于天壤乎!此吾黄种必昌之朕兆也。

“今岁包山乃以其励学译社见告其同志诸君,将采东西政治格致诸学,创译本以饷天下,美哉举乎!吾语包山:往者

作者  | 2013-7-31 23:03:30 | 阅读(9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政治的种种(下)

2013-7-18 13:58:13 阅读69 评论0 182013/07 July18

抗战期间,陷区人民所享受的政治,是“敌伪政治”和“贪污政治”。胜利而后,蒋主席见我国已成强国,百姓也已成强国之民,故想还政于民,实现民治主义,以副国父在天之灵,像召开国民会议,各省市西安先后成立参议会等,都是民治表现的前奏曲。同时看到美国以民主而强,“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还政于民,更不容缓!主席倡于上,在下人士,自然也响应起来,于是“民主政治”遂渐开灿烂之花,虽然还未结成鲜果。

去年上海市参议会第一次开幕时,程前监察使致辞中有“要排除士绅政治,实现民主政治”之语,使我读之,恍然于种种政治之外,还有什么“士绅政治”!这“士绅政治”一天不排除,民主政治即不能实现,按士绅是美名,战前战后,谁不想做士绅,好坐上汽车或包车,东也拜客,西也拜客。各处开会,他们倒像药里甘草,无会不与,报端大名屡等,真是红得发紫!是士绅可大为而特为,程前监察使何以要牵连在政治之上,而把这二字一佛出世呢?

说起士绅,如要引经据典,则士绅即孟老夫子所说的“故家乔木”,亦即他所谓的“巨室”。他老人家不是说过“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么?为政者是官僚,官僚既不敢得罪士绅,则势必勾结士绅,举凡行一政,施一令,即以士绅为挡箭牌,而士绅则以官僚为烟幕,大可自说自话,瞒下不瞒上,如是百姓处于孪生政治(即官僚政治与士绅政治)双重压榨之下,那能且那敢吐出一口冤气来,岂非与民主政治又相去十万八千里之远!

上海市参议会诸公,自然都因实至名归,故得被选为议员,即各省市县亦然,程前监察使之所以要首加谆谆告诫者,想唯恐当选诸公,都要忘却本身的责任,而俨然做起士绅来,全国如此,则中华民国岂非要变成“中华绅国”,民主政治又何能真正实现呀!

作者  | 2013-7-18 13:58:13 | 阅读(6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政治的种种(上)

2013-7-18 12:48:52 阅读65 评论0 182013/07 July18

翻开历史,检讨一下,政治上的动荡变迁,大概不外两种。就纵的方面说,一朝有一朝的情形,故可说因时而异,就横的方面说,一朝政治各有其异点,或者可以说是畸形,故可说因人而异的。就把外国来说,上古游牧时代,即所谓“行阈”时代,那时政权操于酋长之手,故可说是“酋长政治”。后来“行国”变成“居国”,最后的一个酋长,打倒了活压服了其他各部落的弱小酋长,自称为王起来,于是他大权独揽,一般百姓,只好听其宰制,不得反抗。这种政治是“君主政治”或“独裁政治”。小百姓不幸碰着桀纣之类,这政治又变成“暴君政治”了!

周朝受了犬戎侵略,平王只好东迁,可是一东迁后,周天子的政令,诸侯都视若具文了。不过当时国君还算肯吧周天子承认是个“天下”之元首,岁他不过是一摆炮,故这政治课说是“虚君政治”。诸侯国里,权臣专政,可以为所欲为,诸侯不能顾问,且亦不敢顾问,这政治又变成“权臣政治”了。

东汉恒灵之世,政以贿成,宦官当权;明朝有个魏忠贤,他的爪牙遍“天下”。这两时期的政治,那是“宦官政治”。此外,历史上在大乱时期,军人无不抬头,故那时政治是“军人政治”。

我们自成立了民国以来,除掉“官僚政治”外,总逃不掉君主,独裁,暴君,权臣等几种政治。到了民国,君主打倒,然当时袁世凯时代,政治全是独裁!我友王君因看不惯这种现状,有次发表文章,称中华民国为“中华袁国”,险吃卫生丸。只好流浪天涯,独裁政治的厉害如是。各省军阀,又几同割据,百姓受了独裁政治的苦不够,要碰到享受军阀政治的厄运。故自民国以来,到北伐成功为止,除掉官僚政治之外,亦仅有独裁和军阀两种政治,离国父所说的“民治”,相差真何止有十万八千里之远!

作者  | 2013-7-18 12:48:52 | 阅读(6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尊师沧桑记(上)

2013-7-5 22:02:43 阅读86 评论0 52013/07 July5

尊师沧桑记(上)

尤墨君

立夏那天,对邻有位女教师,从城外某小学授课归来,带转不少酒酿和蚕豆,分馈四邻,这些东西,是每一个小学生献给她的。据说每人大概孝敬酒酿一大碗,蚕豆一大篮。“礼失求野”,我不禁想到乡间还有人晓得尊师,这或者是“天地君亲师”五字,还印在每个乡下家长的脑中,而没有忘掉吧。

“天地君亲师”牌位,家家“家堂”里还有供奉着。记得幼时曾听得小友嘴里唱着“天地君亲师,海蜥萝卜丝!”下句是何含义,当时未能体会,只晓得唱来顺口,于是也人云亦云了。现在想来,“海蜥萝卜丝”大概代表“苜蓿”,说当教读的生活是很清苦的。

可是这也不尽然。亡清之季,有位孝廉公,起初是游幕的,后倦游归来,有家人家请他去充西席,当时是用洋钱的,这位孝廉公每月除吃空一张嘴外,居停还奉送馆谷——即学费——三十元。这三十元好买米十担,而且逢节还有“节敬”,无怪有人再要请他出山,他总是婉言谢绝了。

便是说到我,亡清之末,我应聘到浙江某中学教书去,来往川资,都由学校负担。当时校长称“监督”,他还要备了红帖,礼聘教师。饭食灯火,亦都由学校供给。到校之后,那校董事,——即首席校董——特着了前清礼服,到校慰问,并且还办了一席盛宴,邀了当地士绅作陪,替我接风。可怜我是一个年轻小伙子,连马褂也没有,周旋于那绅士之间,使我手足有些不知所措。现在想来,这种尊师礼貌,是外表面和内骨子俱顾到的,使做师的有些感动。

1946年5月15日《苏州明报》

尊师沧桑记(下)

尤墨君

到了民国,情形有些两样。国家把教育

作者  | 2013-7-5 22:02:43 | 阅读(86) |评论(0) | 阅读全文>>

秋之心

2013-6-11 21:38:36 阅读61 评论0 112013/06 June11

秋之心

槁蝉

秋之心,你方寸间究蕴藏着些什么啊?

有人说你是以肃杀为怀的,梧桐叶落,这是你准备肃杀的嚆矢,山骨渐露,这是你显示肃杀的权威,所以古时人们一到秋天,也都随着你,杀心遂不期而起,像礼记月令所载:孟秋之月,戮有罪,严断刑!”然而我想你的心未必如此恶狠的,因为你既以肃杀为怀,为甚么还要留着庭柱篱菊,给我们以生意看!为甚么还要使梨儿,枣儿等以及黄澄澄的禾穗,结的结,熟的熟呢?

有人说你的心是充溢着愁氛的,所以人们造字,就把“秋心”二字合成一个“愁”字。千家无赖杵,四壁可怜虫,这是你有意要把这愁氛广播人间,使人们于不知不觉中也随着你的心而变为颓废,沉郁。然而我想你的心未必如此闷沉沉的。苏东坡云:“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不是你有意要借着蟾魄暗示我们向光明之途迈进么?陆放翁云:“红树青山好放船;”这不是你有意要点缀大地,想留给人们一种愉快之感么?

有人说你的心是阴沉的,料峭西风,这就是你射出来的毒瓦斯,要中伤大地上的一切,云薄似罗,这就是你明显地告诉我们你太寡情了,然而我想你的心未必如此刻薄的。杜牧之云:“秋尽江南草未凋”,试想你连小草微物还都不肯伤害,何况我们号称“灵于物者。”这亦足见你的多情了。

啊,秋之心!从这种种反证,我们可以知道你方寸间蕴藏着些什么了。这就是平和,欣悦,慈祥,美的源泉,仍在汩汩地流着,而生的炽焰,也仍在蓬蓬地燃着。

1940年9月17日 苏州新报

作者  | 2013-6-11 21:38:36 | 阅读(6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