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湖夢--刑天舞幹戚

塵世菀若,鏡中花,水中月,繁華去盡,一枕黃梁夢。

 
 
 

日志

 
 

二胡名曲 《二泉映月》  

2010-03-14 02:36:15|  分类: 【贰】【琴棋書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二泉映月                                       


歌曲:二泉映月

歌手:程桂蘭

 詞:王健 曲:華彥鈞

聽聽琴聲悠悠

是何人在黃昏後   

身背著琵琶沿街走

背著琵琶沿街走

陣陣秋風

吹動著他的青衫袖

淡淡的月光

石板路上人影瘦

步履遙遙出巷口

宛轉又上小橋頭

四野寂靜

燈火微茫映畫樓

操琴的人

試問知音何處有

一聲低吟一回頭

只見月照蘆狄洲

只見月照蘆狄洲

琴音繞叢林

琴心在顫抖

聲聲猶如松風吼

又似泉水匆匆流

又似泉水匆匆流

憔悴琴魂作漫遊

平生事啊~難回首

歲月消逝人煙留

年少青絲

轉瞬已然變白頭

苦伶仃

舉目無親友

風雨泥濘怎忍受

榮辱沈浮無怨尤

榮辱沈浮無怨尤

惟有這琴弦解離愁

晨昏常相伴

苦樂總相守

酒醒人散余韻悠

酒醒人散余韻悠

莫說壯志難躊

胸中歌千首

都爲家鄉山水留

天地悠悠

唯情最長久

共祝願

五洲四海烽煙收

家家笙歌奏

年年歲歲樂無憂

年年歲歲樂無憂

縱然人似黃鶴

一抔淨土惠山丘噢

此情綿綿不休

天涯芳草知音有

你的琴聲還伴著泉水流

 

       南音歌手:方大同 專輯:soulboy  作曲:方大同     作詞:林夕     監制:方大同    edward chan charles lee                        演唱:方大同                                 

在他的墨鏡裏

看不到二泉的月映

有多麽朦胧

只記得少年時

練習著二胡時

琴弦勒出了血紅

三十四歲後失明了

怎麽用他雙眼

尋找自己的光榮

小時候拉奏著浪淘沙

他們說他是個天才兒童

可是下一個畫面裏

他就走在街頭

販賣著他的童夢

喧嘩酒家中擁擠的小巷中

他拉著等待著誰爲他而動容

音樂沒人懂打賞要人懂

因爲他真的狠窮

漆黑北風中飄渺的燭光中

他想他總能爲人們奏出彩虹

音樂自己懂一樣有聽衆

沿途點亮他命運的燈籠

二泉映月他才不管紅與不紅

圓圓的墨鏡裏

自圓其樂昭君出塞

自有人歌頌

他人窮命不窮

他人窮志不窮

音樂證明他有用

回家路上由他老婆

摻扶著他拉奏著

那一曲才最感動

不知道路過的

聽到的免費的

有沒有因此心痛

最親愛的聽衆想像他們的臉孔

流淚或滿面春風

老爸是他英雄

他慈祥的臉孔也漸漸地消逝在

南音的琴聲中

 

 


   ■瞎子阿炳 1893年9月19日,著名民間音樂家華彥鈞在無錫出生。一曲《二泉映月》不僅讓中國也讓世界認識和記住了阿炳(華彥鈞)的名字. ■《二泉映月》已成絕唱

     1950年夏天,中央音樂學院的音樂學家楊蔭浏曹安和攜帶著一台進口的鋼絲錄音機來到無錫,找到了當地有名的民間藝人——“瞎子阿炳”,要爲他的演奏錄音。當兩位專家說明來意後,阿炳回答說:“我已經有兩年不演奏樂器,我的技術荒疏了,我的樂器一件也不能用了。”據傳,兩年前曾有老鼠咬斷了阿炳的琴弦,作爲盲人生活在黑暗中的阿炳認爲是“上天”對他的懲罰,即放棄了演奏。楊蔭浏先生聽說後立刻爲阿炳購買了二胡和琵琶,與曹安和一起好言相勸,阿炳終于同意了演奏。他說:“我荒疏得太久了,讓我在家裏練上三天再演奏吧。”三天後,兩位專家錄下了阿炳演奏的《二泉映月》等三首二胡曲和三首琵琶曲。 第二年,楊、曹兩位專家再次到無錫拜訪阿炳的時候,這位飽經滄桑的藝人已經去世,他留下的六首樂曲也成了絕唱。但是,隨著歲月的流逝,阿炳沒有被人們所忘記,他的名字已經由無錫傳到了北京,傳遍了全國,走向了世界。

■阿炳在民間 阿炳是這位藝人的乳名,他的姓名叫“華彥鈞”(1893?-1950),是江蘇省無錫東亭人,是當地“雷尊殿”一位道士——華清和的兒子。華清和名號爲“華雪梅”,擅長演奏二胡、三弦、琵琶等樂器;其中,以琵琶演奏最爲精通。 華彥鈞4歲喪母,隨父親在道觀裏學習音樂演奏;20歲時,父親患病去世;21歲時患了眼病,35歲雙目失明;因社會動亂、生活無著,道産賣空,他無法再做道士,只得流落街頭,以賣藝爲生,飽受了人間的艱辛和苦難。 華彥鈞天資聰穎,自小學習十分刻苦。冬天,爲了彈好琵琶,他用冰塊摩擦雙手鍛煉指功;夏夜,他在練二胡時將雙腳泡在水裏,以防蚊蟲的叮咬;真可謂“冬練三九,夏練三伏”。正由于這種勤學苦練,他在13歲時已經熟練地掌握了二胡、三弦、琵琶和笛子等多種樂器的演奏技藝,16歲時已得到了無錫道教界的一致公認。此後,華彥鈞不顧父親和道教長輩們的指責,沈迷于與浪迹天涯的民間藝人的交流和切磋之中,並由此廣泛學習了各地豐富的民間音樂。 華彥鈞的民族器樂演奏植根于深切的生活體驗和豐富的民族底蘊,它能夠根據自己對生活的感受從民間藝術遺産中超凡脫俗,創作、改編、演奏出與時代息息相關的作品。在抗日戰爭時期,他曾在街頭編唱過《漢奸的下場》等小調;他著名的二胡曲《聽松》以南宋名將嶽飛抗金的史實寄托了對民族解放的期望。在抗戰勝利以後,他又編唱了《前走狼,後走虎》等在街頭演唱,對國民黨的反動統治進行了揭露和抨擊。他這種新聞活報式的藝術創作和表演,表現出高尚的民族氣節和強烈的民主意識。 華彥鈞在二胡、琵琶等藝術作品中體現了相當高的藝術造詣,但他留下的只有創作的二胡曲《泉映月》、《聽松》、《寒春風曲》和親傳的琵琶曲《大浪淘沙》、《昭君出塞》、《》,被收入了1956年音樂出版社出版的《阿炳曲集》,成爲中國近現代民間音樂研究的寶貴遺産。 他的《寒春風曲》音調與《二泉映月》相近,在明亮音區的演奏更顯得活潑流暢、舒展寬廣,展現了充滿活力的世界;他傳譜的琵琶曲《大浪淘沙》取材于十番鑼鼓曲中的《將軍令》,音調铿锵有力,表現了熱情奔放的情緒,使人陶醉于“天人合一”的意境;《昭君出塞》是華彥鈞的父親華清和傳授的琵琶曲,曲中展示了威嚴端莊,富于動力和明快的形象。琵琶曲《龍船》源自江南民間套曲,表現了端午節龍舟競渡的歡快熱烈場面,反映出作者的民俗生活情趣……在這些作品中,無不顯示出華彥鈞豐富的精神世界;其中,以《二泉映月》的影響最爲廣泛。 《二泉映月》是華彥鈞最傑出的二胡代表作。這首樂曲原爲道教的唢呐曲,具有濃郁的宗教音樂風格。20世紀30年代末,華彥鈞在街頭流浪賣藝的過程中,經過反複演奏、加工、創作,引入了蘇南一帶的山歌、小調、江南絲竹、蘇南吹打、灘簧腔甚至廣東音樂《三潭映月》的音調。它從最初不定型的片段到完整結構,經曆了久遠的年代才得以形成,華彥鈞稱之爲“依心曲”或“自來腔”。在1950年夏天,我國著名音樂史學家楊蔭浏先生等人在民間音樂的“搶救”性采風中,爲其錄制了鋼絲錄音,並與華彥鈞先生商榷,定名爲《二泉映月》。 作品的旋律委婉流暢、跌宕起伏、意境深邃。作者運用二胡上五個把位的寬廣音域演奏,配合蒼勁的運弓處理,流露出如泣如訴、如悲似怒的情調及對光明和理想境界的憧憬,表現了一個經曆舊中國生活坎坷和磨難的流浪藝人的感受和倔強不屈的性格,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二泉映月》是阿炳的代表作,最開始爲無標題目音樂,是阿炳經過長期的修改演繹,結合自已坎坷的一生逐步發展形成,是我國民間音樂的精華之一,現已在國內外廣爲流傳。
關于此曲的定名,因爲時隔久遠,並沒有個確切的說法,這裏摘錄兩篇文章:
祝世匡:樂曲《二泉映月》定名經過 >> 
楊國蘭:關于錄《二泉映月》的回憶 >>

  二泉映月:阿炳的代表作。阿炳經常在無錫二泉邊拉琴,創作此曲時已雙目失明,據阿炳的親友和鄰居們回憶,阿炳賣藝一天仍不得溫飽,深夜回歸小巷之際,常拉此曲,淒切哀怨,尤爲動人。

  阿炳的朋友陸墟曾這樣描寫過阿炳拉奏《二泉映月》時的情景:“大雪象鵝毛似的飄下來,對門的公園,被碎石亂玉,堆得面目全非。淒涼哀怨的二胡聲,從街頭傳來......只見一個蓬頭垢面的老媪用一根小竹竿牽著一個瞎子在公園路上從東向西而來,在慘淡的燈光下,我依稀認得就是阿炳夫婦倆。阿炳用右脅夾著小竹竿,背上背著一把琵琶,二胡挂在左肩,咿咿嗚嗚地拉著,在淅淅瘋瘋的飛雪中,發出淒厲欲絕的袅袅之音。”

  這首曲子開始並無標題,阿炳常在行街穿巷途中信手拉奏,賣藝時並未演奏此曲,阿炳曾把它稱做“自來腔”,他的鄰居們都叫它《依心曲》,後來在楊蔭浏、曹安和錄音時聯想到無錫著名景點“二泉”而命名爲《二泉映月》(江蘇無錫惠山泉,世稱“天下第二泉”),這時方定下曲譜。賀綠汀曾說:“《二泉映月》這個風雅的名字,其實與他的音樂是矛盾的。與其說音樂描寫了二泉映月的風景,不如說是深刻地抒發了瞎子阿炳自已的痛苦身世。” 

  1950年深秋,在無錫舉行的一次音樂會上,阿炳首次也是最後一次演奏此曲,博得觀衆經久不息的掌聲;1951年,天津人民廣播電台首次播放此曲;1959年10周年國慶時,中國對外文化協會又將此曲作爲我國民族音樂的代表之一送給國際友人。從此,此曲在國內外廣泛流傳,並獲得狠高評價。1985年,此曲在美國被灌成唱片,並在流行全美的十一首中國樂曲中名列榜首。

  後來,彭修文將此曲改編成民族器樂合奏曲;吳祖強改編成弦樂合奏曲;丁芷諾、何占豪改編爲小提琴獨奏曲;丁善德改編成弦樂四重奏等等。中國唱片社曾將阿炳于1950年夏演奏此曲的鋼絲錄音制成唱片,暢銷海內外。

  這首樂曲自始至終流露的是一位飽嘗人間辛酸和痛苦的盲藝人的思緒情感,作品展示了獨特的民間演奏技巧與風格,以及無與倫比的深邃意境,顯示了中國二胡藝術的獨特魅力,它拓寬了二胡藝術的表現力,獲“20世紀華人音樂經典作品獎”。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2)
|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