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月玉树的休闲山庄

诗歌可以让一个人的灵魂在肉体里安静下来......

 
 
 
 

早安!中国!

 
 
模块内容加载中...
 
 
 
 
 

玉树问好

 
 
模块内容加载中...
 
 
 
 
 
 
 

【原创散文】钢笔水的味道

2018-1-4 8:47:59 阅读34 评论1 42018/01 Jan4

钢笔水的味道

寒月玉树

前几天一位朋友送我一只钢笔和一瓶钢笔水,他说:你是诗人是作家,送这个应该最合适不过了。钢笔是派克牌子的,墨水瓶上标注着派笔克专用,两样都很精致,的确是很特别的礼物,大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不知从何时起,钢笔似乎已经被我丢开许久了。随着电脑的使用,无纸化办公的推行,钢笔也已离我们渐行渐远了,成为了一个记忆,抑或一种符号。特别是当廉价的碳素笔芯的广泛使用,人们书写再也不用一管管吸水,用完一支笔芯随手扔掉,只需再换一支新的就可以了。

记得上小学后,最初同学们用的都是铅笔,只有到了小学三年级后才可用钢笔。当然班级里也有例外,几个字写得较好的同学,老师特批他们提前使用了钢笔,着实令我们这些还在使用铅笔的学生羡慕不已。更可气的是,使用钢笔的那几个同学似乎因此拥有了一种高贵的身份,经常在我们面前炫耀。于是,大家都憋足劲努力把字写好, 因为钢笔,对于那时候幼稚的我们来说,是一件既新鲜又无限向往的事。

上世纪六十年代,上衣口袋里有没有钢笔,在当时已经成了一个人有没有文化的象征。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谁的上衣口袋里要是插着一支钢笔,别人就会对你另眼相看。就连单位里评选先进,最好的奖品就是钢笔了。那时社会上流行着这样的一种说法:插一支钢笔是中学生,插两支是大学生,如果插三支以上,那是修钢笔的师傅。更让人可笑的是,一些没有文化的人为了赶时髦,上衣口袋里也赫然插着一支钢笔,目的是暗示别人自己有文化。当时流传着这样一个笑话:有个青年目不识丁,又很羡慕知识分子。赶集的时候,就故意将一只钢笔帽别

作者  | 2018-1-4 8:47:59 | 阅读(34) |评论(1) | 阅读全文>>

【原创诗歌(230)】雪花中的思念

2017-12-26 15:19:02 阅读68 评论5 262017/12 Dec26

雪花中的思念

寒月玉树

冬天是一件大事儿

不可以对它嚎叫

连鸟都把鸣唱收回了胸膛

打开门放进这一季

诗歌的颜色多么干净

雪花的速度很清寒

这些浩大的赠语来自天堂

衫楠带着他的雪房子走了

白来滨抱着昨天凌晨的星月走了

余光中扔下一块乡愁走了

那个北国风光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诗人也走了

留下这么大的人间

供我们继续一遍遍善良着

我蜷在诗歌这一季

与你只隔着一个时令

呼吸着咯吱咯吱的声音

咽下禅和寒  亦或体温

看雪的指纹摁进大地

思考着这会儿阳光

会不会也很冷

作者  | 2017-12-26 15:19:02 | 阅读(68) |评论(5) | 阅读全文>>

《岁月》2017年第十二期·目录

2017-12-15 16:34:13 阅读17 评论1 152017/12 Dec15

岁月杂志

因为有你,岁月更精彩!

2017年第12期

【总第三百六十一期】

推  荐

书斋自悟 ·王克楠 | 03

散文的语感和叙述(创作谈)·王克楠 | 07

新星

短诗一组 ·震  杳 | 09

望归,忘归 ·许应田 | 11

小说

你在他乡还好吗 ·刘向阳 | 18

一只鸟从窗前飞过 ·薛喜君 | 25

一缸咸菜 ·刘文忠 | 31

大吼一声 ·孙彦良 | 37

恼人的秋雨 ·王玉范 | 41

悦读

单     挑 ·刘国芳 | 43

张有才小传 ·苦      瓜 | 45

竞选风波 ·曹景荣 | 47

散文

花落武垣 ·宁     雨 | 50

秋韵无声 ·李景宽 | 53

行走的妙处 ·周     童 | 56

坐在时光里的父亲 ·张世忠 | 57

酒盅花 ·刘丽丽 | 60

烤苞米的男人 ·董泰序 | 63

加格达奇的夜 ·朱明东 | 65

诗歌

第广龙    十     鼓    王冬青    赵守亚

梁永周    加    林    默     雪    李     静

徐信科    脱微娜    卢     山    张晓丽

作者  | 2017-12-15 16:34:13 | 阅读(17) |评论(1) | 阅读全文>>

【原创诗歌】好大一块乡愁

2017-12-15 14:32:07 阅读42 评论3 152017/12 Dec15

好大一块乡愁

———悼念诗人余光中先生

寒月玉树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

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

——余光中《当我死时》

时间侧了一下身子

为他让出一条回乡的路

一个写乡愁的人走了

汉字又重了几斤

他走了

一个流淌着长江血液的诗人

一个跳动着黄河脉搏的诗人

一个左手写文

一个右手写诗的诗人

来不及掏出胸口里的热爱

乡愁就更加乡愁了

乡愁是一段太长太远的路程

一弯浅浅的海峡

一份走失多年的亲情

贴着写满大陆这张邮票

如今  你在里头

我们却在外头

乡愁仍是浅浅的海峡

乡愁仍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乡愁仍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如今呀  您那一方矮矮的坟墓

却成了  我们的乡愁

2017年12月14日

一场声势浩大的远行

从海峡两岸出发

一群人和我  替你  也替自己

把目光齐刷刷引渡回故乡

只是您这次的归期要比乡愁还远

我使尽全身的力气都够不着

只是那枚邮票很沉

作者  | 2017-12-15 14:32:07 | 阅读(42) |评论(3)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谁料皇榜中状元

2017-7-11 17:24:25 阅读70 评论8 112017/07 July11

谁料皇榜中状元(散文)

寒月玉树

“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哇,好新鲜哪。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人人夸我潘安貌……我考状元不为把名显,我考状元不为做高官……”

这是第几次遇到他了,有点记不清了,有时是在街道上,有时是在小区里,有时是在江滨公园旁……记忆里,无论春夏秋冬,还是刮风下雨,他一直骑着那辆很旧很旧的电三轮车,车上蒙着一个简易的已经分辨不出颜色的棚子。起初,他在我眼里只是个偶尔经过的路人,并没引起我更多的注意,当巧合遇到几次后,从他兜里总会传出《谁料皇榜中状元》这首曲子,便渐渐的对他愈发关注了起来。他个头不高,大概能有一米六十左右,着装不是很讲究,似乎随便抓起一件能遮体就可以了,一顶半新不旧的鸭舌帽倒是让他略微有了那么点现代气息。特别是当他时不时有板有眼地哼哼上几句:“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哇,好新鲜哪。”这首歌一经从他嘴里唱出来似乎多了那么几分讽刺和幽默,由此想到他选什么歌不好,偏偏选了这么一首与他身份反差极大的曲子!也许他是黄梅戏的铁杆粉丝吧?这样想着也就释然了。进而想,他一定是个乐天派,因为他的脸上始终荡漾着一抹笑意,他似乎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他用自己的方式,生活在人生旅途中。我想,他才是赢家,因为他是自己精神世界里的状元,他赢的是一份荣辱不惊的心境,一种与世无争的生存态度,一种静观天外云卷云舒的淡定。

后来,从一些熟悉他的人口中陆陆续续地了解到了一些有关他的情况。他今年六十多了,林业退休职工,老伴早年去世,唯一一个女儿远嫁到了南方。女儿曾几次想接他去南方,相互

作者  | 2017-7-11 17:24:25 | 阅读(70) |评论(8) | 阅读全文>>

【原创诗歌】毛公山(外一首)

2017-6-13 17:22:42 阅读119 评论30 132017/06 June13

毛公山(外一首)

——题嘉荫毛公山漂流

寒月玉树

面对这依然硬朗的姿势

不用淋  心早就润透了

这突如其来的峰回路转

湍急了一路上还没准备好的心情

我要虔诚地讨好着凛冽辽阔的青峰

仰视他振臂挥毫指点江山的侧影

两岸飘下垂髫的辫稍

听丽影躬身称臣

皮筏子失控在漩涡的笑靥

眸子掉进野果子的陷阱

一些引俊不止的风声

在姣好的皮肤上暧昧地驰骋

船桨的手掌舀着一泓碧波

从不经意的视线上冷不丁地袭来

把一团团躲闪不及的嬉笑

浇得剔透晶莹 激得缱绻低鸣

绕开琐事的葛藤

勒紧救生衣马甲的缰绳

漂流在毛公的脚下

对酌峭壁 红叶 倒影

咀嚼溪水 蝶舞 飞鹰

多么色胆包天的两个时辰

这天长地久般奢侈的宴请

青山  一杯泛着绿汁的香茗

一杯与青山不老有关的传承

葳蕤了五脏六腑贫瘠的丘陵

沿着激流勇进怪石嶙峋的尖叫声

把这一涧山水撞的凸凹不平

一场声势浩大的旷世赴约

填满了毛公山九曲回肠的路程

大山裸露的沟回

——题嘉荫乌云白山头沙林

风暴的鹰爪

抓破山的皮肤

大自然的厨师

作者  | 2017-6-13 17:22:42 | 阅读(119) |评论(30)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杨树雪

2017-4-25 17:21:08 阅读103 评论4 252017/04 Apr25

杨树雪

寒月玉树

走进龙乡,一条长长的宽阔的恐龙大道两边,是一溜高大的杨树。那杨树一棵一棵站满了街道两侧,不奢华不张扬,不显贵不媚俗,就像小城纯朴的人民一样,夹道欢迎着来自四方的客人。

特别是初夏的风雨过后,在杨树下散步,不经意间,你的周围会触碰到飘飘洒洒的杨花,那漫天飞舞的杨花雪,在微风的簇拥下,在阳光的折射中,像无数个晶莹剔透的小精灵,在空中翩翩飞舞,轻轻的柔柔的落在了头上,落在了身上,又落到了地上,悄无声息,像雪花那样轻柔,转瞬,地上就会白花花的一片,柔若无骨的被微风吹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一堆堆一朵朵白雪,拥在路旁,挤在枝桠上……沐浴在淡淡的微风里,行走在凉爽的杨絮中,穿行在树冠蔽日的绿色长廊处,天空飞舞着一朵朵雪花,霎时会给人带来一种清凉的感觉,那一粒粒雪花就是一粒粒生命,是一场洋洋洒洒的生命的迁徙,那是杨树的孩子——杨絮。

北方四月春末夏初,芳菲乍来,红瘦绿肥,繁华渐显,天空蓝的通透,云朵白的透明,一棵棵高大挺拔的杨树,携着翠绿相间的枝桠上那一都噜一都噜结苞待放的杨花,迎着初夏清新淡雅的空气,在微风中尽情地呼吸着酝酿了一冬的气息。如果适逢五月中旬,也许就在不经意的一瞬间杨花就开了,那一束束的纯白,那一串串的花锦,在蔚蓝的天空下,和着棉白的云朵,相盼呼应,银光耀眼,开得灿烂,开的素雅,开的执着,开的高洁,那满枝桠的雪花,不就是一树树一桩桩的繁华么。

杨花似花非花,因为她既没有桃花的妖娆,又没有牡丹的雍容,更没有杜鹃的娇嫩,也没有梨花的暗香,但她不择土壤,不拘环境,无论是穷乡僻壤,还是山郊野外,亦或是繁

作者  | 2017-4-25 17:21:08 | 阅读(103) |评论(4) | 阅读全文>>

【原创诗歌(251)】不敢触碰的日子

2017-4-20 10:23:32 阅读143 评论37 202017/04 Apr20

不敢触碰的日子

寒月玉树

三月将体温交到

四月的手上

我看了一眼四月

绿比鞋帮还要矮半寸

炊烟努力伸了伸翅膀

燕子叼着叫声的火苗儿

温热一枚露水

风在暗示着花开的速度

我捞了一捧倒影

那真相的确很性感

一部分美色

让目光尝到了甜头

冷越来越短

这是一个不敢触碰的日子

事物古瓷一样到来

形状比命还神秘

我的左手是小兴安岭

右手是黑龙江

中间夹着刚写下的这几句

冒着热气的诗行

作者  | 2017-4-20 10:23:32 | 阅读(143) |评论(37) | 阅读全文>>

【原创诗歌】清明上河图(外两首)

2017-4-12 12:34:53 阅读170 评论33 122017/04 Apr12

清明上河图(外两首)

寒月玉树

我紧盯了几眼  数了数

那图中熙熙攘攘的旧事儿

然后俯下身子  靠近

才能看懂那些古巷和烟火

那个世界还剩下几秒钟

必须抢时间赶过去

端一杯宋时的烟雨和撸声

紧靠汴京街边的角落坐下来

打算在这个过去里多呆一会儿

只是  别惊吓到画中的生活就好

这个朝代的繁华无需上秤检测

没有农药  化肥  噪音  转基因食品

人群  驼队  廊船  小桥  时间

急匆匆地从身边飘了过去

千年后有雨声的一个下午

在一座拱桥上我懒散地轮回了一次

只捡到了  几个

垂髫少年的一两句嬉笑声

还未来得及回过神儿

张择端就用简洁的工笔

不经意撞了我一下  我成了

北宋笔下洒落的一滴陈墨

【一顿年轻的饭】

大家都说这是一顿年轻的饭

面对内心剩下的半壁江山

一堆被伶牙俐齿啃剩的时光

以及不远处的半截黄昏

此刻  无酒不行

一群被白昼和黑夜喂养的人

被昨天、今天、明天娇惯着的人

看早晚提着世俗的琐事

作者  | 2017-4-12 12:34:53 | 阅读(170) |评论(33) | 阅读全文>>

【原创诗歌(247)】当我老了 (外两首)

2017-3-29 13:32:57 阅读58 评论5 292017/03 Mar29

当我老了(外两首)

寒月玉树

我要趁着还没老的时候

储存起几斤视野 感恩 明白

准备好慈祥 宽厚 温和

提前优雅地练习一下

靠近泥土和天堂的动作

那动作必须义无反顾

就象当年走进考场

答一份属于年轻时的卷子

那因马虎落下的一道题

结尾的那个句号

需要认认真真画上

我要赶在时光前面老去

继续成为时光的一部分

然后,把自己关进一本书

放在一个叫做历史的角落里

成为孩子的孩子的孩子们

追根溯源的佐证

成为一粒安静的土 抑或沙

听上面的人间喋喋不休

皱纹

峡谷是大地的皱纹

闪电是蓝天的皱纹

街道是城市的皱纹

父母是孩子的皱纹

皱纹  一道

年久失修的门缝儿

门里是我的前世

门外是我的今世

一部分塌陷

随时都在等待发生

多么好的相遇

这和勇气无关

那是一些  不经意

被软禁了的前朝旧事

我拼尽了大半辈子的力气

也没能填满一条沟壑

握着岁月这支巨大的扳手

撬开一面老旧的皮肤

我把自己关进一扇皱纹里

就仿佛收藏起一阕古词

打往年轻时的电话

再拨一次号码吧

拨向那些过往

拨向中年 青年 少年 童年

拨向一张张依稀记得的容颜

那些个记忆

混乱地排列在这十个数字中

对不起 您拨错电话了

拨着拨着

便酸了浑浊的眼睛

那些名字还在

只是接电话的又是谁

错过了那么多的季节

错过了那么多的心事

甚至连吵一次嘴的想法

都奢侈地枯萎了

那双张开的瘦骨磷磷的手

只握到了一团

象身体一样轻的空气

作者  | 2017-3-29 13:32:57 | 阅读(58) |评论(5)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坐在时光里的父亲

2017-3-22 16:38:28 阅读381 评论3 222017/03 Mar22

坐在时光里的父亲

寒月玉树

再过五分钟我就81了。

这是鸡年三十晚上一大家子人正看春晚时,坐在沙发上的老父亲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循着声音我们不约而同的一起望向了老人,然后,寻着老人的目光又一起望向悬挂在墙上那块嘀嗒行走的时钟……

父亲出生在江西瑞金,姓邱名瑞生,小名石头,是一个红军的后代,这是从父亲断断续续的回忆中得知的。当年红军北上抗日,一些年龄尚幼的小孩无法随军,行军途中忍痛割爱把孩子寄养在老乡家是常有的事儿,父亲就是那个特殊时代成百上千孩子中的一个。

父亲说他是一个清晨,在一家四处漏风的磨房里被这家主人捡到的。主人发现他时是用一个破军被包裹着的一个还没满月的婴儿,被子里有一顶旧了的五角星军帽,军帽里有一方手帕,手帕上绣着一个“邱”字,手帕里包裹着一只红玛瑙手镯,还有一小条纱布上写着:邱瑞生,1937年6月16日。这家主人是个张姓艺人,艺名四节花,兄弟九人,其排行老六,故都叫他六叔,由于家境贫寒,媳妇得了肺痨无钱医治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他孤身一人抚养着我的父亲,后过继给了他二哥,也就是我的爷爷,因为是在磨房里捡到的,所以爷爷给父亲取了个小名叫石头,那年父亲三岁。许是为了纪念抗联,亦或是为了记住这段不寻常的奇遇吧,爷爷给父亲取名叫张连秋,意味着张家和邱家世世代代永远连在一起,其他与父亲同辈分的也都从此纷纷把名改了过来,也就是从那一刻起,这户张姓家族正式设立了本族的十字家谱:连、世、文、学、广,卫、国、跃、显、忠。

爷爷也是个艺人,擅长唱驴皮影,外号老黑头张大影匠。一天,爷爷唱完戏从外地风尘仆仆地赶

作者  | 2017-3-22 16:38:28 | 阅读(381) |评论(3) | 阅读全文>>

【原创诗歌(250)】一顿年轻的饭

2017-2-17 16:29:19 阅读85 评论3 172017/02 Feb17

《一顿年轻的饭》

寒月玉树

大家异口同声说

这是一顿年轻的饭

还说   过了今天

又老了二十四小时

面对内心剩下的半壁江山

一堆被伶牙俐齿啃剩的时光

以及不远处的半截黄昏

我点点头  信了

此刻  无酒不欢

一群被白昼和黑夜

喂养着的人

亦或  被昨天、今天、明天

娇惯着的男女

看到早晚提着世俗的琐事

从身体里进进出出

迫使人类身不由己地

成为明天的前身

更新的速度

像微信里的红包

稍不留意就成了过客

时间又摇晃了一下

私奔还在继续

我不能拒绝明天的到来

我要提前

让文字认祖归宗

并把今天的一缕呼吸

均匀地涂在唇边

任凭一小部分细节

忽明忽暗

作者  | 2017-2-17 16:29:19 | 阅读(85) |评论(3) | 阅读全文>>

【原创诗歌】鸟鸣的温度(外一首)

2017-2-15 11:01:30 阅读129 评论20 152017/02 Feb15

鸟鸣的温度(外一首)

寒月玉树

打开北风的瓶盖

冬的气管

就咳出了一声凉气

一月赤裸着硬朗的身子

端着琼楼玉宇的杯子

将绿意一饮而尽

暖  拐了个弯

从门缝的视线里走远了

风叼着锯的牙齿

嚼着嘎嘣嘎嘣的时辰

一枚树枝的刻刀

把天空镂得干干净净

鸟鸣划过的火星

让空气有了

一小块儿的温度

我不得不向

北风步步紧逼的

刀刃投降  交出

自己一平方尺的体温

去捂热一粒雪花

下滑的动作

倾听身体

窸窣炸裂的声音

把自己搁进老土炕

盘坐在朔风的经轮上

弹着几根寒流的弦

焙干雪霰的色彩

铺一床素绢

接纳一滴梅花的落红

等待大地怀孕

【金属的声音】

冬天的微笑

是烤过瓷的牙齿

水头很通透

树挂拎着一捆被寒气

磨的锃亮的镰刀

收割着一墩一墩的北风

昨天在百度找到

二十四节气的能量

十二星座的钟声

和三百六十五天的粮草

我的确需要这些元素

帮我打点一下

冬天那满脸严肃的表情

那字正腔圆的声音

像晨曦的敲门声

不容置疑  我听到了

一些斑驳陈旧的时辰

剥掉生了锈的鳞片

发出一阵阵金属的声音

我把自己塞进世界牌棉服里

生怕日子突然倒下来

把还没老掉的皮肤砸伤

发表在2017年2月11日《伊春日报》

作者  | 2017-2-15 11:01:30 | 阅读(129) |评论(20) | 阅读全文>>

【原创诗歌(248)】这个冬天越来越高了(外一首)

2017-1-24 15:27:48 阅读130 评论7 242017/01 Jan24

这个冬天越来越高了(外一首)

寒月玉树

这个冬天越来越高了

塞满眼睛、街道和呼吸

吵吵闹闹的颜色 早已被

一种叫冷的事物洗脑

冥想披着浩大的禅意

我看到满身老茧的树

用几枚枯叶的纸钱  提前

订下了来世的席位

一匹零下三十度的烈马

叼着纯天然的野性

旁若无人地漫天长啸

我的漂流瓶被卡在冰下

我相信它能漂到一处水域

一个城市的上空或者一座孤岛

被一双手反复地破译

雪花掉进脚印的陷阱

风的刺客有些缩手手脚

我敲了一下一月高悬的钟声

整个黄昏都在炸裂

这庞大的道场与历史无关

一滴缺钙的水渗进昨天 或者

昨天的昨天的骨髓

我听到有骨骼塌陷的声音

我喜欢这种缓慢

让我有足够的时间

调整一下微驼的背影

低下头系好松散了的鞋带

掏了掏关节里陈旧的痛

然后  背过身子

舔舐半生风尘

一地嘈杂

【枯叶,一张用过的门票】

冬天和春天的距离

就是一片绿叶那么远

用最简单的仪式

拉开春的窗帘

拼着命地绿了一次 然后

从叶脉里抽走时间

作者  | 2017-1-24 15:27:48 | 阅读(130) |评论(7) | 阅读全文>>

【原创诗歌(247)】当我老了

2017-1-16 16:05:33 阅读226 评论23 162017/01 Jan16

《当我老了》

寒月玉树

我要趁着还没老的时候

储存下几斤视野 感恩 明白

准备好慈祥 宽厚 温和

提前优雅地练习一下

靠近泥土和天堂的动作

那动作必须义无反顾

就象当年走进考场

答一份属于年轻时的卷子

那因马虎落下的一道题

结尾的那个句号

需要认认真真画上

我要赶在时光前面老去

继续成为时光的一部分

然后,把自己关进一本书

放在一个叫做历史的角落里

成为孩子的孩子的孩子们

追根溯源的佐证

成为一粒安静的土 抑或沙

听上面的人间喋喋不休

(本首诗发表在2017年3月28日《伊春日报》)

作者  | 2017-1-16 16:05:33 | 阅读(226) |评论(2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玉树原创歌曲《黑龙江的传说》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经典【万年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请给玉树留下只言片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黑龙江省 伊春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寒月玉树,原名张世忠,黑龙江省作协会员、黑龙江省生态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伊春作家协会常务理事、伊春诗词学会理事、中国诗赋学会会员。毕业于哈师大中文系,业余时间从事诗歌、散文、小小说创作。出版有《情恋恐龙之乡》(合集)和《燃烧的水滴》《一碗月色》等专著,《衫楠诗选》主编,中国.嘉荫文化系列丛书执行主编。另有多首诗歌被收入《中国当代诗人作品》和《明月的天空》等诗集和报刊。现居住在山清水秀、风光旖旎、欧风花海、异国风情的“恐龙之乡”——嘉荫。
 
近期心愿出一本诗集和一部长篇小说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玉树作品导航

 
 
模块内容加载中...
 
 
 
 
 

玉树の别墅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经典朗诵欣赏

 
 
模块内容加载中...
 
 
 
 
 

左旗新派朗诵艺术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