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杰出作文博客

作文乃是人生一部分

 
 
 

日志

 
 
关于我

我1972年参加教育工作,班主任,教语文课,搞过作文教学改革实验,本科学历,中教高级职称,当过年级组长、语文教研组长,教学副校长,校长,企业教育科长,学区党委书记、学区主任、专职教研员。现已退休在家看哄外孙子。我的感言是:做不好本职工作,还谈什么爱岗敬业!

网易考拉推荐

行走在精神的世界里(下水文)  

2010-10-12 19:04:52|  分类: 作文辅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艾子行走在精神的世界里

 

人,不只是为吃米活着。

                                                   ————巴金

庄周用他的如椽巨笔描绘心中的鲲鹏,屈子一咏三叹,那永远的南中国的香草美人,陆游心心念念、永志不忘的是中原故土的收复……在历史的百花园中,有一种精神之花姹紫嫣红、婀娜多姿,它散发着浓郁的芳菲,那馨香走过春秋,飞过魏晋,穿过盛唐,越过明清,直沁今人的心脾。

人类对精神的顶礼膜拜可以追溯到《论语》,它是人类智慧的宝典。“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这是孔子对他得意的门生颜回的盛赞。从这盛赞中,我们看到一个“贫贱不能移”的颜回,一个“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的颜回,一个为了追求精神的富有而甘于物质贫困的颜回。人生的智慧就在于自觉限制对于外物的需要,过一种简朴的生活,以便不为物役,保持精神的自由。行走在恬淡与安宁间,和畅的音符就会在高贵者的灵魂世界奏响。 

庄子面前是清波粼粼的濮水和水中从容不迫的游鱼,背后是楚国的相位,他在转身之间就可以完成平民与权贵之间身份的转换,然而他“持竿不顾”,好一个“不顾”!那是精神定力的精彩体现。在一个无正义、无逻辑、无方向的社会里,在诸侯们的剑峰残忍到极致之时,他只能用冷漠来麻醉自己,一条自由的游鱼与“留骨而贵”的乌龟,庄子以“曳尾涂中”表达对权贵的蔑视,而选择了精神的自由。他的清洁精神濡染着一代又一代人,他用自己瘦弱的肩膀撑起一方天空,在这方天空下,无数坚守独立文化精神的文人得以栖息,得以慰藉寂寞的心灵。

如果一枚种子,它没有精神的胚芽,就会腐烂在泥土中,它用什么来延续生命?那么物质的土壤越丰沃,它腐烂的速度就越快。

三鹿奶粉事件带给人们多少沉思,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不法商人面对利益的诱惑时,他们生命的种子中少了精神的胚芽,诚信、仁爱、良知都被物质的土壤所覆盖,在他们的眼里心里,仅剩下了“利”。无数个躺在病床上的婴儿、无数双失神的眼睛、无数个失去希望的家庭是对被污染的精神无情的嘲讽,拭不去蒙在心灵上的物质的尘埃,精神文明就没有重见天日的时候。

    一个人没有了精神会缺钙,一个企业没有了精神会崩解,一个国家没有了精神会衰亡,让我们都在自己的躯体之外,保有一双心灵的眼睛,这样我们才能快乐地行走。

 

这是我写的考场作文,作文要求如下:

读下面材料,按要求作文。

“呼出废气吸进新鲜空气,生命就是在这种呼吸中保持与延续,这是近于废话的常识,然而,宇宙万物都以其不同方式,在做着生命的大呼吸,只是一般人没有如此理解罢了。举其大者,有日升月落的白天和黑夜,天体的运行才会保持平衡,那是宇宙的大呼吸;天有阴晴云雨,地球上的生命才能取得养料繁衍生命,这是大自然的呼吸;有平原与峡谷,高山与河川,而后才有山河之雄壮秀丽,这是大地的呼吸;……”

以上是今年2月份《文汇报》上刊载的俞天白散文《精神呼吸》中的一段话。的确,生命只有依靠肺部的生理呼吸,那只是动物性的生存需要。人生在世,还需要珍贵的精神呼吸。那么,什么是精神呼吸呢?你是怎样看待精神呼吸的呢?请自定话题写一篇文章。注意: ①所写内容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②立意自定。③文体自选。④题目自拟。⑤不少于800字。⑥有真情实感,不得抄袭。

  评论这张
 
阅读(9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