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惊天灵怪”欢迎您

谢绝设我为圈子管理员。只做好友圈子的普通圈友。私设者,我会退出您的圈子,敬请谅解

 
 
 

日志

 
 
关于我

长安大学工学硕士,汉语言文学副教授,中国报刊协会研究员。曾任学术期刊《网络财富》《中国证券期货》特约编辑、“西部高校论坛”栏目主持,2010年后曾经长达半年稳居“玄幻小说网”读者推荐榜每周的榜首。公开出版专著、主编高校教材12部,其中《大学语文》《新编大学语文》先后于2009、2013年被陕西省教育厅评定为省级优秀教材。公开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其中有中文核心期刊论文多篇,并有论文被EI、ISTP检索。长篇小说代表作《惊天灵怪传奇》。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天心地气(第31章)  

2014-09-09 14:43: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直面死亡

下午四点钟,两个人来到了市局门口。好像局子里出了什么乱子,执勤人员不放行,还临时弄了个木牌,上面写着“禁止入内”。

孟响有些焦躁不安,旁若无人地往里面走。

门卫拦住他,说:“你不认识字吗?睁大眼睛看看,牌子上写的什么?”

“写的是禁上人肉!”孟响信口胡诌了一句,闪身又要往里进。

吴纤尘担心门卫跟孟响急眼,赶紧说,找一下刑警队的赵谋宇。

门卫还是不让进,说是可以在值班室打电话,必须赵谋宇出来迎接才

孟响很不耐烦地:“我是来提供破案线索的有一宗致人死亡的诈骗案,我们掌握着一些重要证据,要到刑警队去汇报所以不专找赵谋宇,找杨二刚和陆远征也行。你挡着不让进,不光是耽误事儿,而且不利于我们两个的人身安全……”

门卫听他说得有板有眼,只好放二人进去。吴纤尘突然觉得,孟响此次前来,好像不是陪她来看赵谋宇这么简单,可能另有目的。可他为什么不明说呢?

恰在此时,一辆救护车呼啸着开进市局大门,从他们身边驶过,停在院子里。

有三个身穿警服的人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一见到救护车,立刻围拢

车上下来几个人,抬着一副担架三个警察当中有两个年轻一些的引领着抬担架的人,迅速跑进警务大楼。

孟响呆望着救护车,一种不祥感笼上心头。他想起昨晚张茂林所说的:“死人比活人更有权利,这不是鼓励大家都去自杀吗?……大不了也就是一死!”

吴纤尘见他神情黯然地愣在那里,一时不明所以,也不便多问,默默地站在他身边。她想象不接下来会什么场景,但是隐隐觉得,有一件很可怕的事已经发生,而且肯定跟他有关。曾经以为的眼神过于复杂,她在这一瞬间看清了那种复杂是什么,不是淫邪和迷乱,而是凄然惶然。还记得最初几番对视,是在阅览室里,那时总觉得他的眼神是色迷迷的一如此刻的凄然和惶然,使得原本清澈明眸里忽闪着变异的光辉,好精美的黑色钻石有了瑕疵。她进而意识到,每见一次,他的面容总有些变化,看上去日渐憔悴,就像一枚树叶从嫩绿到枯黄只需一个寒暑。

有一位中年刑警,没有跟同伴一起护送担架上楼去,而是朝孟响走过来,对他说:“你是孟响吧?你跟你爸长得很像!”

孟响点点头,也猜到对方是继母的前夫,也就是继母口中的老陆。他问:“老陆,我爸在哪?”

陆远征没有回答孟响的问题,而是说:“李二赖子今天上午被遣回原籍李兵兵的尸首已经腐烂发臭,我们强制李二赖子装进麻袋里,让他背回老家去了……”

吴纤尘不知李氏父女是何许人,也根本没兴趣听,插话说:“赵谋宇在不?我们想看看他!”

“啊,二老豹子昨天晚上为了抓一个歹徒,被打的头破血流。幸好碰见一骑电动车的好心人,把他送进了医院。他打电话请了两天假,这会儿肯定是在医院里躺着呢……”陆远征和赵谋宇是搭档,习惯了叫小名。

孟响假装好奇心大起,不怀好意地问:“二老豹子抓住那个歹徒了没?”语气是阴冷的,充满了恶意的鄙薄。

吴纤尘担心把不该说的说出来,赶紧使了个眼色,急忙询问陆远征:“赵谋宇住在哪家医院?”

老陆没顾上回答,因为有几个行色匆匆的人抬着刚才那副担架,跑出了警务大楼。担架上显然多了一个人,被白色布单蒙得很严实,看来非死即伤。

孟响赶忙迎过去看样子是想搭把手。可是,正当那帮人把担架塞进救护车的时候,他却一手扳住担架的边缘,另一只手揪住蒙在最上面的白色布单。只听扑的一声,白布单被扯到一边飘落地上

在场的人都有些愕然。吴纤尘心里很慌乱,迷惘着不知道眼前景象是梦是真,究竟怎么回事?担架上的人似曾相识

那正是张茂林。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孟响预料中的。预料归预料,亲眼见到茂林哥落个这样的下场,孟响的一颗心被强烈的悔意压迫着,追悔莫及之感足以让他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没有丝毫血缘关系,但他心底里是真把对方当大哥哥看待的,因为这个男人是血做的,绝不是曹雪芹所谓泥做的男人。除了自己的父亲以外,这世上真正让孟响敬佩的就数张茂林了,哪怕茂林哥是个,他也乐意认这个大哥

吴纤尘走到孟响身边,这才看了个一清二楚——张茂林的脑袋歪在肩膀上,裸露出的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嘴唇惨白,面色发紫,向上翻着白眼。

“哎呦”了一声,身子前栽。孟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的脑袋才没磕到担架上。她却并不领情,很快稳住心神,甩脱了孟响。

他正好腾出了双手,小心翼翼地把张茂林的脸扳得略微正一些。他感觉到,茂林哥的颈椎好像折断了,完全丧失了支撑力。孟响的脑袋开始轰鸣,眼前也有些模糊,不由自主地往一旁趔趄了一下,赶紧趴伏在吴纤尘肩膀上。她这回没有躲闪,而是很费力地支撑着他,故意逞强似的,表现出安静从容的本色。

那几个抬担架的人,出于对死者的敬畏,都乖乖站在原地。内中有一个女人,也许生平头一回直面死亡,竟在那里默默垂泪。想来是被吓哭的,是难过,却也哭得梨花带雨惹人心疼

就在女人悄悄抹泪的工夫,担架旁边有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拣起地上的白布单,重新覆盖在担架上。

孟响立刻揪住白大褂,央求说:“医生,请你救救茂林哥我本来应该早点来,因为取一封信耽误了,请你一定要救救他……”

白大褂戴着手套和口罩,只有一双冷峻的眼睛特别引人注目。他无奈的摇摇头,等于宣告回天乏术。随后,冷峻的眼睛望向警务大楼,大声询问一个检察官模样的人:“还是照刚才说的,直接送到公墓去吗?”

“直接送公墓,放到停尸间!”检察官模样的人说。

检察官好像刚刚走出警务大楼,看见孟响先是一愣,但紧接着就两眼放光了,似乎有些喜出望外。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可是认出了这个学生娃,于是点头算是跟孟响打了招呼。

孟响睁大两眼,也认出了赵小山,仍是印象中那样的一身正气。他立刻撇开张茂林的尸首,扑过去,说:“我爸在哪?我要见我爸!”说着,泪水扑簌簌下来了,强忍着才没放声大哭。

赵小山似乎成竹在胸,伸手拉住孟响,附耳说道:“明天就让你见到但是今天必须听我的!”

在陆远征的催促下,担架被塞进救护车,随后,救护车呼啸着驶出市局大门孟响眼睁睁看着张茂林的尸首被运走,虽然难过的要死,却又无可奈何

陆远征一回头,视线恰与赵小山向外张望的目光相遇,就听赵小山说:“老陆,你等我一下,等会儿一块儿上楼。”老陆赶紧答应一声,立在院子里,摸出一根烟点着,猛吸两口,吞吐着烟雾,右手把燃着的香烟举在眼前,很专注地看着,像是在琢磨那根香烟会怎样由长变短。

孟响心里还有些舍不得茂林,千言万语却都哽噎在喉头,这时死死抓住赵小山的胳膊一个劲流泪,什么话也说不出。

在赵小山的询问下,吴纤尘嗫嚅地说,她和孟响是来找赵谋宇的。

赵小山淡淡一笑。若是在别的场合,他的微笑很有亲和力的,正如他的身形充满了青年才俊的持重魅力但此刻却笑得不合时宜,显得很不近人情,甚至有些滑稽。

吴纤尘有摸不着头脑,眼神迷迷蒙蒙的,望着孟响,试图在孟响脸上寻求答案:他跟你说了句什么?他微笑到底隐藏着什么?

赵小山斜了陆远征一眼,喊道:“老陆,上楼!”

陆远征跑过来,用近乎讨好的语气说:“赵秘书,给你添麻烦了。”

赵小山没接茬儿,回身顺着楼梯向上走。孟响、吴纤尘和陆远征,几个人相跟着进了警务大楼内的监控室。

在赵小山吩咐之下,陆远征专门为孟响和吴纤尘播放了一段监控录像,是关于张茂林自杀身亡的。

录像显示,张茂林于下午一点二十分进入审讯室据陆远征在旁提示,张茂林声称此前对案情有所隐瞒,这次是主动要求接受讯问的。监控只能拍到三名询问民警所坐的位置,三个民警中有一位正是陆远征。隔离栏处,张茂林所坐的位置成了死角,只能看到他的一双脚。四十分,张茂林签字画押,意味着认罪伏法。之后,包括陆远征在内的三名询问民警全部离开,并带走除了白色带子以外的所有物品。一点四十八分四十七秒,张茂林开始用头撞墙,截至四十九零二秒,前后竟有六次用头撞墙。一点四十九分十七秒,张茂林伸手拿到了白色约束带;一点四十九分四十八秒,张茂林将椅子搬到墙角并站到椅子上;一点五十一分四十六秒,张茂林双脚下坠,此后再无动静。总之,监控录像显示:张茂林使用讯问室的白色约束带在排污管上自缢。

孟响十分想不通,这件事怎么可能发生呢?公安局的审讯室里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自杀啊!于是,他向陆远征提出质疑:“从录像上根本看不到茂林哥所坐的位置,怎么能断定他是自杀?会不会是别人把他吊死的呢?

陆远征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赵小山,答复孟响说:“张茂林在进入审讯室之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脏兮兮的零钱,说是探视费,强烈要求探视孟非凡。我说不行,就算是亲戚朋友不行,只有律师可以见他,而且今天不是探视时间。然后,张茂林跟着我们进了审讯室。等他交代问题,再次要求探视孟非凡,言辞很激动。我只好说,容我们商量一下,请示一下领导,然后我们三个讯问人员就离开了审讯室……本来是想把他一个人晾在那儿,让他冷静冷静,没想到一个多小时后再进去,他已经没救了!”

赵小山说:“老陆,等到张茂林的父母来了,人家要是跟孟响一个想法,那就麻烦大了!幸亏孟响在第一时间赶来,到时候要能帮忙解释一下,我们的工作也就好做了,孟响是第三方,更容易跟死者家属沟通。但是不管咋说,张茂林死在审讯室,这件事万一传扬出去,就会成为一大丑闻。我最担心的是,如果死者家属不依不饶,检察院也只能会同省政法委、公安、信访局联合组成调查组,那样的话,你跟另外两个询问民警都有可能被停职,就连杨队长都得接受组织上的调查。”

听完赵小山的话,又一看陆远征满脸晦气的熊样,孟响心里不禁有些凄楚的得意了。暗地里,他伸手抚摩着吴纤尘马尾辫儿上柔顺的黑发,直到看见吴纤尘恶狠狠瞪着他,才仓皇地缩回了手。

吴纤尘生平第一次直面死亡,觉得惊心动魄,想着这件事对孟响来说尤其是可怕的噩梦,却没想到他在这样的环境里还这么不正经,这孩子可真是让人头疼啊。

孟响吴纤尘这里讨了个没趣,便要从别的地方找平衡,对赵小山:“茂林哥是自杀还是他杀,不能只听警方的一面之词!我又不是目击者,没有亲眼看到茂林上吊,怎么能帮着警察去欺骗茂林家长呢你们想都别想!事实上,他巴不得杨二刚等人都被停职,刑警队关门大吉才是最好不过的。

赵小山似乎猜到孟响会有这样的反应,嘴角挂着一丝浅笑,两眼眯成一条缝儿,盯着孟响,反问他:“那你认为呢?你跟我说真心话,你认为张茂林是自杀还是他杀?”

“我认为……茂林哥是自杀的。”孟响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他没有那样的习惯。但他说出后,不甘心地别过脸

赵小山对孟响的表现很满意,自此收起了怪诞的笑意,直盯着孟响的后脑勺,严肃地说:“这件事关系到公安部门的声誉,我希望你尊重事实真相,必要时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说完扭过脸问陆远征:“我听别的询问民警说,张茂林在进入审讯室之前,有两封私信托你们转交,对吧?刚巧孟响在这,干脆给他得了!现在张茂林都已经死了,还扣着人家的私信干什么?”

陆远征眼中闪过一丝微妙的狡黠,看样子不很情愿,却还是妥协,点头答应着,悻悻地转身出去。

赵小山小声对孟响说:“张茂林留两封绝笔信,一封是写给你的,一封是写给林嘉豪校长的。你等会儿把信拿回去,仔细看一看,我估计里面的内容很重要。林校长的那封,你一定要在明天上午上班以前交给他本人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爸很快会没事了!”

陆远征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两密封完好的信件,一并递给孟响,说:“本来应该拆开检查的,既然赵秘书发话了,那就给你吧!”

孟响接信在手,发现其中有一封,信皮上写着“孟响收”三个字。他瞥了一眼赵小山,发现对方也在注视着他,于是心领神会,频频点头

吴纤尘瞬间体悟到,这位赵秘书真是很会来事的一个人,有机会得跟他交个普通朋友,以后没准儿用得上他让孟响求证张茂林自杀的真相,一方面有助于刑警人员洗脱责任,另一方面也让孟响及时拿到了信,这可真是刀切豆腐两面光……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