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爵先生

 
 
 

日志

 
 
关于我

作家 出版社编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老爸的摆阔史  

2017-05-05 16:0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摆阔:抽别人的香烟

       这世上,没有人像老爸这样的人──时刻都想着摆阔。而生活总跟他过不去,他刚下岗,我妈就病了,且病了好几年,他得赚钱治吧,心高气傲的他终于下决心经商,却反复亏本,最终借钱买了一辆破奥托,每天跟口袋里的几张皱巴巴的钞票跌宕起伏。

       但老爸就爱吹牛,以至于让我无法忍受,譬如他坚持认为,他女儿一定能考上大学,这是因为“原材料”不同凡响,因为老妈怀我时,他曾经在家里对着老妈的肚子大声朗读《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

       就这样,自命不凡的他始终不放弃远大理想:他一定能摆阔。

      老爸除了吃喝拉撒之外,抽两根小烟算得上是人生中的头等大事。但最伤自尊的是他平时都是抽──老妈在病床上一根一根制造好的卷烟,每次,到逼近过滤嘴边沿时,他都得仔细研究所剩长度,全神贯注盯住那点猩红,努起嘴,两腮一收吸了最后一口香烟。一次,我见老爸扫荡烟屁股,就教育他要向周润发学习,即使手里是根红塔山,即使刚刚点燃,也可以潇洒地让香烟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扔进垃圾堆。老爸听了,眼睛一横,回答道:迟早有这一天……

      没想到摆阔的这一天意外地降临了。这是他第一次摆阔,十分隆重。那时,我刚放学,老远就听见老爸欢呼着来了,我回头一看,只见他满脸皱纹跟涟漪一样一圈圈荡开,手里好像捧了什么东西,从邻居们中间经过时,得意地将手中东西抛了八遍,然后将手中东西定格,在邻居们面前亮相,哦,不过是一包香烟嘛!

      “这是红塔山香烟!”回到家里,老爸跟我强调了三次。我不以为然。但他如获至宝,靠在破沙发上研究了半天,然后冲我咧嘴一笑说:“红塔山的牌子硬啊。”我哼了两声,想笑。老爸并不理会我,专心致志地进行他的抽烟仪式:先小心翼翼地撕封条,抽出一根让鼻子嗅嗅,然后掏出打火机庄严地点燃,眯起眼睛,万分陶醉地一点点往外吐烟圈,然后才说出这包香烟的来历:老爸一个发了财的同学出资组织同学会,临走时还每人送了一包红塔山。

        最后,老爸感慨万千:“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等咱有了钱,天天抽红塔山,每回两根,两个鼻孔,一边一根!"  

        我认真地告诉老爸,那样他会得鼻窦炎。

 

                                              第二次摆阔:喝一碗豆浆倒一碗豆浆

       老爸就这么个人,小市民一个,虚荣、爱吹牛,爱钱,无时无刻不规划“等咱有钱了”的好日子。我也就越来越瞧不起他,我真不知他是怎么混的,脸上皱纹越来越深,小奥托也越来越破,现如今,我们家的早餐向来是稀饭馒头加咸菜,我早吃得不耐烦了,这次果断罢餐,要求换成豆浆油条。但老妈说两根油条的钱可以买三个大馒头,更重要的是:一个馒头可以打发一个人,但三根油条拿不下老爸的胃,成本实在太高。老爸主动提出他吃馒头稀饭,让我和老妈吃油条豆浆。老妈白他一眼:“我跟你吃馒头稀饭好了……”这下,我被搞傻了。

    说实话,我真的没想到咱家会有这么穷,不是有车阶级吗?

      “女儿,咱们早晚会有钱,那时,咱们每人一把油条,两碗豆浆,吃一根丢一根,喝一碗倒一碗……”老爸咬牙切齿的,发誓一般。

      但我仍以为老爸开玩笑,谁知这竟然真的是他的理想,为了实现这个宏愿,老爸居然拼搏了半年时间。这天,老爸早上一起床就大声喊:“女儿,走,老子买彩票中奖了,哈哈,喝豆浆去。”

       路上,老爸说:“我说过迟早有一天,咱们会有钱,今天我就要喝一碗豆浆倒一碗!”天,老爸真的要这么做?我这才清楚老爸千真万确是个小市民。我连忙相劝。“不,我就要……”老爸硬生硬气的。

       老爸把我带到六和豆浆店,大咧咧地说:“今天豆浆下油条,一人两碗!”我这下倒真来了兴趣:难道老爸真要喝一碗倒一碗?

       好戏上场了。老爸要了两根油条四碗豆浆,红白糖各一碟。收银小姐礼貌地笑:“一共是12元。"老爸伸进裤兜掏钱的手立刻僵住了,眼睛瞪得铜铃大:“这么贵?"小姐说,豆浆2元一碗,油条也是2元一根。老爸顿时十分后悔,连声说咱家楼下的便民小食店,油条才5毛一根。我安慰他:这里油条个头大。老爸瘪瘪嘴:还是贵!

        一大碗豆浆加一根超级大油条,我说饱了,指着剩下的两碗豆浆问往哪儿倒?老爸脸一红,端起豆浆碗,万般艰难地作出欲倒豆浆的样子,嘴唇颤了颤说:“嗯,我还想喝一口!”我说:“无所谓,反正这两碗豆浆是拿来倒的,倒哪儿都一样。”

       说实话,我岂能不了解老爸其实就是个吝啬鬼,他怎么可能会有倒豆浆的气派,我倒是希望老爸气概不凡──这是真正第一次摆阔呀,他却摆不出来,他一口就灌了半碗,然后死憋着要喝最后一碗。我讥笑他:“这碗倒厕所?”老爸连忙说:“我还能喝”。我建议老爸先上厕所把地方腾出来。老爸却说他的肚子容量大。 这碗豆浆老爸喝中场休息了两次还没彻底解决。我原本是恶作剧地笑,但越到后来就越笑不出来,但见他肚子一点一点地膨胀。我夺过碗:“别喝了!”老爸却一抹嘴,开始吹牛:“其实再喝一碗也没问题!”

       从豆浆店出来,老爸才突然大彻大悟:喝不完可以打包呀!

 

                                                               老爸的远大理想是一只马桶

        随着渐渐长大,我对老爸的怨言日多。老爸有一双香港脚,我常被熏得头昏脑涨。听说有种除臭吸汗的袜子,我建议老爸买一双。他却不见动静。一次,我硬逼老爸去买袜子,他终于说了实话,他去商场看过了,那袜子要40多块钱一双,太贵了!我说:“不就是40块?”老爸脸上陡然表露出遭遇重重艰难险阻的表情:“40块钱全家吃两天,你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就要念大学了,得筹划筹划……”

       这一刻,我心里湿了,我再不懂事,也逼得懂事了,我猜到老爸虽开的士,赚钱不少,但必有难以言传的苦衷。“快了,等咱有钱了,”老爸呼地站起来,发誓,“咱买两双,一双白的一双黑的,想穿白的就穿白的,想穿黑的就穿黑的,赶上心情好,两双一起穿!”

       8月末,我起身准备去哈尔滨念大学,从成都到哈尔滨没有直达,须到北京中转,但先将老爸买好的卧票换成了站票,就像个难民一样,扛大包小包,肩膀被背包勒得出血,连续几天没合眼,再加上火车上空气污浊,胃里一直靠方便面支撑,勉强支持到学校,就光荣倒下了。

      为了什么?作为小市民的女儿,我已继承了他的“恶习”──我发誓,就是省吃省用,也要让命苦一辈子的老爸阔气一回。

      一个学期过去,我回家过春节,我如愿了,我给老爸老妈每人买了一件买羽绒服,并专给老爸买了一条红塔山,黑白两双治脚臭的袜子,终于回到爸妈身边,他们在走站接我,我扑下车来,但见爸妈都被冻得瑟瑟发抖,立刻扑了上去,将羽绒服一把罩在老爸身上。

       然后,我站远了,立刻想看一看我亲爱的老爸──他脸上那独有的虚荣的光芒。但我居然错了,老爸脸上开始通红,继而风云变幻着各种神情,惊骇、疑惑、怨恨、悲凄、最后他竟愤怒了,像一只狮子似地冲上来,照准我屁股就是一大脚,并当众臭骂:“你老子给你妈治病欠了8万多,买奥托欠7万多,省吃俭用这么多年,养你上大学,你倒大手…大……脚……”骂着,老爸竟呜呜哭了。

     老妈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老爸,显然她也不知道这些秘密,老爸不能摆阔的隐痛。我这才明白,老爸虽是小市民,虽有发财梦,但其实一点也不虚荣,常说一些没边没际的梦想,就为着让老妈宽心,就为着让他女儿,像离弦的箭径直奔向大学的目标。多年来,谁也不理解他,现如今,这一件羽绒服触动了他的伤心事,才脱口说出了这些。

     我也哭了,我没想亲爱的伟大的老爸的摆阔史会这么辛酸。

     后来,老爸气得两天没理我,还伤心得病了。

     病好后,老爸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他那件羽绒服卖了,再买了一个抽水马桶,然后请他那些老哥儿们来家里上厕所,并得意洋洋地向他们显摆,这是我女儿买的哦……孝心啊!

      其实是老爸关心老妈,怕她身体不好,蹲着大小便会头晕。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