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爵先生

 
 
 

日志

 
 
关于我

作家 出版社编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2018-06-07 17:23: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怎么办 ?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怎么办 ?

 翻它一个白眼。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白眼不能解决的事情,如果有...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那就两个


如果还不够,那就...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每一只出现在八大山人笔下的小动物,都仿佛在命运的安排下,交了一个不会拍照的男朋友——“你自然一点啊,对对对,眼睛往上翻一点,美极了。三,二,一……”“咔嚓!”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  靳尚谊  布面油画


国破家亡,他隐姓埋名,遁迹空门,孤寂郁愤,他执笔泼墨寄情山水,独辟蹊径,他前承古人,后启来者。


八大山人这些“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小白眼背后藏着一个前朝皇室后裔对命运大写的嘲讽。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鱼鸭图》局部。那些鸭子,睁着大大的白眼。


少年时的朱耷,那个时候还不叫八大山人,满腔热血,一心想通过科举考试,用真才实学报效国家。然而明朝宗室子孙不得参加科举考试,朱耷放弃了爵位,以布衣身份应试,在大约十五岁那年便考取了秀才,这在众多宗室王孙中无疑是个创举,赢得了族人和师长的称赞。


正当朱耷满怀信心参加下一轮考试时,他矢志效力的明王朝迎来了灭顶之灾。崇祯十七年(1644年),明亡,不久父亲去世,贵族生活在他19岁这一年戛然而止。明朝灭亡那一年,不幸接二连三地朝着这位年轻的艺术家袭来。这一年,朱耷的父亲病逝,随后他的妻儿也相继离世。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抑或隐姓更名在寺庙道院里藏身,将心境完全寄寓手里一支画笔上,与远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诸多艺术大    师一起进行着遥相呼应的伟大创造。“横涂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以大写意手法开一代画风,成为独步古   今的艺术大师。


当年八大山人那袭厚重僧袍,裹藏着的是一颗大孤独的心,一张苦瓜似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泪,分不清是墨点,雨点,或是泪点。水墨交融,使这张脸阴愁惨淡、面目模糊。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是以自己的人生遭际感受而苍凉入画,他用大写意的手法画出的一枝一叶,都是自己生命的骨血;他画出的鸟啼涧鸣,都是自己内心无声的歌哭;他画出的丑石怪禽,都是自己生命的倔强与傲岸的写真。因此,他才会在这些画幅上将落款的“八大山人”变形地写成“哭之笑之”,一吐他内心的积郁。

看八大山人的作品,是在阅读一颗大孤独、大悲寂的灵魂,如同站立在深秋或初冬的寒风中,枯叶从身边扫过,我们会打一个寒噤。然而正是这一个寒噤,使我们触摸到了八大山人在300多年前的巨大孤独与同等巨大的傲岸,感受到了八大山人在300多年以后仍然散发出来的强烈生命气场。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没有了世俗的纷扰,八大山人潜心的书法大多是近似于孩子气的简单,可他的诗却异常深奥难懂
八大山人为后人设下了一重暗示:山人不是隐居在山上,山人是隐居在自己的画里。

 但谁人能体验八大山人的心灵破碎?又有谁能感受他的寂寞苦痛?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 :假如生活虐待了你,就翻它一个白眼 - 李太黑 - 子爵先生
 八大山人,书画一生,歌哭一生,潦倒一生,悲愁一生。他笔下的鹰,白眼朝天,桀骜不驯;他笔下的鸟,单足独立,势不两立;他笔下的荷,离根飘零,身世孤凄。

其中寄托着一个明代没落王孙的巨大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