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地 梁心

 
 
 
 
 
 

北京市 朝阳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梁心小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长廊里,有许许多多代表“仁”、“忠”、“义”、“勇”、“智”的典范,无论是史实还是民间传说或者艺术演绎,这些人物都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道德的一个重要侧面,不断给予后世关于为人、关于修身、关于治世方面的教化。而柳下惠作为中国传统道德的典范,一直是古往今来从庙堂到民间的一个精神标高。孟子曾经把柳下惠称为“和圣”,而且将柳下惠与伯夷、伊尹与孔子并列为四大圣人。既然是圣人,那么他到底有哪些品质值得后世来追忆和纪念?他的所作所为放到今天,还有没有可资启迪的地方?这是我最感兴趣的地方。

我以为,在今天的世风之下,讲道德,讲情操,讲修身与慎独,有着格外特殊的意义。一个活在两千六七百年前的人,为什么能做到“坐怀不乱”的?他的人格和品格是怎样形成的?又如何做到一以贯之?这些是我创作时试图解答的问题,也是最想传达给观众的信息。在浮躁而鼓噪欲望的时代,太需要一些让我们沉静和清醒的东西,来让我们审视自己的内心了。柳下惠,正好提供给了创作者一个宝贵的契机。也许,我们今天无法成为活生生的柳下惠,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去仰望和思考。这就是我创作电影《柳下惠》的精神动力。

柳下惠的故事尽管妇孺皆知,但事实上史书很少有对他生平的记载。即便有,也语焉不详,而只是一种对他言行的直接评价。那么,这就形成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谁都在称颂和褒扬柳下惠,但很少人清楚柳下惠的人格、信念、感情、思想形成的过程,很少有人能说出太多关于柳下惠的确凿史实。这中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白地带,无疑,给剧本创作留出了很大的施展空间。我们必须根据史实的记载以及后人的评价,联系当时的文化风俗、社会风气和历史语境,来小心翼翼地还原一个丰满而可信的柳下惠。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作者  | 2013-11-8 23:17:00 | 阅读(2721) |评论(3) | 阅读全文>>

《泰囧》:纯正的“献媚”与喜剧的起点

2013-1-15 14:26:00 阅读3003 评论0 152013/01 Jan15

一部小成本喜剧影片在市场上近乎癫狂的表现,构成了近年来中国电影业界一起令人惊诧的“事件”。把观众摆放在什么样的位置,直接决定了能收获什么样的回报——于影视从业者而言,向观众“献媚”这一浅显的道理早已是金科玉律。然而,能否将所想变为可能,最终实实在在落实为看得见的票房实绩,却是一个残酷而异常艰难的考验。在这方面付出沉重代价者,可谓屡见不鲜。而《人再囧途之泰囧》,恰恰是一个成功的范例。

在热闹而纷乱的岁末年初,从《1942》《王的盛宴》到《血滴子》《大上海》,不缺对历史的反刍、对权力政治的思索、对怀旧和暴力的膜拜,也不缺乏大明星、大场面、大投资,缺乏的恰恰是纯正而到位的娱乐。对“笑”的饥渴,是大众在贺岁档时期形同惯性的诉求,就像每年除夕夜守在电视机前看春晚,等的就是赵本山的小品。中国人讲求不同时令品尝不同的美食,那么,对于电影的消费也类同此理:不同的档期,观众的欣赏趣味往往有着不同的情感和心灵诉求;细加寻思,个中并不乏规律可循。尽管,也有“站着也要把钱挣了”的影片,无论档期,都展现出了惊人的“杀伤力”,但这毕竟不是常态,在观众的审美趋向急剧分化的当下,试图用一部影片折服不同社会阶层、不同年龄、不同文化程度和不同情感趣味的观众,常常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这便是商业电影要追求类型化的原因,也是影片的市场放映要选择与其相匹配的档期的根源。说到底,对于纳入文化工业体系、进入消费市场的商业电影,它带给观众的第一性功能便是娱乐。换言之,尊重电影的娱乐属性,也就是尊重观众(绝大部分观众);而尊重观众、向观众“献媚”,便意味着要以消费者的主导趣味为杠杆来进行文化产品(电影)的创作与生

作者  | 2013-1-15 14:26:00 | 阅读(300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相信文学的力量

2012-10-22 9:55:00 阅读2917 评论0 222012/10 Oct22

莫言“冒出来”绝非偶然,莫言从北师大走出也绝不是偶然事件。如果一所高校“冒出”一两个作家,它有可能是偶然现象,但如果一个高校出现了一个作家群,而且这个作家群几乎参与了整个中国当代文学史的建构,这其中定有一种必然存在。

  偶然,可能来源于北师大曾经与鲁迅文学院合办了研究生班。这一批学生,在九十年代初期进入这个学校的时候,基本都已经写出了自己的代表作,但是这些人回过头几乎都没有否认之前作为一个纯粹的职业作家经过规范的文学教育之后对他们的文学创作带来的滋养。莫言也不断强调,自己是北师大的学生。

  作为一个从事文学创作的人,要问起我的创作与北师大有多少关系,我想说,北师大是成长于此的作家的土壤。这也是前面说的必然所在。

  北师大这块土壤参与了作家精神和灵魂的建构。一个人在什么地方生活、读书,这些阅历会参与到这个作家的人格建构中,而一个作家的作品跟他的人格是息息相关的。一所大学的文化风气、对文学的重视与宽容程度有多少,注定了从这里走出来的创作者的精神延展有多远。我无法代表莫言,但就我个人的体验而言,作为一个创作者,北师大给我们营造了一种氛围。在北师大历史上,鲁迅、钱玄同、李大钊、黎锦熙等一批文人、作家曾在这里任教,钟敬文、穆木天、焦菊隐、郑敏、李长之等著名现代作家和诗人更是长期执教于此。这些名字,铭刻在师大的历史上,无时无刻不围绕在你的周围,在无形当中给了我们一种创作的指引,这对我的滋养是不言而喻的。在文学创作过程中,大学也给了我们成长的空间。大学,是一个思想碰撞、灵感迸发的地方。我在与青年学子的交流过程中,在“教”与“学”的过程中收获了许多有关创作的感悟。我想,这是其他作家无可比拟的。

作者  | 2012-10-22 9:55:00 | 阅读(29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9日

2012-10-19 10:15:00 阅读2844 评论0 192012/10 Oct19

莫言答北师大学生问语录(一)

1.民族性与现代性

我认为民族性和现代性是可以同时在一部作品中得到完美呈现的。民族性有时是我们在创作中想逃也逃不掉的,一个作家的作品最终是由这个民族历史、民族生活所决定的,任何一个作家都是生活在他的国家和民族的现实生活当中的。他所利用的素材,他所使用的语言,他所接受的教育,无不与这个民族息息相关。如果作家采取直面现实的态度,他的作品自然就呈现出民族化的特质来。我们的文学不是无源之本,小说和诗歌不是横空出世的,它们都与民族文化遗产相联系的,只是有的联系紧密,有的相对疏远,是无法切断的。从这一点来看,小说的民族化不是问题,较难处理的是其当代性、现代性的问题。我认为现代性与现在的时髦话语“普世价值”有一定的联系。如果我们的文学作品能够呈现出一种全人类所认可的特性,能够打动不同国家的读者,它就具有了现代性。一个作家的作品要具有现代性,首先他要是一个现代的作家,其思想应首先具有现代性。如果一个作家具有现代的世界观、人生观,接受最先进的思想与研究成果,即使是处理一个历史题材,也会用现代意识进行关照,从而引发人们的思索,反之则不具有现代性。

2.风格与特色

每一个作品我喜欢的层面是不同的,如《丰乳肥臀》,前后风格是不一致的,前面沿袭着宏大的历史叙事,用“大地”“母亲”等命题,当写到八十年代以后则走上另一条道路,是一种反讽、戏谑的风格,这与小说前后描写对象有关。小说语言上也有泥沙俱下的特点,有些粗鄙的东西,我本人现在也对这种语言持很怀疑的态度,小说是语言的艺术,美感语言应该是作家很高尚的追求,如果不能给汉语添

作者  | 2012-10-19 10:15:00 | 阅读(2844)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08日

2012-9-8 8:55:00 阅读3055 评论0 82012/09 Sept8

北京师范大学校歌(版本一)

木铎金声 往来所崇

人师世范 教化从容

国运兴 民智弘

责无旁贷在吾躬

传薪垂则事无穷

谦怀如玉 英气如虹

立彼中流 跃我先锋

弦歌盛 起鲲鹏

明明师道贯其中

长风破浪志恢宏

北京师范大学校歌(版本二)

凤凰浴火起 鲲鹏乘风游

师道学统 巍峨系千秋

木铎立生民 金声振九州

开来继往树人业未休 业未休

身正学高 典则垂范

吾辈齐携手 逐浪竞风流

燕京辅仁迹 西北传道猷

强我中华 事业正绸缪

教化仰先贤 学问启今秀

薪火相承化雨如春风 如春风

身正学高 典则垂范

吾辈齐携手逐浪竞风流

作者  | 2012-9-8 8:55:00 | 阅读(305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转载]北师大校歌的变迁

2012-9-8 8:00:00 阅读1963 评论0 82012/09 Sept8

原文地址:北师大校歌的变迁作者:芸窗问艺

今天看见有人在微博上分享师大新校歌的最新版视频。作为一个来到师大已经六年的“老人”,掐指一算,我所知所闻的新老校歌已经有好几个版本了,就按时间顺序做一个“民间整理版”吧,正好今年是110周年校庆,也算表一份心意。

一、老校歌

国立北京师范大学校歌

词:范源廉  曲:冯孝思

往者文化世所崇,将来事业更无穷,开来继往师道贯其中。师道,师道,谁与立?责无旁贷在藐躬。皇皇兮故都,巍巍兮学府,一堂相聚志相同,朝研夕讨乐融融。弘我教化,昌我民智,共矢此愿务成功。

这是我所知的师大最老的一首校歌,即今天师大的前身——国立北京师范大学的校歌。词作者是近代著名教育家范源廉,他曾在1923年11月至1924年9月任北师大校长。曲作者冯孝思,是上世纪20年代师大体育专修科的,曾发起举办首次师大音乐会。2009年师大要换新校歌时,网上曾有不少报道,据里面的介绍可知老校歌创作于1923年,看来是范源廉校长刚上任时办的一件要事。不过网上的报道都把老校歌说成《国立北平师范大学校歌》,貌似有误。特地上学校官网查了校史沿革,1923-1927年校名是叫“国立北京师范大学”的,从192

作者  | 2012-9-8 8:00:00 | 阅读(196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拍什么样的中国电影给世界(访谈)

2011-10-29 8:08:00 阅读2191 评论2 292011/10 Oct29

梁振华(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

怡梦(《中国艺术报》记者)

http://www.cflac.org.cn/ysb/2011-10/28/content_23998896.htm

中国电影里的意象中国

怡梦: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霸王别姬》《红高粱》《黄土地》等影片对中国京剧艺术、民风民俗的展现曾受到国内外观影者的欣赏和肯定。新世纪以来,《英雄》《无极》等电影放弃对中国艺术、民风民俗的展现,转而从古代宫廷、古代故事中汲取灵感,这种转向的原因何在?

梁振华:电影的发展和时代文化思潮密切相关,这两个时代,民俗和历史两种元素对电影的介入有不同的根源。20世纪80年代以前,尤其是20世纪中前叶的中国历次社会运动,对传统文化采取的打击、漠视、冷落的态度,令中国文化的根脉很长时间以新文化革新的名义被搁置或中断。上世纪80年代是文化启蒙的时代,盛行文化寻根思潮。寻根的第一个向度是面向中国历史,寻找中华文化、文明传统的根脉。第二个向度是寻找中华文化在世界文明和现代化版图上的根脉。中国文学出现很多寻根作品,民族电影也受到寻根文学或多或少的影响,有些是直接根据寻根小说改编的,如《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炮打双灯》《风月》《棋王》。文学渗透了什么样的思潮,电影亦步亦趋。

发掘和呈现民俗当然是好的,但也存在一些后殖民主义倾向,比如民俗的异化—

作者  | 2011-10-29 8:08:00 | 阅读(2191) |评论(2) | 阅读全文>>

电影《辛亥革命》:凸显历史的精神本质

2011-10-10 12:35:00 阅读2631 评论0 102011/10 Oct10

从艺术的表现形式而言,电影很难“复现”真实存在的历史,要全景式还原并演绎一段风起云涌的革命史更是难上加难。如何在完整传达严肃的历史观念的基础上,处理好重大历史节点的事件以及事件进程中历史人物丰富饱满的性格,并且拥有打动当下观众的艺术品质,这是对创作者的巨大考验。

  电影《辛亥革命》截取了封建中国在1911年至1912年初那一时段发生的历史事件,从“血染黄花岗”到“武昌城首义”,从“阳夏保卫战”再到“创建共和制”,由表及里的历史重现了辛亥革命的过程,书写了一群热血青年用自己的生命叩击愚昧的封建国体,用自己的热血呼唤青春中国的壮举。影片成功做到了短小精悍且重点明确,尽管在一些章节的处理上仍有可待商榷之处,但也不失为一部对以往中国主流电影进行反思和开拓的诚意之作。

主题:对于革命所为何事的注解

  革命所为何事?如片中所言,是给天下的孩子一个风雨不侵的家,给天下人一个宁静温和的世界。由于题材的特殊性和重大性,《辛亥革命》这部电影从其本身而言,就是一部“致敬”电影,纪念与缅怀是其基调。

  因此,在主题表述上,全片力图公正、严肃、不偏不倚。创作者通过艺术形象的塑造赋予了主题以表达空间。面对外国银行家,革命者孙中山苦心演讲;面对清军的枪林弹雨,信仰者黄兴无所畏惧;面对尸横遍野,徐宗汉泪流满面却又矢志不移;面对生死选择,林觉民慷慨激昂舍生取义……可以说,通过革命者群像的塑造和其传达出的奋斗和牺牲精神,正是影片的主旨所在。

  同时,影片从秋瑾之死揭开辛亥革命流血牺牲的序幕,之后是广州起义、武昌首义、阳夏之战、建立共和。

作者  | 2011-10-10 12:35:00 | 阅读(26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答辩日2011

2011-5-15 23:53:00 阅读2404 评论1 152011/05 May15

当代文学专业学位论文答辩日。每年此景仍历历在目,又一届即将毕业的学子带着临行的欣喜和懵惑,坐到了答辩席前。

坐在对面的你们,有成竹在胸从容自信的,有惴惴不安的,也有的将桀骜不驯写在年轻的眉宇间。这不仅是四年学业的终点,这个气氛有那么一些“紧张”的会场——还有可能成为你们的母校记忆中不可残缺的片段;它在你们成长道路上留下的味道,会是依稀而又温暖的,尤其在很多年以后。

对年轻的你们来说,还有什么比成长的召唤更让人心旌荡漾呢?我很庆幸成为这个重要时刻的见证者,庆幸和你们同行。

循惯例,将今年上半年我指导的学生论文存目如下:

——————————————————————————

陈少远     作者电影的寓言神话——论姜文电影的改编策略

韩  迪     新世纪港人革命书写——论《十月围城》的革命想象

高  琳     当代语境下古典名著影视改编的策略探究——以电视剧新版《三国》为例

苟瀚心     身体的自白——论苏童小说中身体叙事的内涵承载

赖一捷     先锋隐喻与民俗寓言交汇的银幕奇观——论张艺谋对先锋小说的影像化重塑

李智珉(留学生)    论王安忆《长恨歌》中王琦瑶形象的悲剧性

作者  | 2011-5-15 23:53:00 | 阅读(2404) |评论(1) | 阅读全文>>

感言

2011-5-7 11:02:00 阅读2127 评论3 72011/05 May7

于我而言,由文学而影视、从文字到影像,是事业方向的拓展,也是创作兴趣的延伸。

编剧的称谓,敦促我在文字与影像之间孜孜不倦地构筑通途,也不断在写作中体悟创造的欣悦——

创造人,创造命运,创造曾有、莫须有、应有而未尝有的生活和世界。

何况,编剧书写的人和生活,都将交付庞大而生机勃勃的观众,等待他们的检阅和分享。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诱惑”,作为书写者,我因而激奋,因而乐此不疲。

不辞长作一介新人,褒有新锐之气,常怀求新之心。

我和晓龙兄,都来自邵阳市南门口,父母亲都从医,我们的母校一中二中同在邵水河沿岸,相隔五百米。

一二中水火不容,两校学生常常在上学路上遭遇,尔后乱殴。我是能躲就躲,晓龙估计是能冲就冲。

晓龙只长我四岁,却已臻至编剧行业之巅峰。

拉近彼此之间距离的,是我们都不曾变更的地道邵阳话。

作者  | 2011-5-7 11:02:00 | 阅读(2127) |评论(3) | 阅读全文>>

语词的光焰2011

2011-4-30 10:41:00 阅读2154 评论3 302011/04 Apr30

语词的光焰——中外诗人诗歌朗诵会

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学术会堂

2011年4月28日19:30—22:30

诗歌朗诵会嘉宾:

玛丽·瑞·阿曼特鲁、多多、 梅-梅·柏森布鲁格、 顾彬、奚密、 蔚雅风、 麦芒、食指、 叶延滨、石江山、吉狄马加、米洛斯拉夫·科林、 查尔斯·亚历山大、西川、斯蒂夫·布拉德伯瑞、徐贞敏、吕约、格伦·莫特、王家新、本•亚历山大、汪剑钊、 树才、傅浩、李汀、 蓝蓝、冷霜、 张桃洲、 潇潇、冯晏、张清华、谭五昌

群英会 @ 以诗之名

诗的国

南山诗社

食指

多多

犹记2008年秋日“归去来”,旧地,故我,换了身旁的学生搭档

作者  | 2011-4-30 10:41:00 | 阅读(2154) |评论(3) | 阅读全文>>

《王海涛今年四十一》:老好人的痛和爱

2011-4-26 15:48:00 阅读2382 评论3 262011/04 Apr26

“王海涛不是老好人,绝不是”——《王海涛今年四十一》编剧郭靖宇如是说。理由如下:少年时代和青年时代的王海涛,比谁都浑,进过少管所,进过监狱,赌钱输光了家业,离了婚。看过该剧的人,在这种说法面前都会犯迷糊。郭编剧所说的,是他笔下的王海涛吗?王海涛若非“老好人”,这年月,这个世道,谁还配得上这个称谓呢?

王海涛是谁?从身份界定来看,王海涛集好兄长、好儿子、好男友、好老板、好兄弟、好男友于一身。同李莹复婚之后,他当然也会是百分百的好老公。在一个错综复杂的重组家庭里担当“大哥”,同时又顶着知名企业家的光环,跨过不惑之年门槛的王海涛,理所当然卷入了一场场家庭狙击战的漩涡。所有的家庭纠纷,大的小的要命的琐屑的,统统到他这里归拢;该管的不该管的能管的管不了的,他不分青红皂白地管。他既出钱又出力、既费心又卖命,老想着去端平那碗永远端不平的水,老妄想能填满几个“穷凶极恶”的弟妹永远填不满的胃。结果呢,东墙补了西墙破,一波未平一波起。王海涛遭的很多罪是自找的,几可划入“自虐型”人格,而他乐此不疲的原因很简单——他是一家之主,是“大哥”,为了让一家人和和睦睦,他谁也不能得罪了,而且让这拉拉杂杂一大家子谁都甭得罪了谁。于是,纵容也好,溺爱也罢,所有的累他受了,所有的委屈他吞了。于是,一通折腾下来,好端端一个公司居然被家给拖垮了,专和电视剧主人公过不去的白血病也找上门来了。

将主人公始终置于欲罢不能的困境,对其施加的压力越大,剧情也就越有张力。这是情节剧一个至关重要的叙事规律。在我看来,郭靖宇笔下的王海涛和《铁梨花》里盗墓贼的女儿,在人物命运的情境设置上并无二致。他(她)们始

作者  | 2011-4-26 15:48:00 | 阅读(2382) |评论(3) | 阅读全文>>

记忆的神秘树

2011-3-2 8:43:00 阅读2740 评论2 22011/03 Mar2

看到留言里的提醒,忽然意识到,是有两个多月没有更新了。以前对博客的那份寄托——迎合他人眼光的寄托——无形间已经疏远,以至渐渐淡漠了下去。在我,似乎并不觉得可惜,只是辜负了许多经常在这里守候的朋友和同学们。接到多方关于开通微博的邀请,都推拒了,理由可能有些荒谬。这样一个高度倚赖资讯的生存时代,适当地与资讯“隔离”,为自己保持适度的独立、隐匿的思维、精神乃至生活空间,看来不是毫无必要。很多时候,交互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封闭”更不意味着什么都解决不了。疏远博客、拒绝微博的日子,生活依旧开阔着,被更多自己感兴趣的有意义的事情所充实。当然,这是个体的自由选择。是确立实体性、乏味的生活目标,还是选择被充满蛊惑色调的生活流、信息流湮没,两者之间,该作何选择?嗯,这是一个问题。于我而言,博客日后更会像一个发布自己文字的平台,以便大家阅读。我说的,是面向纸媒的文字,是那些去除了“口水味”、过滤掉旋生旋灭的过剩情绪的“纯净”的文字。

郑重推荐《将爱》,一部让我感怀于无言的电影。杨峥和文慧静静伫立在“神秘树”咖啡厅的门口,看着昨天的我们,今天的他们。回忆氤氲而至,深醉处,是不忍触捉却又时刻萦绕的片段,关于一些地方、一些面孔,关于一些永不回来的岁月。记得读硕士一年级时,窝在湖南师大望妹坡的研究生楼里看《将爱情进行到底》的光碟,就幻想着用一种方式,来复现和记录正在经历中的青春,来栽种那棵属于自己、属于那个年代的“神秘树”。那蠢蠢欲动的热情,迄今未见消减。十二年过去了,是到偿还心愿的时候了吗?

你好,青春!

作者  | 2011-3-2 8:43:00 | 阅读(2740) |评论(2) | 阅读全文>>

《赵氏孤儿》:“经典”的拆解与终结

2010-12-7 1:34:00 阅读1884 评论3 72010/12 Dec7

对于电影《赵氏孤儿》,一直抱有相当高的预期。不仅因为这则罕见的坐拥“国际声誉”的中国经典故事,也因为陈凯歌。从《无极》到《赵氏孤儿》——一个是彻头彻尾的“去中国化”,一个是“中国气派”品正味醇;一个玄幻诡异、凌空蹈虚,一个衍生自流传千年的史传经典——这一题材转向所标举的创作观念嬗变,多少让人觉得欣喜。这并不是说“去中国化”和奇幻的创作路数不足取,而是在中国传统文化资源取之不竭而又少人问津的现状面前,醉心历史/古装叙事的电影编导与其向壁虚造和“移花接木”,远不如把目光投向被长久疏远甚至弃绝的民族历史文化;从那里汲取的资源,在文化特质、叙事智慧、大众(市场)认知等多重意义上,都对电影创作多有裨益。从《墨攻》、《赤壁》、《画皮》、《花木兰》到眼下的《赵氏孤儿》,便是这一创作风潮的集中体现。有人给这种现象扣上过“为传统文化招魂”的高帽,这样的说辞让人不禁胆寒。在今天的文化情势下,“传统”莫非还要用全盘否定的有色眼镜来打量?“传统”,难道不是每一个民族个体从人格到心理、从情感表达到思维模式蹴而不去的沉淀?当然,在对待传统的问题上,让传统归位只是起点,如何对其进行省察和改造才真正值得探究。这是所有面向传统、改编经典的影视创作无法规避的问题,陈凯歌的《赵氏孤儿》自然不例外。

从《史记》和元杂剧版的《赵氏孤儿》里,我们读到了什么?有弃恶扬善的伦理观,有负重忍辱、舍生取义的牺牲精神,也有司马迁所说的“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己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困厄”的任侠之气。正是这些具有民族文化高辨识度的价值取向,成就了《赵氏孤儿》的经典地位。自然而然,陈凯歌之所以对这个妇孺尽知的故事青眼有加

作者  | 2010-12-7 1:34:00 | 阅读(1884) |评论(3)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