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洒满月光的空房子

宁愿长醉,不愿再做清醒人.....

 
 
 

日志

 
 
关于我

生命也不过是灵魂的载体, 今生也不过是前世的憧憬, 无所谓死无所谓生, 不知道几世的轮回, 不知道几世的祈祷, 你我又有了今生的重逢. 无论我们怎样被万水千山阻隔, 都无法阻隔彼此相拥的灵魂. 无法阻隔彼此的凝望和思念!

网易考拉推荐

日记。人在囧途  

2011-01-30 11:38:23|  分类: 话题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到了春节前夕,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时间。

可能得了什么后遗症,越来越怕坐火车,每日处在焦躁中。想要平复自己的心境,是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几乎每年坐火车,那些场景,一辈子都不想去再次经历。

 

日记。人在囧途 - 醉卧春风 - 洒满月光的空房子
 

 

小时候的记忆,多数是模糊的,只有一次,依稀记得。

那是姐姐十六岁的时候,爸妈让她带着我回老家。从宜昌到武汉,现在看来,是大约四小时的路程,可是在那年那月,是段很长远的路。从宜昌上火车,到襄樊下车,然后转车去武汉。上上下下,我都是糊里糊涂的跟着姐姐乱转。

火车上很多人,我和姐姐没座位,站在人家茶几旁,一语不发。周边坐着五六个年轻的男子,一人拿瓶啤酒(说了你不信,我还是那时才知道,这难闻的东西叫做“啤酒”)。他们说的是某地方言,根本听不懂。不像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会说普通话,那个年代,普通话还很稀奇。到了晚上,他们大约是喝醉了,东倒西歪的睡在一堆,满车厢的人在“尿骚味”中熟睡,我和姐姐站在车厢里,无法入睡。

到武汉的时候,车站有个怪人要饭,那人皮包骨头,像副活生生的骷髅架子。我那时很傻,张大嘴巴跟在那人身后,琢磨很久,一点不知道害怕。

如今说起来很平淡,可是对于生活在封闭圈子里的我来说,就像小战士参与了一场大战役一样,那是炫耀的资本。

 

长大之后,坐火车的次数越来越多。

有时一个人,有时两个人,似乎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没什么特别的。

孩子不满周岁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带着孩子往返武汉到宜昌。一个中号旅行箱,满箱子孩子的物品,一个大胖小子,顶了一袋大米,两只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那时孩子根本不会走,全靠我抱在怀里。火车进站了,你就得拉着行李,抱着孩子,跟着人民大军疯狂地朝进站口飞奔。那一瞬间,谁也不会发扬什么不切实际的xx风格去帮助你的,什么都要靠自己。

也许就是在那段时间把自己的坚韧逼迫出来的,在后来的日子里,所有的困苦,都不会叫我停下脚步。

 

为了生活,很多人不得不离开自己的挚爱,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为了省钱,常常坐的是普客。反正不赶时间,慢慢挨,慢慢熬,整夜不睡觉,整夜提高警惕,最不好过的,是快要天亮的时候。困得不行,根本就是身不由己的粘上什么都能睡着。运气好的,能买到坐票,运气不好的,跟头高头大马似的,就算站着,也能睡着。

零七年春节过后,准备返回广东的时候,火车在小城不停车。愤怒的人们把车窗砸破,翻窗而入。在寒风中等了半小时的我,央求一个刚送完孩子的爸爸,将我也从窗户中递了进去。站在人堆里,看着自己的座位,希望就在彼岸,你却到达不了。那种无力,那种失望,那种愤怒,此时的胸口都还在作痛。那时小城到广州,需要二十一小时,也就是说,我在自己的座位对面,站了二十一个小时。

 

零九年春节,我给家里买了一个电压力锅,买了一套电磁炉。以为自己坐火车很有经验了,在宿舍就把东西五花大绑得结结实实了。还没上车呢,绑好的胶带全部挣断了。没办法,只好一手抱一个,东西不小啊,重且不说,又滑溜,后悔死了。更倒霉的还在后头,对面坐的是一家三口。俩大人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那行李就把个座位上下里外的包围的严严实实。我真是想不出他们带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蛇皮袋子套了一层又一层。行李架也被他们霸占,我的东西勉强塞到了自己的座位下,可是腿就遭殃了,基本没地方放。他们也不瞧你,自顾自的说话吃东西。我只好把腿搁到暖气片上,弯曲着,大一点儿的动作基本就是左腿压右腿换作右腿压左腿。

最难过的,不只是这些。如果想去洗手间,那比翻越敌人火线还要难。走廊上全是人,或躺,或坐,横七竖八,都跟大爷一样,想要从他们身体上方穿越,得低三下四的哀求:叔叔阿姨借过一下啊。我样子小,在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羞耻了,不管是老的少的,基本靠这句打发。好不容易翻山越岭的到达洗手间门口了,门前还有排队的。这是比较理想的结果。要是碰到你尿急,那就要做好思想准备,很多时候,就连洗手间,也被没座儿的男男女女抢占。想要去下一节车厢,看看黑压压的人头,估计你的勇气已经被消耗殆尽了。

 

一零年,是我最头疼的一年。

有了高铁,并不是人人大快的日子。有钱有身份的人,都喜欢高铁,而我呢,是穷人,根本不在意。

准备回家了,把手机调成自动重拨的状态。很奇怪,办公室里的人都感到奇怪。几百号人都订不到普客车票,别无选择,只能买高铁。铁道部这是何必呢,小手腕耍得似乎滴水不漏。订到票了,还不消停,继续处于焦躁状态。

准备乘轻轨去广州南站,谁知道赶过去的时候,误了车。赶紧跑出车站找的士,的士佬真是敢张嘴,二百块不讲价。还有四十分钟高铁票就要打水漂了,四百九十五,哪里舍得,只好坐上去。行至高速路口,千百辆的士,唯独拦了我们的。我扭头去看的士司机,胡子拉碴,还真有点像通缉犯。一路上几乎全是红灯,司机不停地安慰我,不会误车的。到了南站,还要安检,看着长长的队伍,恨不能跳过那几道防线。好容易进了候车室,广播里又在说,XX车就要结束检票了······

一路狂奔,上车找座位,行李架又被别人抢占了。

 

坐在家里,应该说是很享受的时刻。很多事情不用想,喝喝茶,看看新闻。

突然定住了,网上头条:年初三的订票高峰又来到了······

唉,那可怜的小心肝儿又开始紧张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16)|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