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孺子牛—松荫斋主

孺子牛传承父业,松荫斋嗣奉先人。——怡情园主赐玉

 
 
 

日志

 
 
关于我

我是退休教师,从小喜欢剪纸,画画,书法,爱做女红,热爱生活,喜欢交朋友。很喜欢写作。 现在主要搞剪纸创作与诗词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诗歌】顶针——中秋  

2014-09-08 23:18:20|  分类: 现代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诗歌】顶针——中秋
   孺子牛
   月圆伤感盼团圆,团圆好梦在人间。
   人间花好描锦绣,锦绣难织皎月圆。


                                      《顶针续麻  》——选自电影明星杨立新的博文

 老时年间,人们穿的鞋大都是家里的女人手工做的布鞋,鞋帮用布做,鞋底也得用布做。妇女们将平常生活中留心积攒下来的新旧零碎破布——这叫“铺衬”,用糨糊一层一层地粘在木板或平整的什么家俱上,等到粘在一起的十几层铺衬干了以后从木板上把它揭下来就成了“袼褙”,再把袼褙照着事先比量好的样子剪成鞋底形,在边上用糨糊沿好白布边,一层一层的摞在一起——“千层底”就初见雏型了。纳鞋底的时候,女人们左手握着鞋底,右手拿着锥子和针鼻儿里穿着麻绳儿的大针,用锥子在底子上扎出一个或几个针眼儿,再把引着麻绳儿的大针从针眼儿里穿过去拉紧,这个时候手指头上的“顶针儿”是不能少的。顶针儿一般戴在右手指无名指或中指的第一个关节,实际上就是一个活口金属箍,有铜做的也有铁的和铝的,顶针儿上有一个一个小坑,用来抵住针尾,用力顶针的时候不至于滑脱伤了手指。

既然是用麻绳儿纳鞋底儿,那么一根麻绳儿是不可能纳完一个鞋底子的,但又不能在鞋底儿纳到一半时结疙瘩挽扣儿接麻绳儿——疙瘩结在鞋里硌脚,结在鞋底外太突出,没几天就能磨断了。这时候女人们会把麻绳儿从针鼻儿里褪出来,把麻绳的拧劲松开续上麻坯子,再用打麻绳儿的“拨棱子”在另一端吊住打转儿,让麻坯拧上劲,麻绳儿续好认上针就可以继续纳鞋底儿了。

 

整个儿这个过程,有个发音颇绕嘴的专有名词儿,叫做“顶针续麻(儿)”。这么有意思一词儿,喝过墨水的中国文人们觉乎着光用来纳鞋底儿有点儿浪费,于是,发扬光大成了一种修辞。

 

京韵大鼓的《丑末寅初》是一个脍炙人口的唱段,它不但曲调优美唱词也非常精彩,其中有一段形容清晨上山打柴的樵夫的唱词非常上口:“打柴的樵夫就把那个高山上,遥望见,山长着青云,云罩着青松,松藏古寺,寺里隐着山僧,僧在佛堂上把那木鱼敲得响叮当,他是念佛烧香。”这样的词唱起来上口,听起来好听,还过耳不忘,观众特别容易记住。这种后一句的第一个字或句子压住前一句的最后一个字或句子的写法就叫“顶针续麻”。

 其实作为一种挺高级的修辞方法,这种修辞的学名儿叫“顶真”,意即用前面结尾的词语或句子作下文的起头。“顶针续麻”是俗称也就是通俗一点的说法,算是外号儿吧,但确实既形象又贴切。这种写法多用在诗或词中,用得好不仅词句华美,而且还会把所描写的感情步步推进使之更加感人。

比如元代马致远的《汉宫秋》中有这样一段唱词,词牌是“梅花酒”和“收江南”,把它抄录的长一点以便欣赏:

【七兄弟】说甚么大王、不当、恋王嫱,兀良!怎禁他临去也回头望。哪堪这散风雪旌节影悠扬,动关山鼓角声悲壮。  【梅花酒】呀!俺向着这迥野悲凉。草已添黄,兔早迎霜。犬褪得毛苍,人搠起缨枪,马负着行装,车运着糇粮,打猎起围场。他、他、他,伤心辞汉主;我、我、我,携手上河梁。他部从入穷荒;我銮舆返咸阳。返咸阳,过宫墙;过宫墙,绕回廊;绕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黄;月昏黄,夜生凉;夜生凉,泣寒蜣;泣寒蜣,绿纱窗;绿纱窗,不思量!   【收江南】呀!不思量,除是铁心肠;铁心肠,也愁泪滴千行。美人图今夜挂昭阳,我那里供养,便是我高烧银烛照红妆。

《汉宫秋》中的汉元帝,为御外侮远嫁王嫱于匈奴,王昭君启程出塞,汉元帝相送在咸阳城外灞桥之上。元帝与王嫱“折一枝断肠柳,饯一杯送路酒”,万千别情涌上心头——此一去既是生离亦是死别。一段“七兄弟”“梅花酒”接“收江南”的唱段,端的是字字着色、句句生情、节促音哀、沉痛欲绝。在这里首尾相接、回环相生的叠句——也就是“顶真”的笔法起到了重要的抒情作用。

 

不过,这种修辞绝不仅仅用于一咏三叹的抒情,勇好了还可以很俏皮的幽默一下。有一个很多人都耳熟能详的小段子也属于顶针续麻——大凡受过台词训练的人,都熟知这段为训练声母“b”“p”而设计的绕口令:“八百标兵奔北坡,北坡炮兵并排跑,炮兵怕把标兵碰,标兵怕碰炮兵炮。”尽管不工整,但依旧是顶真的修辞。但就是这么一个小段子,如今却遭遇了一些“小篡改”。前几年开始,一些中戏的毕业生嘴里的这骨碌“麻”拧劲儿没了。主要变化在第二句:原来的“北坡炮兵并排跑”改成了“炮兵北坡并排跑”。看上去只是将一个无关紧要的词挪动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位置,但是这个无关紧要的小小改动确实很不舒服。

一方面,原来那种“顶真”写法的节奏与韵致不完整了,听着就失去了原有的流畅、自然、和不动声色的动感;另一方面,作为全国一流的专业表演学府,应该是对语言的韵律最为敏感的地方,师生们却放任了这种改动,并不觉得丢掉原有的流畅有什么不舒服,这似乎就让我们觉得更不舒服了。

中国传统文化中流传下来的许多东西,乃至于这样小小一段脍炙人口的绕口令都是经过精巧设计的,都是不敢“轻举妄动”的。稍加改动也许后辈人并不觉得有什么区别,但他们永远无法从中品味出那种不可言传的美感了。拜托手下留情了,因为被改动的可能不仅仅是一种修辞,还有那永远找不回来的“京味儿”!!!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1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