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风识劲草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日志

 
 
 
 

直面后基督教族群对圣经的疑惧  

2016-10-31 07:45:53|  分类: 宗教与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的基督教界,包括福音教会、主流教会、天主教会、东正教、摩门教,等等,近年来逐渐感受到会众流失的压力和对文化影响力的普遍下降,尤其是以白种人为主的教会。面对这个现实,基督教界应当如何回应?

 

数据

 

皮优研究中心2014年的《宗教景观研究》调查发现,在美国基督教人口比率持续下降的的趋势中,虽然福音派教会人口的比例仅稍许下降,在人数上还稍许上升(请参考拙作:《美国宗教景观变化说明了什么?》,7/4/2015http://behold.oc.org/?p=27549)。

 

但是,如果仔细阅读,我们不难发现,上升的乃是少数族群的教会,以白种人为主的教会总人口正在不断下降。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机构”(Public Religious Research Institute, PRRI)的研究也证实了这点。

 

“公共宗教研究机构”(PRRI)的总裁Robert P. Jones今年(2016)出版了一本畅销书,书名是《白种基督教美国的消亡》(The End of White Christian America)。根据本书,美国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数比例正在快速上升,2015年已经上升到了23%(与皮优2014年的数据相符)。

 

如果综合这两个调查结果,我们发现一个令人吃惊的现象,白人福音教会下滑的速度,已经追上了白人主流教会。

 

直面后基督教族群对圣经的疑惧 - 临风 - 临风识劲草

皮优研究中心2007年以及PRRI 2015年的综合结果

 

上表说明,从20072015,白人福音教会从21%下降到17%,白人主流教会从17%下降到13%,同样下滑了4%换句话说,保守神学不再是教会增长的秘诀了。天主教会(不含拉美裔)从15%下降到12%,下滑3%。与此同时,非白种人教会从23%上升到25%。没有宗教归属的族群(“nones”)则从16%上升到23%,是成长最快的族群!

 

这个变革尤以在千禧世代的白种人最为显著。PRRI2014)发现,无论是在主流教会或是福音教会,千禧世代中白种基督徒人口比率都只占10%,加起来不过是千禧世代总人口的20%,比例上远落后于其他年龄阶段。(见图)

 

直面后基督教族群对圣经的疑惧 - 临风 - 临风识劲草 

取自《美国白种基督徒的消亡》,第54页,PRRI2014年数据

 

该表同时显示,白人千禧世代的父母辈中基督徒的比率很高。我们可以因此推测,很多白人基督徒家庭的下一代离开了教会。

 

后基督教时代的来临

 

这个景观调查或许反映了一个新的现实,那就是美国“后基督教时代”的到来。《国家评论》的John O’Sullivan曾经给“后基督教社会”下了一个定义:

 

“后基督教社会”不仅是个“不可知论”和“无神论”流行的社会,它们已经成为社会的基本信念。并且,在历史上、文化上、实行上,该社会曾经深受基督教的影响。只是如今,基督教已经被拒绝或是被遗忘了。“Christianity, post-Christianity, and the future of the West,” National Review, 12/14/ 2013

 

“后基督教社会”不同于“非基督教社会”。非基督教社会对基督教比较没有接触,也比较没有成见;而后基督教社会的人对基督教已经有所接触,也可能有先入为主的定见。多元化的美国正步着欧洲的后尘,逐渐走入后基督教。

 

巴拿研究所对美国社会的宗教信仰趋势做过长期的访问、调查。他们在一个2013-2015年的调查中发现,虽然大多数人自称为基督徒,其实,其中很多属于“后基督教族群”。Barna, U.S. post-Christian population soars in 2015, 9/27/2015)

 

如何确定一个人属于“后基督教族群”?巴拿选取了15个标准,例如:不相信上帝、认为圣经不正确、不相信耶稣无罪、不读经、不祷告、不奉献、不去教会、不做见证、信仰不重要、没有决志,等等。如果调查对象同意其中60%的项目,那他就属于“后基督教族群”。

 

根据巴拿2016年的新资料(State of the Church 2016 9/15/2016),美国有48%的人口属于“后基督教族群”,几乎是人口的一半!显然,千禧世代有很多属于这个族群。这些人出身于(至少文化上)基督教家庭,但是上了大学,或是成人后,他们彻底离开了。

 

(真)基督徒的世界观,他思考问题的方式,做的决定,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信仰的影响。后基督教徒则不然,他们的世界观和做选择的因素取决于常识、理性、科学和哲学。如果你希望把基督教的信仰介绍给他,那么,你不能越过理性、科学、常识和哲学。你不能单单根据“圣经如此说”来说事,他已经不再相信圣经的权威。

 

美国白种人教会影响力的衰落

 

我特别把白种人拿出来说事,因为他们本来是美国的中坚,是主导美国文化的族群。可是,这个族群近来正经历一场大变革,一场地震。川普现象的发生,基督教会下滑,年轻人离开教会,这些都是变革下的结果。这个地震对基督教会的影响至巨。地震的原因很可能包含宗教、政治、经济和流行文化的各方面,后基督教时代就是它的一个表现。

 

或许,白人福音教会本身的“次文化”心态,画地为牢,这也是一个重要的主观因素?例如,美国最大的福音教派,美南浸信会(白种人为主)自2007年以来持续呈负增长,而且其下降的趋势十分鲜明。

 

直面后基督教族群对圣经的疑惧 - 临风 - 临风识劲草

LifeWay对美南浸信会人口所做的调查,从1950到2014

 

《今日基督教》在2014年中有篇报道,分析为什么美南浸信会中几乎没有年轻人受洗(“Five Reasons Why Most Southern Baptist Churches Baptize Almost No Millennials,” by Kate Tracy, 5/29/2014)。报道列举五大原因。总之,教会的精力都投注在维持本身的运转,对教育和争取下一代没有心理上的调整,与现实脱节。

 

白种人的教会在这场地震中站在风口浪尖。白人基督徒的多数地位也在逐渐下滑,他们对文化的影响力逐渐式微,他们对前途感到悲观。连带地,美国传统的观念和价值都在作大幅度的调整。

 

自从二战以后,美国政治和文化上的变革与基督教会有很紧密的关系。在50-60年代的民权运动中,除了黑人教会以外,白人的主流教会和天主教会也都积极参与,虽然绝大多数白人福音教会作壁上观,甚至反对。80年代以后反堕胎、反同性婚姻的运动,其中最大的动力来自各基督教派,特别是福音教会和天主教会,其中又以白人最为积极。然而2015年大法官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后,这股势力被遏止住了。

 

PRRI2015年做过一个“美国价值调查”(American Values Survey, 2015),题目是:“你认为,自从1950年代以来,美国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大致是改进了,还是变坏了?”统计结果有点出人意料。

 

直面后基督教族群对圣经的疑惧 - 临风 - 临风识劲草

2015PRRI 对今昔相比的问卷统计

 

整体来说,美国有53%的人认为今不如昔,46%的人认为今天更好。但是族群间的差别很大。白种福音派有72%认为更坏,只有27%认为更好。白种主流教会和天主教会则有58%认为更坏,41-2%认为更好。与此同时,黑人新教徒有43%认为更坏,55%认为更好。拉美裔天主教徒41%认为更坏,59%认为更好。明显地,决定人们观感的不是经济状况,而是族群心态。

 

可见,在所有族群中,白人福音派对现状和前瞻最为悲观,很可能因为有一大批人在文化上逐渐被边缘化。这与川普现象也不无关系,说明他在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种人中获得强力支持。

 

安迪·斯坦利牧师的尝试

 

巴拿的研究还发现,后基督教族群最大的特点就是“怀疑性大幅上升”。根据巴拿2016年的资料(The Bible in America: The Changing Landscape of Bible Perceptions and Engagement):美国在2011年时只有10%的人不相信圣经,到了2016年,短短六年来,这个数字升到了22%,超过一倍!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圣经不是启示的,不真确,并且与我们无关。甚至,有27%的千禧世代非信徒认为,圣经是危险的,它是被用来压制人的宗教教条。

 

这批后基督教的年轻人,对许多出于知性、道德与正义上的困惑,以及与事实相关的问题,他们无法接受单单从“信心”作出发点的答案。他们的世界观、理性、感性,以及他们的良心都不容许他们这样做。

 

这是今天美国白人福音教会最大的瓶颈之一,面对科学与圣经“明显”的冲突,因着质疑旧约某些记载,许多年轻人因为得不到满意的解答而抛弃了从小接受的信仰。

 

安迪·斯坦利(Andy Stanley)是亚特兰大郊区超大型教会“北点社区教会”(North Point Community Church,无宗派)的主任牧师,会众以白人为主。“北点” 下面有五个分堂,它是美国最大的教会之一。

 

安迪的父亲查理·斯坦利(Charles Stanley是美国的名牧,他在亚特兰大北区的超大型教会“第一浸信会”(属美南浸信会)牧会45年。父子分属不同教派,又同在一个大都会牧会,非常微妙。

 

针对后基督教族群,特别是年轻人的困惑,安迪·斯坦利牧师今年(2016)八、九月间举行一系列的六次讲道,题目是“谁需要上帝?”,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三讲,“因为圣经如此说”。这讲道在福音界引起了一个不小的反响。

 

安迪·斯坦利牧师认为,对这批后基督教族群而言,把基督教信仰的基础建立在圣经的权威上,就如同把伊斯兰教的基础建立在古兰经上一样,对他们毫无说服力,因为他们并不认为这些经书有什么权威性。

 

他举出6000千年创造、挪亚洪水、出埃及记、耶利哥城墙倒坍等事件做例子,说明许多年轻人的困难和障碍。他们或者认为这些解释不符合科学,或者认为不符合考古事实。基督教因此不过是个古老的迷信。

 

所以,仅从“圣经如此说”入手,以证明上帝的主权、上帝的爱,将不过言者諄諄聽者藐藐而已,因为他们基本的问题没有解决。这就是今天教会所面临的现实。

 

安迪牧师提醒听众,基督教的中心是耶稣基督和他的道,从他出生一直到受死、复活的故事才是基督教信仰的中心。初期教会的成长、茁壮,并非先有本圣经,而是先有从目击者和见证人的描述。在记载圣经背后那批勇敢、忠实的见证人,他们所保留下来,所叙述的事迹才是我们信心的根源。

 

他认为,那首儿歌“我知道耶稣爱我,因为圣经这么说”的歌词应当改为“我知道耶稣爱我,因为路加(马太、马可、约翰、保罗、、、)告诉我”。我信心的基础不是因为我相信圣经是上帝所启示的,而是因为那些启发这本书的事件,也就是启发作者的那些事件。他们受到圣灵的感动,把这些事件记录了下来,让我们有了凭据。

 

在所有的事件中,最关键的就是复活的事件。这些活生生的事件,以及传扬这些事件的见证人,在教会初期一代接一代地传递下去。纵使在康士坦丁还没有设立基督教为国教之先,也就是远在正式圣经还没有被确定之前,基督教就已经传遍了罗马帝国。安迪引用历史学家的话说,康士坦丁把基督教定为国教,不是因为他本身已经接受基督,而是他发现,这是他统一罗马最好的方式。在当时,虽然受尽了逼迫,凝聚罗马的力量不是来自它那多神教的信仰,而是信仰独一真神的基督教。

 

当然,我们今天是从圣经知道耶稣基督。不过,安迪说,圣经就如你的出生纸一样,你的存在不是因为有出生纸,出生纸不过是记录你出生的事实。

 

安迪把焦点从辩护圣经的权威性和圣经无误上移转到耶稣事迹的历史性上面。基督教是建立在历史事实上,而不单单是凭信心接受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要否定耶稣历史性,它的困难度将远大于否定圣经的权威性。

 

一条出路

 

安迪·斯坦利牧师这篇讲道在福音界引起了很大的涟漪。在年轻人热烈欢迎的同时,也有一批圣经无误的学者(例如“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Albert Mohler)出来批评,认为他贬抑,甚至否认了圣经的权威性,违反了改教时“唯独圣经”的原则。他们认为他的立场将会把会众带到19-20世纪自由神学的滑坡。

 

我个人对双方的立场都能够接受,但我不认为非得作二选一的抉择。作为牧师,安迪深深同情今天后基督教族群的苦恼,希望帮助他们走出困境。作为神学院的掌舵者,学者也不能对圣经的权威有丝毫妥协。

 

然而我认为,关键不是去质疑圣经权威性,而是去重新审视如何解读圣经。圣经每卷的写作,它的第一读者并不是21世纪的我们,而是针对作者当时的世代,以当时人们的宇宙观和价值观的认知基础作为写作的背景。换句话说,所谓字面解经并不一定能够捕捉写作者的原意。这或许是今天最大的困扰。

 

近年来,各类科学、考古学、文字学等等有了长足的进步。今天的圣经学者们有更多的工具和资料,使得他们对于旧约各卷的类型,以及写作时代的周围文化有更深刻的认识。在解经上这批学者已经有了新的贡献,令人惊喜。

 

例如,惠顿学院的旧约教授John Walton,他对创世纪前三章,以及对约伯记都有很深刻的研究。他提供了一些新的框架,帮助我们解读这几处圣经(近年来,他一共写了三本书:创世记第1-2章,创世记第3章,约伯记)。他的研究不一定是最终答案,但却开了一扇窗子,让我们窥见经文背后意义的丰富和上帝的奇妙。

 

我们的上帝是位真理的上帝。上帝不会说:你只要信(相信什么?),不要怀疑,不要寻找真理。一个没有求真精神的人,就是一个不认识上帝的人。我绝对相信,人可能会错,人的认识有其限度和盲点。但是上帝是绝对不会错的。

 

因此,在怀疑圣经之先,我们应当怀疑自己对圣经的解读。这样,我们在解读圣经的时候就不会抱着一种教条主义的态度,而是跟着证据走。证据不足的时候,我们可以存疑,不必妄下断语,不必坚持自己的解读。

 

我赞同安迪·斯坦利牧师面对后基督教族群的切入方式,强调基督教源于耶稣,这个是本,是不容动摇的。

 

同时,我们必须承认,对旧约的解读有一定的困难度。对有困难的地方,我们可以根据学者们的研究打开解读空间。拒绝所有与自己不同的观点,那不过是种骄傲,不是信心。你其实在说:只有我拥有正确的答案。

 

我不知道安迪·斯坦利牧师为什么避免讨论不同的解经方式,是否因为在保守的福音教会里,离开传统的安全港湾,推崇不同的解经方式,这或许是个职业自杀?

 

五百多年前,哥白尼和伽利略因为对宇宙的运转有了新的发现,结果受到教会的迫害。事后发现,他们是对的,神学家对圣经的解读是错的。在今天,宇宙大爆炸已经是个不争的科学理论,符合所有宇宙现象的解释。大爆炸与创世纪第一章显然相关,但我们不会愚蠢地问,为什么圣经没有记载大爆炸?

 

我认为,对地球年龄的解读(年轻地球论VS年老地球论),很可能就是继哥白尼以来下一个里程碑。如何重新解读创世记第一章?

 

后记

1、除了文中所引用的各种资料,安迪·斯坦利牧师的讲道在这里:http://northpoint.org/ messages/who-needs-god/the- bible-told-me-so/他对批评者的回应在这里http://www.outreachmagazine.com/features/19900-the-bible-says-so.html

2、批评这篇讲道的文章很多,有兴趣的可以到网上搜索。

  评论这张
 
阅读(13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