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山东省 莱芜市 双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大凡世间每一个美丽的女子,都是误坠人间的妖精。人和妖是不能相恋的,正如许仙与白蛇娘娘一样,他们千年等一回的爱情,换来的是永远无法厮守的悲苦。爱你但不能恋你,于是我只能默默地等你堕落成人。
 
近期心愿宁静淡泊归宿。
QQ1109100988
MSNlqc5177@msn.cn
E-Mail linqingchun@126.com
邮政编码271125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微博名片

 
 
 
 
 
 
 

在线交流

 
 
模块内容加载中...
 
 
 
 
 

书架音乐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我的FLASH时钟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置顶] 【文学原创】怀念“老面”

2013-3-26 18:37:20 阅读1240 评论138 262013/03 Mar26

【献给教师节】怀念“老面”

怀念某个时代,怀念某个人,无需任何理由。

——题记

从师范学校一毕业,我就被分配到乡镇的中心中学里。刚毕业嘛,待人接物总是毕恭毕敬的。那时候常常听到同行中有些年长者喊着“老面”。我们本地的老师不会有姓“面”的吧,而当时我们学校的老师大多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我也不例外。我想这“老面”一定是绰号了。

“老面”看上去四十五六岁,浓眉大眼,一脸的络腮胡子,还好每天坚持刮脸。“老面”让人看上去,憨厚中透着一股英气,是他那嘴唇的棱角和凝重的眉宇告诉我的。

我和“老面”开始不在一个年级,又不教同一门课程,加之年龄悬殊,我和“老面”并没有多少的交往。

有一次,怀着打探别人隐私的好奇,我斗胆问身边的一位同事:老面,老面,是不是这人脾气很“面”啊?同事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诡秘的笑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我想这里面一定有玄机。再后来我和同事在酒后茶余了解到一些关于“老面”的一星半点:“老面”真正的绰号叫“面瓜”。面瓜是本地一种瓜,形状类似甜瓜,吃起来喷香,口感很面,很沙。同事带着些酒意说,你可别以为“面瓜”脾气面,我们本地流传着一个说法你不知道吧,叫“傻子不傻,面瓜不面”。

毕竟后来我弄懂了“傻子”、“面瓜”的种种典故了。“傻子”我们不提,没有什么交往。不过,从同事的话中我隐隐约约地明白了一点:“老面”一定不好惹。

可是恰恰相反,直到现在我没有感受到“老面”哪一点不好惹。

和“老面”真正的交往是我们一学期后被调到了一个办公室

作者  | 2013-3-26 18:37:20 | 阅读(1240) |评论(138) | 阅读全文>>

[置顶] 【音画图文】你是我不舍的深情

2011-8-30 18:23:28 阅读3032 评论140 302011/08 Aug30

作者  | 2011-8-30 18:23:28 | 阅读(3032) |评论(140) | 阅读全文>>

[置顶] 【文学原创】窗帘那些事儿

2010-10-31 15:26:02 阅读1636 评论88 312010/10 Oct31

八班最近有些乱。进一个乱班上课,多少有些头疼。

这是下午的第一节课,脸上总是有些掩饰不住的倦容,心里多少有些抑郁感。

刚走进教室,就看见学生们上演着一出南北战争,大战的发起缘由是关于教室里的窗帘。

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秋天。灿烂的阳光从教室南面的窗户直射进来。教室南面的学生为了避免阳光的直射,把窗帘严严实实的拉上了。厚实的深蓝色的窗帘霎时间把阳光无情地拒之窗外,教室里顿时变得阴暗起来。在这个接近初冬的温度里,竟有些肃杀之感,整个教室活脱脱的像是活死人墓。

教室北边的同学马上起来反对,因为北边的光线太暗了。于是南北两方展开了拉锯式的持久战:窗帘一会儿被人用力关上,一会儿又被人果断地拉开。教室里窗帘一次次的开关带来的夜与昼,惹来了或北或南的学生的一次次激烈的口舌之争。

上课铃声已经响过了。他们的战争好像是没有和平解决的意思。我不禁皱紧了眉头——最怕的就是上课前来这一出:温文尔雅的语文老师在一片威武声中,先戴上乌纱帽,做个七品县令,拍着惊堂木断个小案,甚至吹胡子瞪眼打个板子,然后再带着怒气未消的心讲那些或喜或忧的经典文字。

这样的局面,在我的教学生涯中,也见怪不怪了。我无奈地制止了他们的战争。学生们迫于老师的威严也都乖乖地缴械投降,但一张张稚气的脸上满是鄙夷和不满。

恰好这一堂课我们要学习新课文《最出色的球员》,是关于美国NBA著名球星迈克尔·乔丹的一篇文章。我让学生们默读了一遍课文,然后提了一个问题:这篇课文的题目是《最出色的球员》,你觉得迈克尔·乔丹的“出色”表现在哪里?

作者  | 2010-10-31 15:26:02 | 阅读(1636) |评论(88) | 阅读全文>>

[置顶] 【文学原创】为鸟儿默哀

2010-11-7 19:26:37 阅读1183 评论62 72010/11 Nov7

我双手捧着它娇小的躯体,感觉如同捧着一小块雪团,冰凉冰凉的。

我的心也是冰凉冰凉的。是的,它死了,真的死了。

它在我微颤的掌中安详地卧着,如同刚刚睡着了一样。我感觉得到我的心也在颤抖。我凝视着它紧闭的双眼和一身有些凌乱的羽毛,还有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以及黄灿灿的小嘴。

就这样,我呆呆地,僵硬了一分多钟。

(一)

昨天早晨,我吃过早饭,来到阳台上换衣服,却意外地发现两只小鹦鹉不见了。按说这段光景,是它们登上舞台表演着男女声二重唱的时刻啊,而今天,它们却神奇地销声匿迹了。

我想,该不会是我昨天不在家的时候,妻子拿它们送给邻家的小孩了吧?因为急着上班,我也没来得及多想,更没有时间寻找,于是我匆匆地穿好衣服上班去了。

我女儿从小就痴迷于小动物,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中游的……简直是无所不爱。我们的家里就是一个小型动物饲养场,鸡鸭猫狗兔,鱼虾龟蟹蛙……等等等等,我们都养过。后来我们搬进了楼房,因为条件限制,便与这些生灵无缘了。于是给女儿买了两只小鹦鹉,一蓝一绿,这里姑且叫它阿蓝阿绿吧。

说是鹦鹉,其实并不是那种有着高贵血统的能人云亦云的那种鸟儿,也不过就是十块钱一只,是那种鹦鹉中的小杂种而已。

两只小鹦鹉买回来不到一个月,邻家女孩好奇,便和女儿玩鹦鹉,结果不小心抓死了一只,是那只蓝的。女儿为此很伤心懊悔,恰好那时她姥爷刚刚过世,我便哄她说你姥爷喜欢鸟儿,带走了,也算是你的一片孝心吧。但是后来我们还是觉得过意不去,便又回去重新买回了一只相同颜色的,又凑成了一对。

作者  | 2010-11-7 19:26:37 | 阅读(1183) |评论(62) | 阅读全文>>

千娇百媚

2017-9-21 10:32:47 阅读8 评论0 212017/09 Sept21

作者  | 2017-9-21 10:32:47 | 阅读(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拈枚叶红,与秋相依

2017-9-21 10:28:48 阅读2 评论0 212017/09 Sept21

拈枚叶红,与秋相依

            拣一枚红叶,藏于衣袖。一片红叶,燃烧着生命的执著。从青绿到沉红,用一生的光阴谱写了一曲无字的歌。

    那时的青葱岁月,激情在风中飞扬,如今的恬淡时光,像陈年的桂花老酒,飘散着幽香。经历过夏炙秋霜,才有这般动人的红艳。生与死,都当如秋叶之静美。

剪剪风,潇潇雨,一滩芦苇立在水中央,苍茫如梦,飘逸若云,宛如错失了的爱情。曾经与你在绿树白花下轻易地别离,却没料到,往事如点点芦花,飘在了回忆里。若相遇是一场花开,落花满天后,结出的果实叫怀念。

渐渐长大,渐渐明白,生命里总有得不到,又总有要失去。没有缺憾的人生,就缺少含蓄的美感。

因为有缺憾,我们总希望能重头活一次。因为有缺憾,才多了一份对生命的留恋与渴盼。无论失去过多少,都一直相信,命运总会在另外的地方,给予我们补偿。

我爱秋之静美,也爱秋之浪漫。人到中年,愿生命也宛如这金秋,浓烈而不失沉稳,浪漫却不显张扬。拟一份云淡风轻,留一片海阔天空,让自己优雅而淡定地行走在人间。

曾经以为无法释怀的,终有一日也会云淡风清。曾经以为不能原谅的,有一天会发现已没有必要去计较。后来,我们活成了一棵秋天的老树,只念风月,不言悲喜。

秋水长天一色,落霞孤鹜齐飞。秋天的夕阳美到了极致。喜欢独自向黄昏,披一肩长发,漫步夕阳下,有无限的惆怅,却又无限的美。清风笑,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不再向往惊心动魄,却更渴望荡气回肠。

作者  | 2017-9-21 10:28:48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美国人在鞋盒里发现了6000张中国老照片,轰动全世界!

2017-9-20 11:38:08 阅读67 评论0 202017/09 Sept20

西德尼 ·戴维 ·甘博(1890—1968)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是一位研究中国的学者和社会学家,也是一位颇有成就的业余摄影师。

从1917年至1932年期间,甘博曾多次来到中国,拍摄了大量照片。为中国这一重要历史时期留下了珍贵的影像档案。

他的镜头记录了中国各地社会风俗、老百姓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这样珍贵的画面如今已存世不多。

甘博这些老照片,真实、形象地展示了“五·四”前后的中国政治、经济、宗教、民俗等方方面面。

1989年,这些相片首次在北美19个城市及中国内地13个城市巡回展出,引起巨大轰动。

中国老农,麻木的群表情。

1919年,杭州,装大碗茶的大壶。

北京,背着工具外出做活的木匠。

广东东莞桥头镇,基督教福音堂。

1919年,杭州,制伞店。

杭州,私塾学童。

天津,警察的装扮。

杭州,大运河里装载木材的船只。

湖北宜昌,街边的菜贩。

窝棚里的难民。

1917年,四川省理县,时任杂谷屯守备的高益斋(藏族)与妻子索黛玉及孩子。

一个农村乡镇的猪市場。

1919年,河北保定,育婴堂收养的弃儿。

济南,太庙里的香客。

杭州,用牛拉水。

安庆,坐落于迎江寺内的振风塔。

1917年,四川,一户藏族家庭成员。

1917年,四川潼川,磨面。

1917年,四川,带棚子的独轮车。

作者  | 2017-9-20 11:38:08 | 阅读(6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快乐的小女孩

2017-9-20 11:36:24 阅读10 评论0 202017/09 Sept20

作者  | 2017-9-20 11:36:24 | 阅读(1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精彩摄影作品

 
 
相片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