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央戊己土的博客

 
 
 

日志

 
 

大奶、二奶加三奶,由设计院副院长猝死 三个“老婆”携带孩子争财产所思  

2010-07-16 15:09:57|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封建帝王三妻四妾七十二嫔妃,如今21世纪也出现“三妻四妾”了。据报道北京某设计院厦门分院副院长脑出血突然去世,正当“妻子”阿莲(化名)忙着处理后事时,一个自称副院长妻子的女子阿兰(化名)带着女儿从北京赶来,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葬礼上,又冒出了另一名女子阿惠(化名),称自己的儿子是副院长的骨肉。为了争夺副院长留下的遗产,三个“妻子”携三个孩子与副院长的父母对簿公堂。近日,思明区法院对这起离奇的财产继承纠纷案作出判决。如此效应是闹剧吗,还是悲剧否?如此“大奶、二奶、三奶”齐上阵可谓忽悠了大众的眼球。­

现在有权有势者、绅商富贾者、贪官污吏者、娱乐圈导演大亨、学校“为人师表”的导师教授……一干人等真可谓丑态百出、“热点不断”,包二奶、三奶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我们没听说过的话那就是OUT了,种种迹象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场之势。究其原因无外乎为了钱、色,说受贿之人可恨,那行贿之人也不是好东西,被包养可恨,那还有很多主动需要包养之人呢,这些人都是为了一己之利做着赤裸裸的勾当。新闻中说为争夺遗产 三女子对簿公堂,还是为了财。这些是浮出水面的,被曝光了的,试问隐藏在后面的有多少,只能说我们的监管机制是废物,因为他们沆瀣一气、一丘之貉。有人会说这种丑闻多此一举曝光出来,这都是司空见惯的,的确是,但我们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这件事发生在我们身上你还是这样说吗,国民的麻木难道不是一种助涨歪风邪气的行为吗,难道不可以说是为虎作伥吗?想一想有一天你自己的妻子被人诱惑了,你自己的女儿被导师或者导演糟蹋了你还会想什么?中国最大的弊病我认为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的人太多了,换句话说是法制太不健全了,古代有“民不举官不究”,现代有“反正与我无关躲远点”,当官的想的是反正没出大规模群众事件,我的治下就是太平,我有钱赚、有吃喝嫖赌,包个二奶、三奶以至N奶,得罪人的事留给下任吧!从上至下一群混蛋!­

由此我又想到CCT-2消费主张栏目,他们连续做了两期调查:一是你在消费完卖方找给你的零钱你有仔细点数过吗?而是从南到北在火车站打长途电话要花多少钱?消费找钱骗你没商量,当你拿100元买瓶水的时候店主会从中少找你最多50元,而当你发现了他还会恶语相向、武力威胁,而你找到警察他会说你把钱无意之间掉到地上等。而打电话标价6角每分钟当你打完就会涨到2元分钟,你说查时间他会说时间消掉了为搪塞,要是不给钱就辱骂、威胁。这就是记者暗拍的从郑州火车站到石家庄火车站再到北京南站的真实事件。想想我们身边是不是无处不存在欺骗,这些人和偷窃抢劫又有什么区别,这就是我们的社会,你还怎样希望它和谐呢,这个口号是好的,让很多官员安枕无忧、平步青云,而苦得是谁呢?­

现在贪官污吏横行、坑蒙拐骗泛滥,所以你看有钱有权有势的设计院院长有个三妻四妾的也就不新鲜了,背后的七十二嫔妃我们也就泰然处之了。我们的世风为什么江河日下?这是对每个人的考问,我个人感觉是处世心态扭曲了,是因为所处的环境使然,周围人都这么干,别人贪得我为什么不能,别人可以引诱女学生、女演员我为什么不能,关键是这样做了还没事,可谓“有百利而无一害”,趋利避害人之本能也!这就像投到水里的石块激起的波浪一圈圈泛开去,以至整个社会都腐化了。这就像我在一本“扫除力”的书中看到的,人其实都具有两种力量:一种是去除负面效应发挥你原本能力的能量(去除负面能量的扫除力),一种是吸收正面效应实现你任何梦想的能量(吸收正面能量的扫除力)。所以从大处说国家要出台更严峻的法律法规,用以震慑,以扫除人们的负面能量;从小处说我们每个个人都要扫除自己思想的负面能量,重拾正面的能量,那样我们就不用再过那种处处提防别人、或幻想自己有朝得势怎样祸害别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