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延军历史文化散文

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家乡的酸枣树,那是邯郸人固守的灵魂家园!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笔名:酸枣,历史文化散文作家,河北作协会员,,邯郸市作协常务理事,散文艺委会副主任,邯郸市散文学会副主席,赵文化专家库在库学者,地方文化研究会专家委员,《百家讲坛》专栏作家,邯郸学院地方文化研究院副教授,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研究员,获世界“中华文渊奖”、西柏坡散文节一等奖、邯郸市首届优秀作家奖、邯郸文化特别贡献奖、首届河北文学艺术彩凤奖、丛台情怀征文大奖赛一等奖、邯郸学院精神文化体系主题征文特等奖。研究方向:荀子、赵文化、太行山文书及历史文学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高估了赵丹  

2009-12-21 23:49:54|  分类: 长篇专著:攘攘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攘攘孤魂:纸上再谈长平兵(六)

 

  高估了赵丹

 

嬴稷挥师上党,其攻赵企图与狰狞面目,已暴露无遗。在这种严峻形势下的秦赵两国,已是势如冰碳,水火不容;两国之间的生死角逐,已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

正因为时局如此严峻,无论冯亭是否主动献出上党,赵国当时的战略选择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从赵国生死安危的高度出发,当机立断,毅然决然,主动接手韩之上党,做好倾国与秦决战的充分准备,抢在秦国重兵集结完成之前,紧急进行军事部署,死保上党,并适时伺机主动出击,充分发挥赵军胡服骑射的骑兵优势,在秦军集结未成气候之前,给秦军以迎头痛击,彻底击溃秦军。就像十年前赵奢在阏与一举击退秦军一样,把秦国吞灭赵国的欲望,及早消灭在蠢蠢欲动的萌芽之中,方能赢得保全邯郸的可能,也才有可能承担起历史赋予赵国的合纵重任,及时打碎秦国的连横图谋,使老嬴稷趁早死了那份攻赵邪念。

令人沮丧的是,武灵王以后的一个个赵国君王们,已是黄鼠狼下崽儿——一窝不如一窝了。不知环球冷热的赵丹,只知道不劳而获,坐而得利,天上自动掉馅饼的惬意。已被秦国打得晕头转向的韩桓惠王,更是肝胆皆破,除了一味对老嬴稷叩头作揖、割地求饶外,再没了别的主意。而当时身处风暴中心——上党的前后两任郡守——对国际局势无足轻重的两个小人物,却始终对上党的战略地位及其利害关系,洞如观火,高瞻远瞩,保持着高度警觉,毅然决然地做出了本不该他们抉择的重大历史抉择。

当秦国大军兵临上党城下之际,史书上说当时在任的上党郡守是一个叫靳踵的小人物,在接到韩桓惠王特使韩阳送来的降秦命令后,居然没有步野王等诸位郡守们的后尘,向秦军缴械献城,而是掷地有声地告诉韩王:“臣请悉发守以应()秦,若不能卒,则死之!(《战国策·赵策一》)。靳踵是拒不执行王命,誓死抵抗,结果惨遭韩王严斥撤职。

已患上严重恐秦症的韩王,又火速派了一个叫冯亭的郡守,取而代之。令韩王哭笑不得的是,已有前车之鉴的冯亭,与他的前任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非但拒不奉命降秦,反而竟敢冒韩王之大不韪,置个人生死安危于度外,直截了当把上党主动送给了韩、秦之外的第三者——赵国。

这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却以震撼秦、赵两大超级大国的非常之举,幻想着能以上党十七座城池的物华天宝,去博取赵丹的欢心,更是想借此警醒赵国统治集团,能认清形势,再度走入三晋合纵的传统抗秦联盟,为上党军民寻求一次最后一搏的生机,更是为赵国、为韩国,甚至为山东六国,再造一次合纵喘息的天赐良机。因为当时的山东六国,都已如昨夜星辰,衰败得差不多了,也唯有赵国具备与强秦一搏的雄厚实力。何况前几年赵国还有过一位赵奢将军,曾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敢死精神,在阏与一战中重创秦军,把远道而来的秦军赶回老家,打消了其觊觎赵国的念头。这更促成鼓舞了冯亭的归赵之心。

这宗不劳而获的无故之利,确实博得了赵丹及其叔叔们的欢心与贪欲,但也只是一针仅起片刻麻痹作用的麻醉剂,让赵丹暂时缓解一下恐秦心理而已,然而要让其大彻大悟,认清国际形势,立马生出战略家的如炬目光,从而采取非常之举,扭转乾坤,救上党黎民于水火倒悬,冯亭无疑是缘木求鱼,模糊了双眼,找错了主子。

如果赵丹真能如冯亭所希望的那样,及时抓住这次不可再来的天赐良机,借助赵国首战胜秦的余威,充分准备,精心运筹,凭赵国当时的军事实力,一鼓作气,再造一次阏与大战的历史辉煌,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惜的是,冯亭高估了年轻气盛的赵丹;上党的黎民百姓们,也同样高估了赵国的那些“肉食”贵族们!

觊觎已久的上党这块肥肉,老嬴稷眼看就要吞到嘴里了,令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在他麾下所向披靡的大军眼皮底下,竟冷不丁从斜刺里杀出那个无名之徒冯亭,既不执行老板韩王的旨意,更不看他嬴稷的脸色行事,明目张胆地把上党拱手送给了自家的劲敌——赵国,一下搅乱了他大军铿锵前进的节奏。赵国的那个毛头小子赵丹,竟一改前阵子低三下四的可怜猥琐状,一夜之间似乎变得强硬起来,也在光天化日之下,敢置他大秦的虎狼之威于不顾,虎口夺食,美滋滋地接手上党,公然与之叫板!

早已不把三晋放在眼里的老嬴稷,闻听上党突变后,一定是恼羞成怒,对冯亭和赵丹恨得咬牙切齿!帝王一怒,伏尸百万,如今的老嬴稷,完全有这个实力和底气。何况身边还有范雎三寸之舌的不停鼓噪,他的虎狼之威是勃然迸发,断然决定给不自量力的冯亭和赵丹一记重拳,不把赵国击痛,大秦就难以捅破三晋再次合纵之势,彻底解决掉韩、魏两国的后援,山东六国也不会真正领教他嬴稷及其虎狼之师的厉害。

这次的老嬴稷,不再是绵里藏针文绉绉地给赵丹点儿颜色瞧瞧了,而是要真刀真枪地与之短兵相接,彻底敲断赵国的脊梁骨!他当即颁诏,倾全国之力,进行战争总动员。史料显示,这年老嬴稷曾令全国的男子“书年”,即在全国进行人口普查,把所有十五岁以上男子登记造册,编入战争预备队,时刻听候王命召唤,随时准备奔赴上党,屠人灭国。

与之相比,浑浑噩噩的赵丹,无论胆识与魄力,还是战争的动员力度,完全不能与嬴稷同日而语!太史公对赵丹爷们儿的评价是:未睹大体,利令智昏!看来不是历史冤案!

历史的车轮就这样不以人的意志,执拗地向着它该去的既定方向,隆隆驶去……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6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