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延军历史文化散文

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家乡的酸枣树,那是邯郸人固守的灵魂家园!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笔名:酸枣,历史文化散文作家,河北作协会员,,邯郸市作协常务理事,散文艺委会副主任,邯郸市散文学会副主席,赵文化专家库在库学者,地方文化研究会专家委员,《百家讲坛》专栏作家,邯郸学院地方文化研究院副教授,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研究员,获世界“中华文渊奖”、西柏坡散文节一等奖、邯郸市首届优秀作家奖、邯郸文化特别贡献奖、首届河北文学艺术彩凤奖、丛台情怀征文大奖赛一等奖、邯郸学院精神文化体系主题征文特等奖。研究方向:荀子、赵文化、太行山文书及历史文学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读史三得:尚义 尚和与尚法  

2010-11-07 02:13:51|  分类: 酸枣煮酒品史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史三得:尚义 尚和与尚法

 李延军

一、君子尚义

有这么一句与邯郸相关的典故,叫: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源起一位君子对另一位君子两次失败的刺杀行动。这两次刺杀,诠释了古代君子尚义的历史永恒魅力。

第一位君子就是最早说这句话的豫让,士为知己者死,妇为悦己者容,他要为知己的主公智伯报仇,报仇的对象是杀了智伯的另一位君子——赵襄子。

之所以称一个刺客和一个诸侯为君子,是因为他们在你死我活的刺杀行动中匪夷所思的行为艺术。

豫让的第一次刺杀败露后,襄子不但不以牙还牙,反而盛赞豫让能为旧主报仇是天下贤人,只是告诫自己以后小心躲着他就行了,居然把豫让放了。

这是一位君子对另一位君子崇德尚义的惺惺相惜!

但豫让毫不妥协,为能再次接近襄子,实施他的报仇计划,不惜剃光了眉毛胡子,遍身涂满黑漆,又用木炭烧坏嗓子,直到从外形到声音都判若两人时才歇手。

他的一个挚友不禁疑惑:凭豫让的大才,不如直接投靠襄子,然后再去杀他,岂不易如反掌?

对这种潜伏谋杀法,豫让不以为然,说那是为人臣而心怀不忠不义,非君子所为!

豫让的第二次刺杀失败后,连襄子也搞不懂了,质问豫让:

先生也做过范氏、中行氏的臣子,智伯把他们杀了,您并没有为他们报仇,反而委身效忠智伯;而今智伯已死,你却一而再地非要杀我,是何道理?

豫让的道理很明确:我做范氏、中行氏臣子时,他们当普通人待我,我也以普通人的情分报答;而智伯把我当国士,所以我要以国士的行动来报答智伯。

不可能再有报仇机会的豫让请求襄子:如今我已是罪不可恕,但心愿未了,能否请您脱下衣服,让我砍上几剑,就权当我为智伯报仇了。这样我才死而无憾!

两次险遭不测的襄子,居然成君子之美,慷慨脱下锦衣,让豫让肆意砍杀,随后豫让横剑自刎,成全了自己的死节之名。

山高人为峰,人高义先行。两位先人所为,无关愚忠,只关大义,都是有执着信仰的君子典范。君子和而不同,即使是政治上的死敌,却不影响彼此间的信仰关怀与尊重。对大义和信仰至死不渝的豫让,青史留名;对大义和信仰敬畏的襄子,开一代赵国基业。这是崇德尚义的无形力量。

在崇德尚义气若游丝的今天,幸亏还有活在旧纸堆中的君子,时不时点亮我们心中的灯盏,照亮蜿蜒前行的路。

 二、君子尚和

在和谐口号山响的今天,其实邯郸人最有资格说和谐。一出“将相和”,邯郸人已传唱了两千三百多年。这出戏的主角就是当时邯郸的两大牛人:廉颇与蔺相如。

廉颇的牛,在于他对赵国有攻城野战之大功,被赵王“拜为上卿”;蔺相如的牛,在于其完璧归赵、渑池会上的出色表现,也被赵王“拜为上卿”,但“位在廉颇之右”。

廉颇对此不服气,讥讽相如“徒以口舌为劳”,发誓要羞辱他。

相如为此一直躲着廉颇,可还是有那么一天,与廉颇狭路相逢。相如急中生智,溜进了旁边的一个小胡同,让过了不可一世的廉颇。可相如手下的兄弟不干,觉得相如这样未免太窝囊。

相如却告诉他们,我之所以处处让着廉将军,是“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也”,“强秦之所以不敢加兵于赵者,徒以吾两人在也”。如果我与廉颇鹬蚌相争,秦国必然渔翁得利,伤害的是国家利益。

听相如这么一说,廉颇幡然悔悟,自觉理亏,立马向相如负荆请罪。从此,廉、蔺二人结为刎颈之交,在赵国政坛开一代和谐政风之先,为赵国的长期稳定发展打下了基础。

廉、蔺和他们的赵国早已离我们远去,而与他们密切相关的和谐,依然在我们耳畔回响。可同样的小曲,哼唱的是否还是那个调儿,恐怕已是各人有各人的解读了。少了君子的世界,再高雅的小曲也难免跑调儿。

 三、肉食者尚法

这又是一个邯郸典故:奉公守法。其中涉及两个关键人物,一个是小人物赵奢,仅是个收税的田部吏;另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平原君,是赵国的相国。

他们二人的初次相遇是源于征税。依法纳税看似天经地义,其实往往并非那么回事,何况一个税务小干部要收一国之相家的税,更是扯淡!

但对赵奢情况有些出人意外,尽管遭到相国家丁的恶语相向与人身攻击,赵奢却毫不示弱,一怒之下,斩杀了相国府9名家丁。

这下惹恼了相国大人,立马要杀胆大妄为的赵奢。赵奢不但不亡命天涯,反而给一国之相讲起了大道理:

“君于赵为贵公子,今纵君家而不奉公则法削,法削则国弱,国弱则诸侯加兵,诸侯加兵是无赵也,君安得有此富乎?以君之贵,奉公如法则上下平,上下平则国强,国强则赵固,而君为贵戚,岂轻于天下邪?”

有时候肉食者也不鄙,平原君算是那个不鄙的。收不来税,他们这些肉食者还怎么食肉?听了赵奢这番大实话,恍然大悟,原来赵奢这是为自己好。为了自己能长期食上肉,平原君不但不再追究赵奢杀他9名家丁的刑事责任,还认定赵奢是位难得的税收人才,提拔他当了赵国的税务局长。

如今的人都在说赵奢是在讲法护法,可细品赵奢的理论,似乎不完全是那么一回事,他的落脚点在于能让平原君更好地食肉,可见赵奢眼中的法,仅是为平原君食肉效劳的法。只要平原君们能食肉,他哪管死去的9名打工的家丁?何况已有专家研究说赵奢与平原君是同父异母兄弟,若果真如此,赵奢嘴里的法,更是涉嫌拉大旗作虎皮了。

由此,法,不总是伸张正义,也为人牟利!

 

 

2010年11月7日于邯郸

  评论这张
 
阅读(483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