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延军历史文化散文

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家乡的酸枣树,那是邯郸人固守的灵魂家园!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笔名:酸枣,历史文化散文作家,河北作协会员,,邯郸市作协常务理事,散文艺委会副主任,邯郸市散文学会副主席,赵文化专家库在库学者,地方文化研究会专家委员,《百家讲坛》专栏作家,邯郸学院地方文化研究院副教授,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研究员,获世界“中华文渊奖”、西柏坡散文节一等奖、邯郸市首届优秀作家奖、邯郸文化特别贡献奖、首届河北文学艺术彩凤奖、丛台情怀征文大奖赛一等奖、邯郸学院精神文化体系主题征文特等奖。研究方向:荀子、赵文化、太行山文书及历史文学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谣言在鹤唳风声中发酵  

2010-02-18 16:20:56|  分类: 长篇专著:攘攘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攘攘孤魂:纸上再谈长平兵(十)

 

九   谣言在鹤唳风声中发酵

 

同样受到狼烟燎烤的,还有那个亲手点燃这场战火的始作俑者——老嬴稷。三年大战,赵国已是疲弱不堪,伤亡惨重,军需枯竭,但在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冷兵器时代,廉颇的玩命坚守,赵国儿郎的不屈抵抗,关西三秦子弟们同样付出了沉重代价。年轻的赵丹意志已近崩溃,年迈的嬴稷同样是心力交瘁,郁闷难耐。秦国这头骆驼纵然庞大,但如果如此无休止地僵持下去,依然会被赵国这匹桀骜不驯的烈马活活拖死。别说是战场急需的青铜武器供给,就是几十万士兵吃饭的军粮问题,该是一个多么浩大的系统工程,根本不是人们能够简单凭空想像得到的,那才是老嬴稷最大的头疼问题。

有一个近期的典型大战案例,可供我们参照对比:上世纪中期淮海大战时,有60万解放军参战,正规的后勤供给军人不算,单支援前线的民工就达543万人,军民比例达到一比九还多,每天消耗粮食二、三百万斤,整个战役中支前民工仅送往前线的军粮就高达5亿7千万斤,摊在每个中国人头上合一斤还多。难怪曾指挥这场战争的陈毅元帅,不无悲壮地感慨:“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两千多年前长平的那场战争,按现有的史料推算,其规模应该与淮海大战相差不是太大。对于生产力水平处于青铜时代末期、铁制农具尚不普及,人口也仅有几百万的任何一个国家而言,这样庞大的战争动员及消耗,别说赵国国库枯竭,秦国也同样耗费不起。此时长平前线的比拼,已是两个国家综合实力全方位的终极后较量。一直拖下去的结局,只能是两败俱伤。这是廉颇只知拼杀不懂政治酿下的错,更是挑起这场战端的老嬴稷始料不及,无论如何也不愿看到的。虞卿当时给赵丹献上的那个解套良策——合纵抗秦,光明磊落,心存侥幸的赵丹置若罔闻,一意孤行;而政治小人范雎给嬴稷出了个不敢示人的卑鄙阴谋——反间计,老嬴稷立马心领神会,秘密实施了。

就在邯郸城弥漫着对廉颇的怨言沸沸扬扬之际,这场大战乖蹇的玄机,在老嬴稷的幕后操纵下,迅速浮出水面。范雎用秦国国库重金收买的间谍,一个个像幽灵一样,悄然遍布于邯郸城的街头巷尾,甚至潜入了赵丹帷幕重重的王庭后宫。一则与这场大战生死攸关的谣言,在那年弥漫着血腥阴霾的郁闷天气中,像萨斯病毒一样迅速漫延传染开来:

“秦之所恶,独畏马服子赵括将耳,廉颇易与,且降矣。”(《史记·白起王翦列传》)

这则阴险的谣言,令赵国的上上下下,都知道廉颇已不再是那个横刀立马的常胜将军了。他自长平领兵以来,损兵折将,阵地失守,败仗连连,如今龟缩长平壁垒,怯敌惧败怕死,且武断霸道,不听谏言,前线大军已是人心动荡,斗志萎靡,快到缴械投降的地步了!其实秦军最怕的是马服君赵奢的儿子——少壮派军事理论专家赵括,将门出虎子,英雄出少年,如果再不让赵括换下廉颇,西救长平,赵国必将以惨败而告终!

这是则咒语般的谣言,是在诅咒早已陷入四面楚歌、困兽犹斗的廉颇,使之“以勇气闻名诸侯”的美誉,一夜扫地;这谣言更像是小鬼索命般的谶语,在执拗地索要着实战经验不足但军事理论声名远扬的赵括的年轻小命,使本来就盛名鹊起的赵括,更加呼声大作;这谣言极具煽动诱惑力,立即感染了邯郸城千家万户几乎要绝望了的双双泪眼,也刺激着邯郸庙堂之上一个个束手无策的王公贵族们的脆弱神经,更要命的是,谣言正好戳到了正在为廉颇迟迟不能取胜而焦头烂额的赵丹的最痛处。

他何尝不正在绞尽脑汁,寻找着能接替廉颇的最佳领兵人选。这则谣言来的恰是时候,正好骚到他百爪抓心奇痒难捱般的神经末梢,他必须尽快改变这场战争已无力坚持的僵局。多少个不眠之夜里,他已把赵国庙堂之上一个个能领兵的大小人物,逐个摸排归类,甚至包括他不愿信任的外姓将领:

曾攻下齐国七十二座城池、以武功闻于诸侯的乐毅,长期托病不出;曾利令智昏、力主接手上党的翩翩佳公子赵胜,此刻也悄悄闭上了他自命不凡的忽悠大嘴;佳公子曾自诩文武兼备的数千门客,也未见一人挺身而出;曾固守即墨、驱燕复国的齐之安平君田单,初来乍到,还是国外客卿,岂敢委以军国重任,何况赵奢曾与田单论兵,其理论水平似乎还不如赵奢口中的赵括;李牧初出茅庐,且胡人大犯北疆,守卫雁门关的重任无人能替;乐乘更在廉颇之下;蔺相如只能搞外交,搞军事败绩连连,何况眼下的蔺相如正重病缠身……

那个时代最耀眼的将星:乐毅、李牧与白起,在赵丹弱智困惑的排列组合中,失之交臂

这则谣言早不来,晚不来,恰恰在赵丹百般无奈不得其解的节骨眼上,来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寻来全不费功夫,犹如是天赋神授般的提示,告诉赵丹只有一个最佳选择:赵括,只能是赵括了!

这赵括并非别人,他是以敢死穴鼠闻名、十年前阏与大败秦军的马服君赵奢之子。自幼受其父耳濡目染,酷爱兵法,熟读战策,言必谈军事,常常把久经战阵的赵奢,辩驳得哑口无言,军事理论素养十分了得!何况赵括年轻气盛,风头正健,勇气更不在其父之下。让赵括代替暮气横秋的廉颇,定能一扫长平之败以来笼罩在邯郸城头的晦气阴霾,重振其父当年阏与大胜的雄风与威名。在同样年轻气盛的赵丹心中,扭转战局、摆脱困局的希望,正如街头巷尾的群众一致呼声一样,非赵括莫属了!

除此之外,赵丹义无反顾选择地选择赵括,可能还有一个更为隐秘的心照不宣的理由:赵括是自家的兄弟,省心也放心!据赵文化研究资料,赵奢与平原君赵胜、赵惠文王赵何,是同父异母兄弟,都是赵武灵王赵雍的儿子,那么,赵括和赵丹就是叔伯堂兄弟。一味信奉自家爷们儿的赵丹,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选择了赵括领兵挂帅。

谣言止于智者,范雎的谣言无论如何天衣无缝,不可能瞒过赵国朝堂上一个个著名的朝臣。问题的要害在于赵国已拚不起这场旷日持久的国力消耗战,他们太需要一个能速战速决的战神横空出世,去取代廉颇久拖不下的蘑菇战,哪怕是一场孤注一掷的豪赌,赵丹也只能在所不惜,凭运气豁出去了!这是已经输不起的赵丹,与极欲证明自己军事才干的赵括,一次历史性的联手;也是国力空虚的赵国贵族政客们,歇斯底里般的疯狂选择!即使没有范雎这则谣言,廉颇被撤换的命运,也是不可避免、早晚一天的事。

赵王因以括为将,代廉颇。”(《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史书清晰地记下了赵丹一生中最大的一次决定,也是一个遗恨千古、无可奈何的生死决定。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7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