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延军历史文化散文

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家乡的酸枣树,那是邯郸人固守的灵魂家园!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笔名:酸枣,历史文化散文作家,河北作协会员,,邯郸市作协常务理事,散文艺委会副主任,邯郸市散文学会副主席,赵文化专家库在库学者,地方文化研究会专家委员,《百家讲坛》专栏作家,邯郸学院地方文化研究院副教授,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研究员,获世界“中华文渊奖”、西柏坡散文节一等奖、邯郸市首届优秀作家奖、邯郸文化特别贡献奖、首届河北文学艺术彩凤奖、丛台情怀征文大奖赛一等奖、邯郸学院精神文化体系主题征文特等奖。研究方向:荀子、赵文化、太行山文书及历史文学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长剑曾出手  

2010-03-21 23:41:56|  分类: 长篇专著:攘攘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攘攘孤魂:纸上再谈长平兵(十六)

十五  长剑曾出手

 

当史书记载的这样的第46个日子来临时,那天的秋风应该更为肆虐肃杀,狂风漫卷的风中,赵括形销骨立,犹如一株狂风抽打的枯树虬枝。深陷的双眼布满了醒红,呆滞而无神;散乱的长发随风狂舞,肆意撕抓着他脱了形的脸颊。狰狞的死神,似乎正在他的脸前晃动。

战局发展到今天,饿死是死,战死也是死。与其饿死,何不困兽一扑,还生存以希望,扬生命以壮烈,荡燕赵之雄风,成天地之绝响!这样的念头,应该在赵括的大脑中盘旋过许久,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当赵括在炼狱般的壁垒中坚持到第46天时,猩红的双眸突然明亮了几许,瞬间喷射出一股咄咄的复仇烈焰。他再次收拢起已溃不成军的惨兄败弟们,重新编成四个梯队,集中一点,轮番向秦军誓死冲击。

穷途末路的赵括,也仅剩下手里的这条小命,还有最后一搏的资本了。撞开一道活命缺口,或许还能为兄弟们打开一扇回家之门。

这一天,赵括下达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道命令,发起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次冲锋。双方百余万死士的厮杀与呐喊,再次激荡着长平的道道峡谷、座座山梁。一个个的生命撞击撕裂,如闪电霹雳、火山迸发,一道道霞光掠过之后,一个个生命之星轰然坠地;一匹匹战马脱缰悲鸣,似山洪咆哮、兽群奔突,一声声嘶鸣刺破长空之后,一匹匹蛟龙铁骑跌落尘埃。群山战栗,江河沸腾,而铁臂合围的秦军大阵,依然对赵括紧闭着求生之门。

赵括的最后疯狂,已失去了突围的最佳时机。被围之初的赵军,未能及时突破秦军防线;已是羸弱之师的残兵败将,再想实现这种企图,为时太晚!

四五次的轮番冲锋被击退后,失去耐心的赵括,胸腔中迸发出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声呐喊,披头散发,魔鬼般挥舞着赵之长剑,迎风冲入了秦军大阵。血统高贵的赵括,已不把自己当做赵国的三军统帅,完全是赵国一名蓬头突鬓的剑客了,在生命的尽头亮出了他孤独的长剑寒光。

冲出去的赵括,再也没有回来。血色的天幕中随之就传来一声鸣镝的啸叫,刺破了历史的懵懂时空,直插赵括瘦骨嶙峋的年轻胸膛!双目怒睁的赵括,依依不舍地栽下战马,永远地倒在了他军人的岗位,潇洒地完成了一位军人的神圣使命,慷慨激昂地与邯郸、与赵国不辞而别了,甚至没有挥一挥鲜血浸透的征衣就走了!

他倒下时的身影,是那么年轻,那么孱弱,那么无助,那么不堪重负,就那么轻飘飘地倒下了!长平山谷中的秋风,裹挟着遍野的血腥和豪气,依然在怒号不止!

尚在搏杀的四十余万名赵国子弟们,惊呆了!邯郸城中王宫上的赵丹,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也一定是呆若木鸡!对面阵地上正在焦头烂额的白起,顿时就瞪大了双眼;正在后方督战的赢稷,肯定也睁大了双眼。这消息对邯郸是突然,对秦国肯定也是意外。这是嬴稷和白起共同梦寐以求又难以置信的一幕!

长平空谷中的风,似乎瞬间停止了喧嚣,厮杀暂时停下了匆匆赶路的脚步,历史的车轮因赵括的落马而紧急转弯了……

“莫笑将军括,将军未惜生。”(熊东遨·《过长平古战场》)

赵括狂躁的生命,沸腾的热血,终于在一片肃杀的秋风中,得到了永恒的安歇与宁静,可他身后四十余万赵国子弟,当即群龙无首,无所适从了,在白起的威逼利诱下,不情愿地放下了他们手中的弯刀长矛,投降了!

火中取栗的白起,那颗悬着的心依然惶恐,这是一群令他噩梦连连的恐怖生命。铁蹄和弯刀尚不能令上党手无寸铁的黎民百姓俯首归秦,何况这支久经战阵、桀骜不驯、数量庞大的职业军人?这群生命的客观存在,就是对白起和他秦军的致命威胁,就是对秦国一统天下的伟大思想的蔑视。仅此一点,对于欲称霸天下的王者嬴稷而言,就足以决定四十余万生命的最终归宿。对于岁岁杀戮的白起而言,再杀四十万,也仅是他的杀人账单上又多了几个数字而已,只需变通一下杀戮方式即可实施。如果不杀,白起就不配称其为嬴稷胯下的那口嗜血军刀;如果不杀,白起就辜负了人们把“人屠”的雅号赠与他;如果不杀,白起就是对大秦中央集权体制的背叛。杀与不杀,无论在当时还是在如今,在秦帝国大统一的铁血伦理中不是什么疑难杂症!

司马迁告诉我们,白起杀这四十万生命的方式是“坑杀”,通俗点儿说就是活埋。活埋几个人我们还能够理解和想象,但要同时活埋四十余万曾为“赵之劲旅”的职业军人,确实超出了我们常人的理解和想象。汉武帝横扫漠北匈奴时是不是这样,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马踏欧亚大陆时是不是这样,日本人攻破南京城时是不是这样,淮海大战时是不是这样?孤陋寡闻的我,还真是不得而知,而《史记》告诉我的,长平前线的白起,的确是这样干的。

(未完待续)

 

         目    

     君王也郁闷…………………………………

 福兮?祸兮?………………………………

 三年太久……………………………………

 制度的玄机…………………………………

 高估了赵丹…………………………………

 廉颇不老却失望……………………………

 廉颇的错……………………………………

 一错再错的赵丹……………………………

九  谣言在鹤唳风声中发酵……………………

 谁在胶而柱鼓瑟……………………………

十一  嬴稷的秘密武器…………………………

十二  未见纸上曾谈兵…………………………

 

  评论这张
 
阅读(79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