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延军历史文化散文

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家乡的酸枣树,那是邯郸人固守的灵魂家园!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笔名:酸枣,历史文化散文作家,河北作协会员,,邯郸市作协常务理事,散文艺委会副主任,邯郸市散文学会副主席,赵文化专家库在库学者,地方文化研究会专家委员,《百家讲坛》专栏作家,邯郸学院地方文化研究院副教授,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研究员,获世界“中华文渊奖”、西柏坡散文节一等奖、邯郸市首届优秀作家奖、邯郸文化特别贡献奖、首届河北文学艺术彩凤奖、丛台情怀征文大奖赛一等奖、邯郸学院精神文化体系主题征文特等奖。研究方向:荀子、赵文化、太行山文书及历史文学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燕市蜗居  

2012-12-23 12:12:33|  分类: 酸枣煮酒品史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3年的距离:荆轲与布鲁图斯

二  燕市蜗居

 

至于凶器利刃,一生操刀的嬴政并不陌生。几百年来,嬴政和他一代代的嬴氏祖先们,一直逡巡在山东六国的土地上纵情杀戮。流血漂橹,伏尸百万,是嬴政和他的祖先们贯看的秋月春风,早已见惯不惊。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道道青山峡谷中的每一具尸骨,如血残阳里的每一滴猩红,都与嬴政和他的祖先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血肉联系。从堆积如山的尸骨缝隙中爬出来的荆轲,为把这柄小小的匕首赠与嬴政,让他放下屠刀,过上正常人的时光,至少也准备了几十年的光景。

自幼在刀光剑影下颠沛流离的荆轲,过得早已不是正常人的时光,其父母兄弟皆已成为嬴政屠刀下的孤魂野鬼,血腥与恐怖已融为其生命常态。报仇雪恨,拯救自我,也救赎天下的潜意识,已深入骨髓,成为他孤独生命世间行走的的全部意义所在。于是他发奋读书练剑,一直在积蓄着实现这一梦想的时机与功力。他深知把一柄带毒的匕首成功赠予一个独夫民贼,是一项浩大的系统工程。为此他不惜浪迹天涯,磨砺筋骨,辗转于卫、赵和燕国之间,遍访天下仁人志士,没有一日不在寻觅着时机与同道,积蓄着自己最后那一刻的爆发力。

最早进入他视野的是自己国家的一把手——卫元君。荆轲幻想能凭自己的博学与剑术为股份,与这位国君合资成立一家刺秦公司,背靠自己的祖国资源,实现把匕首送与嬴政的最终愿望。令荆轲失望的是,卫元君对学术与剑术均不在行,也无兴趣,不假思索地就把他拒之于千里之外。不想招惹嬴政的卫元君,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他的一家老少没过多久就被嬴政发配到了野王,死活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卫元君永远失去了他的多娇江山与奢侈家园。

失望的荆轲,从此踏出支离破碎的家国大门,浪迹江湖,开始了为嬴政寻觅送达匕首之途的流亡生涯。荆轲之所以成为荆轲,因为他既不学孔孟二圣去周游列国,游说诸侯克己复礼,播撒仁义道德的火种,也不学公孙衍、苏秦和张义,凭三寸之舌去合纵连横,纵横捭阖,更没有步卫国那些成功前辈们的后尘,学吴起到魏、楚施展抱负,效商鞅和吕不韦赴秦国牟利。小人物自有小人物的人生路线图,荆轲别出心裁地背负起自己的那柄孤独长剑与几捆残简,沿着自己人生冥冥之中的既定方向,一路逶迤向北而去。

在榆次,荆轲遇到一位著名的剑客——盖聂,令他眼前陡然一亮,迫不及待地与盖聂切磋起了剑术。遗憾的是,不读书的盖聂,未曾亮剑就已怒目圆睁,咄咄逼人,不等真正拔剑相向,就欲先从气势上震慑远道而来的荆轲。话不投机半句多,见此情形的荆轲,一言未发,当即收起剑锋,转身而去。盖聂派人追都追不回来,并从此认定荆轲胆小如鼠,剑术拙劣,成不了大气候。

荆轲后来辗转到蓬头突鬓剑客云集的邯郸,他把目光投向了其中一位佼佼者——鲁勾践。荆轲与鲁勾践的初次会晤不是论剑,而是下棋,结果同样是话不投机,二人为棋道而争执起来。勃然大怒的鲁勾践,对荆轲横加斥责。遭此际遇的荆轲,既未还嘴,也未亮剑,而是再次默不作声地远离了邯郸和鲁勾践。

道不同不相为谋,郁闷孤独的荆轲继续一路北漂,流落到了燕国。在燕市上终于遇到两位不瞪眼的朋友,但他们都已不是剑客。一位是杀狗卖肉的屠夫,另一位是街头吉他高手——击筑的高渐离。屠狗的朋友让荆轲喝酒吃肉,心无旁骛地一醉方休;击筑的高渐离为荆轲的慷慨悲歌击筑伴奏,琴瑟和鸣,尽情陶醉在物我两忘的精神世界。

此时的荆轲,既能大碗喝酒,大口嚼狗肉,又能纵情高歌引吭,却不再找人讲经论剑了,天下的剑客令他失望了。他每天的活动就是与这两位朋友猜拳行令,吆五喝六,时常未饮就已酩酊大醉,放浪形骸。荆轲的酒风与众不同,喝醉了的他,不耍酒疯,而是亮出他歌唱家的艺术本色,踉跄于燕市悲怆的风中慷慨高歌。高渐离总会不失时机地在他左右击筑伴奏。没词唱了,荆轲就会旁若无人地放声悲哭。他的所有失意和郁闷,都会在那悲怆的歌与哭中烟消云散,开始了新的一天。

他在为自己而歌,为自己而哭,何尝不是在为天下与自己一样命运的剑客而歌与哭!天下之大,暴力横行,血腥弥漫,竟无一人拍案而起,挺身拔剑,逼向秦庭,救天下黎民于水火!攘攘燕市中,唯有高渐离的筑声日日陪伴着他,温暖着他,抚慰着他。歌罢,哭罢,剑还是要论的,只不过荆轲的面前已无剑客与之慷慨陈词抑或怒目相向,只能独自摊开一卷卷与自己命运一样颠簸的竹简,在清冷的月光陪伴下,对影孤独论剑。

此时的荆轲人生,俨然是一部黑白时代的默片,色彩单调,有影无声,而天下正在轮番上映着一幕幕由嬴政执导的惊天动地的血腥大片。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76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