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延军历史文化散文

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家乡的酸枣树,那是邯郸人固守的灵魂家园!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笔名:酸枣,历史文化散文作家,河北作协会员,,邯郸市作协常务理事,散文艺委会副主任,邯郸市散文学会副主席,赵文化专家库在库学者,地方文化研究会专家委员,《百家讲坛》专栏作家,邯郸学院地方文化研究院副教授,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研究员,获世界“中华文渊奖”、西柏坡散文节一等奖、邯郸市首届优秀作家奖、邯郸文化特别贡献奖、首届河北文学艺术彩凤奖、丛台情怀征文大奖赛一等奖、邯郸学院精神文化体系主题征文特等奖。研究方向:荀子、赵文化、太行山文书及历史文学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183年的距离:荆轲与布鲁图斯——壮士西行  

2012-10-16 11:00:49|  分类: 酸枣煮酒品史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3年的距离:荆轲与布鲁图斯

   壮士西行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荆轲                                           

这是两千二百多年前那曲著名的燕赵慷慨悲歌。这首歌的词曲作者兼首唱叫荆轲,为他担当伴奏的唯一乐手叫高渐离。当年荆轲的观众加粉丝,仅有燕国的太子姬丹 和他的那几个贴身随从。简陋的演出舞台临时搭在了咆哮的易水河畔,怒吼的猎猎寒风,肆意撕裂着台下姬丹及其随从们的白衣素冠。

西风残照,冷落关河,白衣翻飞,那天易水上空的风彻骨地寒冷。荆轲的歌声在“变徵”和“羽声”之间跳跃着铿锵旋律,寥寥几名观众的情绪随之在“垂泪涕泣”和“目冲冠”中起伏跌宕。歌声未落,荆轲即挥臂甩一声冲天的鞭响,打马驱车绝尘西去。

矗立轩辕的荆轲,没有回头,只给他的观众留下一个清癯羸弱的背影。荆轲清楚,这并不是他的告别演出,真正的铿锵大戏还在后头。他的真正舞台也不在易水之滨,而是此行的最终目的地,也是他今生的最后一个落脚点——大秦帝国的咸阳宫。那里才是自己今生绝唱的恢弘舞台。

荆轲此去,正如他自己所吟:一去不复还矣!同时,一个壮士叱咤风云的时代,也从此一去不复还了。而那曲慷慨悲壮的歌声,依旧回荡在易水上空的风中,伴着易水浩荡,一代代回味吟哦,足足回荡了两千多年,至今仍余音铿锵。

在荆轲西行100多年后,肉体已被传承嬴政衣钵的刘彻阉割过的司马迁,勃起的思想依旧绽放着灼灼光芒,毅然提笔把荆轲写入了《史记·刺客列传》,使得如今的你我依然还能与荆轲亲密接触,而当年的荆轲则自称为壮士。没了荆轲的世界,再无人敢自称壮士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壮士此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实现自己人生最终的华丽转身,毕其一生的积蓄与功力,演好此生最后这场谢幕的独角大戏。他要单枪匹 马,远涉虎狼之国,深入虎穴,在咸阳宫的巍峨金殿上制服天下那个最大的独裁者——嬴政,胁迫其放下屠刀,归还六国土地,停止杀戮与讨伐,让天下从此人人兼 相爱,陋巷阡陌再次升起和平的摇曳炊烟。他要为天下独夫和壮士分别竖起两种标杆,用热血和生命去诠释这两个物种标本的历史学渊薮,供后世观摩思索。

此行的结果,荆轲同样很清醒,无论成功与失败,自己肯定回不来了,但他还是紧抱着那腔幻想与热血,义无反顾地打马西去了。这是一个壮士一生深思熟虑后的郑重抉择。

泾水清,渭水黄。不唱秦腔的荆轲,为痴迷秦腔的嬴政带去了三件演出道具。

第一件是燕国赖以生存的良田沃野——督亢地图。嬴政一生都在垂涎觊觎着六国的土地,不惜穷兵黩武成年累月地讨伐掳掠。这次荆轲急其所急,乖乖地把督亢这块肥肉送上门来。可以想象,嬴政应该会大快朵颐,纵情高吼一曲秦腔蛮调!

第二件是一个叫樊於期的人头。这绝不是嬴政麾下的虎狼之师得胜归来时的战利品,而是其不惜出价金千斤、邑万家天价悬赏的一尊尊贵的头颅,荆轲也慷慨大方地 随身带来了。这颗远离躯干的头颅,足以让整个天下领教背叛嬴氏门规的严重后果,也解嬴政郁闷多年的切齿之恨。当嬴政面对樊於期的冰冷头颅时, 应该迸发出一个胜利者忘形的得意狂笑!

第三件其实不是一件表演的道具,而是一柄天下最著名的利刃——正宗的赵国徐夫人匕首。据说这是赵国一个铸剑世家唯一一位仅存的女人,毕其一生技艺与满门仇 恨,专门为灭她满门的嬴政及其觊觎的那张督亢地图,量身定做的一柄犀利无比的复仇利刃。同时,这把与督亢地图尺寸配合得天衣无缝的匕首,已被姬丹花百金, 请人用毒药淬火,无论猪狗熊貔,都会见血封喉,瞬间毙命。

应该说,这不是一把普通意义上的匕首,而是天下无数被铁蹄践踏的人们凝聚其上的仇恨与一厢情愿。这是嬴政最不情愿要,却是荆轲代表那些在战火中挣扎的黎民 百姓,绞尽脑汁无论如何也要送给他的一件大礼,也是荆轲此行的唯一目的。其他道具不过是这支匕首铿锵演出的辅助手段而已。

能否把这第三件礼物顺利送与嬴政,是荆轲此行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志,更是一个壮士能否阻止一个独夫放下屠刀的唯一武器与筹码。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荆轲用热血与生命演绎的人生大戏,由此拉开了血色大幕。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73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