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延军历史文化散文

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家乡的酸枣树,那是邯郸人固守的灵魂家园!

 
 
 

日志

 
 
关于我

李延军,笔名:酸枣,历史文化散文作家,河北作协会员,,邯郸市作协常务理事,散文艺委会副主任,邯郸市散文学会副主席,赵文化专家库在库学者,地方文化研究会专家委员,《百家讲坛》专栏作家,邯郸学院地方文化研究院副教授,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研究员,获世界“中华文渊奖”、西柏坡散文节一等奖、邯郸市首届优秀作家奖、邯郸文化特别贡献奖、首届河北文学艺术彩凤奖、丛台情怀征文大奖赛一等奖、邯郸学院精神文化体系主题征文特等奖。研究方向:荀子、赵文化、太行山文书及历史文学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由枣及人:小堤大格局  

2017-05-12 14:25:17|  分类: 梦里故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枣及人:小堤大格局

 

李延军

 

千百万年来,古老的漳水裹挟滚滚泥沙,在冀南大地咆哮肆虐。在为先民带来生命之源的同时,也带来无尽灾难与贫瘠。一代代先民在洪水面前没有退怯,而是极尽洪荒之力,兴利除害,顽强博弈。一辈辈筑堤防水,在洪水肆虐过的河滩沙地垦荒耕耘,建设家园,繁衍生息,一步步从蛮荒走向文明。于是就有了今天那个叫河沙堡的美丽乡镇,矗立在邯郸东南那片漳河故道,一派端庄秀丽景象,于是也有了堤旁那个叫小堤村的美丽家园,掩映在一片片古老沧桑的枣林中,生机盎然。

2017年“五一”,我有缘到小堤村踏访,如翻阅一部馨香隽永的历史长卷,翻检着这个古老村庄的前世今生,切身感受到古老漳水沧海桑田般历史变迁,领略了那片荒滩孕育出的顽强生命活力及其独特秉性!

在那个生机勃勃的暮春季节,小堤村触动我的不是旷野一望无际的旺盛麦苗,也不是片片争奇斗艳的各色花草树木,而是在这个万木葱茏的季节里,依然保持着沉默的一片片古枣林。他们一个个参天耸立,虬枝皴皮,敦厚壮实,遮天蔽日,如军阵,似波涛,威武雄壮地把个古老小村包裹得严严实实,像极了冀南广袤大地上的朴实农人,一身粗布褐衣,一脸憨厚木讷,却敦敦实实矗立于天地之间,守护着这片皇天后土,为一代代子孙遮风挡雨,提供不竭的甘美给养,才有了今日五月的明媚春光与万物的勃勃生机。

这片片枣林,令我怦然心动的不是其枯枝嫩芽上结出的累累甘果,也不是用其小枣蒸出的那些色香味美的各色糕点美食,而是其独具小堤村个性特色的生命密码与基因。表面上看,这些枣树与别处的一样,并无二致,其实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生存方式与独特基因——这里所有的枣儿均有核无仁,非亲自剥枣验核,不能令人置信。这就决定了其生命的独特繁殖方式——不用种子,而是靠一棵棵老树的发达根系萌发新苗,移植繁衍。这在枣树家族700多个品种中独一无二,独树一帜,独领风骚。这也决定了小堤村的枣树无法大面积推广,只能在自家房前屋后从容地一株株精致滋生,优雅生长,特立独行于世。于是就有了令人称奇的“小堤村老枣树足不出村”说法,于是也有了刘秀枣林避难圪针救蝼蛄、赵匡胤枣林歇脚误封枣核无仁的美丽传说。这种特立独行的物种繁衍方式与美丽传说,决定了小堤村枣树的珍稀与神秘,造就了其不菲的市场价值与竞争优势。数百年来,围绕枣树的上下游特色产业,一直是小堤村立于不败之地的传统优势。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在小堤村更为欣喜地发现,这些特立独行的另类枣树并不孤独,还有一群与之惺惺相惜同样特立独行的人,以及这群人身上体现出来的那些特立独行的乡村发展理念。由此,当我弄懂了这些千百年来孤独繁衍的枣树,也就读懂得了今天一个个特立独行的小堤村人。庆幸的是,那天有缘与他们当中的两位——马谦杰、王金贵狭路相逢,一见如故,一改我对当前美丽乡村建设积累已久的成见。是这些枣树,以及同枣树一样秉性的人,让我明白了美丽乡村建设不全是花拳绣腿、面子形象工程,还真有人在扑下身子默默无闻地真抓实干。至少那天我眼前特立独行的小堤村没令我失望。

严格意义上讲,马谦杰并不是小堤村人,他的真实身份是邯山区农工委副书记。这是我后来在微信群里才知道的。我在小堤村与之偶遇的那天,他是我眼里名副其实的乡村导游。他之所以令我刮目相看,不是因他对小堤村的前世今生烂熟于心,如数家珍,滔滔不绝的讲解,而是他反复与我探讨的小堤村发展理念——让乡村更像乡村。拒绝乡村城市化,乡村发展逆城市化。保护留住了乡村的传统特色,也就留住了乡愁,留住了人脉。大力扶持乡村传统特色产业,配置优化特色资源,以产业和事业留住村里的年轻人,吸引外来人才和资本,凝聚人脉,让乡村被认识,被鉴赏,从而被旅游,才能培育乡村自身造血功能,提升内生发展动力,而不是单靠政府简单投入与行政命令。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只有产业发展了,基础夯实了,才能解决目前乡村空心化趋势。政府不可能长期投入扶持,即使政府不再扶持投入,单靠乡村形成的自身造血机制,依然能长期可持续发展,最终做到人人能就业,能创业,村民才能世世代代在乡村安居乐业,美丽乡村才能长期美丽下去。这才是他们要打造的真正美丽乡村,以及认定的今后农村发展之路。

我应邀去过不少所谓的美丽乡村建设项目,太多的表面文章,面子工程,早已令我索然寡趣。马谦杰反复强调的这个理念,令我耳目一新,产生几分新奇,但也未敢过于乐观。因为我见过不少包村干部,说的都比做得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靠谱着调的不多,只有亲眼看到村民的真实生存状态,才能令我释怀。

多半天的村内踏访,我看到通往村里的公路四通八达,交通便捷,甚至还有火车站到小堤村的专线公交车。村内的小街小巷干净整洁,家家户户通了天然气和自来水,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在别处美丽乡村见不到的地下排污系统四通八达,系统完整,功能发挥正常。有人说,看一个城市是否现代化,就看这个城市的排水系统是否发达。在我看来,一个美丽乡村建设项目是否花架子,走过场,先看这个项目是否建有完善的排水系统。我在小堤村的大街小巷看到了一个个污水井,以及与之相连的四通八达的污水管网。内心的戒备终于松弛了许多。

我还看到一座座独具冀南乡村风格的古老房屋院落,被一一保留并修复,且修旧如旧,很少刻意人为雕琢痕迹。传统的堂屋、偏房、街门楼围成的古朴院落,充满着庸常的人间烟火,人尚未走近,就有了久违的回家感觉。再看一座座老屋,白灰青砖,屋顶或平或坡,门墩古朴,门窗敦实,再配上门楣、檐口上的砖雕,浑然天成,拙朴却不乏灵气。进屋是各种老式家具各就其位,抬头檩梁椽子排列井然有序,甚至老式的火炕都保留着,货真价实,令人不由自主产生抬腿上炕终于到家的诱惑。这与别处美丽乡村随处可见的白墙黛瓦马头墙的徽派风格,不惜工本的内外木装修迥然不同。这才是我记忆中的冀南乡村,魂牵梦萦的故乡。不知不觉早年间的殷殷乡愁顷刻氤氲其间,久久挥之不去。

老屋修旧如旧,还只是表面,依然是不能让村民安居乐业。我欣喜地看到,在一个个古老传统的院落中,一个个传统乡村产业项目在此安家落户,落地生根,红红火火,一派繁荣景象。这里有人头攒动的梁嫂发糕坊、粗犷却讲究的大锅菜、大红大绿的传统扎染作坊、毛驴拉磨的传统豆腐、宾客盈门的农家旅社、琳琅满目的各色传统小吃、各大酒厂驻扎的老酒作坊……

在乡村特色文化建设上,除在古枣特色产业文化深挖之外,村里的传统铸造手工业文化,红色革命文化,开发得也初具规模,别开生面。古老的铸造车间被重新修葺得不露痕迹,各种传统铸造设备、生产工艺、生产场景或被修复陈列,或被仿制复原,或用街头雕塑艺术重现。邯郸战役的一纵指挥部旧址依然保留完好,收拾一新,陈列着当年大量的历史图片与文物,小院中一纵司令员杨得志与战友们的雕塑神采奕奕、栩栩如生……历史与现实在这里穿越交融,置身其间,不受历史文化熏染都很难。

在软件建设上,集中反映小村历史文化的长廊中,展示的都是村民自己创作的木板烙画、书画作品,题材均取自于村里的古老历史典故与特色文化。显而易见,小堤村的文化阵地并不全是外面文化名人的作秀场所,而是有着自己土生土长的文艺创作团队。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对这片土地爱得深入骨髓,融入血液,一幅字,一幅画,一座雕塑,横竖撇捺,翰墨浓淡,一颦一笑,无不表达着小堤村人的喜怒哀乐与浓浓乡情,昭示出小堤村生生不息的文化创造力。这些粗脚大手的乡间文人,时不时聚首于街头巷尾,茶楼酒肆,品茗雅饮,谈古论今,吟诗作画,举眉投足间创作了大量属于他们自己的华丽诗篇与锦绣文章。文化催生文明,文明凝聚共识,共识产生先进理念,先进理念孕育出一项项具体发展措施。有一项措施给我印象最深,那就是村里的“回乡青年创业发展基金”。这是村里一群文化老人凝聚共识,利用手头的闲散资金自发创立的,其宗旨是为回村创业发展的年轻人提供资金支持。现在村里的不少产业项目,就是回村年轻人利用该基金创业发展起来的。

正是有了如马谦杰所说的那些独到的乡村发展理念,以及在这种理念支撑下建起来的扎实软硬件设施,才让我看到了小堤村方兴未艾的各种特色产业,街头巷尾穿流如织的游人,家家爆满的乡村客栈,欢声如潮的儿童游园,唧唧复唧唧的扎染手艺,一拨拨争相与梁嫂合影的攘攘游客,欢声笑语,不绝于耳……甚至在我们返程时,村外的停车场上依然停满了一望无际的大车小辆。此情此景,无不验证着这种美丽乡村建设理念的洞见之明。

不得不说,小堤村自身造血机制初现端倪,呈现强劲的发展势头。让我进村时表现出的那些成见与不屑,悄然消解。

马谦杰的理念是让农村更像农村,在我有了这些切身感受之后,已是信心十足,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农村就是农村,不是像农村,不必伪装,不必矫揉造作,保住我们冀南农村天然去雕饰的素面朝天本色,就是自己独一无二的特色与优势,只有自己的,才能是世界的,才能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诸如此类的切身体会,我在小堤村的另一位村民——王金贵身上感触更深。那天与王金贵的邂逅之地,是在村里的铸造厂旧址参观现场。正在为我们讲得风生水起的马谦杰,突然把麦克放在了一位其貌不扬的村民嘴边,我们听到的声音瞬间就从普通话变成了地道的邯郸口音。那声音不再文绉绉抑扬顿挫振振有词,而是充斥着一股股浓郁的冀南乡土味,以及只有乡间文人才有的那种独特语言与闪光智慧。老话老词,老腔老调,雅俗混杂,古朴而不乏风趣,就像生产队时期田间地头一起干活讲古的会计,小村的历史典故,民间风物,风俗民情,如探囊取物般纷纷化作口中鲜活的民间谚语,信口道来,如数家珍,滔滔不绝。又犹如看了一场乡村露天电影,不一会儿就把我们耳闻目睹的小堤村种种见闻与传说,统统激活,连缀成串,生动立体起来。等他空闲下来与之私聊,才知道这人大名王金贵,是土生土长的小堤村农民,如今七十有余。

令我更为惊奇的是,王金贵不仅口才了得,还有一身的艺术细胞。我们路上看到的那些木板烙画,书画作品,大都出自他手。不一会儿,他又从家里拿来自己创作的诗歌作品,打印装订了整整两大本,翻给我看。他说这还不是全部,还有大量手写的诗词文章,亟待整理。行色匆匆的我,仅粗翻了几页,就感觉到其中的万千气象与浓郁的乡土气息,且字里行间不乏真知灼见,深刻思想,充斥着一股浩然正气。瞬间,一位倔强的农民诗人形象浮现眼前,令我肃然起敬。除此之外,他还会一手娴熟的铸造翻砂技法,年轻时村里不少高精尖铸造产品就是经他之手,走出国门,出口创汇。如今村里还会此手艺的老人已凤毛麟角。村长告诉我,王金贵文武双全,是村里的万能匠人,国宝级人物。我顿觉此言不虚,表述得还是非常准确到位。

那天,与王金贵一路同行,但凡我对乡村历史风物的种种疑惑,他都娓娓道来,直至水落石出,令我茅塞顿开,俨然小村一部活字典,活历史,活化石。与之同行,就是与历史文化同行,信马由缰,自由穿越于小堤村的前世今生。在此期间,村头一株株老枣树的枯枝皴皮与片片浓郁绿荫,一直在我脑海交替浮现。从他身上,让我深刻感受到了这个古老村庄的一体两面——古朴沧桑与勃勃生机。古老的历史文化渊源,孕育了小堤村今日的勃勃生机;小堤村的今日生机,又为其古老的历史注入无限的青春活力。来小堤村,我先认识的是这里有核无仁的枣树,然后才是这位满腹经纶的淳朴老人。见到这位老人之后,又让我油然想到那些饱经风霜的棵棵枣树。不知是这里特立独行的枣树,让我读懂了那些古朴典雅的小堤村人;还是小堤村人,让我深刻领悟了那些沧桑古树的人文气象?无论如何,我要衷心感谢这位小堤村文化名人的诱导与启发。

为此,对这位老人生活上的窘迫困境,我一直耿耿于怀,不惜在最后的座谈会上疾声呼吁,善待老人,就是善待历史,更是善待未来,善待我们千秋万代的文化根脉与灵魂。千百年来,如果说小堤村茂盛的枣林,是凭自身的发达根系滋生繁殖的结果,那么如今小堤村的文明之源与勃勃生机,也可以说是一个个如王金贵这样的文化之根,一代代生生不息薪火相传的硕果。由枣及人,由树思人,亦如饮水思源,由人想到乡村根脉的传承与保护,不仅留住和保护好那些与众不同的枣树,更要保护和爱惜一个个如枣树一样的乡村文化人,这才是我们美丽乡村的特色之魂,发展之根。今天的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觉悟与高度,也如我们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乡村发展理念。

至少对我来说,正是有了那片片枣林和一位位王金贵这样的老人,我才不虚此行,我的人生阅历因此又添几分厚度,从而才有我今日的现实感悟与文学灵感!也正因为如此,我眼前的小堤村才是真实可感的地道华北乡村,传统正宗,特色鲜明,魅力无限,前景光明。这样的美丽乡村建设才是我眼中实实在在的惠民之举,功德无量。

当我们一行离小堤村渐行渐远,我依然频频回首,回望那片古木参天的枣树林,回望那片树荫之中在向我们频频挥手的马谦杰、王金贵们。心中默念,后会有期,待到红枣挂满枝头,我们再相逢。

 

 

2017511于古城邯郸

  评论这张
 
阅读(106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