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pc_210000的博客

一个在荒村野外静思的人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置顶] (原创)梦游黄山

2009-8-1 0:23:42 阅读132 评论22 12009/08 Aug1

 泰山石\文

(原创)梦游黄山 - 泰山石 - lpc_210000的博客

 


 (原创)梦游黄山 - 泰山石 - lpc_210000的博客

 

(原创)梦游黄山 - 泰山石 - lpc_210000的博客

  


 

下午的一场暴雨,浇凉了盛夏。晚上,清风徐来,我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忽见楼下邻居老方推我:“大好晴天睡什么觉?走,咱们登黄山去。”

我啥也不问,起身便跟他走。我们是乘风还是乘火箭?记不起来了。眨眼功夫就到了黄山之巅,登上光明顶。 

啊,今天的光明顶美得令人眩目,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云海,无数的山峰在云海中探出脑袋,像一座座孤岛飘浮在大海中。红彤彤的骄阳如醉,懒懒地斜倚在天上。一丝风也没有,一切都好像静止了:静静的山峰,静静的云海,静静的斜阳...... 

正当我们诧异于这静止的世界时,耳边响起呼呼的风声,云层开始骚动,先是在一小块地方,慢慢地范围扩大。随着风声渐紧,云海中的细小波纹,开始地变幻为惊涛骇浪。到后来,狂风大作,整个云海都沸腾了。刺耳的风声挟带着层层巨浪,向一个个海岛猛扑过去,多数海岛沉没了。只有东南方向两座紧挨在一起的山峰坚强地挺立着,像一对深深爱着的情侣,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生死与共,患难相依,白浪喷涌而上,漫过他们的膝盖,腰肢和肩膀,又像瀑布般地飞泻下来。

啊,这真是大自然的杰作,黄山独特的奇观:它是刚与柔的交融,动与静的结合,力量与意志的伴舞,是千古不渝的爱情见证! 

云海仍然在升腾,光明顶也堕入浓雾中,二十步之外不见他物。我和老方摸索着,沿着崎岖的石径向下走,左边是深不见底、幽深神秘的峡谷,右边是奇形怪状的巨石,朦朦胧胧中,这些奇形怪状、冥顽不化的巨石仿佛瞬间得到了灵气,一个个变成活物,有的像金鸡报晓,有的像老僧入定,有的像少女牧羊,有的像仙人指路,更有的化作猛虎豺狼,作势要扑将过来……。

我们跌跌撞撞地来到一座山埂下,路旁耸立着一块两丈多高的巨石,形如巨卵,晶莹如玉,在雾的飘拂下若隐若现。

突然,有人在巨石后面低吟:

“无才可去补苍天,

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事,

倩谁记去作奇传?” 

“是雪芹先生么?”我惊讶地大声问。

“此乃大荒山青埂峰是也。”言毕,再无动静。是人是妖,不得而知。

我们慌忙转身,离开这神秘不测之地,翻过了几道山梁后,疲惫极了,在林间小路上坐下来。雾一般的细雨停了,月亮从群山之间探出头来,山高月小,清光如水,透过树林,洒向弯弯曲曲的小道。

“来,喝点酒解解乏吧。”老方变戏法似的从背包里掏出酒和菜来。嗨,这家伙!居然有酒不早说。我们就着饭菜,喝完了满满一壶酒,已有八九分醉意,步履蹒跚地寻路下山。

道路两旁盛开着不知名的花朵,花香在月光下浮动,不知名的小虫儿在草丛中吟唱,泉水在不远的地方叮叮咚咚地伴奏。松树似乎也想和我们拉近乎,不时地伸出枝条,摸摸我们的头,又拽拽我们的衣服。

“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之曰,”我高声吟道。

“去!”老方大手一挥。

“哈哈哈!”我俩大笑,笑声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醉意更浓了,两人迈着碎步,走到一个山涧边,几乎同时发现,密林深处仿佛有一个天然浴池,泉水碧波荡漾,被腾起的轻纱般的薄雾笼罩着,还听到有人洗浴的声音。

“一定是温泉!我们也下去泡泡!”老方拉着我就要下。

突然,前方闪出一位穿青衣服的老妇人,双手一拦,喝道:

“那里来的狂徒,还不快走!此乃王母娘娘的瑶池,仙女们正在沐浴!”

“啊呀,非礼莫视,快跑!”

我拉着老方转身就走。慌忙中老方被一块石头跘倒,跌得四仰八叉。

“哈哈哈!”身后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我霍然醒来,原来是南柯一梦。

妻尚未睡觉,正坐在一边,慢慢地摇着芭蕉扇。

 

                                                  初稿写于2009-08-01

                                                 修改于  2017-05-02

 

 

 

 

作者  | 2009-8-1 0:23:42 | 阅读(132) |评论(22)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 我之兰缘

2017-4-8 16:14:08 阅读121 评论1 82017/04 Apr8

图文、泰山石


(原创) 我之兰缘 - 泰山石 - lpc_210000的博客

 

(原创) 我之兰缘 - 泰山石 - lpc_210000的博客

 

(原创) 我之兰缘 - 泰山石 - lpc_210000的博客

 

 

我生来就和兰花就有缘。

祖父爱兰花,从小我就记得,他的书斋墙上挂着一幅兰花图,紫砂茶壶上印着兰花,窗台上放着兰花。他给我五姑妈起名叫若兰,给婶母起名叫爱兰,给我母亲起名叫友兰(不好意思,和大名鼎鼎的哲学家冯友兰同名)。

我是看着那幅兰花图长大的,寥寥数笔,把几株兰草画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我常常痴痴地盯着它看,一看就是半天,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离开。

当我进学校读书时,看它的机会就少了,后来,我到南京读书,一天二哥来信说,那幅兰花图被乡下红卫兵们当作四旧烧掉了,我心的疼啊,祖父说它是出于名家之手!毕业后我留在南京工作,娶妻生子,似乎渐渐地把那幅兰花图忘了,但不久,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真实的兰花结缘了,而且是终生之缘分。

    上世纪八十零年,我将妻子女儿从家乡调来南京,解决了小家庭十年分居之苦。一个平平常常的早晨,我代替妻子去买菜,在九村农贸市场的边沿,看到一个农民在卖野生兰草,几根兰草扎成一小把,摊在地上,每把售价两元。仔细看那兰草,大概刚挖来不久,的确很新鲜,每把都打了花苞。我立刻从口袋掏出四枚大洋买了两把,一到家就把它栽到盆里。一个星期后,花苞们都绽放了,黄黄的,微笑着,满室清香,博得妻子和两个小女儿一片欢呼,一家人天天围着它,欣赏它,赞口不绝。从那一天起,我和兰花结下了终生不解之缘,成为一天不见想得慌的至交,密友和知音。

渐渐地我蒔兰成瘾,一发不可收。从野生的到养殖的,从春兰到蕙兰再到奇种,最多时养了数十盆兰花,从室内到阳台,再到院子,有荷瓣,梅瓣,水仙瓣,素心瓣……., 琳琅满目。价格也从几元,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养花水平从菜鸟级逐渐成长为熟练级。心态也日趋稳定,由狂热到淡定,后来能做到,少养一点,精细一点,但爱兰之心却永恒。

我对兰花的认识,是由表及里的,先是爱它外在的色、香、姿。

孔子曾经叹气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我身为凡人,好色其实是本性,是孔子叹气的对象。兰花的颜色有素心的,彩心的和复色的三种。后两种色彩鲜艳,其中我独喜欢素心的,尤其是嫩绿素心兰花,极其淡雅高贵,红楼梦中薛宝钗有一句诗,“淡极始知花更艳”。家中客厅花架上如有一盆素心兰,登时满室生辉。

兰花之香是王者之香,非一般凡花可比。它是一种幽香,淡香,清香,和那些芳香扑鼻的花儿相比,它无比高贵,无比雅致。

至于它的风姿,那更是非平常之花可比:花茎细而高,花萼微微翘,花叶俊美流动,亭亭玉立,千姿百态,使人如逢天上仙女,见而忘俗。

后来,我更爱兰花的内在品质,兰花,它从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它与世无争,幽居于深山老林,独处古木之下,清溪之旁,人迹罕至的地方。不争夺阳光,雨露,更不争什么名次。兰花如美人(这里的美人也包括男性),一切高雅之人,无分男女,都可以用气质如兰四个字来赞美他(她),每当我发现一个美丽贤淑聪慧的女人,她如果同时还喜欢诗词,酷爱书法,我一定会想起兰花。美人都爱兰花,屈原被放逐时,在汨罗江岸一边漫步一边吟唱: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当时的衣服上就佩戴着兰花。每当我读到离骚中的此句时,常常潸然而泪下。

与兰为友,是一种情分和缘分。友情是需要互动的,我为它创造了一切可能做到的,兰花所需要的独特的生长环境,日照,温度,湿度,为它通风,浇水,施肥,翻盆。特别是每年梅雨季节,连日阴雨,闷热无风,兰叶纹丝不动,盆土不干,兰花很容易烂根,我给它装上吊扇,日夜呵护。如果忘记开风扇了,哪怕是半夜也要起来为它按下开关。

兰花呢,它给我的回报远远超过我。我生性好读书,好品茗,还爱诗词歌赋。每当我读累了看累了的时候,我会放下书或笔,把目光投向花架,远远地看看它,兰花似乎感觉到了,在微风中点头,招手,向我致意。

最美妙的时光莫过于开花季节了,看着它一天天抽箭,一天天打苞,一天天绽放,那种愉悦难以用言语表达。当第一个花骨朵完全打开时,远远地淡淡地一缕幽香送到你鼻尖,不,送到你心中时,那种舒坦如入仙境。

兰花在不开花时,也给我以无穷乐趣,夏日晚上,抱一壶好茶,躺在阳台的竹椅上,赏月光下的兰姿,朦朦胧胧,若隐若现,似动非动,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她啊,活脱脱地就是一个淡妆美女!

有一次,朦胧中我渐生睡意,似乎看见兰花又开了,淡淡的幽香袭来,一个声音在耳边问,“我香何如?”

我口齿不清地答道:

“此生有友如卿,夫复何求。”

作者  | 2017-4-8 16:14:08 | 阅读(121) |评论(1)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哦,你就是香榭丽舍?

2009-6-20 16:53:35 阅读95 评论16 202009/06 June20

文\泰山石


哦,你就是香榭丽舍?

美丽、芳香、典雅、时尚,

如同一位芳容永驻的少女,

优雅地躺在塞纳河旁。

 

历经风雨沧桑。

你还是风姿绰绰

一点没有改变模样:

沿街的奥斯曼建筑

高贵而典雅,

古老的梧桐

亭亭如盖,

排立在大道的两旁。

 

当年以你的绝世美貌,

倾倒了法兰西城邦。

在你的石榴裙下,

有赳赳武夫、文人墨客,

有豪门贵族、富商巨贾,

更有战功赫赫的法皇。

 

在一扇扇窗口后面,

是谁在向你张望:

是一个年老贵族

在悠闲地欣赏街景?

还是一位盛装少女

对着你充满遐想?

 

是雨果,巴尔扎克,

还是左拉、莫泊桑?

手持鹅毛笔,

文思如潮,信马由缰。

在小仲马的笔下,

基督山伯爵的眼神,

点燃了复仇的火光。

 

当年

有个矮个子的科西嘉人,

凭他绝世的战功,

从士兵当到皇上。

在卫队的簇拥下,

他多次凯旋归来,

行走在这条大道上。

绝代风华的你,

也永远走进他的心房。

 

从此拿破仑

为你,

也为法兰西而战,

剑之所指,

几十万欧军

溃败在古战场。

在圣赫拿岛,

他遭受七年流放。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说:

我爱法兰西,

死后请将我葬到塞纳河旁。

 

往事如烟飘去,

香榭丽舍,

你依然如此美丽

如此阳光。

向世界游人展示你的风彩,

从凯旋门到协和广场,

游人如织,熙熙攘攘。

 

我,一个东方游子,

在香榭丽舍的人流中,

像一滴水随海潮流淌。

匆忙中我打开相机,

拍取了一丛美丽的花,

它叫郁金香,

今天

登录在我的博客上。


写于2009年6月20日

修改于2017年3月25日


哦,你就是香榭丽舍?(原创) - 泰山石 - lpc_210000的博客哦,你就是香榭丽舍?(原创) - 泰山石 - lpc_210000的博客哦,你就是香榭丽舍?(原创) - 泰山石 - lpc_210000的博客

 

作者  | 2009-6-20 16:53:35 | 阅读(95) |评论(16)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七律 游绿博园

2017-3-25 20:53:54 阅读6 评论1 252017/03 Mar25

文、泰山石
踏青访绿正当时,
夜雨初收涨御池。
隔岸沙汀浮碧玉,
沿江林木隐黄鹂。
郁金香忆欧情梦,
二月兰思屈子词。
最是风光迷客处,
朦胧烟柳细如丝。

作者  | 2017-3-25 20:53:54 | 阅读(6) |评论(1)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故乡我爱你旧时模样

2017-3-11 17:40:46 阅读57 评论0 112017/03 Mar11

文、泰山石

 (原创)故乡我爱你旧时模样 - 泰山石 - lpc_210000的博客
 
2016年12月18日摄于扬中城北公园


每当我想起娘,
我就想起故乡。
每当我想起故乡,
我就想起娘。
故乡,
她就像我年轻时的娘,
朴素、美丽、端庄。
她似一幅画,
时隐时现在云之上方,
她如一首诗,
在清澈的小河中昼夜流淌。

阔别五十年了呀,
我的故乡。
我娘已经仙逝,
你也不是旧时模样。
高楼林立,
粉黛华妆。
我徜徉在城北公园,
园内芳草萋萋,
园外人声鼎沸,
熙熙攘攘。

这脚下啊,
就是我出生的地方,
当年三茅镇,
旧时小县城,
记忆中的故乡!
茅屋与瓦舍交错,
港湾伴河道结网。
河水通沟港通江,
芳草佳禾四季香。

我家之东有条港,
港上有座小石桥。
桥面条石有九块,
重达千斤难合抱。
红漆行书三个字,
远近闻名陆家桥。
条石背面刻有字,
造桥留名号。

忘不了啊,
我儿时住过的家,
门前弯弯羊肠道,
河水青青小石桥。
屋后绿竹万千干,
将茅屋五间三面抱,
竹林四季闻
炊烟薄雾时时绕。
陆家桥啊,
我每天上学走几遭。

忘不了啊,
儿时伙伴一大群,
最难忘黄毛与阿娇。
小黄毛,
绺胎毛脑后飘。
圆脸大眼流鼻涕,
整日身后跟我跑,
小阿娇,
邻 家独女小苗苗,
额头红粉外婆点,
两根红绸发上飘,
问一声,小珩哥,
你们玩可带我?
我点头时她欢笑。

忘不了有一回,
偷出家中小划船,
载上黄毛与阿娇,
沿着港湾向江摇。
去干吗?谁知道,
风儿在轻轻地吹,
船儿在慢慢地摇。
划破水底天,
惊起林中鸟,
载一船欢笑。

忘不了啊,
光阴似兔跑,
转眼高中我毕业,
将赴金陵读高校。
阔别故乡那一天,
狂风暴雨才初歇,
黄毛小伙卷裤腿,
将我行李一肩挑。
十里泥泞路,
相送到姚桥。
阿娇立村头,
人未语,先微笑:
若惦记,把信捎。

五十年了,
今日的我,
两鬓如霜,
驼背弯腰。
不思量自难忘。
儿时的故乡,
儿时的伙伴,
常常魂牵梦绕。
我走在花径上,
努力去辨认,
哪里是家前的小道?
哪里是陆家的石桥?
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可有儿时的黄毛与阿娇?

今天我身在故乡,
乡愁未减分毫。
半世纪光阴的冲刷,
一切都了无痕迹了哟,
我的茅屋与小桥,
我的黄毛与阿娇!
物异人亦非,
白首难再少。
旧颜不再的故乡啊,
我微微地把你恼。


2016年底初稿写于扬中
2017年春修改于南京





作者  | 2017-3-11 17:40:46 | 阅读(5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